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日军在绛县西堡村制造的大惨案

  凡是从旧社会战乱岁月过来的人,都忘不了遭受过的苦难;凡是耳闻目睹日军残暴行径的人,都忘不了亡国奴的耻辱。
  1938年,日本侵略者长驱直人,大举进犯我华北地区。当时,在山西晋南绛县董封村,日军扎了一个据点,经常三、五个人出来,糟害周围村庄的老百姓,不是杀人放火,就是奸淫掠夺,闹得各村鸡犬不宁,日夜不安,人们连个囫囵觉都睡不成。
  就在这一年,绛县南樊镇西堡村发生了两件事。
  一件事是日本牛岛部,西渡黄河进攻陕西吃了败仗,往后撤退到晋南一带。他先把部队驻扎在曲沃县白水村,然后派了几个人打前站,到绛县探路,观察地形,选择据点。同时也想和驻扎在董封村的日军取得联系,以增强兵力。农历的四月三十日,牛岛部打前站的几个人,一看南樊镇三面高一面低,中间凹,不宜把南樊作为据点,但想进西堡村探探。当时,担任村长的贾之杰,还有护村红枪会的头头贾文祥、胡道顺等几人,在北城门口站着,他们赤膊袒胸,扛着长矛,拿着大刀。日本人要进村,他们几个挡住不让进,并对日军说:“从这过可以,但不能进村!”那几个日军,看着这阵势不好惹,只得灰溜溜地走了。
  第二件事是农历的四月二十七日,正是西瓜成熟开园时节,忽然来了5个日军,骑着大马,气势汹汹,到离西堡不远的南河去吃西瓜。那时候,西堡村部分村民利用南河取沙近便的有利条件,种植了不少铺沙西瓜。日本兵就经常去地里吃瓜。与其说是吃瓜,不如说是糟害瓜,他们不识瓜生熟,见瓜就摘,熟的吃几口,不熟的就乱扔,吃的没有糟害的多。不要说给钱,侍候稍有不到,就对瓜农拳打脚踢枪托砸。这个情况,后来让国民党十五军一位姓黄的头头知道了,觉得日军欺辱中国人太过份,于是他带了几个人隐藏在北柳村的北寨子里。这天,他打听到日军又去吃西瓜,糟害老百姓,他们几个人就身着便装,装作也是去吃西瓜。快靠近日军时期,他们突然开枪,这几名日军一听到枪声,随即俯身扒在马身上不动。姓黄的几个人,以为把日军打死了,迅速撤离现场。早在几天前,日军在曲沃县北属寺村西坡上,曾向西堡村打了几炮,进行火力侦察,把南城墙炸开了两个一丈多宽的壑子。这时,村里人听到枪声、又传说十五军在南河打死了日本人,贾存功等许多人都站在壑子上看,见日本人没啥动静,也以为日军被打死了,还拍手叫喊:“打得好!打得好!”其实,这几个日军并没有死。
  这两件事,西堡人并没有很在意,而日军却从此结下了仇恨,导致了西堡村两次大灾难。
  就在这一年的农历五月初一,驻扎在曲沃县白水一带的日军牛岛部,认为西堡村有八路军、游击队,趁天朦朦亮,悄悄地把村子四周包围了。那时,群众缺乏组织,一盘散沙,也没人敢扯头跟日军干。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一听说日军把村子包围了,要杀人放火,都吓得东躲西藏。村里的“镇宝窑”是用砖垒砌起来的三间小窑洞,里面就挤了70多人。张锡令的住宅是前后两院,后院有三间小东房,两座北房之间夹了一间小房比较隐蔽,里面就藏了150多人。贾长春的院子里有地洞,好多人也都往地洞里钻。幸存者张锡令的内弟,那时只有两岁多,当他母亲抱着他刚跑到地洞口,一颗炮弹炸了,他的下巴被炸掉了,当母亲把他抱到洞里时,他已经停止了呼吸,满身满脸尽是血。
  日军进村,真是穷凶极恶,见人就杀,见房就烧,见物就抢。一位赶早拾粪的老人叫刘华武,被日********捅死。还有—位老人叫赵永成,日军把他开膛剖肚,肠子流了一堆。幸存者龚全德(现年86岁)的父亲叫龚胜,和一个叫赵老四的躲在东城壕里,被日军发现后,活活的用刺刀给刺死。还有一个叫贾永德的河北人,在村子南头开了一个旅店带蒸馍铺,雇了8个从河北来的年轻人,被日军用枪全部打死在屋子里。日军对中国人十分凶残,对畜牲也不放过。村民马金海家养了60多只羊,日军竟用枪全部给打死。马金海的父亲被日军打伤,肠子流了一堆,不到天黑就死了。据幸存者的不完全的统计,仅这一天,日军在西堡村残杀51人,伤者100多人,几乎平均每两户就有一人遭难,真是家家挂纸幡,户户有哭声,惨不忍睹,令人愤慨!
  日军不仅滥杀无辜,而且还想把村里的房屋烧光。村民于宝山、于文海、范志忠、刘生金等许多家的房子,都在那次被烧得片瓦不留,全村被烧毁的房屋就有74间。
  都说日本人信神,其实全是骗人,他们烧了民房,对于寺庙也不放过。那时,在西堡村北门外,有一座建筑雄伟的天王殿,坐北向南七间大殿,殿的左右两边各有三间献殿,东西两边还盖着20间廊房,南面有戏台,整个建设雕梁画栋,十分壮观,殿内神像,栩栩如生,就是这样一座庙宇,也被日军烧得净光,狼籍不堪。
  五月初一,日军对西堡村实行了大烧杀,他们仍不解恨,又于同年农历的九月二十九日,再次对西堡村进行了突然袭击,肆意杀戮,人们纷纷躲避,东西扔得到处都是,贾国玺的父亲当时就拾了很多票子(货币),当他带着票子刚回到家门口,就被炮弹炸死在门外,由于历经劫难的人们大都提前逃离村子,这一次日军虽然也烧了一些房子,枪杀了几个人,但比起前一次损失要小得多。日军在西堡村制造的大惨案留给西堡村人心中的伤痛和仇恨是世世代代都难以消失的。
 

本文来源:《文史月刊》2004年第09期;本文作者:范夺凯 陈 蕴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7-12-20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山西抗日战争专辑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