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傅作义右玉守卫战

  本文来源于网络,本站转载仅供参考,不对本文的真实性和立场负责

  继绥远战役、大同集宁、张家口三大战役后,察哈尔局势完全被傅军控制,华北野战军退到河北山区。共军察哈尔地方政权组织全部被消灭、瓦解。

  同好们经常纳闷地问我,三大战役后到涞水战役前,傅军哪里去了?应该说三大战役后,华北野战军望风披靡,东逃西躲,不敢出来交战,战斗是少点。但是总的说来,大小战斗不断,风云迭起,这里就向大家介绍无数个被阉割的精彩战斗之一,以飨同好。

  1947年3月中旬,胡宗南率部向延安进攻,中共中央机关、西北野战兵团退出延安,在陕北山沟转圈和胡宗南捉起了迷藏。虽然胡宗南带着十几万人游行,中共中央处境也艰难。在山区里来回兜圈子,风餐露宿,提心吊胆,险况连连。与此同时,为了配合胡宗南在陕北的军事行动,青马由西北方面进攻陕甘宁边区,先后占领庆阳、合水、曲子等地。宁马发起三边战役,占领定边、安边、靖边等,消灭新11旅和警三旅一部,与榆林衔接合围堵住了从延安往西去路,即;延安—三边—内蒙—外蒙方向的通道。其战略目的就是逐步向东推进,缩小陕甘宁边区包围圈,防止中共中央往西突围,并造成围歼西北野战兵团的有利态势。

  这些在过去史料中都有提及,但却对傅军在这个战役中作用没有提及。为了配合西北战场战略进攻,傅军准备发起雁北战役,堵住延安—吕梁—雁北这条东北方向通道,与榆林衔接合围堵住从延安往东北的通道,为了这个战役,傅军做了长期的积极准备工作。国防部长白崇禧于47年3月6日飞抵归绥(呼和浩特)与傅作义进行了密商,9日亲自经丰镇到大同布置进攻计划,国防部于6日下令半月之内集中15000袋粮食于大同,以大同为兵站补充基地支援前方作战,傅部的骆驼队300余头骆驼队大显身手,往来绥远省运输粮食,在各方努力下,如期完成了任务。后勤补给到位后,傅军调动主力35军101师,其他部队有骑四师、炮4团、101师补训师、38师、新二旅、骑兵1、2纵队于3月21日全部集中大同,准备发起雁北战役,进攻晋绥军区雁北地区。

  47年3月23日,傅军发起雁北战役,101师、骑4师等部从大同出动,发起进攻,雁北战役主要部队中,除了101师、骑四师有战斗力,其他都是没什么战斗力的部队。

  面对傅军进攻,当时在这一地区共军兵力不少,有主力独三旅、骑兵旅、各个军分区部队。(5军分区,11军分区等),左云独立营、怀仁支队、山阴独立营、朔县独立营总人数1万—2万之间,但是雁北共军部队右倾悲观,退却逃跑,害怕敌人,不执行命令,闻风而逃等现象十分严重。如;左云独立营,分区命令其当左云失守后,到三区坚持斗争,敌占左云后,27日该营无命令跑回分区来。怀仁支队,分区再三指示,要其维持怀仁城秩序,但敌人还未到就弃城逃跑,逃进边远山区。2团1营在大同九区坚持游击战争,左云敌进攻怀仁,该营误以为敌是专找他们,连夜逃跑,跑了7、80里,逃到分区机关后面。地方上武工队干部,也同样存在着惧敌退却、悲观失望情绪,招致了重大损失。

  3月25日12时,骑四师先头从左、101师一个团向右占领左云,3月26日上午8时骑4师与101师一个团从左云出发占领右玉,守军闻风而逃。3月30日骑四师、101师向东进攻怀仁,当晚骑四师占领怀仁,31日101师赶到怀仁城。


  至此傅军轻松的占领全部雁北,完成了战略进攻,但是35军军长鲁英麟、101师长郭景云、骑四师师长刘春方觉得遗憾,太不过瘾,因为对方闻风而逃,只消灭对方部分兵力和地方武装,没有能够消灭其主力部队。三人一合计,计上心来,决定引诱晋绥军区部队出来决战,他们将计就计,虚晃一枪,掉头撤退,闪出空挡。 傅军将领知己知彼,熟悉共军战略战术,利用共军“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打歼灭战的战术”,引蛇出洞,诱敌上钩。为了隐蔽主力,故意将番号改为地方部队,101师改为察哈尔保安大队,骑四师改代号为骑兵大队,撤退到口泉一带隐蔽集结,等待时机,杀一个回马枪。左云交新二旅防守,怀仁城交38师一个团守,右玉交101师补训师两个团守。说到补训师,不得不介绍一下,傅先生治军不但严明,而且方法先进特殊,他既不象中央军依赖后方训练补充向前输送,也和共军二、三级军区就地补充制度有所不同。傅军每个正规师都设有补训师,人数2000余人,都是招募的新兵,用以补充这个师,排以上军官从原来师抽调,用以培训新兵,武器也有原来部队拨出。武器一般简陋陈旧,以步枪为主,辅以机枪和部份小炮,给新兵练习用。同时也让他们参加战斗,在实战中锻炼,战斗任务多为守备,清剿共军地方部队。这种兵源补充制,效率很高,士兵一加入主力部队就能够战斗,主力虽经大战,人员减少,立刻可以从补训师中补充,不影响战斗力。35军101、31、32师都有自己补训师。补训师战斗力一般弱。

  此次傅军绥南地区总指挥刘万春,101师补训师师长李思温率领部队进驻右玉后,受到当地百姓热烈欢迎,右玉同乡会发出贺电向傅作义致敬,代表全体人民通电全国欢迎傅军。文电说:“主任兼主席傅均鉴;左云沦陷八载,备受敌伪蹂躏,胜利以还,复被X匪盘踞,人民被惨杀,财产被掠夺,水深火热,十载于兹,民生倒悬,村闾为墟,幸赖均座领导运筹制胜,驱逐匪魔,收复全县,欣天日之重睹,仰德威之被临,谨电致敬,恭祝健康。”

  刘万春、李思温率部入驻后,发扬傅部优良传统,立刻开展工作,
  1,构筑工事。原被共军拆除城墙迅速恢复,捣毁城门,重新制作。
  2、组织调查,恢复保甲,连环具保,清查户口,搜查间谍。
  3、训练各村镇自卫队,建立地方武装。
  4,迅速恢复当地工商业。

  鲁英麟、郭景云引蛇出洞战术很快取得了效果,共军战略战术为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打弱敌,雁北失守后,形势困难,回旋余地越来越小,正无法向上级交代,当侦察到敌主力101师,骑四师都撤走,只留地方部队和补训师守卫地方时,大喜过望,觉得机会来临,于是向全体指战员宣布:“原来我们大踏步后退,是为了大踏步前进”。决定集中主力进攻右玉,派出多支侦察队进行侦察,11分区于4月5日于右玉城南捕捉敌之谍报7名,称:4月3日敌一部退出右玉,骑兵一部也退出,现城内仅有补训101师一个团600余及30多名骑兵。4月8日11军区部队再次捕捉谍报两名,证实第一次情报。根据共军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原则,共军集中晋绥军区独三旅全部;即特务团、27团、9团附11军区4团,共4个团5千余人,泰山压顶一般扑向右玉。当时1、守敌不超过1千,兵力少;2、主力101、骑四师已东调;3、敌占城市立足尚未稳,守备不严,工事不强。4、右玉离大同最远,敌人、增援不易。因此,经晋绥军区批准,决定以独三旅及11军分区四团由军区司令员统一指挥,发起右玉战斗,消灭右玉守军,命令各部队于7日晚集结威远堡一带,决定战斗部署如下:

  1、以三旅27团附山炮一门,由城东北进攻,先以一个营攻城外,据占风神台,一个营进攻东门及东北角城墙,一个营为预备队.
  2、三旅9团进攻西北角。
  3、三旅特务团三营与分区4团攻击南城门。
  4、特务团2个营占领魏家山。
  5、五分区分直与二团及骑兵大队,位于左云、右玉公路之间阻击左云增援部队。
  6、11分区分直与7团一营,阻击凉城增援之敌。

  由于兵力充足,这个战斗计划就是以3个团向3个方向猛攻。各攻城部队于4月8日24时为准,同时开始猛攻,只要一处突破缺口,其他处只留少数牵制部队,其余均从一缺口突入城内,扩张战果,独三旅代旅长兴中担任攻城总指挥。

  守军实际是补训101师两个团及师部特务连共1200余人,与共军侦察判断相差不远。武器极其陈旧、简陋,以步枪为主,有少量轻机枪,1、2门训练用60小炮,人数、武器处于绝对劣势。但是问题在于当时傅军守城将领为百战名将,保定军校高材生刘万春和名将李思温。其指挥水准就非晋绥军区独三旅代旅长兴中能比了。刘万春虽然带着一群新兵,但是一支老虎带着一群羊,羊也变成了老虎。

  刘万春入城后,除做了上述大量工作,已在城外要点风神台修筑碉堡派一连人守,城中心鼓楼上修筑碉堡,为城内制高点,原被共军拆除的城墙已修复,城墙周围已修起碉堡多处。

  当时整个华北百姓支持傅军,人民痛恨野蛮、残酷、惨无人道的土改,风起云涌的自发起义。天时、地利、人和都在傅军这一边,城里居民齐心协力修工事,恢复城墙,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遇到共军进攻城市,全城居民自觉自愿上城墙守卫,没有武器的,用石头、砖块往下砸,同仇敌忾,万众一心。

  4月8日下午共军进攻开始。

  27团一个营首攻城外据点风神台碉堡,补训师新兵据守2个小碉堡顽强抵抗,以手****为主要武器,待攻方部队冲到阵地前,一齐投掷排子手****,这是傅军传统战斗方式,对方留下一片尸体,退了下去。随后不久又冲上来,遇上排子手****,丢下一片尸体,又退下去,如此反反复复做拉锯战。战斗激烈进行,守军越来越困难,营长负了伤进城求援,剩下人员顽强抵抗,始终坚守阵地,一直到战争胜利结束。

  西北角九团方向也打很不顺利,伤亡很大,九团奉命由右玉西北的北园渡过东毛河,担负攻击城西北角的任务。8日下午,九团从双合屯出发,向攻击位置开进,在中园准备架桥渡河时,听到东面友邻已经打响,当即不顾一切涉水通过,迅速占领右玉城西北高地。团突击队在机枪火力掩护下,向右玉城西北角攻击。1营长罗天泽端起机枪射击,掩护突击队登城,中弹阵亡,登城失败。

  南门方向,4团与特务团攻南城门也陷入僵局,损失很大。唯一成功的只有27团二营,27团2营以反复爆破将东门炸开,见城门炸开,5连、6连长挥舞手枪,大声喊着;给我冲,冲进城去。晋绥士兵们多为根据地强抓、强征来的,对土改政策反感,在战场上又屡战屡败,军心动摇,士气丧失,不愿做炮灰,在连长威逼下,冲进城门后,即遇到对方拼死阻击,部队损失很大,更没有信心,一部分占据城墙、城门洞和两侧勉强应战,不再前进。有些想方设法躲起来保命,如17岁的士兵赵二坦,长得胖而结实,是右玉东底村人,被抓当了兵没几天,还不会打枪,被编在独三旅27团2营6连当兵,发给他一支枪,让他冲锋打仗,连长在他们身后拿枪叫他们往右玉城里冲,他抱着枪躲开连长,一气在城左的一个土坎下挖了一个洞,然后钻在里面不动,也没有打一枪,太阳出来了,他就把枪缴了。

  独三旅旅长兴中战前犹满怀信心,认为此战必胜,以4个团5千多人吞食只有几杆破枪的1千新兵岂不是手到擒来。但是战斗之不顺利、伤亡之大实在出乎旅长兴中意料之外,尴尬的一筹莫展,他万万没有想到傅军一群新兵会如此勇敢、顽强,几个方向强攻都没有得手。正在此时,传来东门被突破的消息,他立刻兴高采烈起来,马上命令:9团、4团、特务团都从东门突破的口子进城,扩大战果,展开巷战。

  9团、4团各一部奉命赶到后,即向城内发起冲击,他们进城后发觉守军是补训101师两个团1200余人,不是原先侦察的600余人。二营到达东门后,营长黄广福率领四、六连突入城内,展开激烈巷战,逐屋由东向西发展,抢占了鼓楼制高点。而特务团集中在东门外尚未进城。入城部队在巷战中进展缓慢,傅军在城内百姓全力支援下,沉着顽强,凭借地利人和,一街一巷、一房一屋顽强的反复争夺,誓死不退,大大震撼了独三旅。共军进入城内部队有;9团突入2个连,4团突入2个连连同已突入城内27团二营3个连总共7个连700多人。700多人相对于某一方向少数守军来说,人数占绝对优势。但是缺少统一指挥,曾下令27团2营长蔡营长入城统一指挥入城部队7个连,蔡胆小怕死,躲在东门指挥,不敢进城。城内营级干部只有9团2营长黄广福,指挥自己2个连,因此入城部队各自为战,乱打一气,缺乏协调。在对方有组织的坚决抵抗下陷入停顿状态,伤亡很大,无法扩展战果。

  此时杀虎口方向发现火光两堆(原规定以火光表示有敌增援,战后了解11军分区未放火光,事后一直没有查明),旅长兴中以为对方援军赶到。

  对方有援兵的信号,和城内傅军新兵出乎意料的坚决抵抗,大大动摇了指挥官旅长兴中原来的决心,他考虑:敌有增援;城外重要据点风神台一直攻不下;城内敌有两个团。这样的形势,打还是不打,前后犹豫了5次,40多分钟的徘徊不定,拿不定主意。快到天亮的时候,兴中怕了,仓促决定撤退,命令27团2营掩护城内部队撤退。接到撤退命令,27团2营非但不掩护,争先恐后逃命,跳城墙,钻城洞,结果撤退成了无组织的溃退,也不通知友军。

  天亮后,经验丰富的守将刘万春已看清形势,突入部队被封堵在在东门一带狭小地区,施展不开,且已是强弩之末之势。是反击的大好时机,于是立刻下令东北、东南守军向东门夹击,封锁共军退路,夺回东门。当11军分区4团3连刚撤到东门,东门和城门楼已被守军夺回,城门也被堵塞,守军架起一挺机枪,封锁住出口。致使9团2个连,4团一部被包围在城内,成了瓮中之鳖。

  突入城内的3个多连被包围后,营长黄广福看形势危险,组织敢死队几次冒死突围,都被猛烈火力打了回去,反而死伤累累,东门狭小地区躺满了尸体,战后在这一地区清点,仅东门地区就有100多具尸体。到处都是伤兵在呻吟哭喊,军心大乱,部队走投无路,已无心恋战,但是营教导员逼迫营长黄广福自杀,命令他共产党员不能被敌人俘虏,黄广福不得不自杀,剩下的部队,经傅军喊话后,包括指导员在内201人全部投降。4月9日下午,战斗全部结束。

  本来不管任何国家、军队、民族、信仰,参加任何战争,都会有俘虏,俘虏是人类以来,战争中最自然的现象,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共军极端地忌讳这个事实,认为这有损于伟光正。所以共军战史中凡有这种事实,要么闭口不提,要么将他们全部封为烈士,用以宣传教育全军,鼓励全体指战员打到底,宁死不降。军史是这么写的:“(9团)2个连队在营长指挥下坚持战斗。到15时,二营营长黄广福,及4、6连之官兵,全部壮烈牺牲”。同样例子有临朐战役(济宁战役等等例子)突入城中被包围的2纵5师14团被俘的几百人,战后也统统被封为烈士。

  满纸谎言,事实上,这些人非但没死,做了俘虏后, 201人都被送到张家口,俘虏中24岁的太原人连指导员林康说:“听说守右玉都是新兵,应该乘这机会,又大踏步的前进,谁知道新兵也是这样厉害,拼命的攻入城里的七百多人,因为后退的被击溃了,里面的逃不出去,黄广福营长被共军‘基干’迫令自杀后,我们才放下枪投降国军。”

  指导员林康接着说:“被打死的几百人,都是20岁不到的后生,连枪都来不及放,硬逼他们送了命。”林康还反映:“三大战役后,根据地大大缩小,后勤供应极其困难,缺衣少食,老百姓不收根据地自己印刷的无法流通的边币(认为这是废纸),所以从百姓家要吃、要喝、要穿的,行同抢劫。”文书宗铁英,年龄24岁,容城人,负责保管200万边币工作,他说:“我们从左云退下来,到任何一个地方,拿边币买老百姓东西,老百姓都不高兴地说:‘你们拿去算了’。”

  令晋绥野战军没有想到的是城内傅军虽然是一群新兵,但是在刘万春这支老虎率领下,一点也不逊色,打得很英勇,比晋绥主力独三旅战斗力还强,令晋绥野战军吃足了苦头,羊肉没吃到,牙齿都蹦掉。鲁英麟、郭景云也没有想到晋绥野战军如此不经打,胆小怯战,他们刚带领主力从隐蔽地出动增援,对方已经吓跑了,4月10晨,鲁英麟率101师、骑四师赶到右玉,战斗已经结束,独三旅也已撤走。鲁英麟心有不甘,命令骑四师发挥骑兵优势,迅速追击,扩大战果。刘春方接受命令后,10日晚在右玉宿营,11日凌晨迅猛发起追击。

  右玉战斗失利后,独三旅一度士气低落(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军战史记载),退到西南威远堡、张千户一带宿营,将损失不大的特务团一营住在突出的六里庄作前哨。11日凌晨,循踪赶来的骑四师冲进了正在沉睡的六里庄,庄内一片大乱,步兵见了骑兵,就象羊见了老虎,几无招架之力。只得仓皇撤退,骑四师迅猛的追了上去,在辽阔的平原上,2000多骑兵挥舞战刀,猛砍猛杀,往来冲突,只见到人头滚滚,残肢断臂飞舞,横尸遍野,一营几百人葬身沙场,几乎全军覆没。等到威远堡独三旅主力赶到时,骑四师瞅准空挡又是一阵冲杀,扬长而去。第三军战史记载:“由于部队缺乏对骑兵作战经验,以致在六里庄、威远堡战斗中再次受挫。”三旅在右玉战斗、六里庄、威远堡战斗中损失惨重,伤亡过半,达2000人以上,丧失战斗力,无法再战,不得不退到晋中整补养伤去了。

  右玉战斗,共军损失很大,被击毙500余人,其中包括两名营长,分别为:独3旅9团1营长罗天泽,2营长黄广福。被俘201人,丢弃大量武器弹药,负伤者也大于战死者,在千人以上。再加上六里庄、威远堡战斗中几百人的死伤损失,总伤亡过半,超过2000人。对于弱小的晋绥部队说来,是很大的损失,无法继续作战,不得不脱离战场,撤到后方进行整补。

  右玉战斗是个小仗,然而影响非常大,原来共军作战宗旨为“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打弱敌。”作战避开傅军主力如101、31、32、骑四师。通过这场战斗,连对傅军新兵作战勇气也丧失了。随后始终处于被动挨打的奔逃状态,造成了后来多次失利和重大损失。如后来哥哥营子战斗、天皮洞战斗、海流屯战斗等都损失不小,被傅军追打的乱跑。畏敌怯战结果就是;无法立足,丧失全部察哈尔、绥远根据地。使延安—吕梁—雁北这条东北方向通道被牢牢的堵塞,对于当时辗转在陕北山区的中共中央和西北野战军造成了极为不利的态势,通向各个方向的道路被堵塞,只能辗转于陕北山区,处境艰难,所以后来西野两次猛攻榆林就是希望在这个包围圈上打开一个突破口。

  点评:一般讲来,1千多新兵如果与共军5千多人打野战或运动战,哪怕它能够迅速完成野战筑城,但是不论怎样抵抗,在几个小时必然被消灭。

  但是在占有天时、地利、人和的城市守卫战中,情况完全不同,特别是城市守备者具有与城市共存亡的决心而又得到市民支持的设防城市,攻者要迅速夺取,非常困难,费事费力,代价很大,弱小方凭借城市依托、复杂的街巷、房屋、城市建设拼死抵抗往往会最后成为胜利一方。右玉战斗再次证明这一点。

  无论是中国,例如东野三战四平、德惠攻坚战;华野临朐战役、中野金乡战斗、西野的洛川攻坚战、华北野的大同攻坚战、应县攻坚战等等。还是二战中的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绝对弱势的守方凭借设防坚固的城墙和城市建筑都取得了最后的胜利。攻城同野战比较起来,仍然是付出代价大,而战果不够理想的战斗方式。城市攻坚战,依然是近现代战争中难度最高的。 

  所以,在传统军事思想中,攻城战是作为迫不得已而采取的作战形式。孙子兵法明确地把攻城列为战争的下策。孙子说:“故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攻城之法为不得已,……”

本文来源:网络;本文作者:伯玉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8-06-15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