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薄一波与牺盟会

  一、 阎请薄共策保晋 薄受命接办牺盟
  1936年9月,为纪念“九一八”五周年,山西统治者阎锡山允许成立了“牺牲救国同盟会”(简称“牺盟会”)。但一时间实际工作由热转冷,没有开展起来。
  面对蒋、日、共三种力量,是“联共抗日”、“联共反蒋”,还是“联日反共”、“联日拒蒋”,阎锡山说自己是在三个鸡蛋中间跳舞,哪一个也不能全碰破,每走一步都不愿失去自己的利益。于是,他搞出一套对于三方暗联明不联、上联下不联、暗反明不反、内反外不反的把戏,以求实现他“存在就是真理,需要就是合法”的信条。按照他的“唯中哲学”(又称“二的哲学”),做事总要了解周围才能站在中间,让这一方去钳制那一方,联合这一方去斗那一方,至于具体的方式与程度得见风使舵、随机应变,尽量用较小的投入取得较大的利益。
  牺盟会作为一个组织,既然已经面世了,又是阎锡山自己同意成立的,他从骨子里并不愿说停就停的,要做的是好好利用。阎锡山思来想去,决定请一位以抗日活动家面目出现的共产党人,同时是晋北老乡,来为自己效力,把牺盟会的事办下去。请谁呀?经过与赵戴文、赵丕廉(阎派往南京的代表)、梁化之等人商量,阎锡山决定派人去请一表人才、精明强干的薄一波“共策保晋大业”。
  为什么要请共产党人?因为红军东征实实在在让阎锡山看到了共产党的实力和对群众的号召力,他想借助这种力量为其所用。为什么要选薄一波?阎锡山认为薄在监狱里已关了五年,共产党对薄恐怕已不感兴趣了,但作为一个山西籍人才正好被自己用起来。阎锡山在用人上有很强的乡土观念,喜欢起用晋北老乡,弄得山西当时流传着一句话:“学会五台话,就把洋刀挎。”难道就不怕共产党人变心?阎锡山自认为,虽然人心隔肚皮,可是人心换人心,我信任你,你也应该对我差不多。再者说了,只要在山西的地盘上,不怕谁闹腾,我想什么时候收拾谁就收拾谁。
  薄一波,原名薄书存,定襄人,生于1908年2月,小阎锡山25岁。1925年在山西省立国民师范学校读书期间加入共产党。因为参加革命活动,多次被捕。阎锡山欲请他时,薄一波(当时化名张永璞)正被关押在北平军人反省分院(草岚子监狱)。他在狱中毫不屈服、组织斗争、锻炼身体、学习马列著作与党的文件、拒绝威逼利诱而不在任何反共文书上签名。
  阎锡山想错了。对薄一波等被捕入狱的革命同志,党中央一直予以关注,并没有放弃。1936年春,刘少奇(化名胡服)到天津主持中共北方局工作,重建和加强华北与平津遭到严重破坏的党组织。决定营救薄一波等人,一是担心日寇若占领北平,这批干部必定会牺牲(“九一八” 事变后狱中的共产党员被日寇大批杀害);二是随着形势的变化,干部缺乏,急需这批经受过考验的同志出来工作,出来得越快越好。营救要成功,不可强攻,只能智取。
  一封秘密信通过孔祥祯转入监狱,要求同志们在《反共启事》上签名后出来。狱中党支部书记薄一波难以置信这会是上级的决定。狱中党支部干事会怀疑这封信有问题,决定不予讨论。胡服甚为焦急。三个月后,孔祥祯又转来毛泽东、张闻天、杨尚昆的电报,表示知道此事,肯定了胡服的做法,再次要求狱中同志履行手续立即出来,如果不执行命令就要犯严重错误。薄一波等人相信了这是党中央的决定。不久,党的第三封信又到了,安排出狱的具体事宜。8月底开始办理手续,分批出去。而在此前几天,郭挺一受阎锡山指派也来到北平要见薄一波。
  8月下旬,郭挺一在狱中见到了薄一波。郭是大革命时期由薄一波介绍加入共产党的,但此刻已投靠了阎锡山,任山西省自省院副院长。薄一波初见郭时不明其真相,后来才知道了郭的具体身份。
  郭说:“薄兄好。这些年你在这种地方受苦了。我是来救你出狱的。”
  薄一波说:“巨财(郭挺一原名),你好。组织上不是已经有安排了?”
  郭压低声音说:“是阎主任派我来请你回太原的。”说着递给薄一波一封阎锡山的信,大意是山西形势危机,希望薄一波回并,共策保晋大业。
  “原来是他让你来接我的?”薄一波装起了信。“共策保晋大业云云,你可以做,我不合适。我在外面搞了这么多年,对山西情况不大了解。何况,山西对我两次通缉。”
  郭说:“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揭过那一篇,开创新事业。外面的形势变了。如今阎主任号召守土抗战,薄兄正可以在牺牲救国同盟会干一番事业,一来帮阎主任点儿忙,二来能为家乡做些实事。”
  “牺牲救国是好事。”薄一波说,“不过,说句实话,我对阎锡山不大感兴趣。帮他的忙?算了吧。”
  郭只得不高兴地离去。对于请回薄一波,他可是在阎锡山面前打了包票的。
  经过组织活动,听从党的指示,薄一波与其他60人履行出狱了手续。9月22日,薄一波等九人第一批出狱。
  9月24日,郭挺一又找到薄一波,租小轿车将薄一波接到公寓,盛情邀请薄一波为阎工作,薄一波再次婉言拒绝。9月25日,党派邢西萍(徐冰)与薄一波接头。谈完别的事,薄一波专门说了阎锡山派人请他回晋的事。徐冰听罢眼睛一亮,说这可是一件大事,得火速回天津向胡服汇报。
  第二天,徐冰匆匆赶回北平,一见到薄一波就说:“胡服讲了,要你立即回山西,与阎锡山合作,实践我党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主张,用阎锡山的组织去争取我党对抗战的领导权,扩大影响,壮大武装,收到实效。”
  薄一波说:“我们在监狱里也学习了共产国际七大的文件和中央瓦窑堡会议的文件,非常赞同建立统一战线、抗战到底的精神。为此,党让我去别的地方工作,我没有二话。只是,我不想和阎锡山共事。何况他们都知道我是共产党员。请组织考虑我的意见。”
  徐冰再次回天津报告了胡服,立即回来再找薄一波,说:“胡服发火了,问你是否真的学习了瓦窑堡会议通过的《关于目前政治形势与党的任务的决议》,还有毛泽东同志写的《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
  “都学习了。”
  “胡服说如果认真学习了,领会了精神,那为什么还没有转变思想?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根据现实改变我们的斗争策略与工作方式?为什么只习惯搞基层群众工作而不愿去搞上层统一战线?摸着石头过河,不会的就学,边工作边学。毛泽东同志给北方局来电,要求我们 ‘一有机会就与阎锡山等华北六省市军政负责人接洽,统一战线以各派军队为第一要务,千万注意。’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又首先提到了阎锡山,他请你去,岂能不去?胡服说机会难得呀,一定要去,非去不可。这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你去也得去,不去也的去。别的事全放下,这是党现在交给你的最重要任务。”
  薄一波听到这里,思索片刻,要求回山西考察一个月左右,再决定行止。胡服同意了。
  1936年10月1日,薄一波只身来到太原,先见到梁化之、郭挺一、我党地下特科人员。他不急着直接去见阎锡山,通过关系找来同学、老乡、朋友等,包括阎锡山的一个儿子、阎锡山机要处负责人、阎锡山老部下傅存怀(曾是阎部队的旅长)、消息灵通人士周新民(虽然脱离共产党但倾向于革命)、胡熙庵(共产党情报系统设在太原的特科负责人)、郝树侯(山西大学历史教授),多方了解山西的形势、牺牲救国同盟会的文件与活动、山西民众的抗日热情、老谋深算而精于权术的阎锡山的各种想法。回了趟定襄老家了解农村形势。这一下,薄一波真正体会出了中央与胡服的决定多么正确。有一天,阎锡山还会反共甚至与共产党大动干戈,但是,眼下的阎表现出相当的进步性,与阎进行合作共同抗日的条件基本成熟。这种特殊的合作对共产党、老百姓与全中国都有益,大有文章可作。10月18日,薄一波与梁化之打个招呼,说明愿意回山西为政府工作,只是有的事还得同“远方的朋友”商量,离并赴平。
  薄一波回到北平,通过徐冰向北方局汇报了山西之行。徐冰两次向薄一波转达了胡服的指示。第一次是四点:(1)与阎合作抗日,开展群众运动,同时戒备阎反对我们和群众;(2)用一切形式参加新派、援助新派,使新派实际统治某些地区;(3)尽可能利用“牺盟会”的形式,独立自主地开展群众运动;(4)在拥阎口号下,使旧派投敌或在山西造成反动的局面成为不可能。薄一波动身前又接受了三点指示:(1)到山西去,要想站稳脚跟,必须克服关门主义、空谈主义,不提阎不能接受的口号,不怕进入阎的上层机关“当官”,不怕戴“官办团体”的帽子;(2)发动群众,组织群众,不做“清客”,不“抬轿子”,争取抗日民族革命的领导权;(3)由薄一波及一同出狱的杨献珍、韩钧、董天知、周仲英,组成秘密的中共山西省公开工作委员会,只做公开工作、合法工作,与刚成立的中共山西省临时委员会(与薄一波一起住过草岚子监狱的张友清任书记)不发生横向关系。
  10月下旬,薄一波带着四人正式赴晋。没过几天,薄一波在山西省政府东花园见到了阎锡山。赵戴文、梁化之参加了会谈。寒暄一番后切入正题。商讨过有关的事,阎锡山说:“一波啊,通缉令取消了,你就给咱们担起牺盟会的责任吧。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诸事好商量。”薄一波说:“感谢阎主任对我的信任,我会把工作做好。”梁化之说:“阎主任没有请别人,就是相信你是俊才,一定能在阎主任领导下干出惊天动地的事业,为咱们省在全国争光。”薄一波微微一笑说:“什么才不才的,都是为了守土抗战。我努力就是了。不过,先小人后君子,我有几句话得说在前头,不然就不好干了。”阎锡山说:“对外说你是我请来的上宾,关起门都是自己人,还客气个啥?在这儿,想说甚就说甚。”薄一波说:“第一,我参加共产党多年,可以说是定型了,说话行事总离不开共产党的主张,希望得到理解;第二,我只做抗日救亡工作,对抗日有利的事都做,不利的事都不做;第三,在用人方面要给予方便,对我用的人要保障安全,其中也有不少是共产党员。”阎锡山说:“听起来好像‘约法三章’。兄弟阋于墙共御外侮。我同意。”赵戴文说:“一波,你可不能在咱们省的政府和军队里发展共产党的组织。”薄一波说:“这一点,请主席放心。”
  谈话快结束时,阎锡山面带笑容地说:“一波,关于薪水待遇,你和你带来的四个人每月开200块,你看如何?”薄一波说:“我们主要是来做实事的,不是为了享受高薪的,不用开这么多。抗战需要钱。”阎锡山说:“听听人家共产党人的这些话,境界就是高。你越这么说,越弄得我不好意思。要不,就开150块?”薄一波问道:“梁秘书开多少?”梁化之说:“一个月80块”。薄一波说:“这就足够了,其余的用于抗战。”
  两个多小时不知不觉过去了。送走薄一波,阎锡山对梁和赵说道:“五台山的和尚喜欢讲觉悟一词,一波只要80块也是一种觉悟呀。我算找对人了。”梁皱皱眉头说:“不能忘了他是个地道的共党。”赵附和说:“化之提醒的对。”阎锡山说:“政治上撂了第一等的好事不做,就丢掉了第一等人才;撂了第二等的好事不做,就丢掉了第二等人才;撂了第三等的好事不做,第三等人才也回离开。国难当头,山西危机,抗战就是第一等要事、第一等好事。好事要办好,就得用第一等好人去做。蒋介石丢了那么多国土,共党主动抗日,谁是第一等好人?要让第一等好人为我所用。这就好比冬天穿皮袄,夏天穿汗衫,需要什么来什么。只要在山西,谁都跑不出我手心。”梁赵互相看看,没再说什么。
  薄阎会谈虽未形成公开的文件,当时的形势之下没有这样的可能与必要,但是十分成功,突破了共产党以往打倒一切、一切不合作、一切斗争到底的左倾路线,打击了蒋介石“攘外必先安内”的政策,率先在一个省建立了现实的国共合作战线,定下了合作的“约法三章”原则,开创了山西抗战的新局面,为不久之后共产党领导的军队在山西发展壮大、抗击日寇打下良好的基础,给全国其他地方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树立了一个好榜样。

  二、踏踏实实行改组 轰轰烈烈开新局

  1936年10月25日,薄一波作为牺盟会的实际负责人走马上任了,同时参与阎锡山军政委员会的领导。虽然牺盟会会长还是阎锡山,梁化之仍是总干事长(此后成了薄阎间的联系人),但富于智慧的共产党人薄一波,要将就快夭折的牺盟会改造得活起来,把牺盟会作强作大,把阎给牺盟会的政策使用充分,利用各种有利条件使牺盟会发挥出抗日救亡的最大能量。
  定下“站稳脚跟,抓住实权,多做事实,反对空谈”的工作方针,薄一波决定首先对牺盟会进行组织改造。经阎锡山同意,共产党先后派来一批干部进入牺盟会,个别反动顽固分子被调离出去。与此同时,薄一波根据北方局指示,成立了一个16人组成的党的秘密工作委员会,薄一波任书记,委员包括杨献珍、韩钧、董天知、周仲英、牛荫冠、冯基平、傅雨田、李力果、廖鲁言、王鹤峰、刘有光、侯振亚、唐方雷、刘亚雄、谷景生。至太原失守前,新的牺盟会常委会委员是薄一波、雷任民、冯基平、牛荫冠、宋劭文、傅雨田、梁化之(除梁外皆为共产党员)。牺盟会执行委员会委员有张隽轩、刘岱峰、戎伍胜、郭挺一、梁膺庸、张文昂、韩钧、董天知、周子贞、顾永田、李力果、杜春沂、刘函森、张干臣、徐宏文、王永和、续汝楫、智生元、薄右丞、楼化蓬。总会下设组织训练委员会、宣传训练委员会、太原市委员会、教导团特别管辖部、总务部(另有一个抗日救亡先锋队成立于后来的1937年4月,9月改为青年部)。这些部门的主要负责干部多为共产党员与进步人士。如此一来,牺盟会在性质上起了变化,成了戴着“阎锡山帽子”,说着“山西话”而实际上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群众抗日救亡组织。
  不久,绥东抗战告一段落,阎锡山在一个高级干部会议上,让与会者讨论“假如日本人打进山西来,我们该怎么办?”会开了几天,不少人发言,阎看看这个、听听那个,没有表态,神情不悦。薄一波经过分析,琢磨出阎的心思,又要贯彻党的指示,在会下告诉董天知重点要说发展30万国民兵保卫桑梓的事。第二天一开会,董照薄所教发了言,阎虽然仍未吭气,却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会议很快结束了,阎锡山将招收新兵、训练军政干部的重大任务交给了薄一波。为此阎锡山把军政训练委员会交给牺盟会领导。交代完任务,梁化之对薄一波说:“阎主任夸你们的人了。说共产党里就是有人才,董天知年纪轻轻,就提出那么好的意见,了不起。”薄一波说:“这先得感谢阎主任领导有方,给了他发言的好时机、好场所。”
  军政训练委员会的实际办事机构是政训部。军政部的组织、宣传、训练分别由梁化之(主任)、薄一波(副主任)、宋劭文、刘岱峰负责。薄一波将它的职责与牺盟会的组织结构与日常工作相协调,打阎锡山的旗号办共产党的事情。重点抓枪杆子和印把子。广为招收、训练进步青年,为抗战培养不同层次军队、行政人员与干部。
  发扬中央与北方局“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勇于创新、大胆实践”的工作作风,薄一波领导的牺盟会顿时出现了全新的局面。改组之后,1936年最后两个月,工作从接办军政训练班开始,又成立了村政协助员训练团、国民兵军士训练团。
  1936年12月12日,张学良、杨虎诚发动“西安事变”逼蒋抗日,促成了国共第二次合作以共同抗战。1937年7月7日,日寇制造“卢沟桥事变”全面侵华,中华民族全面抗战开始。在此大背景下,牺盟会于1937年又成立了游击干部训练班、国民兵军官教导团、决死队等,救亡工作开展得如火如荼。一时间,三晋大地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新气象。被蒋介石压制许久的爱国青年像决堤的洪水一样涌来,纷纷投奔牺盟会。北方局与各省市派遣的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来了,刚从监狱里出来的“政治犯”来了,东三省的流亡青年来了,平、津、沪、汉的学生来了,因日寇侵略失去工作与亲朋的人们来了,报国无门又走投无路的人们来了,一些男女爱国华侨也从国外赶来了。犹如大革命时期的广州,并州古城焕发出新的生机。旗帜招展,歌声飘扬,人才聚集,风云激荡。
  从此,牺盟会与后来成立的新军等组织不断发展壮大,为山西抗战、为支持配合八路军抗战、为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1940年3月16日,朱德、彭德怀、杨尚昆在致彭真、贺龙、关向应的电报中说,“牺盟会是以革命的小资产阶级分子为主体,在我党领导之下的一种民族革命的联盟”;“这一组织不仅是在山西的民众运动中曾起到领导作用,并且已进到政府和军队中间,开始了政治机构的改革,创立了新军,在推动山西进步与发展统一战线,坚持山西乃至华北抗战,曾起到光辉的作用”;“为克服妥协投降的危机……,力争全国以及山西的时局好转,保存牺盟、发展牺盟,使之成为巩固山西统一战线的力量和基础,是具有重大政治意义的。这不仅可以团聚山西进步的分子,继续发挥其作用,而且可以用这一具体组织形式去推动全国的中间分子组织起来,把牺盟这种组织形式灵活的运用到全国去,成为团聚与组织中间分子的一种组织,这在全国将有其重大意义”(抄于中央档案馆)。1943年,刘少奇在《六年华北华中工作经验的报告》中指出:“没有山西的新派(指牺盟会、新军)以及新派如果不在旧派的进攻下胜利地打击旧派,那么,我们在山西以至华北坚持抗战的困难是要大得多的”(《刘少奇选集》上卷261页)。1943年11月,薄一波在延安向毛泽东汇报工作时,毛泽东同志指出:“你们以少数人团结了多数人,取得了胜利,这是我们党统一战线政策的一个成功的例证”(薄一波著《七十年奋斗与思考》293页)。

本文作者:范德峰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7-10-18 )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Google
 

太原道 >> 晋阳书屋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