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激人猛醒的《山西米粮歌》

  《山西米粮歌》,是笔者1984年主编《乡宁县志》期间搜集到的一篇珍贵的史料,其全名是《山西米粮歌·劝世回心文》。系光绪十年(1884)前后由洪洞县城东朝阳村梁培才搜集编写,光绪十二年由洪洞县顺生堂刻印梓行,流传山西各地。《山西米粮歌》全文378句,每句10字,计3780字。它以长篇歌谣形式,用极通俗的语言,详细描述了光绪三四年(1877—1878)间山西特大旱灾后又遭鼠、狼灾害和瘟疫大劫难、人民死亡大半的惨景以及清王朝各级赈灾史实,确属珍贵难得的史料。
   梁培才先生编写此歌的目的,是为了“劝世回心”。因为大灾之后的光绪五年,全省普降甘霖。获空前大丰收,此后的几年都是风调雨顺,人民得以安居乐业。但在这段好年景里,竟有不少人得饱暖而忘饥寒,忘记了光绪三年人吃人、犬吃犬的惨景,随地抛米撒面,大肆挥霍浪费更甚于前,作者对此极为痛心。他“劝世人快回心积德行善,再不敢弃五谷抛米撒面”,“虽然间丰收好粮米极贱,千万间莫忘了光绪三年”。他想以此歌劝人俭省节约,遏制浪费,其用心良苦可知。
   我国自改革开放十多年来,各行各业空前发展,而铺张浪费现象更是惊人,实为勤俭建国之一大“劲敌”。《山西米粮歌》不但有其重要的历史意义和研究价值,而且也有其重要的现实教育意义,读后令人寒心猛醒,如聆警钟。兹将《山西米粮歌》全文录如下:
  
  山西米粮歌·劝世回心文
  
   自亘古遭荒年载在史鉴,
   尧涝九汤旱七话不虚传。
   人吃人是传言实未经见,
   说此话人不信就当戏言。
   至如今亲眼见集歌刻版,
   得此歌藏家中讲念常观。
   只因为遭劫后人情更变,
   编印下米粮歌刻印讲宣。
   圣天子都燕京铜梆铁练,
   光绪爷登宝基国泰民安。
   不料想三年上山西大旱,
   各处麦微收成旱得又宽。
   五六月未见雨民心慌乱,
   遍地里无青苗百草旱干。
   山西省旱的苦从首细念,
   陕西省河南省彼此一般。
   说甚么天定数该遭大歉,
   皆因是人孽重获罪于天。
   人造下各种孽恶贯盈满,
   天地怒不落雨劫难临凡。
   眼看着粮抬头斗价忽变,
   一时价盛一时如同箭穿。
   七八月又无雨更加可叹,
   许多村缺水喝旱干井泉。
   众百姓老和少愁眉不展,
   交九月一斗麦两串二三。
   城关乡无粮户足有大半,
   日每间无度用饥困不堪。
   抱衣服拿器物或卖或典,
   值一千能变的二百铜钱。
   莫几天各当铺都把门掩,
   只许赎不许当止号停籍。
   当田地卖房院暂且度难,
   想贱卖无人要也是枉然。
   把多少好房屋尽都拆散,
   拿木料当柴卖实在心酸。
   松木椽杨木檩门窗隔扇,
   一文钱称二斤称是加三。
   千条瓦五分银亲眼观见,
   五百砖卖的钱不足一钱。
   有桌椅并凳儿琴棋古玩,
   好箱柜绸缎衣首饰钗簪。
   时晨表自鸣钟珠子猫眼,
   就是那无价宝也不值券。
   二斗麦能换那一宅全院,
   五升米又能换楼房几间。
   细思想这荒年从来未见,
   士与农工与商都加愁烦。
   读书人费尽了书籍笔砚,
   农工人费尽了所用物件。
   许多的字号家生意停干,
   把伙计和相公开销外边。
   就有些好武艺能写会算,
   这时候使不上字笔算盘。
   无奈何求宾朋找顿饱饭,
   反复来反复去连二连三。
   尽都是把人情看的冷淡,
   是那个能养活一日半天。
   男女们乱纷纷沿路不断,
   看了看俱都是少吃没穿。
   有几个饿的他容颜改变,
   有几个饿的他浑身瘦干。
   有几个饿的他张口大喘,
   有几个冻的他两手搬肩。
   曾抚宪差委员四处查旱,
   设赈局捐富户按方派摊。
   有余粮散穷民阴功无限,
   那穷民感恩德重如泰山。
   从先时富户人心发慈善,
   积善家有余庆救济贫寒。
   到后来看年景奇荒甚险,
   就有粮不敢放预防己餐。
   众黎庶只饿的饥苦叫喊,
   男啼饥女号寒实实惨然。
   一家人逃出门四零五散,
   奔各处找富户苦呼连天。
   呼爷爷唤奶奶救苦救难,
   走一家又一家尽把门关。
   年宪大有几家慷慨乐善,
   各家有各家吃谁顾贫寒。
   兄与弟为吃饭将家分散,
   好亲朋吃顿饭下眼来观。
   饿的人心焦燥地里跑遍,
   拾树叶捞榨草干菜挑剜。
   蒺莉籽满扫尽蒲根刨断,
   槐角子俱钩了榆皮剥干。
   玉秫芯荞麦皮人尽吃咽,
   五谷根六米糠都当饭餐。
   粮米面价甚高度用难办,
   又有人吃白土干泥麦秸。
   干泥面搅麦秸难吃难咽,
   吃一口满嘴里沾下一圈。
   咽一口噎的人低头合眼,
   出恭去难行走眼泪不干。
   食榆叶食槐叶树叶吃遍,
   吃的人身发困扬步艰难。
   不论老不论少东倒西坎,
   一霎时跌尘埃立丧黄泉。
   饿死人在路旁无人遮掩,
   穿几件好衣服被人脱光。
   有这样狠心人那还不算,
   还有些凶恶徒紧在后边。
   用钢刀割人肉天良不念,
   砸脑子开腹肚摘下心肝。
   初起手吃死人倾刻微见,
   到后来吃活人千万稀罕。
   各路上行走人提心吊胆,
   要出门把刀枪带在身间。
   怕的是遇恶徒暗中放箭,
   人吃人犬吃犬令人心寒。
   吃人的有许多乡首报案,
   县主爷定生死决不容宽。
   或活埋或送河就地惩办,
   也有的拿进城困死所班。
   还有人卖人肉古今少见,
   假充的牲口肉集市卖钱。
   人不解其中意难以分辨,
   忽吃出人指甲漏破机关。
   卖熟食都不敢明摆当面,
   将馍馍藏篓内用布遮瞒。
   双手儿执棍棒煞气满脸,
   吓住了叼馍人不敢进前。
   一个馍二两重十五铜片,
   卖一个取一个先要讨钱。
   买上馍藏袖内四面观看,
   怕的是有人叼心惊胆寒。
   叼吃的夺吃的到处不断,
   只顾吃不顾身挨打百般。
   旧皮绳乱皮块胡吃胡咽,
   吃枣核眼落泪饿断喉咽。
   饿的人身无力腰酸腿软,
   饿的人心不宁头晕目眩。
   饿的人起不良叼馍夺饭,
   饿的人生歹心揭墓开棺。
   饿的人悬梁死投河赴涧,
   饿的人服毒亡跳井扑泉。
   饿死了许多的英雄好汉,
   饿死了许多的才高生员。
   饿死了许多的积福行善,
   饿死了许多的能王手段。
   饿死了许多的年迈老残,
   饿死了许多的少女幼男。
   十口人八口人饿死大半,
   五口人三口人断了香烟。
   中年人饿死了成千过万,
   八旬翁三岁童尽遭涂炭。
   把战马和耕牛金鸡义犬,
   十分数伤七分杀卖吃完。
   东庄人奔西庄手拿刀剑,
   只恐怕遇恶人命不周全。
   四乡里人吃人不分亲眷,
   吃人肉只吃的红了眼圈。
   父吃子子吃父骨肉不念,
   兄食弟弟食兄夫妇相餐。
   亲爷子顾不得各自逃难,
   父奔东子向西两不团圆。
   夫弃妻妻抛夫夫妻分散,
   兄别弟弟别兄逃奔外边。
   白书生亲寻主朝收暮赶,
   红颜女自嫁人先李后燕。
   老弱者丧沟壑无人葬殓,
   少壮者逃四方躲避荒年。
   妇女们在大街东游西转,
   插草标卖本身珠泪不干。
   顾不得满面羞开口呼唤,
   叫一声老爷们细听奴言。
   是那个行善人把我怜念,
   奴情愿跟随你并不要钱。
   只要你收留奴做妻情愿,
   那怕你当使女作为丫环。
   白昼间俺与你捧茶掇饭,
   到晚来俺与你扫床铺毡。
   你就是收妾房我心也愿,
   或三房或四房我都不嫌。
   每一天奴只用面汤两碗,
   不吃馍净喝汤却也喜欢。
   大清早直叫到天色黑晚,
   满街上并无有一人应言。
   十七八大闺女不值一串,
   幼年妇白跟人无人照管。
   白日里都在那大街游转,
   黑夜里无安身就地而眠。
   腹无食身缺盖不禁打战,
   娘叫饥儿号冷好不惨然。
   每晚间恨夜长少得合眼,
   到天明依然是忍饥受寒。
   怀抱上娇生子心肠疼烂,
   娘与儿话分离弃在街前。
   但恐怕无人收吉凶难现,
   生未知死未晓命交于天。
   是哪家恻隐心把儿怜念,
   收回去养成人送老归山。
   阖街上行走人来往不断,
   无子侄不敢收一见心酸。
   也有的把孩子撂在沟涧,
   也有的把孩子丢井内边。
   也有的把孩子咽喉绞断,
   也有的把孩子杀煮吃餐。
   山西省劫甚重千古罕见,
   十室邑有多半闭户绝烟。
   曾抚台怜贫民散赈济难,
   爱百姓如爱子心是圣贤。
   同布政并按察府道两宪,
   差委员奔外省苦苦劝捐。
   山东省直隶省安徽地面,
   有湖广合四川江西江南。
   各省城设捐局官宦代办,
   为只为山西民日食维艰。
   尽都是效秦晋良中增善,
   无一省学吴越仇上加冤。
   曾大人赛活佛冰心一片,
   发号令刻告示到处贴粘。
   出告示为的是万民遭难,
   忙晓谕各州县谨遵示言。
   速设下育婴院第一善念,
   再设下牧牛局功德无边。
   设义地掘土坑男妇分限,
   男掘左女掘右不可混颠。
   怕的是民死后无人埋掩,
   有死尸即抬去入坊为安。
   为宦者俱要怀慈心一点,
   此时候彼困苦全赖官员。
   全州县启奏章不敢怠慢,
   昼不停夜不住迅递燕山。
   到京地众人大奏上金殿,
   文武臣都不晓内中情端。
   皇太后将本章细看一遍,
   才知道山西省大遭艰年。
   是日里开仓库恩赐不浅,
   命钦差运皇粮急救太原。
   蒙太后发币银四十八万,
   又发来江糟米十万八千。
   发到了山西省各处分散,
   众百姓一个个齐把恩沾。
   只说是皇粮到吃顿饱饭,
   总金多分金少每人若干。
   四十上为大口十天两碗,
   二十下为小口减半所摊。
   每一天合不上四两米面,
   吃粮人十分中难救二三。
   万岁爷甚有道旨下州县,
   命该官着乡保记名开单。
   又恐怕众饥民藉荒作乱,
   各村庄选公正立起民团。
   将各县大小家门牌查看,
   男几口女几口穷民若干。
   或大口或小口极贫有限,
   用石灰将穷民写在门前。
   皇太后如观音苦救八难,
   昼夜间怜贫生心不安然。
   差大臣往关东去把粮办,
   命钦差奔各省苦口劝捐。
   恐晋省地方官散粮怠慢,
   即差来阎大人干国忠监。
   奉王旨离北京晋地查看,
   查贪官和污吏恐有弊端。
   走州府过街镇明查暗检,
   蒲平阳劫甚重旱的可怜。
   选罗公并王公同把赈办,
   安寓在潞村城盐政察院。
   众大人见蒲民其实可叹,
   差委员买官粮即下河南。
   周家口赊家店办粮万石,
   正阳关设粮局单等水泮。
   蒲解州出告示安民为善,
   不久时粮就到暂候几天。
   众百姓盼官粮如雪支炭,
   怎知道路途远脚乘艰难。
   十户庄只盼的饿死大半,
   八口家能存得少二多三。
   浑身上如干薪鸠形鹄面,
   空中鸟俱带愁鸿哀鼠涟。
   众大人动伤情心中凄惨,
   城乡镇选富户与民上捐。
   或捐银或捐粮各随心愿,
   各村捐顾各村富民公摊。
   也有那州府县城乡舍饭,
   也有那恻隐心给粮散钱。
   十一月无雪雨斗价又变,
   一斗麦三两银饿煞贫寒。
   腊月天冻饿毙人死千万,
   至年底一斗麦三两四三。
   四年上大年节新正元旦,
   许多家少敬神少贴对联。
   初一日祖先堂缺少供献,
   各乡村贴禁条免贺新年。
   至三月每斗麦过了四串,
   一升米二斤重价银三钱。
   黄玉秫十八筒三千不远。
  红高粱加二斗大钱两千。
   麦麸子籴一斗实价一贯,
   醋糟面十六两三十大钱。
   榆皮面称一斤五十不欠,
   谷糠子双五升三百二三。
   蒲根面六十四少钱不愿,
   麻糁面七十二还价不言。
   百姓们越加愁慌慌乱乱,
   昼夜里心思想命难保全。
   四月里落霖雨人人钦羡,
   少牲口无种籽怎将秋安。
   有种籽种在地有了盼念,
   无种籽心儿里好似油煎。
   万岁爷为百姓籽种发散,
   又发来牛和马叫民耕田。
   命各处地方官用心细办,
   该领多该领少按地均摊。
   每亩地二升正不可增减,
   着百姓勤农业各将秋安。
   莫几日籽生芽青苗出现,
   不断时清风调雨细绵绵。
   人都说今年秋每亩上石,
   人编排天安排又加愁烦。
   老天爷降鼠劫不分恶善,
   家伤物地伤苗老鼠翻边。
   满地里硕鼠多无边无岸,
   害得人昼夜间不得安然。
   七八月人生瘟劫上加难,
   伤的人无其数曳四顺三。
   没饿死逃脱了瘟疫荒旱,
   不料想又一劫狼狈下山。
   三成伙五成群到处跑遍,
   把多少男妇幼咬死吃餐。
   天降下各样灾轮流所转,
   作善祥作恶殃自古皆然。
   从今后再不可抛米撒面,
   晴防阴夜防盗丰防荒年。
   自古道粮食价难定贵贱,
   有丰收有薄收怎得一般。
   三四年饿死人成千过万,
   五年上得丰餐万民喜欢。
   圣主爷刻皇告到处发散,
   遍晓谕各州县街头挂悬。
   因晋省民失业连遭荒欠,
   沛恩施免钱粮抚恤贫寒。
   所州县缓钱粮苗欠豁免,
   不能以照常征轸念民艰。
   诚恐怕地方官仍催苗欠,
   着抚宪即实查各派委员。
   有几县征了粮地亩清算,
   按地色完钱粮集派均摊。
   有几县粮未征也未清算,
   甜的甜苦的苦不得一般。
   也有那地靠河冲塌水沾,
   也有那地上泥漫成荒滩。
   也有那无田地封粮上欠,
   也有那有地亩不把粮完。
   食皇王水土恩报答须念,
   种皇地纳皇粮理之当然。
   实指望遭劫后人心回转,
   谁料想比从前更不堪言。
   把五谷与米面轻弃抛撒,
   将油盐合柴炭任意作践。
   见多少造孽人顿顿嫌饭,
   得饱暖弃前苦不思饥寒。
   玉秫馍高粱馍怕吃怕咽,
   白面条不美口又煮鸡蛋。
   遭劫数皆因人恶孽过犯,
   常言道人性命关地关天。
   日则久恶贯满天降荒旱,
   收恶人连累了许多良贤。
   劝世人快回心积德行善,
   善报善恶报恶报应无偏。
   再不敢弃五谷抛米撒面,
   再不敢嫌饭食少菜短盐。
   论吃饭并不在酒肉海宴,
   入咽喉过三寸美味枉然。
   有银钱休浪费克勤克俭,
   粗茶饭只要饱莫论香甜。
   把粒谷比珍宝莫可轻看,
   或一粥或一饭不敢作践。
   虽然间丰收好粮米极贱,
   千万间莫忘了光绪三年。
   作一本米粮歌情形伤惨,
   少诗文无佳句平仄乱颠。
   尽说的俗语话无事常看,
   当就了查字本解闷消烦。
   观此歌速改过逢人讲念,
   普天下军民等共乐尧天。
 

本文来源:文史月刊 2003年10期;本文作者:杨海山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9-09-01)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