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我所知道的山西流亡学生在北平

  1948年全国解放战争进入大进攻、大决战阶段之后,山西的形势一派大好。晋中战役后,阎锡山的统治地盘,只剩下太原。青年学生不愿当阎匪的炮灰,纷纷离晋走向异乡。当时以去北平的为最多,达3600余人。我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经姜康(榆次农校教务主任、地下党员、前省委统战部副部长)老师多次劝说父亲(榆次农校教务员)同意后,于1948年秋乘民航飞机从太原到北平,投入到山西流亡学生行列。我们榆次农校有36人去了北平。省城太原各中学去北平的学生最多。
  山西流亡学生到北平后,因生活和斗争的需要,成立了“山西流亡学生同学会”,由理事会成员负责领导学生的一切活动。
  学生们到北平后,没有住地,就露宿在“天坛”公园和太庙(今工人文化宫)等地的殿堂和屋檐下。后经请愿由当局派部队在“天坛”公园的“环丘台”周围搭起了几十个军用帐篷,供学生住宿使用。据说这是傅作义将军念同乡之情让部队搭的。学生每日两顿玉茭面窝窝头,是当局救济施舍。
  早秋,为了让学生能够尽可能学到一点知识,学生会尽了最大努力,无偿聘请北大、清华和辅仁师大的学生给我们讲课,没有教室,就在“天坛”公园的柏树下席地而坐,把黑板挂在树上坚持露天上课。天气冷了,露天教室也就不行了,学习只得就此停下来。   
  1948年11月,北平当局看到学生斗争越来越激烈,闹得当局不得安宁,社会不稳,就与山西省商定成立“山西临时第一中学”,先后派李济生和刘衍庆(山西教育厅副厅长)任临中校长,其实,所谓“临中”,只是一种缓兵之计,政府并不管什么,可说一切未变。校长每天不知在什么地方,搞什么名堂,反正学生很少能看到。学生和反动派之间的斗争,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七五”事件
  
  东北流亡学生入关进平后,因生活所迫向北平市参议会请愿解决。当局答复让就地参军,从而激怒了学生。万余名手无寸铁的学生,高举打倒反动派、捣毁参议会的标语,上街游行示威,包围了设在西长安大街的北平市参议会,并越墙而入,砸毁了办公设施。参议长等人被吓破了胆,急忙从后门逃走,向“华北剿匪司令部”报告。当局派出荷枪实弹的军警,坐军车将学生包围。学生们不畏强暴,与武装军警展开搏斗。武装军警开枪镇压,当场打死十多人,打伤几十人。这是1948年的7月5日,一个血腥的日子,一个斗争的日子。
  “七五”事件爆发后,山西流亡学生上街游行示威,支持和声援东北流亡学生的正义斗争。这是继北大女生沈崇遭美军强奸后的又一件轰动全国的大事。北平市的工人、学生和社会各界,以各种形式声援东北流亡学生的斗争。当局在被迫的情况下,只得答应学生的要求,将死难的学生埋葬,将受伤者给予医治,在生活上给予适当安置。从此,东北和山西的流亡学生患难与共,团结互助,协同斗争,成为一支争民主求解放的强大力量。
  
  “倒阎”大会
  
  山西流亡学生在北平,生活上同样遇到很多困难,虽多次请愿,当局仍采取“不闻、不问、不理”的三不对策。时到冬日,同学们仍露宿在“天坛”、“太庙”等地的屋檐下,衣被单薄,难以防寒,每天有百十人生病,无医无药。生路在哪里?只有团结斗争,自己来解救自己。
  10月的一个晚上,学生会在经过周密的调查后,召开紧急动员会,部署第二天“倒阎”大会的具体行动计划。当晚,大家分头去作准备。写标语,扎小旗,按年龄编组,大同学分工安全保卫、物资搬运,小同学游行宣传,少数女同学负责防护,以防不测。按计划第二天上街游行示威后,随即到阎锡山西北实业公司驻北平办事处,雇用专车抢运美国救济物资。   
  翌日,清晨5点,人们还在梦乡之际,一辆黑色轿车,风驰般驶进“天坛”学生会驻地,找到学生会负责人。来人就是阎锡山西北实业公司驻北平办事处主任。此人哭丧着脸对同学们说:你们是山西学生,兄弟也是山西人,你们有什么困难,我可尽力帮助解决。如果,你们上街游行开了“倒阎”大会,再把救济物资抢走,我的脑袋也就搬家了。显然,这是有人夜晚告密。于是,面对面的谈判开始了。
  学生代表提出:一是帮助学生解决过冬所需物资,要求从美国救济物资中,拿出部分给学生。二是帮助解决过中秋节所需物资、食品。对方全部答应学生的要求。这辆小轿车又神出鬼没地驶走了。过了几天,汽车拉着物资和食品,送到学生住地。“倒阎”大会虽说未能按计划开成,但斗争取得了胜利。
  
  中秋节之夜
  
  1948年中秋节,是我一生中最难忘记的日子。“月到中秋分外明,每逢佳节倍思亲”。中秋之夜,轮月高空。多名流亡学生,聚集在“北坛”“祈年殿”前的广场上,举行诗歌朗诵会,大家围成一个大圆圈,一个个朗诵着早已准备好的诗歌,抒发发自内心的情感。远离他乡,思乡之情,思亲之情,像火山一样喷发出来。大家更企盼新中国的早日到来。几十年过去了,时至今日,有些诗歌我仍记忆犹新:
  月儿园、月儿明,明月当空照双亲,
  亲人恩、亲人情,亲情为何两地寻,
  盼来年、盼来月,共盼中国早日出。
  见天日、见光明,全国解放一片红。
  中秋节深夜,多少有点寒意,同学们在忘怀地尽情联欢着。广场上是一片笑声,一阵阵掌声,周边架起蒸馒头的笼灶,炉火通红,不断传来领取到来之不易的团圆馒头和水果、糖块的消息,大家深知这是通过斗争得来的。“团结就是力量”的歌声,划破了夜空,高扬到远方,这就是山西流亡学生在“天坛”过的第一个中秋节,一个难忘的日子。
  
  武装军警大搜查
  
  十月寒天,学生们仍露宿在“天坛”、“太庙”公园的走廊和殿堂里。夜晚,寒风刺骨,同学们只得和衣蜷缩在被窝里,难以入睡,生病的人越来越多。学生会负责人,经过周密调查,发现东四内务部街有一处山西人的闲置房院。这座豪华大院内有14个小院相通,房子130多间,地板全部是松木,棕红色油漆,窗门封闭很好,可容纳3000人,是过冬的好地方。学生们从“天坛”和“太庙”搬出后,强占了这座院子,另有少部分学生移居在芳嘉园胡洞和朝阳门外的东岳庙。
  山西学生从“天坛”公园搬出后不久,《北平日报》披露学生离走时,把国家国宝拿走的消息,几天后的一个早晨,当学生还在被窝里睡觉时,全副武装的军警三四百人,坐军车将学生住地包围。大搜查开始了,从房内到房顶,衣被到地铺都一一细查。有的学生来不及把毛泽东论《新民主主义》藏好,被军警搜了出来,询问是谁的,从哪里找来?学生们个个不语,谁也不承认是自己的。军警无奈只得将书拿走。大搜查进行了1个多小时,只搜查到些小木凳和棕草地毯(防潮用),并没有什么所谓国宝,军警自觉无法向上司交账,借故学生殴打军警抓走了四五个学生。
  大搜查过后,山西学生向北平日报社提出抗议,要求该报社公开向山西学生道歉,否则,将捣毁报馆,报社接到书面抗议后,一片惊慌。报社负责人立即到学生住地,找到学生会负责人进行口头道歉。说明披露消息是奉上级之命,并非报馆所愿。与此同时,学生会派出代表向警方要回被抓学生,斗争才算结束。
  
  美国青年夜入女生宿舍
  
  芳嘉园胡洞,离内务部街学生总部很近,住着部分学生。院内另有一个小院子,里面住着美国佬的家属,院门整天关着。她们生怕学生闹事,不敢轻易出来。美国佬在小院内可以听到和看到学生的一切活动。
  一个寒夜,夜深人静之时,一个美国青年悄悄从那个小院溜出来,借月光走向山西女生住房,进门后正在用手摸电灯时,灯泡落地爆炸。顿时惊醒全部女生。大家用手电筒一照是一个“洋青年”,立时穿衣蜂拥而上,将其围起来,并呼叫男同学相助。深夜,大家将这个洋青年扭送警察所,时隔三日,这个青年写了一封公开道歉信,经译后贴在学生总部的“飞马”墙报上。内容是:我叫……年龄23岁,从美国……州来到中国不到3个月,对中国的风俗习惯、礼教道德不懂。那天晚上,睡到深夜,听到有一种怪的声音,于是穿衣寻声觅路走出院门,听到怪声音在排房的北边,欲穿房而过,不料,在房内摸电灯时,灯泡落地而炸,惊醒了山西学生,无意干扰了山西学生的正常生活,特意道歉,敬请原谅。
  这封公开道歉信贴出后,一时引起学生们的纷纷议论。有的说:“鬼话骗人,别有用心。”有的则说:“年青人做错事能承认错误,公开道歉就行了。”
  
  打倒美帝国主义
  
  “平津战役”打响后,天津很快解放,北平处于重兵包围之中。美帝国主义在华势力也日渐萎缩。住在芳嘉园胡洞的山西学生,每天看到美国佬早饭后从小院出来骑车上班,傍晚,又骑车回来,除此,院门紧关,唯恐学生冲进去。
  一日下午,几个学生想看看美国佬的厉害,就用标语纸写上“打倒美帝国主义”,贴在小院门上。傍晚,美国佬下班回家。一看,怒气将标语扯去。学生在房中看到后,又写了一张再次贴在小院门上。翌日,美国佬又看到“打倒美帝国主义”字样,用手又撕去。见此情景,学生们干脆用毛笔在油漆门板写上“打倒美帝国主义”。美国佬看后只得低头进低头出。时间长了,若无其事。直到北平解放,学生离开,仍旧如此。大家说“新中国成立后,帝国主义就不敢欺侮咱们中国人了”。
  
  民主选举学生理事会
  
  1948年11月间,校方决定,让学生民主选出学生理事会。由各校按照学生多少民主推选出候选人来,并将本人情况书面报回筹委会。条件是不畏强暴,敢于斗争,有一定组织能力,愿为大家服务的男女学生。
  选举之日,3000多名学生聚集在内务部街学生总部——花园前广场上。会场布置得庄严肃穆,彩旗招展,标语张贴有序,四周悬挂着候选人画像及情况介绍。这种选举方式,对学生来说是第一次。在阎锡山统治的山西,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民主。每个同学手中拿着一张选票,边看画像及情况介绍边进行填写,从上午10时多开始,直到下午4时,经过投票、记票等程序,产生出学生理事25人,成立山西临中学生理事会。从此,学生有了自己的群众组织。
  
  北大红场学歌舞
  
  北平解放前夜,每天傍晚,都会有人去北大红楼广场去看跳舞、唱歌。山西学生知晓后,开始,有少数同学去看。很快每天有一二百人去看。北大红楼广场上,大家围成一个圆圈,边跳边唱“团结就是力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革命歌曲。大家引吭高歌,声扬四方,不畏强暴,几乎忘记这是在蒋帮统治区。头几天,黑狗警察头戴大沿帽,身着黑色警装,腰挂手枪,貌似雄威,在红场四周走动,三三两两窥视动态。人多势众,学生并不怕他们。黑狗则瞪大眼就是不敢动。看着、听着,不闻、不问甚至面带笑容,互相谈论。看来,这些警察还真有点政治头脑,过问不如不问,早学几首革命歌曲,会是有用的。
  山西学生最早从北大学会唱“团结就是力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革命歌曲。我爱听这两首革命歌曲,我更爱唱这两首革命歌曲。几十年过去了,时至今日,每当我听到这两首歌曲,就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浑身是劲,似乎又回到那个年代,自觉年轻了许多。
  
  末日见闻
  
  蒋家王朝的末日,犹如千疮百孔奄奄一息的虎狼。从一个普通学生在北平的所见所闻,就可窥视出整个国民党的一切社会疾症。
  其一:经济危机四伏,当局失控无策。1948年冬,蒋介石派蒋经国到北平“打虎”。所谓打虎,就是打扰乱市场之虎、打囤积居奇物资的商家之虎以及金融界的地头蛇、吞财虎。一时,金融寡头们人心惶惶,生怕把他们打住。但时过一月,“打虎队”回了南京,大、小老虎又出山觅食。北平市的经济秩序,更加糟糕不堪。
  其二:货币贬值、物价飞涨。国民党统治区,在内战时期,物资奇缺,物价飞涨,一时货币贬值到低谷。一个中学教师月薪只可买2斤醋。国币不行了,由美国帮助印制的“金园券”出台了。刚出台2元国币可兑换一块“金园券”。没过几天,金园券随着国民党军队的溃败而不值分文。为解燃眉之急,南京政府决定派飞机往北平运“银圆”,兑换回收国币。一时,北平的市民、学生、工人以及军政要人和资本家,纷纷抛出手中的货币,兑换回银圆。山西流亡学生听说领一个兑换号,就可卖20元。少数学生也挤进东交民巷“中国交通银行”的排队人群中。每天夜晚有几万人在这里排队领取兑换号。我和几个同学夜晚也去排队,直到第二天上午8时,银行办事人员说:“没有银圆了,从今起不再兑换了。”一时人群骚动,骂声不绝。开始人们不愿离去,随后只得饿肚回家。人们不禁要问南京政府有多少硬头货可以兑换呢?烈火杯水又能起多少作用?显然,这是一种骗局。做做样子叫人看,无非是想稳定一下人心而已。
  其三:拆除建筑,修筑临时机场。北平被解放军围困后,南苑军用机场被炸,西苑民用机场被控制。北平“剿匪”当局命令部队把东、西长安街上的古牌楼全部拆除,并把路两旁的风景树用坦克连根拔掉,作为临时飞机跑道,崇文门广场作临时机场。胡适就是从此地逃走的。随后,又在“天坛”公园修筑临时机场。
  其四:石景山发电厂被控。人民解放军重兵包围北平后,首先控制了石景山发电厂。有时向市内送上一、二个小时电,让市民存水。不少单位和住户开始打井,以防万一吃不上水。一时间,人心不安。晚上,全市漆黑一团。匪警、火警不断发生。有轨电车不能跑了,市内交通一片混乱,人们惶惶不可终日。
  
  北平和平解放
  
  天津解放后,传闻北平当局派出代表和解放军进行和平谈判。大家共盼解放早日到来。
  1949年1月31日,和平解放谈判成功。市民、工人和学生涌上街头,热烈欢迎解放军入城。山西学生早在前一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解放军入城这一天,大家敲锣打鼓,扭着秧歌,人人手执标语小旗,最前面的高举毛主席和朱总司令画像。大家兴高采烈,扬眉吐气,高歌“团结就是力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东方红”等革命歌曲,走向东四大街,欢迎解放军入城。我的个头低,硬是从人群中钻在前面。解放军威武雄壮、英姿飒爽。坦克隆隆驶过,十轮大卡车牵引着大型镏弹炮,一排排通过。各兵种的武装军车一辆接一辆。解放军头带钢盔不断向人群挥手。欢迎的人群齐声高呼“毛主席万岁”!“共产党万岁”!“人民解放军万岁”!“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欢迎人群如海似潮,到处是人的海洋、歌的海洋、旗的海洋。人们狂呼高叫,载歌载舞,用各种方式抒发着内心的喜悦。
  北平解放了,人民解放了。人们的思想焕发出青春活力。新中国就要诞生了。青年学生要投身到革命的洪流中去,为解放全中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军管会很快向各个大专院校派出工作队。传闻东北学生向军管会提出:要求把惨杀学生的刽子手,北平参议会议长交出由东北学生处决,为死难的同学报仇。据传军管会考虑到,此人为北平和平解放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特向东北学生做了解释。
  工作队进驻山西临中后,给学生讲解革命道理,组织学生学习《将革命进行到底》,动员学生参加革命工作,教学生唱“解放区的天是蓝蓝的天”、“五月的江南没有花”等歌曲。革命需要青年学生,青年学生更需要投身革命。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和提高,采取自愿报名方式,有的进“人民革命大学”学习,有的进“华北大学”和“西北军政大学”学习,还有的去了随军南下工作团。要求回山西的320多人,我就是其中之一。
  
  回到山西
  
  1949年3月中旬,300多报名回山西的学生起程了,军管会给每个学生做了一身学生服,发给路费,并派专人雇专车把我们送回。
  出发那天,在前门火车站广场上举行了热闹而又隆重的联欢会。清华、北大、辅仁等大学派学生代表前来欢送。大家高唱“东方红”、“团结就是力量”、“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等革命歌曲,围成一个大圈边跳边唱,依依惜别,热泪盈眶。听!大家在唱:
  “北京大学呀,吼嗨!
  山西临中呀,吼嗨!
  咱们俩空稀哩哩呔!
  是一家呀,吼嗨。”
  “我们大家手拉手,
  我们大家心连心,
  反动势力马上就要灭亡,
  新的曙光在明天。”
  ……
  歌声此起彼伏,掌声、笑声响彻上空。再见吧!山西同学,再见吧!清华、北大同学,汽车徐徐启动,彼此挥手告别。
  当天夜晚,我们住进保定师范学校,校方给我们尽力安排好吃住,又开了联欢会。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又坐上汽车,傍晚到石家庄。沿途观感,心绪万千,到处可以看到解放战争的痕迹,芦沟桥傍有弹坑,宛平县城墙打开一个大口,平汉铁路多处桥梁被炸,石家庄的一些建筑残留弹痕。打碎一个旧中国,是为了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新中国。
  到石家庄后,因火车昼夜赶运军用物资,准备解放太原,所以,我们只好等四五天后才回到山西榆次。一路看到多处桥梁被炸毁,临时用枕木架起来,让火车行驶。
  回到山西后,学生们受到各界群众和解放军的热烈欢迎。在榆次北街天主教堂,听了随军教育处长王中青(解放后任山西省教育厅厅长、副省长等职)《关于解放战争的形势报告》。当时,解放太原的总攻战将要开始,考虑到学生安全,学生们被转送到太谷县接待站。在此期间,部分同学请假回家,就地参加革命工作,大部分同学在太原解放后,给安排了适当的工作。从此,大家结束了流亡生活,走向新的征途。

本文来源:《文史月刊》2005年第04期;本文作者:梁育红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7-12-20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