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浑源牺尊漂泊记

  牺尊,牛形酒容器,主要用于古代祭祀活动。出土于我省浑源县李峪村的一只牺尊,是春秋战国时期——青铜器发展第二个高峰的杰作,现为上海博物馆青铜组镇馆之宝。与这只牺尊一同出土的还有近60件文物,共称李峪青铜器。

    1923年出土,到1949年上海市文物管理委员会收公,战乱年代,牺尊的颠沛流离传奇经历一直鲜为人知。

    今年7月,恒山文化研究会秘书长李跃山的 《光耀满乾坤——李峪青铜器解读》一书出版。牺尊的传奇故事,第一次连贯地、完整地被世人所知,牺尊的身世,再次引起人们关注。

    818日、19日,记者赴浑源采访李跃山及当事人的后代,为您揭开这只牺尊的现身之谜。

    一个普通人的牺尊情结

    2009818日,李峪村村民张达指着李跃山说:“他真辛苦,经常来我们村里。”张达所说的“经常”,在李跃山这里,有一个具体的数字概念——这是他第29次探访李峪村。

    李跃山今年52岁,去年从浑源县文化局副局长的位子上退下,担任了恒山文化研究会的秘书长。他说,自己更在乎研究文化,而不是当官。诚如斯言,他在文化局当干部的时候,就完成了《恒山之旅》的创作。

    李峪村,位于恒山山脉之中。在《恒山之旅》的写作中,涉及李峪青铜器。而很多李峪青铜器藏于上海博物馆,2002年,李跃山第一次到了上海。在上海博物馆,他结识了研究青铜器的研究员陶喻之。

    陶喻之对他的行为大加赞赏,鼓励他对牺尊详细研究。至此,李跃山与牺尊结下不解之缘。

    他三次到上海博物馆,记不清多少次去北京,寻找牺尊的踪迹。“每次都是自费。浑源是国家级贫困县,文化局每年只有万把块经费,不可能拨出专款让我研究牺尊。”

    奔波一年后,2003年,李跃山在青铜器研究专家的支持下,取得县委同意,开始积极筹备“李峪青铜器国际学术研讨会”。“世界各地的专家都联系好了,却因为非典没开成。”

    陶喻之告诉李跃山:“不管研讨会开不开,你都要继续李峪青铜器研究。这样将来开研讨会的时候,才能有一个蓝本。”于是,李跃山继续奔向李峪村,继续走近李峪村村民。

    “金圪洞”里的故事

    818日上午,浑源县李峪村,细雨濛濛。

    向东两公里,是东湾村。这是一个有400多口人的自然村,属于李峪行政村。东湾村背靠一面土坡,土坡名庙坡,因坡顶曾经有座五谷神庙而得名。牺尊就出土于庙坡。

    纵贯庙坡上下,有一条土沟,由雨水经年冲刷而成。土沟由下而上越来越浅,至尽头处只有两三米深。此尽头处便是李峪青铜器出土的具体位置,当地人称为金圪洞。

    金圪洞一片寂静,嗅不出文物出土的任何历史痕迹。然而,86年前,这里却出现过非常疯狂的挖宝场面。

    1923年正月十五刚过,李峪村的村民便背起粪篓往地里送粪。高凤章的地在庙坡金圪洞附近。他有六个儿子,这天上午,他领着三个年龄大的儿子往庙坡背粪。往回返的时候,高凤章的大儿子发现一只小鸟飞进了金圪洞的小洞洞里。他想抓这只小鸟,便跑到洞口伸手去掏。鸟没逮着,却把小洞口弄塌成了一个大洞口。在洞里,他发现了金圈和锈迹斑斑的青铜。此时,高凤章已经走远。大儿子呼喊着两个小弟,把父亲叫了回来。

    高凤章认定这是宝物,带着儿子们开始挖宝。他们挖到的宝物,天黑了才背回家里。高凤章一家挖得多少宝物,无人知晓。得宝后没过几年,高凤章患病离开人世。他的六个儿子,有的死在战场,有的没娶过媳妇,总之没留下一个后人。高家人发现宝物后的经历,是他们讲给亲戚、村民代代流传下来的。

    高凤章发现宝物后,李峪村民纷纷涌向金圪洞。曾任浑源县检察院检察员的高裕祥现年80岁,原籍李峪村。老人虽然年纪大了,但耳聪目明,口齿清晰。他说,他的二爷爷当时挖到一个金牛。二爷爷体格魁梧,胆子又大,一个人带着金牛跑了北京、上海很多大城市,最终把金牛卖了个好价钱。所得,回家买了12亩水浇地。

    当时,近一个月内,金圪洞挤满了李峪村甚至是邻村村民。有看的、有刨的,一块地翻了个遍不说,还时常发生哄抢事件。其间挖出多少毁了多少,已无从得知。现在流传于世的,是60件左右,其中包括藏于上海博物馆的牺尊。

    庙坡发现宝物的消息,很快传到县府。两三个月后,县官谢恩承派警察到了李峪,没收村民手里的宝物,作为文物充公。文物共计36件,价值最高的牺尊从何人手中收得,现已无从考证。

    关于牺尊的中外争夺战

    818日下午,浑源县城,天色依旧阴沉。

    浑源县政府原办公大楼处,地上满是瓦砾。这座办公大楼,于去年拆除。拆除后,露出了藏在后面的旧县衙。现在,浑源县正在对旧县衙进行修复。修复后的“县衙”,将成为政府新的办公场所。“重见天日的县衙”,历经风雨,承载着无数历史故事,牺尊等李峪青铜器就曾藏于此处。

    牺尊等李峪青铜器,先在中学展出,再放到图书馆供人观赏,最后藏到了县府。1924年,县官谢恩承开始拍卖这36件文物。拍卖计划刚刚启动,法国人王涅克便进入人们视线。

    王涅克是个古董商,李峪村民挖宝时,他正在东亚收集文物。得到消息,马上赶到浑源。其时,县府已从村民手中收走了文物。但当时县府的没收并不彻底,村民手中还有文物。王涅克四处奔波,终于从村民手中购得20余件。他将这批青铜器运回法国展出,大获成功。由此,王涅克对留在浑源县府的36件青铜器一直垂涎欲滴。

    当浑源县府要拍卖牺尊等青铜器的消息传到王涅克的耳中后,他马上行动起来。192412月,王涅克与县府最终签订合约,以五万大洋购买这批文物。王涅克付钱了,但他却意外地没有拿到牺尊等青铜器——因为,谢恩承给了他一批赝品。一怒之下,王涅克将浑源县告上法庭。这个官司从1925年一直打1928年,最终不了了之。

    当时,浑源乡绅田应昌也在积极运筹购买事宜。田应昌的二哥,叫田应璜。做过阎锡山的民政总长,任过高等顾问,和阎锡山相交甚好。最终,田应昌和县府定下了四万大洋的价格。就这,他也没有全部支付。付了一点订金后,便将这批文物弄到自己手里。

    天有不测风云,1927年,田应昌、田应璜相继去世。大树一倒,县官谢恩承便以“不愿履行付款义务”为由,将这批文物收回,开始重新拍卖。

    1932年,古董商卢丰年以二十九万元买得这批文物,自此,牺尊等35件青铜器离开浑源,离开了山西。

    卢丰年购得文物后,将其运到北平,藏进北平大德通银号。大德通银号,赫赫有名,是祁县乔家的产业。牺尊等青铜器在这里一藏就是15年,直到1947年,其才在上海再次面世。不过,原来的36件,已经变成12件。

    在上海,牺尊等青铜器首先出现的地方叫“雪耕斋”文玩号。“雪耕斋”的老板叫张雪耕,他把牺尊弄到上海,是要卖到国外大发一笔。

    19487月,张雪耕将文物以“仿古品”的名义向上海海关申报,获顺利通过。9月,“仿古品”装上停在上海码头的邮轮,准备运往美国纽约。

    就在这批文物就要流失国外之际,事情发生逆转。启航前夕,上海市立博物馆人员赶到码头,正式向海关人员宣布:奉内务部、上海市长之命,要重新检查这批“仿古品”。经查,这批“仿古品”共345件,只有3件为仿古品,其余均为价值很高的文物,其中包括李峪青铜器。

    文物被查扣,张雪耕不死心。他活动国民政府内务部,很快见了成效。内务部下令重新检查,要求以仿古品准许出口。一个上海的古董商搞定了内务部!张雪耕哪来如此大的能量?

    原来,张雪耕的靠山是卢芹斋。卢芹斋是二十世纪中国最大的古董商,在欧美古董界有巨大影响力,中国很多文物流失国外,都与其有关。有学者甚至认为,从浑源买走牺尊等李峪青铜器的卢丰年就是卢芹斋,而上海的张雪耕出口“仿制品”也只是在为卢芹斋做事。

    就在内务部下令重查、张雪耕得意之际,19495月,上海解放了,文物全部扣留。其实,共产党不是此时才注意到这批文物,李峪青铜器出土后,共产党就开始关注牺尊等文物的走向。当李峪青铜器由北京运抵上海、眼看就要流失国外之际,地下党员最早通过媒体将此事捅了出去,由此才引出上海市立博物馆人员赶到码头、将就要出口的“仿古品”拦下的一幕。

    光耀乾坤的国宝牺尊

    上海博物馆青铜器陈列馆内,在悠然的古乐中,柔美的灯光下,参观者总会不自觉地伫立牺尊前。透过单玻璃中心柜,一个绿锈斑驳、栩栩如牛形的旷世奇珍给人以震撼,它向世人折射出熠熠生辉的中华文明。

    陈列于此的牺尊,已经成为上海博物馆青铜器组的镇馆之宝,也成为上海博物馆的象征。上海博物馆研究青铜器的研究员陶喻之说,上海博物馆的很多活动,都是用牺尊做图标的,牺尊代表着上海博物馆,是博物馆的象征。

    中国青铜器的艺术成就,有两个高峰。第一个高峰出现在商代,第二个出现在春秋战国。这只牺尊,是一个牛形酒容器,属于中国青铜器第二个高峰期的杰作。高33.7厘米,长58.7厘米,张口、鼻穿环、两耳直立、两角成弧形向前。颈、背、臀部各有一圆孔,牛腹中空。此造型,在中国青铜器中绝无仅有。牺尊的纹饰也很别致,既有兽面纹,也有动物纹,这在中国古代青铜器中也比较少见。

    牺尊的价值,从2004年中法文化交流年活动中,或许亦可见一斑。当时,上海博物馆和巴黎吉美博物馆互换青铜重宝展览。吉美博物馆送出的是象尊,也是我国流失的文物,代表的是中国长江流域的青铜文明。而上海博物馆送出的,就是牺尊,代表着黄河流域的青铜文明。

    然而,这么一件珍品,却鲜为人知。《光耀满乾坤》一书出版后,别人给书写的序言发到了网上。有浑源网友就惊问:“有这么好吗?我怎么不知道!”陶喻之研究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了两个建议,一是山西人到上海时,到博物馆看看牺尊,也算是一种“寻根问祖”。二是以牺尊的来龙去脉为蓝本,搞一个电视剧。因为它本身很有故事情节,所以应该很好看。通过这个办法,一方面可以弘扬中华文化,另一方面也可以提高人们保护文物的意识。

 

浑源牺尊

本文来源:日报;本文作者:叶恒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9-11-05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