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贺炳炎和廖汉生鏖战雁门关

  1937年10月,晋西北大地秋意浓重,树叶已开始枯黄,山峦也因枯草的覆盖而呈现出黄褐色。天气在逐日变凉,萧条之气开始弥漫开来。
  山西战场的形势由于国民党作战失利令人十分沮丧。李服膺不战而退,使得日军长驱直入,日军的快速推进,又造成了山西战场国民党军队的全线溃退。国民党军队退却得越快,日军推进得也越快,战争形势十分危急,眼看太原就会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阎锡山心急如焚,坐卧不安,几次找周恩来商谈,让中共支持他组织忻口会战。周恩来一口答应并及时通电八路军总部及一二○师贺龙、关向应。
  贺龙接受命令后,在神池以西的一个小村里召开紧急军事会议,指挥人员一致认为,全师应在大同经雁门关至忻口、灵丘经平型关和繁峙至忻口这两条日军运输线上主动作战,切断敌人的公路,切断敌人后方运输来源,使忻口前线的日军断粮断弹,以此配合正面战场友军作战。
  判明情况,贺龙、肖克连下三道命令:
  命令张宗逊、李井泉率三五八旅七一五团由崞县南下,袭击位于忻口西北20公里处敌人侧翼;
  命令王震三五九旅迅速赶到崞县以西,配合张宗逊、李井泉行动;
  命令七一六团贺炳炎、廖汉生率两个营去雁门关袭击日军。
  对于最后一道命令,贺龙、关向应和肖克更加多了一份心思。连续几日,他们围着地图分析敌情,一起筹划在雁门关打一次东渡以来的大胜仗。
  一天,贺龙对通信员说:“你去把贺炳炎和廖汉生叫到师部来。”
  此时,贺炳炎正在团部翻看各连的请战书,接到师部通知,贺炳炎团长和廖汉生政委立即策马奔向师部驻地。
  贺炳炎、廖汉生走进师部房间时,见贺龙师长和关向应政委正围着地图,边用手指地图边说着什么。贺炳炎和廖汉生说了声“报告”,贺龙和关向应抬起头,见是他们,赶忙招呼他们坐下。关向应政委关切地问:“到达这一带,部队情绪怎么样?”贺炳炎说:“看到敌人的暴行,同志们都非常气愤,总盼着有机会狠狠收拾鬼子一下!”
  贺龙一听就放声大笑起来,连连说:“很好,很好。要收拾敌人,机会有的是!”他指着地图对贺炳炎、廖汉生说:“准备把你们调到这里去。”贺炳炎仔细一看,一个长长的红箭头,正指向历史上著名的隘口——雁门关。
  贺龙师长接着说:“忻口战役正在进行,敌人每天从大同经雁门关不断地给前线输送弹药。这是敌人一条重要的运输线,他们很嚣张,自以为那一带已是后方,警戒相当疏忽,我们可利用敌人这一弱点,到那一带发动群众,寻找机会,给敌人一个狠狠打击!”最后,贺龙师长再三叮咛贺炳炎和廖汉生:“这是我们东渡以来的第一个大仗,一定要打胜打好。必须明确一点,现在打的是日本侵略者,不是国民党的反动军队,在战术思想上要转得快,一定要遵循毛主席规定的山地游击战的作战原则。到达目的地后,要依靠群众,紧密联系群众,认真搞好侦察工作。”
  “是,保证完成任务!”贺炳炎坚定地回答。
  贺炳炎和廖汉生很是兴奋,开完会立即策马返回了团部驻地。
  稍作准备后,贺炳炎和廖汉生率领七一六团向雁门关方向推进。
  一路上,到处可见被日军破坏的景象。许多村镇被夷成了瓦砾,无数同胞惨遭杀害。在宁武,差不多家家的菜窖都变成了坟墓;所有水井里都堆塞着被刺刀挑死的男人、小孩和被奸淫后惨遭杀害的妇女的尸体……看到这景象,战士们气得眼睛冒火,牙齿咬得格格响。队伍一路披星戴月、日夜兼程地向雁门关方向奔去。
  经过3天的急行军,部队到达雁门关西南十多里的老窝村。
  
  老窝村四面环山,十分隐蔽。让贺炳炎感到奇怪的是,村里空荡荡的没几个人。一打听才知道,村里的大多数人为了躲避日军都跑了。贺炳炎下令立即组织工作队,寻找群众并进行宣传,同时派战士帮助群众秋收。
  贺炳炎亲自带一个连在一片地里收割莜麦。这时,只见一位60多岁的老大爷颤巍巍地朝他们走来,贺炳炎走过去,扶住老大爷,关切地问:“老乡,你有什么事?”老人家长吁了一口气,揉着湿润的眼睛说:“你们哪知道啊,国民党的兵只知道抢老百姓的东西,见了鬼子,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跑得比谁都快。鬼子来到这儿又烧又杀,你们要不来,老百姓可真没活路呀!”
  七一六团处处想着群众,同群众相处得像一家人一样。八路军的美名像风似的传开了,没过几天,逃到各地的群众便陆续回来了。
  与此同时,贺炳炎还派侦察员沿公路进行侦察。不少群众也自动给侦察员带路,帮助部队搜集情报。短短几天,就摸清了雁门关一带的地形,掌握了敌人过往的规律及拥有的车辆。
  10月16日,几名群众送来情报,说驻大同的日军集结了300多辆汽车,满载着武器弹药,有经雁门关南开忻口的迹象。近些日子,每隔四五天就有敌人的车队通过,依此判断,情报是可靠的。贺炳炎下令立即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
  会上,廖汉生政委问大家:“怎么样?你们说打不打?”
  三营长王祥发“霍”地站起来说:“我发表意见,我永远也忘不了敌人在宁武犯下的滔天罪行!十一连连部驻的那个院,一家8口人,7口被杀了,一个不满3岁的小孩也被刺刀活活挑死了,只剩下一个被打得半死不活的老大娘,她眼泪都哭干了,拉着我们,要我们报仇。这是她一家的仇,也是全中国人民的仇!”三营长停顿了一下,接着又激昂地说:“要叫敌人以血还血!为死难的同胞报仇!这是我的决心,也是我们全营同志的决心!”十一连指导员胡觉三也激动地站起来说:“我代表全连同志,请求上级把最艰巨的任务交给我们。我们一定把雁门关变成日本侵略军的鬼门关!”
  会场气氛严肃而热烈,干部们都争着要当突击队。
  最后,廖汉生政委说:“是的,我们一定要为死难的同胞报仇!要把敌人血洗宁武的罪行,作为向部队进行战斗动员的材料,在全团掀起复仇的怒潮。”
  第二天拂晓,贺炳炎、廖汉生亲自带着干部去察看地形,他们爬上黑石头沟山顶,往下一看,只见一条弯弯曲曲的公路从雁门关盘旋而下,在黑石头沟这里由西向东绕了一个大圈。公路西面是悬崖峭壁,北面是一段陡坡,顺公路向南不远处有一座石拱桥。“这真是一个很理想的设伏地形。”贺炳炎心想。
  回到团部,贺炳炎同廖汉生研究后作出决定:一、三营分别埋伏在陡坡南北,由三营担任主攻。一营派出一个连向阳明堡方向警戒,三营十一连埋伏在桥西,断敌逃路。贺炳炎对营、连指挥员说:“我们总的计划是全团一起突然行动,力求把敌人全部消灭在黑石头沟内。”
  
  18日晨鸡叫头遍,部队沿着崎岖小道,插入了黑石头沟。
  黎明前的黑夜格外沉寂,只有南面偶尔传来几声枪响。进入阵地后,战士们将一切准备停当,单等日本鬼子进入“口袋”。
  像这样严阵以待地静候敌人,对贺炳炎来说还是第一次。“现在打的是日本侵略军,不是国民党反动军队了。”贺龙师长的话又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他心里不免有些紧张,站起身又一次向阵地走去。
  贺炳炎发现有几个文书、炊事员也上了阵地,便惊奇地问:“怎么,你们也上来了?”
  “打鬼子人人有责,团长,这是咱们第一次和日军交手,不参加心里不好受!”有的说:“老大哥在平型关给鬼子吃了个大苦头,这回也叫敌人尝尝咱们的厉害!”
  贺炳炎想试探他们一下,故意说:“别想得太容易了,要知道这是300辆汽车啊!”
  战士们一听,纷纷抢着说:“300辆车也甭想溜过去!不信打起来看!”
  见部队情绪高涨,准备充分,贺炳炎放心地返回了指挥所。
  太阳升得老高了,雁门关巍然可见。贺炳炎站在山顶上举起望远镜,只见公路上毫无动静。
  有的战士有些不耐烦了,不时抬头张望。
  贺炳炎下令:“通知各营,耐心等待,绝对不能暴露自己。”
  上午10时左右,北面公路上突然腾起一股尘土,隐约听见轰鸣的马达声。有的战士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悄悄地说:“来了,来了!”战士们揭开手****盖,一动不动地盯着北面的公路。
  长长一列汽车队就要进入伏击圈了,就在这时,贺炳炎接到三营送来的报告:“南面阳明堡又开来100多辆!”
  以前曾听说为了互相警戒,敌人常在这一带南北会车,没想到今天叫我们遇上了!敌人和汽车数量增多,无疑给战斗增加了困难,但越是这样,敌人越是有恃无恐,麻痹大意,只要我们隐蔽得好,动作快,这些敌人仍然可以消灭。想到这里,贺炳炎对廖汉生说:“既然送上门来了,就一起吃掉它!”
  “对!赶快通知一、三营,听统一号令,一块儿消灭!”
  两路汽车大摇大摆地开过来了。南来的车队第一辆车上坐着十几个日军,后面几辆车装着伤兵和死尸,其他都是空车。北来的车队引头车上坐着掩护部队。一敌军官腰挎指挥刀,还不时地用望远镜向四面瞭望。
  两个车队靠近了,车上的敌人“哇里哇啦”地打着招呼,一个个趾高气扬。
  由北面开来的车上的那个敌军官一眼看见南面开来的车上拉着的死尸,急忙命令手下士兵脱帽致哀,还扯开嗓子唱起了挽歌。
  贺炳炎强压怒火,两眼紧紧盯着行进的汽车。
  两队汽车全部进入了狭窄的黑石头沟,开始并排交错。
  “打!”贺炳炎发出了命令。
  王祥发把驳壳枪向前一挥,带着全营战士向敌人扑去。
  步枪和轻重机枪一齐怒吼,两路汽车互相撞了起来。弹药车起火了,爆炸声响成一片。
  敌人猝不及防,惊惶失措,一个个从车上往下跳,没跳下来就送了命。
  敌人整顿了一下,端着枪开始反扑。没等敌人散开,十一连的勇士们便冲上了公路,与敌人展开了白刃战。战士勇猛地与敌人对刺,有的战士索性用长征时使用过的“鬼头刀”同敌人拼杀。
  胡觉三带领三排冲了过来,突然看见一个战士正被3个敌人包围在当中,胡觉三挥起大刀,一连砍死两个,另一个被那个战士刺死。
  胡觉三继续向前冲,忽然,他发现车下趴着一个鬼子,想抓活的,不料那个鬼子开枪打中了他的前胸,胡觉三鼓起全身力气喊了一声:“同志们!坚决地打,为宁武的老乡们报仇……”说罢,光荣牺牲了。
  战土们高喊着:“为指导员报仇!”的口号,猛扫残敌。
  枪声渐渐地稀落下来,公路上的火药味浓烈扑鼻,敌人的尸体横七竖八地躺着。
  黑石头沟里,一片欢腾,战士们打扫着战场,心情格外激动。
  附近的老乡也乐呵呵地赶来,帮助战土们搬运战利品。
  贺炳炎在巡视着,他看见一个战士正用铁锹狠狠地砸着一辆汽车,一面砸,一面说:“我叫你再跑!我叫你再跑!”贺炳炎走过去,笑着说:“这样多的汽车,哪砸得完?”
  廖汉生悦:”不要砸了,应该炸掉!”
  响声四起,烟火弥漫,敌人的汽车在雁门关被一把火焚烧。
  等阳明堡的敌人赶来增援时,七一六团已撤离了战场。
  雁门关伏击战,有力地支援了忻口会战的国民党军队,贺炳炎、廖汉生因此获得了国民政府的通令嘉奖。
  巍巍雁门关会永远铭记贺炳炎、廖汉生这两位将军的英武风采!
 

本文来源:文史月刊2008 年7期 ;本文作者:牛崇辉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9-09-01)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