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日军在平遥制造“千人惨案”纪实

   在山西中部太原盆地的西南端,有一座千年古城。
  它,因西周时尹吉甫筑城御敌而奠雏形,依河临山的环境引来各路遗民在此定居繁衍,生生不息。世世代代的耕读经营,打造了一座繁华似锦的名城。周长12华里的城墙内,四条大街商形码铺林立,八条小街宅院比肩,72条蚰蜒巷袅袅炊烟。这里人丁兴旺,安居乐业;这里物丰民康,人文荟萃,虽历经沧桑而风韵延绵。唐宋明清,演绎着“填不满,拉不完”的晋商传说;开中国金融之先河的票号,使它威震四海,一度雄居中国的金融中心。
  它,就是平遥古城。
  就是这样古色古香的名城,和它数万勤劳智慧的居民,在1938年2月13日(农历正月十四),经历了一场亘古未有的劫难——侵华日军进攻平遥城,1000余人惨遭杀害,无数财产损失,大量建筑、珍贵文物化成灰烬。
  这,就是骇人听闻的平遥“二·一三惨案”。
  1938年2月13日(农历正月十四),正是元宵佳节的前夕。就在这一天拂晓,侵华日军二十师团,由中将川岸文三郎亲自督战,出动大批骑兵、步兵在飞机、坦克、大炮的掩护下,从祁县出发,分两路向平遥城进犯。日军沿途烧杀抢掠:在襄垣乡郝家堡村,刘文元爷爷被活活烧死;在洪善镇钦贤村,日军扎死了任国茂的爷爷,并抢走了骡马、车辆和粮食;在襄垣乡东善信村,日军抓走了杨起虎,让他给他们拉马,一去再没回来……
  日军一路经沿村堡、庞庄、尹回、道虎壁包围平遥县城;一路从侯村、游驾一线逼近城池。
  当时,驻守平遥县城的是国民党第十七军五O一团的骑兵营(高桂滋师的部队),营长是双枪手史殿杰(外号史老么),还有共产党领导下刚刚组建起来的人民武装自卫队。他们获悉日军要入侵平遥的消息后,为了保卫平遥人民的生命财产不受侵犯,双方团结合作,奋起抵抗。史殿杰营长率部在大沿村一带抗击日军。在激烈的战斗中,史营长身先士卒,带领士兵向日军猛冲猛打,充分显示了抗日志士的英勇顽强精神。但是,终因敌众我寡,退进城里封门固守。
  中午后,日军用重炮猛轰东南隅城墙,炸开约30米左右的缺口,城防部队和赵子游带领的人民武装自卫队500余人,用步枪、冲锋枪、手****同日军浴血奋战,连续打退日军数次进攻,毙伤日军100余人,尤其是史营长,只身坚守城墙缺口,手端机枪向敌群扫射,最后身负重伤,拔枪自尽。中共平遥县工委成员李洪祥、梁维茂及200余抗日军民壮烈牺牲,下午4时左右,日军从缺口攻上城墙,列队向阵亡而仍靠墙直立的史营长致敬,发现守城的军队撤退进了上东门后街,便尾随追击。
  日军从后街的东头追到西头,毫无所获。除遇到一家表示欢迎外,其余几十家院门紧关。日军恼羞成怒,报复性地开始逐户撬门砸宅搜查,只要见是青壮年男人,便怀疑是伪装起来的军人,刀刺枪杀,连同阻挡者一个也不放过。发现可疑的地方不是开枪就是扔手****。日军冲进后街1号院(离城墙最近),搜见了躲在正屋内的冀书胤(银日)、冀书仁(羊锁)兄弟二人,二话不说就用刺刀把他俩的五脏都挑了出来,兄弟俩当场同归于尽;藏在东间的赵年宝、郭左成、温狗娃三人被开枪打死。日军搜到后街14号院,抢行要抓正与奶奶说话的赵基华出去,赵不从,日军便一枪将其打死。住在赵家隔壁的杨家宁老人已80多岁,不久才从宁夏经商回来,躺在炕上休息,日军进屋就是一枪,老人当场毙命。住在后街9号院的郭福成,见日军进了院,便赶忙抱着年幼的弟弟向日军磕头,日军上去就是一枪,郭福成栽地身亡;其大伯郭步荣住在南屋,还没出门就被日军射进的子弹打成重伤,没几天就死了。后街24号院赵贵生的叔叔拉柱子听见有人敲门,便去开门,见是日军就往外跑,在小巷拐弯处被日军打死;住在南屋的邻居崔守仁也被射进的子弹打死。后街35号郭马生的父亲郭大富、山仁叔、牛马则、成仁哥见日军端着刺刀冲进了院里,为全院老少免遭杀害,一起下跪磕头求饶,日军先用枪打后用刀刺,将其四人杀死。家住后街29号的闫桂芬老人其丈夫的叔叔被日军捅死在内屋的炭仓里;其小姑子的丈夫被日军拉到院子的照壁处,开枪打死;邻居来生日的奶奶从正房出来,被迎面而来的日军一枪打死;邻居马年则的姐姐被打成重伤……不到200米长的后街,短时间几乎家家血溅四壁,院院尸体横躺,哭声震天。数十条生命顷刻变成了日军的刀下鬼。后街,成了日军暴行的杀人场。
  日军在后街残暴屠杀后,又和从太和门进来的日军一起展开全城搜查,奸淫掳掠,见人就杀。城内上东门、南门头、安家街、马道街、东大街、书园街、沙巷街、观巷、沙院巷、窑楼底等日军所到之处死伤无数,血流道途,尸体堆积。仅从上东门到衙门街就有98人被杀,伤者不计其数。日军在后街的前头街杀了几十人,把这此尸体扔进了街上的大茅坑,其中一个是梁云远的父亲。县自卫队队长赵子游的胞弟为掩护藏在家中的赵子游及同伴,不因家中男人多而被日军抓走,听父亲的话到药铺躲避,刚出家门,就在街上被日军刺死;另一中国士兵,在街上被日军抓到东城墙上,按在垛口处,被日军活活刺了几十刀,直至刺死,鲜血流至半城墙,刀痕多少年还在。日军还用阵亡的数十具国军尸体填满了尹吉甫庙附近的一个大粪池。
  一路日军从上东门后街杀向西南门头街。住在50号院的梁兆林为免遭杀害,在门口插了一面日本国旗,但一开门仍被日军当场打死;其侄儿逃跑到隔壁的六柱子家,同一个叫铁梁子的居民一起被杀;给他家马车做垫脖生意的人也在他家被日军打死。日军让住在10号院的高玉莲的公公敲开一姓白的有钱人家的院门,把这家做饭的聋子和担水的友福子推下地窖,开枪打死,白家的选柱子和刘大娘的儿子刘三日也被日军杀死。日军搜到西小巷20号,在前院杀死了赵良栋父子后,又发现了躲在后院柴里的范树康,一刀把他捅死。日军冲进书院街葫芦肚巷,1号院的乔书元见是日本兵,忙举手敬礼,日本人误认为是自卫兵,便用刺刀捅死了他。日本兵敲开冀家院要水喝,冀振海端出了开水,日军不知是开水,烫了一下口,便发怒用刺刀捅死了他。沙巷街55号的李春喜以车马为业,日军进入他家院子时,见人马不少,便怀疑是中国军队的骑兵,将李春喜及佣人李子谦、小舅子张某三人杀死。在西马道街,日军敲开了10号院的院门,两刀刺死了给他们开门的王可方,并抢走了他家(经商)的四大件绸缎布匹及数十两金银元宝,又到隔壁杀死了够日(女)等四人。冀家巷的海潮儿因开门迟了点,挨了日军一刀;站马道的立世则被日军炮弹炸死;马道街的宝儿被日军刺死……上西门洞的被杀尸体堆积了三层高。日军占领平遥全城后,封锁城门、一一盘查要出城的人,只要有丝毫疑点,便格杀勿论。回书院街65号家取东西的孟启华,被日军拦截在了城门里,在被问是否是良民时只点头不求饶,便被日军一枪打死……
  日军从平遥东门血洗到西门,仍未发现抗击他们的高桂滋部队,便冲出西城门根据获得的蛛丝马迹向西南方向追击,在中都乡北良如村杀死了村民段寿贵、张牛则、狗成则、雷刘氏、根生日、财日、天宝日等多人后,又追至段村镇马壁村驻扎下来,与山上的高桂滋部队形成对峙。
  日军在平遥县城城内大开杀戒,但事后却发现所杀之人大多不是抵抗他们的中国士兵和自卫队员,便请平遥商会会长宋梦槐出面协助清查户籍,宋提出条件,主张先清理街市、战场尸体,再查户籍,日军表示同意。藏在宋梦槐大院地窖里的30多名高桂滋所部官兵及平遥县政人员,乘机改换便衣,抬着同胞战友的尸体,逃出了城外……
  “二·一三惨案”终于画上了血淋淋的句号。
  1938年2月13日短短的一天时间,日军把整个平遥县城践踏成了尸横遍地、血肉满街的人间地狱。青壮老幼,军民人等,死伤千余。古城墙被日军炸得多处坍塌,弹痕累累;城内许多名胜古迹遭到毁灭性破坏;城墙下排满了阴森森的被日军残杀的亡灵……
  平遥,这座闻名全国的历史文化名城,在日军的屠刀下,顷刻间被鲜血染成了“哭城”、“死城”。
  2月13日成了这座千年古城最悲壮的一天。从此日本法西斯开始了对平遥长达七年半的殖民统治。
  写到这里,本该为本文收尾了,但笔者不能不补写一笔:就在日军攻陷平遥县城后,组织领导自卫队和民众抗击日寇的中共平遥县工委书记刘绍南及县工委委员严亦峻,先藏在灰渣坑内,后乘深夜躲过日军巡逻,越过城墙,跑到了南西泉村;县工委委员李守基托人从维持会开了路条,逃出县城回到了果子沟家中;县自卫队队长赵子游和父亲及杨殿魁,抬着胞弟的尸体,混出了城外……这些党和人民的优秀儿子,擦干了身上的血迹,掩埋了同胞的尸体,很快又汇合到了一起,重新踏上了发动组织群众,武装反抗日本侵略的新的征程。   

本文来源:文史月刊;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0-10-13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