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回忆东征期间的战斗

   1936年2月,我们红一军团二师五团,奉命进至陕西省韩城以东地区。我们四连驻扎在离黄河几里的黄小沟村。18日,毛主席命令红一方面军和陕北红军东渡黄河。我们也接到命令:“阎锡山部队拦阻我军渡河北上。指挥部决定派四连抢渡黄河、占领阵地、掩护部队东渡。”我们全连140人,有40名党团员,十几名战斗英雄,在江西参加红军的老战士占一半,经过了艰苦的长征和无数次战斗的锻炼。听说阎锡山阻截红军过河北上抗日,早已满腔愤怒。经过党支部动员,知道要和阎军较量,更是群情激昂。决心为打击敌人,宣传抗日,争取群众,建立抗日根据地,消灭日本侵略者去英勇战斗。

  为保证战斗的胜利,每个战士补发了80发子弹、6枚手****,每挺机枪配发了500发子弹。带足了5天的干食。一律轻装,一个班只携带两床被子。对此,大家既高兴,又感到这次所担负的任务绝不寻常。所以,都细心地作了战前的准备。

  2月20日下午,太阳落下了山。趁着黄昏,团特派员李新许(江西连花人),连长龙书金(江西人),指导员郑福万(福建人),带着各排干部走上了一座山岗,勘察黄河东岸敌情:几座碉堡立在离河岸不远的地方。一座母堡下面有几条堑壕,伸向几个小堡。碉堡的周围都设置了鹿砦刺网。一些阎军懒懒散散地在附近游荡着。结了冰的黄河,在黑夜里像一条闪光的银带缠绕在大地上。按照上级的命令和战斗部署,我们一排作为先头排并主攻大碉堡;三排迂回包抄小碉堡,袭击敌人;二排作为预备队。我们静悄悄地踏上了黄河的冰层,快要解冻的冰发出了嚓嚓嚓地响声,借着它那仅能承受的力量,我们快速跑了过去,潜伏在敌人占领的曲眼渡口。这一切似乎阎军并没有发觉。大碉堡里的一盏不死不活的灯还发着亮光,周围很寂静,敌人还在梦乡。

  “摸上去!”连长果断地下了命令。一排在破坏了铁丝网后,猫着腰接近了大碉堡。三排在郑福万指导员的指挥下,迂回到小碉堡群。

  哒!哒!哒!我们的机枪响了,爆破组也作好了一切准备。这时,敌堡里的机枪也开了火,但却是毫无目标地胡乱扫射着。“阎军弟兄们我们是红军,是过黄河打日本鬼子的,你们不要顽抗,放下武器投降!顽抗只有死路一条。”李特派员洪亮的喊话声在夜空中回荡。经过一阵沉默,一排冲了上去。敌人投降了,有些家伙还没来得及穿上裤子就当了俘虏。三排也在差不多的时间里,经过一阵激战,解决了小碉堡群。30多名敌人被俘,30多条枪和还没有开箱的10箱弹药,全部成了我们的战利品。

  一红一绿两颗信号弹升向天空,我们把占领曲眼渡口的消息报告了指挥部。为保证部队行进的绝对安全,我们全连又沿着敌人的战壕,奔向东南方的一个高地。并构筑了简易工事,准备在敌人发觉我们行踪后进行阻击。不久,部队就在我们消灭阎军的地方开始过河了。

  在我们突然袭击并占领了阎军河防阵地之后,立即奔袭幸重镇(今侯马市)。上级限我们3日内赶到,消灭守敌,占领车站,随即破坏幸重以北的铁路,滞阻敌人。“如遇大股敌人,应与之周旋,把敌拖住”。我们立即行动,迎着东方升起的曙光,向幸重镇急进。经过了一夜的战斗,虽然疲劳困倦了,但心里感到高兴,奔袭幸重火车站又是一项“特殊任务”,上级寄以极大的信任。所以,行军的步子觉得特别轻快。经急行军,到了临汾河旁的一个小村庄,宿了营。当地群众得知我们是红军,是北上抗日的,都很热情,给我们提供了不少关于幸重镇的情况。

  第二天黄昏,我们到了幸重西边的山峦起伏地带。镇子的轮廓和闪耀着的灯光,展现在我们的眼前。幸重不大,人口约2000人,但战略地位很重要,火车站不小。故阎锡山派了1个保安中队常驻这里。该中队有百余人。中队长叫刘棋才,是个阴险毒辣的家伙。士兵多是强征来的,一部分是雇用兵(当兵挣钱),战斗力不强。整个中队,除小部分驻守火车站执行勤务外。大都住在1个土围子里,有两个炮楼,再没设置什么工事。

  经过侦察,我们连夜向保安队发起了突然袭击。枪一响,敌人就乱了营,一片嘈杂。保安中队长刘棋才带着他的一些心腹,负隅顽抗,炮楼里吐出了火舌,子弹象爆豆子一样向我们射来。一班长带着3名战士组成的尖刀组向敌人摸去,当快要接近炮楼时,战士曾发、洪福有被敌机枪射中,倒在血泊中。班长林国发和战士金发昌利用敌人机枪换梭的机会冲了上去。轰!轰]手****在敌堡中爆炸了,但敌人的机枪还在响着。于是一排又冲了上去。随着手弹连续爆炸声,炮楼里的机枪哑了。刘棋才和十几名伪兵全部被打死。在我们的冲杀声中,敌70多人当了俘虏,几个“官太太”在俘虏的行列里吓得直打哆嗦……。这次战斗,前后才用了1小时30分就胜利结束了。

  可是,班长林国发和战士金发昌壮烈牺牲了,在他们的手里还握着没有拉弦的手****。

  第三天,天刚放亮,当地群众知道保安队被消灭了,都高兴地跑来向我们问长问短。敦厚朴实的人民被阎军折腾得已不像样子,衣衫褴褛,骨瘦如柴,早盼望着红军到来,不久军民之间就熟悉了。

  根据上级的决定,我们打开缴获的一座仓库,把阎军抢来的猪、羊、牛和大批粮食、布匹,发还给群众,他们热泪盈眶,非常感谢朱、毛红军。经过我们组织动员,都纷纷参加到破坏铁路的行列。由于群众的支援,在4天的时间里,破坏了幸重火车站40余里的铁路,把路轨掀到了深沟里。完成了指挥部交付的“特殊任务”。

  正当我们满怀喜悦、欢庆完成破路任务的时候。突然传来国民党中央军第十三军的3个师,从潼关向幸重方向进发,接着又得到敌1个骑兵营向幸重扑来的消息。团特派员李新许和指导员郑万福,立即召集排的干部和支部委员,冷静地分析了敌情,认为这是我指挥部早已料到的事,我们破坏铁路就是要迟滞大批敌人的前进。李特派员说:“敌人来势猛,是把我们当成了大部队。我们的担子重了,可是有利于我主力部队的行动,我们这支小部队,机动灵活,可以一当十、当百、当千,牵着‘牛鼻子’走。”大家一致认为应同敌人摆“迷魂阵”,坚决把敌人拖住。

  当天,我们主动撤出幸重,进到附近的小山区,构筑了工事,准备“迎接敌人”。次日,郑指导员带二排最后撤离时,敌骑兵营追了上来,在枪炮声中指导员负了重伤。抬着他向后转移时,他艰难地说:“把我放下,不要管我。你们早点与连队会合,把敌人拖住…””便昏迷了过去。

  敌人以为抓住了我军主力,便不顾一切地尾随追击,还出动了飞机,胡乱投弹扫射。小山上的阵地,一片火海,浓烟滚滚。此时,全连只有一个信念:“拖住敌人就是胜利”。密密麻麻的敌人,在炮火的掩护下,冲了上来,全连奋力反击,东打西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攻击被打下去了。

  第三天,在漆黑的夜里,我们转移了,向东南跳出十几里,把敌人搞得蒙头转向。当敌人追踪而来时,我们拉开了一个大部队的架势,与敌人展开了激战。1架敌机投下了****,地面的敌人也发射着炮火。连长负了伤。27岁的二排长张田仲,班长李会堂,战土张共忠、叶公明、王有洪等十几名同志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在我们利用战斗的间隙,满含悲泪,掩埋了烈士之后,又转移到了黄河边上的一座高山。敌人又像疯狗似地扑上来,我们沉着地迎击着敌人。机关枪在山沟里回响,象是有多处发射点。“狗日的,向上爬!送你们见阎王……”雄壮的呼喊声,好像在群山中埋伏着千军万马。

  突然,从我们右边的山上,跑下来3位穿红军衣着的人,原来是十五军团的同志。当他们知道我们是一军团的,便告诉特派员说:“我们还在战斗,一部分部队还没有过河,请你们配合行动。”连长带着伤和李特派员商量后,立即作了战斗部署:“拉开战斗队形和距离,以排为作战单位。灵活机动,声东击西,打击敌人,把敌人吸引到我们这边来。”

  枪声在多处打响,手****在敌群中爆炸,敌人昏头昏脑,疯狂地发起了几次冲锋,但都被我们打了下去。此时,三排长王仲山和战士魏柳清、蒋全福、龙德田、陈秉长、周明文等同志又先后牺牲了。

  十五军团部队所在的山头上,已经听不到枪声,敌人的第6次攻击又被打垮了。我们接到命令,撤出了战斗,但全连只剩下了70余人。有60多名战友,为解放祖国的大好河山,为粉碎蒋阎反动派的阴谋,光荣地负了伤或英勇地牺牲了。他们的英雄事迹和不朽功勋,是永垂千古的,永远铭记在我们心中。

  黄河解冻了的淙淙流水声,象奏起了军乐,欢迎我们这支打出了威风的队伍凯旋,欢迎我们阻击和迟滞了敌人的连队胜利归来,又像是为壮烈牺牲的英雄们致哀、悲鸣。黄河在咆哮,抗日的烽火在熊熊燃烧,我们的部队,象巨大的洪流冲向敌人,奔向抗日救国的战场……
 

本文来源:《红军东征》;本文作者:陈国辉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7-12-20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1936年红军东征专辑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