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抗战时期的吕梁三捷

  “吕梁三捷”是日军侵占汾阳初期,当地人民配合八路军打击敌人、阻止其西进侵犯延安的重大伏击战。1938年 9月,正当日军大举向武汉、广州进逼之际,华北方面的敌人为配合正面战场作战,调集部分兵力,试图一路由风陵渡向西夺取西安,一路由军渡进攻延安,妄想实现其侵占我大西北的罪恶计划。
  当时,我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在师政委罗荣桓的率领下,正活跃在晋西的吕梁山区。一天,在团干部会上,罗政委严肃地对大家说:“延安是党中央、毛主席所在地,是全国军民抗战的灯塔,党的六届六中全会将在延安召开。总部给了我们旅一个光荣的任务,就是要我们坚决拖住敌人,保卫延安,保卫大西北!”说到这里,罗政委提高声音说:“同志们有没有把握完成任务?”大家齐声响应,当场都迫不及待地争着要求任务,待机伏击敌人。
  那时,敌人已经侵占了军渡、碛口,并且不分昼夜地炮击河西守卫河防的阵地。我军到达汾阳时,当地群众反映,敌人在城内已集中了大批弹药、粮秣和渡河器材,随时准备起运。敌一O八旅团长山口少将已率领他的指挥机关进驻离石,指挥渡河行动。看来敌人一切准备就绪,就要开始动作了。
  一天,六八六团团长杨勇和各营干部登上薛公岭,隐藏在半人高的蒿草丛中瞭望。只见薛公岭四周峰峦重迭、沟壑交错,汾离公路顺着山势由东蜿蜒而来,岭下并排着四条南北方向的平行山沟,每条沟里都长满了齐腰深的草和杂乱的灌木。杨勇团长考虑,如果在每条沟里都埋伏一个排,那敌人就是插翅也难逃跑。这时,侦察队长指着那条山沟对面一个山包上的碉堡对团长说,每次敌人运输队由此通过时,总是先派一个巡逻队对山沟进行仔细搜索,然后控制碉堡,掩护汽车通过。怎么办呢?大家围绕这个问题议论起来,提出了几个不同的方案。团长朝迫击炮连连长吴嘉德看了一眼。老吴好像懂得了团长的心思,便满有把握地说:“这个任务交给我们吧!保证三炮消灭碉堡。”
  
  一战薛公岭
  
  9月13日夜,部队进入伏击地区。黎明时团长杨勇和政治部主任曾思玉同志站在一棵高大的核桃树下,从望远镜里望去,埋伏在山沟里的战士们被草丛覆盖着,一点踪迹也看不出。迫击炮的炮手们已各就各位,单等着发射的命令。曾思玉同志打破沉寂,笑着说:“这下管叫敌人磨道等驴——没跑。”
  7点多,汾阳城附近的侦察员通知各村情报站说,日军20辆汽车已经从汾阳出动。两小时后,日军果然到了薛公岭前十多里的王家池。汽车在王家池加了水,添了油,半小时后又上路了。据守王家池的日军,还派出了一队巡逻兵作向导,掩护汽车通过薛公岭。过了一阵,便看到薛公岭东山顶上露出了钢盔和刺刀的白光。日军荷枪实弹,成战斗队形沿公路缓缓前进。走走停停打打,待走到四条山沟附近时,一面虚张声势地咋唬着,一面用机枪步枪向沟里盲目地扫射。团长在望远镜里看到这种情况,不禁有点担心。战士们虽是打埋伏的老手,但万一要出个冒失鬼稍微暴露一下可就难办了。也许因为日军近日来一直没有在此地发现过什么情况,搜索很快就完毕了。接着,日军就稀稀拉拉地朝对面山头的碉堡走去,一边走,一边还扯起了嗓门高唱。日军走近那个碉堡,架好机枪便“叭叭”地朝天开了两枪,向隔山等候的车队发出了信号。
  
  轰隆隆的马达声霎时震动整个山谷,满载着军用物资的20辆日军汽车一辆接一辆地开过来,进入了我军的伏击圈。团长向炮兵连长发出了开炮的口令,口令刚一出口,只听“轰”的一声,第一发炮弹就爆炸了,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那个碉堡前。曾思玉禁不住一跳,说:“好!打得好!”紧接着又是两炮,碉堡随着一团烟雾消失了。
  军号声响彻山谷,战士们端着刺刀,像猛虎似的从四条山沟里冲了出来。两边山头上的机枪猛烈地吼叫着,成排的手****掷上了敌人的汽车,战斗一开始便在短距离内白热化了。
  战斗不到一小时,200多名日军除3人投降外,其余全部被歼。
  王家池据点内的日军虽然近在咫尺,却不敢贸然行动,只能架起钢炮向薛公岭盲目地轰击。
  第二天,驻汾阳的日军出动上千名兵力,到薛公岭收尸。驻守各据点的日军也到处寻找一一五师广阳团(六八六团代号)决战,但他们所到之处,不见我一兵一卒。日军只好到处吹嘘:“广阳团被赶跑了。”
  正当日军到处寻找我军决战时,远在黄河边上的山口少将,因为得不到后方支援,粮秣和弹药极度缺少,只好派人出来抢粮。那些被派出来抢粮、抢船的日本兵到处受到游击队的袭扰,最后山口不得不命令部下固守待援。
  
  再战油坊坪
  
  几天过去了,日军野心不死,又开始了运输,第一次试探着由百余人分乘两辆汽车押送一车粮食前进。根据师部的指示,先给他们个甜头,把这一车粮食给山口“送了人情”。第二天(9月19日),日军果然胆大起来了,又出动18辆满载通信、渡河器材的汽车从汾阳西进。当天,天下着大雨,汽车在坎坷不平的公路上整整颠簸了一天,好容易穿过王家池,爬过薛公岭,眼看走了2/3的路程,却在油坊坪遭到了我补充团的伏击。补充团在彭雄团长的指挥下,冒着滂沱大雨,把敌人挡在公路拐弯处。经过激烈的战斗,全部歼灭了敌人,缴获了许多通讯和渡河器材。
  
  
  三战王家池
  
  一周之内连续歼敌400余名,烧毁敌汽车38辆,一O八旅团原有的50辆运输车被搞掉了4/5,极大地动摇了日军西渡黄河的野心。而此时,六八五团又得到师部的一个紧急命令,说敌人有撤退迹象,要部队准备再战。
  为了狠狠地教训敌人,师部把六八五团二营和师部特务连临时配属给六八六团,并把总部刚从陕北调来的一个山炮连也拨给六八六团指挥,大伙高兴地说:“这下更有办法了!”
  敌人已是惊弓之鸟,肯定会更加小心。我军讨论对付敌人的办法是钻到王家池据点去干。
  王家池一带山高路窄,过去我军经常在那里设伏,日军就是因为常在那里吃亏,才在那里设了据点。现在到敌人据点跟前设伏,困难必然更多,但大家认为越是这种大胆的行为,越会出其不意。
  9月20日午夜,部队分多路悄悄摸到了王家池附近。师特务连就埋伏在敌人碉堡后的几十米处。二营埋伏在山北,一、三营在山南,六八五团二营放在指挥所旁边,随时准备把他们投入到更要紧的地方去。
  半月前还准备一举渡河的山口,在21日凌晨竟率他的指挥部和1000多名士兵垂头丧气地离开离石返回汾阳。但一出城门,便遭到我军的袭扰,山口早已领教了八路军游击战的滋味,命令他的部下“不得恋战,飞速前进”。于是敌人只顾招架,并不还手,仓惶地沿公路败退下来。
  埋伏在王家池的部队一直在“恭候”山口的到来,快中午时分,敌人的骑兵终于在公路上出现了,紧接着辎重、炮车、步兵前拥后挤地到了王家池的山谷。
  敌人在村里没有停留。当先头骑兵走出王家池时,二营便发起了战斗,紧跟着各营也发起了冲锋。一时间,我军战士从四面八方杀出来,伴随着冲锋号,战士们像洪水暴发一般压向沟底。
  二营从山上冲下来,恰好把敌人的指挥机关给冲乱了,大洋马惊恐地乱蹦乱跑,等我们将马一匹匹截获时,有的马背上还驮着日本兵的尸体。
  在师特务连的阵地上也发生了激烈的争夺战。特务连是战斗力很强的一个连队,全部是日式装备,日军后卫部队在特务连阵地前伤亡不下300人。
  
  战斗打得异常激烈。我军把敌人切成几段,抓住他们的指挥机关死死不放。头尾两段敌人拼命反扑,想替它的指挥机关解围。在这紧要关头,六八五团二营投入战斗,很快就帮助各营把中间一段敌人吃掉了。
  这次战斗歼敌近千名,山口也在马蹄下丧生。这一胜利震动了汾阳、太原。
  为庆祝粉碎敌人渡河阴谋的伟大胜利,我军在吕梁山召开了一个盛大的庆祝会。当天,我军收到日军驻汾阳司令官给我军写的一封挑战书。
  挑战书写道:“杨团长阁下:前皇军与贵军数次交锋,几经挫折,鄙人对阁下之武运甚为钦佩。唯阁下作战全靠山岭隘路,乘人不备,袭人不意,毫无正大光明可言。现皇军愿约贵军在兑九峪平原决一雌雄,看究竟吕梁是谁家之天下……”
  杨勇和曾思玉读到这里不禁哈哈大笑,看来日军确实尝够了毛主席山地游击战的苦头,被我军打熊了。
  吕梁三战三捷,共歼日军1200余人,击毁汽车30余辆,俘获日军19人,缴获枪炮560余支。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独立指挥作战的胜利,是驻晋绥边区的游击队和汾阳民兵、群众支持和配合八路军作战的胜利。吕梁三捷又一次让日本帝国主义认识到了中国人民的厉害。直至日本投降之前,日军再也没有从山西越过黄河天险一步。
 

本文来源:文史月刊 2008年6期;本文作者:张天晴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9-09-01)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