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红军东征中的工兵连

  为了贯彻瓦窑堡会议确定的重要方针,推动抗日救国运动,毛泽东同志于1936年2月到5月,亲自率领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以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的名义,从陕北的延川、延长一带东渡黄河,转战晋西南,进行了一次著名的东征活动。在这次历时两个半月的活动中,我红一军团工兵连根据总部的指示,炸桥梁、毁铁轨,大闹同蒲铁路,破坏和摧毁敌人的军事设施,狠狠打击了反共卖国的山西军阀阎锡山的嚣张气焰。

东渡黄河

  1936年2月上旬,红一军团奉命集结在离黄河不远的延川、清涧一带。2月16日,我们工兵连接到命令:为红军部队在沟口一带东渡黄河做好准备工作。

  东渡黄河,这意味着要捣毁蒋介石的干将阎锡山的老巢——山西。阎锡山这个山西军阀,对内秉承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共旨意,对外勾结日本帝国主义,极力推行反共卖国的反动政策。他在紧靠我陕北根据地的黄河东岸,构筑大量工事,妄图用这道黄河天险和堡垒封锁线,阻挡红军开赴抗日前线,继而逼进陕北,实现他梦寐以求的消灭共产党的目的。对阎锡山这个反共卖国的急先锋,红军战士早巳看在眼里,恨之入骨。一听到要东渡黄河到山西去,同志们真是个个欢欣鼓舞,心花怒放,决心给阎锡山一点颜色看看。

  接受任务后,我们一面发动群众,研究渡河对策,一面组织干部和战士骨干到黄河岸边实地侦察。工兵连的同志绝大部分是从南方长征到陕北的,对于黄河,只知道它是我国的第二条大河,但到底是个什么模样,心里一点不摸底。我们一来到岸边,就被这道著名的天险吸引住了。只见两岸山高壁陡,黄得象要发粘的河水,在高山峡谷间千回百转,奔腾咆哮,而后急流直泻,真有“黄河之水天上来”之感。当时正值初春,开始融化的大小不一的冰块,随着急流时浮时沉,若隐若现,更是我们南方人未曾见过的景象。河对岸光秃秃的山上,黑洞洞的敌人碉堡,象南方的油鞋上的钉子一样,密密麻麻地散布在山腰、河岸。河宽水深流速急,加上对岸敌人防守严密,架桥已不可能了。经过现场侦察研究,最后我们决定在河岸比较方便出入的沟口一线设置渡场,用船渡送部队过河。

  陕北是我党著名领袖刘志丹同志亲手建立起来的革命根据地。地方政府知道红军要东渡黄河打阎老西,早把能弄到的船只集中到了一条通往黄河的小支流里。但由于要渡黄河的部队很多,这些船又小,数量也少,远不够使用。于是,我们又采用老办法,发动群众献计献策。有个同志无意中从老乡那里了解到,过去有的走私贩子给阎锡山的部队偷运****烟过河没有船,就买两只羊剥下皮,在羊皮内吹满气,然后夹在腋下,悄悄渡到对岸去。我们想,现在船不够,不是也可以用羊皮当浮具扎些筏子使吗!

  陕北高原好地方,牛羊肥来马又壮。在陕北,到处都可以看到羊群,有的象白云一样缭绕在山腰;有的似盛开的棉桃,怒放在山谷。羊的来源不成问题,关键是怎样完好地剥下羊皮。开始我们用刀剔,但不是剥得厚薄不匀,就是不小心把羊皮划破了。后来,我们找到了一些老乡,请他们示范。老乡们先把羊毛剪掉,从羊嘴里小心地划开一道口子,把羊的皮和肉分开,然后一手撕羊皮,一手用刀背轻轻锤打皮和肉的结合部位。这样,很快就把羊皮剥下来了。一点破损也没有,真是剥得又快又好。不久,我们也学会了。羊皮剥下后,我们先用细绳把羊的颈项和四条腿扎实捆住,然后通过腿部预先留下的一个小口子向着羊皮里面吹气,吹满后再用绳把这个口子捆死。这时,充满气的羊皮,又好像一只胖呼呼的绵羊出现在眼前。扎羊皮筏子,没遇上什么大的困难。因为,对这些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跨过上百道江河、架过上百座桥梁的工兵战士来说,扎筏子早已是家常便饭。只是过去扎筏子用竹排和洋油桶等作浮具,而这次却是破天荒地用充满气的羊皮罢了。我们用木杆横竖捆绑搭成骨架,然后把吹得鼓囊囊的羊皮四脚朝天地夹在两根木杆之间,并用绳索捆扎结实,最后在架子上铺上木板,一只羊皮筏子就做成了。我们共做了两种羊皮筏子,小的用6张羊皮,共两排,一排3个;大的用12个羊皮,横三竖四。原来还想用牛皮代替羊皮,扎几个大一点的结实的筏子。但一试验,由于牛皮硬,体积又大,吹不起来。只好作罢。当时有的同志开玩笑说:“这可真是吹牛皮,破了产。”

  整个渡河准备花了四五天。2月20日20点,以红二师的一些同志组成的突击队开始了敌前强渡。夜黑得什么也看不见,刺骨的寒风,把人们的脸刮得生痛。但是,困难阻挡不住红军战士战胜黄洞的坚强决心,工兵战士熟练地驾驶着船只,载着突击队的同志,穿过夜暗,跨过波涛,象箭一般地向对岸疾驶。在突击队快要接近敌岸的时候,突然枪声大作。敌人发现了红军的渡河行动。但是,敌人已经晚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组织反击,我们的突击队就胜利地登上了岸滩,突破了阎锡山吹嘘的固若金汤的河防。

  在这同时,早已做好准备等待渡河的红军后续部队,也源源不断地开到了河边。为了做到有组织、有秩序地顺利渡送部队了渡河前成立了一个指挥部,由军团司令部孙毅同志任总指挥,负责调整渡河部队秩序;我任副总指挥,分管船只调度和水上指挥。孙毅同志在长征中一直随身带着三件“宝”:一是腰间拴一只喝水、盛饭、漱口的三用瓷缸;二是既当棉衣又当被盖的老羊皮袄;三是一根手杖。他待人和气,说话幽默,群众关系很好,许多战士都喜欢同他开玩笑。开始渡河,由于人多拥挤,渡口秩序不很好,有的争着上船,有的不按规定坐好。孙毅同志见到这种情况,有时用手杖捅捅战士们的脊背,或者故意扬起手杖象要打人的样子。战士们一见是他,做个鬼脸,然后就顺从地按他指示办事了。部队渡河,也遇到不少困难,特别是羊皮筏子,一怕撞上冰块,把羊皮划破了,泄了气,筏子失去平衡而翻掉;二是河面风浪大,水流急,羊皮筏子重量轻,随波漂浮,颠簸得很厉害。但由于渡河准备工作做得比较充分,设想了可能遇到的各种情况和应急处理办法,规定了严格的渡河纪律,因而在渡河中没有发生重大事故,较好地完成了渡送部队过河的任务。有个老班长,在江西参加红军前在赣江上打鱼,水性好,经验多。他负责的一只羊皮筏子,有好几次险些撞上冰块,但都被他巧妙地躲过了,有一次划到河心,突然风浪增大,羊皮筏子象漂浮在大海里的树叶一样,一会儿推上浪尖,一会儿又陷入波底,乘船的同志心里有些慌乱,在筏子上乱动。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除了要有熟练的驾驶技术外,保证乘船人员稳坐不动是防止翻船的重要关键。他一面要求大家严格遵守乘船纪律,紧紧抓住筏子稳坐不动,并安定大家说:有我在就有大家在。一面巧借风向水势,跨波越浪,终于战胜了风浪,安全地把大家渡送到对岸。就这样,工兵连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连续作业一天两夜,用木船、羊皮筏子把几千名红军战士渡送到了黄河东岸。当地的老百姓见到这么多红军靠这样一些简陋的渡河工具,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渡过了黄河天险,纷纷翘起大拇指称赞说:“你们真是飞将军,飞过河来了。”

  红军东渡黄河突破阎锡山的堡垒封锁后,乘胜追歼逃敌,先后占领了三交镇、留誉镇,并歼灭了敌六十六师的1个营。25日下午3时左右,红军又在关上村截住了逃敌独立二旅旅部和1个步兵团、1个炮兵连。独二旅是阎锡山的看家王牌,过去,哪里战事吃紧就往那里派,他们自称为“满天飞”。关上村在一个大川里,这股敌人被截后,进不能,退不得,踞守在一个破庙里垂死挣扎。他们的子弹特别多,并有阎锡山自办的兵工厂制造的特大手****,威力比较强。敌人凭借庙里事先修好的工事和优势火力进行顽抗。正在前线指挥的左权同志把我叫到阵地前,指着破庙西南角一个敌人工事说:“王耀南同志,放一炮,把它炸掉。”根据左参谋长的指示,我们组织了一个爆破小组,在进攻部队的掩护下,用炸药一举把庙西南角上的围墙炸开了一个大口子。部队趁机一拥而上,终于肃清了这股顽抗的敌人。战士们见到阎锡山的独二旅被歼,高兴地说:嗬,阎锡山的“满天飞”被我们红军战士打得“满地滚”了。

炸毁铁甲车

  关上村战斗后,红军于3月上旬进到孝义一带,在兑九峪又歼敌两个团。阎锡山连吃了几次苦头后,不敢再贸然向红军进攻。便把部队龟缩到沿汾河及同蒲路一线,妄图死守,阻止红军继续东进。在此情况下,毛泽东同志毅然决定:一军团、十五军团分头南下北上,使敌人首尾难顾,伺机予以惩罚。红十五军团挥师北上后,先头部队曾一度占领离太原仅几十里的晋祠。阎锡山看到红军打到了自己的眼皮底下,十分惊恐,赶忙调了十几个团堵击。十五军团将计就计,边打边走,经岚县、兴县直打到康宁镇、金罗镇,象牵牛一样把敌人从晋中一直牵到晋西北。我红一军团则乘敌人惊慌混乱,晋西南空虚之际,突破敌人汾河堡垒封锁线,沿南关、霍县、洪洞、临汾的东侧南下,大闹同蒲路,严厉惩罚敌人。

  3月16日,红一军团先头部队进到离同蒲铁路南关车站不远的道美村。敌人为了阻止红军继续东进,早有预防,并派了1辆铁甲车沿铁道在富家滩到南关之间来回巡逻。在当时,这种铁甲车可称得上是个庞然大物了。它象火车一样,本身有动力,可以沿铁轨飞速行驶。它有很厚的防护钢板,装备有机枪等武器,有一定的自卫能力。特别是车上那两个可以四周旋转的探照灯,夜间巡逻时,能把一两百米以内的距离照得如同白昼,难以隐蔽接近,对我夜间行动威胁很大。为了扫除这个障碍,上级命令我们工兵连:用炸药炸掉它!

  我们都是头一次见到这种铁甲车,对怎样炸可说是一点不摸底。它不像炸碉堡那样,炸药往碉堡上一放,点上火就完事。,它沿铁道运行,不好搁炸药;它装备有机枪等武器,夜间还有探照灯照明,不易隐蔽接近,如果预先把炸药安放在铁路上,不仅容易被敌人发现,而且也不易掌握点火爆破的时机。为了炸这家伙,我们设想了好几个方案。经过仔细研究,最后决定由我带领1个爆破小组,利用离南关车站不远的一座铁桥,待敌铁甲车通过时,用电点火爆破的方法,连桥带车一起炸。

  爆破小组共4人,成员有当时的排长刘调元、班长何德芹和另外一个战士。我们利用夜幕的掩护,隐蔽地摸到了铁桥下面。桥不很长,桥下是一条已经干涸了的小河。河岸两旁虽也长着一些小树,但经过寒冬的折磨,早已变得光秃秃只剩下枝干了。我们选择了一个离桥头远的桥墩作为爆破点。桥墩上部离地面有近两人高,身强体壮的刘调元同志自告奋勇站在地上搭了个人梯,那个小战士在地面上递送工具器材,我站在刘调元同志肩上安装炸药火具。何德芹同志负责监视敌情。我们在这个桥墩上安放了3箱共150斤炸药。顺着河沟设置了电点火用的导电线。点火站设在离铁桥几十米的河岸边。准备工作做好后,我们按照事先的分工,警惕地隐蔽埋伏好,等待着敌人。

  安装炸药的时候,我们老觉得时间过得太快,生怕敌人的铁甲车开来了我们还没有装好炸药,错过了机会。现在又感到时间过得太慢,敌人的铁甲车迟迟不开过来,担心天亮暴露目标。正等着,突然一道白光划破远处的夜空,紧接着“哐铛、哐铛”,敌人的铁甲车终于开过来了。一见这家伙开过来,我们的心情真是既紧张又兴奋,屏住气息,焦急地等待它进入爆破点。敌人是很狡猾的。铁甲车在离桥不远的地方突然停住了。并用探照灯向河岸两旁来回照射,好像真发现了什么疑点似的。但是,最狡猾的狐狸也斗不过经验丰富的猎人。我们早已料到了这一点。不管敌人如何玩弄花招,即使探照灯光射到了头上,我们也隐蔽地紧贴在地上纹丝不动。至于装药点和敷设的导电线,我们已认真细致地进行了伪装,找不出破绽。敌人的探照灯这样来回照射了三四次以后,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于是又继续前进,向铁桥上开了过来。愚蠢的敌人万万没有想到,正当他们得意忘形地向前开行的时候,死神已在招手哩!就在敌人铁甲车开上铁桥,刚要进入爆破点附近的的时候,我一声令下:点火!刘调元同志迅速接通了电源。紧接着“轰隆”一声巨响,砂石、铁片、碎木呼啸着从我们头顶上疾飞过去,敌人的铁甲车应声掉进了河沟,被摔成一堆废铁。铁甲车里的敌人也被震得血肉模糊,命归西天了。

  在爆破敌人铁甲车的同时,早已做好准备的我攻击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趁机直捣敌人盘踞的南关火车站。敌人知道红军要来攻车站,早作了预防,但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等到他们清醒过来,我军已攻占了车站大部分建筑。站前有个地堡妄图顽抗。后来在一位铁路工人的指引下,我们工兵连派人从一座老乡的房屋附近绕到这个地堡的后通道,用炸药摧毁了敌人的这个最后据点,胜利占领了南关火车站。
 

本文来源:《坎坷的路》;本文作者:王耀南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7-12-20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1936年红军东征专辑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