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山西县域经济发展纵深思考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东南沿海地区发展的实践证明,内陆地区、落后省份县域经济发展水平决定着全省经济发展的规模和水平。县域是山西经济发展的核心,“断尾求生”、因地制宜加快县域经济转型,是山西县域经济永续发展的最好选择。省委、省政府新的“经济社会发展考核评价体系”,为县(区)提供了一把衡量发展成果、引导发展方向的新标尺,使县域经济朝着科学发展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 (山西省统计局 董晓玲)

  县域经济是以县城为中心、乡镇为纽带、农村为腹地、以市场为导向优化配置资源的具有地域特色和功能完备的区域经济,在经济社会发展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目前,我省县域经济发展总体水平不高,县域之间发展不平衡,县域内经济社会发展还不协调,发展县域经济的任务相当艰巨。加快发展壮大县域经济,是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要途径,是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举措,是确保国民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重要支撑。

  一、县域经济总量现状

  2006年,全省96个县(市)(不含市属区)县域内国土面积为14.11万平方公里,占全省国土面积90.3%;年均常住人口为2449.81万人,占全省年均常住人口的72.8%;县域生产总值达到2773.7亿元,占全省总量比重由2005年的56.0%上升到2006年的58.4%。

  由于我省县域规模较小,2006年全省县域生产总值平均规模为28.9亿元,是2005年全国县域生产总值平均数的65%、中部县域平均数的69%;全省县域一般预算收入平均规模为1.2亿元,是2005年全国县域一般预算收入平均数的70%、中部县域平均数的83%;全省县域人均GDP平均规模为11322元,是全国县域人均生产总值平均数的120%、中部县域平均数的154%。

  二、县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经济总量差距明显

  (一)区域经济总量比较

  县域经济的发展水平决定了该区域的整体水平,县域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实质就是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

  1.区域GDP总量存在差异。由于区域所辖县(市)数量和经济发展质量的差异性,2006年区域内县域生产总值总量从大到小依次为运城495.9亿元、临汾464.2亿元、吕梁367.9亿元、晋中308.9亿元、晋城294.3亿元、长治291.4亿元、忻州166.1亿元、太原122.5亿元、朔州116.1亿元、大同76.0亿元、阳泉70.4亿元。第一位运城市(含12个县市)总量是末位阳泉(含2个县)的7倍。

  2.区域GDP平均规模参差不齐。县域生产总值平均规模是各市县域生产总值总和与各市所属县个数的比值,是反映各市经济发展水平的一个综合指标。2006年各市县域GDP平均规模从大到小依次为晋城58.8亿元、运城41.3亿元、阳泉35.2亿元、晋中30.9亿元、吕梁30.7亿元、太原30.6亿元、临汾29.0亿元、朔州29.0亿元、长治26.5亿元、忻州12.8亿元、大同10.9亿元。长治、忻州、大同3个市县域GDP平均规模小于全省县域GDP平均规模(28.9亿元)。最末一位大同市,其县域GDP平均规模仅为全省平均规模的三分之一多一点,大同7个县平均所创造价值不及阳泉市2个县所创造的平均价值的三分之一。

  3.区域经济总量产出率相差甚远。2006年,全省县域国土面积为141099平方公里,其中忻州县域面积最大,为23154平方公里,吕梁第二为19811平方公里,面积最小为阳泉,仅为3905平方公里。县域国土面积经济总量产出率(县域GDP总和与县域国土面积总和的比率,单位:万元/平方公里)从大到小依次为运城382、晋城317、临汾244、太原223、长治214、晋中205、吕梁186、阳泉180、朔州178、忻州72、大同63。县域国土面积经济总量产出率低于全省县域平均水平的有吕梁、阳泉、朔州、忻州、大同5个市。大同国土面积是阳泉的3倍,而产出率仅为阳泉的35%,不及全省县域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

  表1

  2006年各市所辖县(市)数 县域数(个) 国家级贫困县(个) 省级贫困县(个)

  太原市 4 1 1

  大同市 7 5 0

  阳泉市 2 0 0

  长治市 11 3 2

  晋城市 5 0 2

  朔州市 4 1 1

  晋中市 10 2 2

  运城市 12 1 4

  忻州市 13 11 0

  临汾市 16 5 5

  吕梁市 12 6 3

  (二)县域经济总量差距悬殊,总量产出率高低差异巨大

  1.县域GDP总量差距悬殊。2006年全省96个县(市)GDP排前十位的分别是河津市、孝义市、泽州县、洪洞县、襄垣县、介休市、襄汾县、高平市、阳城县、清徐县。其中河津、孝义GDP总量过百亿,分别达到176.7和133.2亿元。排最末一位的永和县,其GDP总量仅有2.1亿元,只有河津总量的1.2%!GDP排名前十位县(市)的GDP总量占全省县域总量的35.5%,后十位县(市)GDP总量占全省县域总量仅为1.5%!

  2.强县(市)区域分布差异明显:2006年GDP前十位县(市)按其所属市划分,晋城市3个,临汾市2个,太原、长治、晋中、运城、吕梁各1个。大同、阳泉、朔州、忻州为空白。强县(市)占其所属市的县(市)总数比重从高到低依次是晋城60.0%、太原25.0%、临汾12.5%、晋中10.0%、长治9.1%、运城和吕梁均为8.3%。在2006年全省县(市、区)“经济社会发展考核评价”中,晋城市除陵川县外,其余4个县(市)经济社会发展水平排在了96个(市)的第3-6位。强县(市)区域分布的差异性,是县域自然资源、历史继承性、生产力水平、产业内部结构乃至人文环境等多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3.县域经济总量产出率有天壤之别。2006年,全省96个县(市)中,县域国土面积经济总量产出率高于全省县域平均水平的有38个县(市),58个县(市)低于全省县域平均水平,大同市所辖7个县,总量产出率全部低于全省县域平均水平。总量产出率最高的是河津,为3158,最低的是石楼县,仅为14,最高的河津市是最低的石楼县的226倍!

  表2 2006年生产总值排名前十位与后十位县(市)

  县(市) 生产总值(亿元) 排名

  河津市 176.7 1
  孝义市 133.2 2
  泽州县 83.4 3
  洪洞县 80.4 4
  襄垣县 77.7 5
  介休市 75.6 6
  襄汾县 74.9 7
  高平市 74.9 8
  阳城县 74.1 9
  清徐县 71.9 10

  县(市) 生产总值(亿元) 排名

  永和县 2.1 96
  大宁县 2.3 95
  石楼县 2.5 94
  神池县 4.3 93
  岢岚县 4.4 92
  五寨县 4.6 91
  方山县 5.0 90
  隰 县 5.2 89
  吉 县 5.5 88
  静乐县 6.5 87

  三、县域经济发展不平衡,人均水平差距显著

  任何经济现象都不是孤立存在的,县域经济总量的差距与人均水平的差距是一对相辅相成的对立统一体,在总量水平一定的前提下,人口的多寡决定着人均水平,但高水平经济总量下的人均必定是高质量的,高质量的人均又促进总量水平在更高层次上的提升和发展。

  (一)县域人均GDP差距

  如果说生产总值反映的是一个地区经济实力和市场规模,那么人均GDP反映的应该是国民的富裕程度和生活水平。

  1.人均GDP排前十位的县域,平均人均GDP过3000美元。2006年县域人均GDP前十位县(市)是河津市、孝义市、襄垣县、古县、蒲县、灵石县、潞城市、沁水县、清徐县、交口县。10个县(市)年均常住人口占96个县(市)年均常住人口9.8%,人均GDP平均达到27124元,按现行美元汇率折算,约合3515美元,比96个县(市)平均水平高出1.5倍,比全省平均水平高92.3个百分点,比全国平均水平高69.8个百分点。一般而言,人均GDP达到3000美元,可以说是大面积实现小康,只是这10个县(市)人均GDP所含能源和环境成本太高,小康的“清洁度”不高。

  2.县域人均GDP绝对差距和相对差距悬殊。2006年,全省县域人均GDP为11322元,比全省平均水平低2784元,相当于全省水平的80.3%,比2003年上升了3个百分点;有28个县(市)人均GDP在全省平均值以上,其中临汾8个,吕梁、晋城各4个,长治3个,太原、朔州、晋中、运城各2个,忻州1个,大同、阳泉为空白;有62个县(市)在县域平均值以下,占到县(市)总数的64.6%,其中60%的县(市)分布在大同、忻州、长治、运城4个市。县域人均GDP的绝对差距和相对差距也十分显著,位居榜首的河津市(46031元)与最后一名的临县(1797元)人均GDP差距达44234元,河津市是临县的26倍,差距比2003年扩大了近2倍。

  2006年,县域人均GDP排前十位的县(市),其人均GDP平均达到27124元,而后十位县(市)仅为2818元,仅及前十位县(市)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

  (二)县域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差距

  十六届六中全会提出建设和谐社会战略目标,建设和谐社会的重点和难点在农村,而县域是农村的集中区域,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生活宽裕”是根本目标。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反映的就是一个农户农村居民的平均收入水平。

  1.县域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差距大、区间分布不均衡。2006年,全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突破3000元,达到3180元。有37个县(市)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全省水平,超过6000元的仅有河津市一家,人均纯收入达到6244元;5000-5999元的有清徐、侯马、古交;4000-4999元的有19个县(市);3198-3999元的有14个县(市);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低于全省水平的分段情况是:2000-3198元的有32个县(市),1000-1999元的有25个县(市),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不及千元的有2个县,石楼县(806元)、五寨县(996元)。河津市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是石楼县的7.7倍!

  2.县域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内部构成变化较大。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高于全省水平的36个县(市)中,80%以上的县(市)工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超过60%,县域工业的快速发展,直接带动农业富余劳动力的大规模转移。在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来源中,劳动者报酬占人均纯收入比重由“九五”时期的33%上升到2006年的41%,而家庭经营纯收入比重由“九五”时期的62.2%下降到2006年的54%。县域工业的快速发展,不仅使县域经济总量得到大幅度提升,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也相应得到一定提高。

  3.县域第二产业劳动报酬比重低。尽管工业发展使强县的县域经济地位得到快速提升,但是,由于工业发展某种程度上讲是“只长骨头不长肉”,即第二产业增加值当中,只有30%左右是劳动报酬,其余是生产税、折旧和盈余,因此发展第二产业对增加劳动报酬是有限的。以河津市为例,2006年河津第二产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比重在75%以上,全部劳动报酬占生产总值的比重为34.6%,其中第一产业劳动报酬占一产增加值的比重为51.9%,第二产业劳动报酬占二产增加值的比重为34%。2006年全国百强县排名第一的江苏省昆山县,其劳动报酬所占比重已经达到45%,河津与其相差11个百分点。

  表3 2006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前十位与后十位县(市)

  县(市) 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元/人) 排名

  河津市 6244 1
  清徐县 5681 2
  侯马市 5650 3
  古交市 5400 4
  孝义市 4943 5
  长治县 4855 6
  灵石县 4757 7
  太谷县 4751 8
  泽州县 4590 9
  怀仁县 4502 10

  县(市) 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元/人) 排名

  石楼县 806 96
  五寨县 996 95
  神池县 1102 94
  临 县 1112 93
  岚 县 1128 92
  兴 县 1150 91
  大宁县 1154 90
  方山县 1180 89
  宁武县 1200 88
  永和县 1308 87

  四、县域可用财力差距扩大,发展后劲相去甚远

  “GDP发达状态”的最直接效用就是地方可用财力的不断增长,只有经济发展了,才有足够的财力去破解改革发展中的难题,才能使改善民生、促进民和、确保民安得到有效落实。

  (一)县域可用财力比重上升,财力平均规模差距明显扩大

  2006年,全省县域财政总收入(不含两权,下同)为418.6亿元,占全省财政总收入的49.5%,比2003年上升了9.5个百分点。

  全省县域财政总收入平均规模为4.36亿元,高于全省县域平均规模的有7个市,晋城市7.77、太原市5.86、阳泉市5.63、朔州市5.63、吕梁市5.32、临汾市4.61、晋中市4.59亿元;低于全省县域平均规模的有4个市,长治市4.26、运城市4.15、忻州市2.22、大同市1.94亿元。大同市平均规模仅及晋城市的1/4。贫困县已经成为大同区域经济发展的“掣肘”。

  (二)县域人均财政总收入差距显著扩大

  2006年,县域人均财政总收入为1709元,比2003年增长1.7倍,相当于全省人均水平的68%。高于全省人均财政总收入的有25个县(市),其中河津市人均财政总收入最高,为7199元,人均财政总收入低于200元的是天镇县(197)、石楼县(191)、夏县(183元)、永和县(171元),最高的河津是最低的永和的42倍,差距比2003年扩大了18倍!2006年县域生产总值排序中,河津市与永和县同样是第一与最末的关系,河津的生产总值是永和的84倍。

  (三)区域人均财政总收入差距有所扩大

  11个市中,其所辖县域人均财政总收入在2000元以上的有4个市,分别是太原市(2882元)、朔州市(2435元)、临汾市(2180元)、晋城市(2050元),1000-2000元的有6个市,分别是吕梁市(1936元)、长治市(1822元)、晋中市(1807元)、阳泉市(1790元)、忻州市(1142元)、运城市(1138元),县域人均财政总收入不足1000元的只有大同市,仅为883元,大同市县域人均财政总收入只相当于太原市的30.6%,差距比2003年扩大了6个百分点。大同市可用财力可谓捉襟见肘。

  五、县域经济规模发展不平衡的内在因素

  按照经济学“比较优势”的理论,煤炭资源省份产业与煤相关才有“比较优势”,而市场本身也会强化产业结构的单一性。强县经济发展无一例外地“将煤进行到底”,并将煤进一步深化为“煤炭→煤焦化→煤电铝、煤焦铁”为支柱产业的三大发展链条。换言之,依托工业特别是与煤相关的工业发展经济,是县域经济特别是强县(市)经济发展的传统“法宝”。

  (一)工业快速发展的“主角”优势,带动县域经济强劲发展

  在工业化时代,工业的快速发展就意味着经济的快速增长,意味着经济规模的加速膨胀,同时意味着后续发展的力量储备。

  1.以“煤”为核心形成的县域经济支柱产业。2002年,濒临黄河的河津市成为山西经济“首富”县,2003年,跻身全国百强县第95位,2004年排名第83位,2005年更进一步,列第72位。2006年,河津市GDP达到176.7亿元,财政收入增加31.6%,达到27.3亿元。河津的支柱产业是煤、焦、铝、铁,2006年河津市规模以上工业产值中,有色金属冶炼所占比重为58%、炼焦占24%、黑色金属冶炼占10%,三大行业比重已经占到规模以上工业的91%;2006年山西县域GDP排名第2、全国百强县排名第102的孝义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中,原煤开采和洗选业所占比重为44%、炼焦占22%、有色金属矿开采业占4%,仅煤炭和炼焦两个行业比重就已经占到规模以上工业的三分之二。与煤相关的工业“比较优势”,不仅将河津市“带”入全国百强县、使孝义市距全国百强县仅一步之遥,而且为两县(市)后续经济转型提供了有效的财力保证。

  2.工业比重高低决定着经济总量的多寡。2006年,GDP前十位县(市)工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的比重普遍很高,十县(市)工业增加值平均比重超过71%,襄垣县最高,达到79%,清徐县最低,也达到62%,远远超过全省50%的工业比重。而GDP总量最末一位的永和县,2006年工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的比重仅为6.9%!发展工业可谓“一荣俱荣”。

  3.工业快速发展决定着经济总体速度的上升。2006年,县域GDP增速(按不变价计算)最快的是怀仁县,达到28.0%,增速排名第二到第十的分别是河曲县、方山县、河津市、原平市、孝义市、灵丘县、永济市、山阴县、交城县,前10位县(市)的平均增速为24.5%,高出全省平均增速12.7个百分点。2006年怀仁、河津、孝义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分别达到54.0%、44.4%和34.2%,三县(市)GDP增速因此分别达到28.0%、25.5%和23.8%。2006年由于霍州煤矿在方山县的大规模投资,方山县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一举超过60%,使得这个GDP总量排名靠后的县,GDP增速跃居96个县(市)第3位。

  4.县域可用财力源于工业的快速增长。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是税收,而税收主要来源于工业。吕梁市,这个从前以贫穷而闻名的地级市,近年来靠着煤炭工业的发展,迅速脱掉破衣旧帽,成为山西经济快速发展的“优等生”。2000年吕梁市财政总收入仅有十多亿元,2006年猛增至75亿元,财政总收入已经超过大同市,位居11个市的第6位。

  2006年怀仁县、方山县、河津市、孝义市等县(市)生产总值增长迅速的主要拉动力在于工业的比重高、增速快,工业发展快,税收增长自然水涨船高。2006年,怀仁县、方山县、河津市、孝义市全部工业增加值增速分别为48.0%、58.0%、38.8%、30.7%,其中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分别为54.0%、63.0%、44.4%、34.2%,4县(市)财政总收入增速分别为65.5%、79.2%、33.5%、26.0%,工业增速与财政收入增速基本一致,其中方山县财政总收入增速跃居96个县(市)第2位,达到79.2%,工业的快速发展,拉动的不只是经济总量的迅速上升,也使地方可用财力得到较大提升。与煤相关的工业“比较优势”,其“优势”不仅仅是经济总量的迅速膨胀,在某一特定时期,由于国际原油价格的上涨,能源市场对煤炭的需求必然增加,出省及出口的煤焦价格“优势”有了最大限度的上涨空间。在市场导向下,“靠煤吃煤”成为必然。

  (二)工业发展缓慢甚至衰退,直接影响县域经济发展水平

  煤炭资源的“比较优势”是一把“双刃剑”,近年来由于煤价上涨和煤炭需求快速增长,“靠煤吃煤”几近成了地方财力攀升的“聚宝盆”。但是,单纯依靠挖煤、依靠低附加值的煤工业发展经济,不仅使经济发展风险加大,同时也使经济发展的可持续性大打折扣。

  2006年GDP增速最慢的是左云县,为-20.2%,古交市列倒数第二,为-13.3%。左云、古交同样是以工业为“舞台”、以煤“唱主角”的相对单一的经济发展模式。2006年左云县“5·18”特大矿难事件,使左云县煤炭工业大伤元气,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陡降为-34.2%,GDP增速迅速下滑到-20.2%,GDP总量排名由2002年的第42位下降到2006年的第59位;古交市煤矿由于安全问题,生产始终不能正常进行,2006年规模以上工业增速下降为-20.0%,GDP增速下滑到-13.3%,GDP总量排名从2002年的第8位下滑到2006年的第32位。左云、古交的发展过程充分说明过分依赖煤炭产业、深加工业相对滞后的发展模式,必然使综合抗风险能力降低,进而影响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

  表 4 2006年生产总值增速前十位与后十位县(市)

  县(市) GDP增速(%) 排名

  怀仁县 28.0 1
  河曲县 27.0 2
  方山县 26.1 3
  河津市 25.5 4
  原平市 24.0 5
  孝义市 23.8 6
  灵丘县 21.2 7
  永济市 21.2 8
  山阴县 20.8 9
  交城县 20.3 10

  县(市) GDP增速(%) 排名

  左云县 -20.2 96
  古交市 -13.3 95
  娄烦县 0.5 94
  沁 县 2.0 93
  和顺县 5.0 92
  沁水县 5.8 91
  静乐县 7.8 90
  芮城县 7.8 89
  永和县 8.1 87
  平顺县 8.2 86

  (三)以传统一、三产业为主的县域经济模式,其发展明显处于弱势位置

  第三产业(或服务业)比重高,历来被看作是产业优化的代表、宏观领域经济发达的重要标志,但在我省县域经济内,其“标志”作用却有了相反的含义。

  1.三产比重高成为贫困的“代名词”。2006年我省第三产业比重排名前10位的县(市)分别是五台县、临县、沁县、隰县、永和县、神池县、五寨县、宁武县、岢岚县、大宁县,其中排第一的五台县第三产业比重高达60.9%,第10位的大宁县第三产业比重亦达到49.2%。前10位县(市)三产平均比重高达54.8%,比全省36.4%的比重高出18.4个百分点。这10个县(市)除沁县是地方贫困县外,其余9个县均为国家级贫困县。临县、五台县、宁武县2006年GDP总量分别排96个县(市)第74、75、76名,其余7个县GDP总量位列后10位,永和县列倒数第一。

  这10个县三产比重之所以高,与其历史、自然等因素有着密切的关系。(1)五台县依托“五台山佛教圣地”,旅游业逐步发展成为支柱产业,与旅游相关联的公共管理、交通通信、餐饮住宿、购物娱乐、金融商务、居民服务等传统的、新兴的第三产业各个行业得到较快发展,比重较高的第三产业内涵相对较为丰富;(2)其余9个县由于自然环境较为恶劣、地理资源较为贫乏,一、二产业发展相对缓慢,即便是工业,也是以低技术含量、低附加值的资源初加工为主。因此,以“吃财政”的农林水气、科教文卫等机关事业单位为主,有限的交通、住宿、餐饮等为辅构成的传统第三产业,同时也成为GDP主要组成部分,其第三产业比重虽高但质量不高。

  2.依靠转移支付“输血”,影响县域经济整体发展。2006年GDP增速排名倒数第三到第十分别是娄烦县、沁县、和顺县、沁水县、芮城县、静乐县、永和县、平顺县,后8位县(市)平均增速为5.8%,低于全省平均增速7.0个百分点。对于娄烦、沁县、静乐、永和等国、省贫困县而言,由于一、二产业发展相对滞后,经济增长更多的依赖于传统的第三产业,主要是其中的劳动报酬的增长,而劳动报酬的增长又更多的依赖于财政的转移支付(如中央、省两级财政对贫困县的工资性补贴等)来实现。这种不能靠内生“造血”而靠外部“输血”发展经济,其发展速度缓慢亦在情理之中。

  表5 2006年第三产业比重前十位与后十位县(市)

  县(市) 三产比重(%) 排序

  五台县 60.9 1
  临 县 57.9 2
  沁 县 55.2 3
  隰 县 54.0 5
  永和县 53.0 6
  神池县 52.8 7
  五寨县 52.7 8
  宁武县 50.8 9
  岢岚县 49.7 10
  大宁县 49.2 11

  县(市) 三产比重(%) 排序

  襄垣县 12.2 96
  交口县 13.7 95
  蒲 县 14.0 94
  古 县 14.9 93
  中阳县 15.3 92
  柳林县 15.8 91
  闻喜县 17.2 90
  浮山县 18.7 89
  泽州县 19.4 88
  沁水县 19.4 87

  六、县域经济发展的再认识

  发展壮大县域经济,是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重要途径,是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举措,是确保国民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重要支撑。发展壮大县域经济,是新时期统筹城乡发展、从根本上解决"三农"问题的战略举措,是小城镇建设、增加农民收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要内容。县域经济承担着众多的历史重任,可以说,发展壮大县域经济是一个历史性的选择。

  山西特殊的“资源优势”蕴育了“比较优势”下的产业结构,这种“以煤为媒(介)”的产业结构,在县域经济发展中被发挥的淋漓尽致。县域经济不是封闭的“诸侯经济”,具有以市场为导向的开放性,近年来由于煤价的上涨和煤炭需求的快速增长,县域因煤炭扩展而财力充足,再加上东部发达地区对高能耗产业在环保、资源等方面的限制,资金纷纷转向中西部地区,增量资金大部分投向与煤炭相关的高能耗也是高污染的行业。2006年山西“上洽会”、“港洽会”、“两区建设”等“三大项目”投资额共计达到8989亿元,其中93%属于第二产业,二产中的部分投资又投入了与煤相关的行业。

  与煤相关的产业使财力大涨的同时,也给我们带来了沉重的环境代价。2006年9月、2007年3月,山西经济第二强县孝义市、第一强县河津市分别领到了山西省环保局的“红牌”,遭“区域限批”制裁。2007年1月10日,吕梁市被国家环保总局实施了“区域限批”——所有可能污染环境的项目都不得上马。忽视资源成本和环境污染是不计成本的发展。“为子孙永续发展计,为社会可持续发展谋”,以煤为生的县域经济结构转型不可能由市场自发推动,必须由政府强制执行,“断尾求生”因地制宜加快转型,是县域经济永续发展的最好选择。可喜的是,省委、省政府新的“经济社会发展考核评价体系”,为各县(市、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一把衡量发展成果、引导发展方向的新标尺,新的考核评价体系是贯彻科学发展观的具体体现,使县域经济朝着科学发展的方向迈出了一大步。
 

本文来源:;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7-04-05 )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山西纪实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