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山西作家掠影系列

西戎的小说与电影:写自己相信的人和事

  西戎是1942年开始文学创作生涯的。五十多年中,他写小说,写剧本,也写散文,还写评论。不过,代表他文学成就的还是小说,像人们熟知的有《吕梁英雄传》(与马烽合著)、《喜事》、《麦收》、《宋老大进城》、《灯芯绒》、《赖大嫂》等等。“文革”以前,西戎小说的风格,一直保持着浑厚朴实的特色,充满真情实感,用他自己的语言表述就是“写真实的,写自己相信的,写自己熟悉的。”他小说的取材总是来自普普通通的农村生活,刻画的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形象。他的小说是他做人准则的体现:真诚、深厚、自然、朴素地为人处事;实实在在、普普通通地生活度日。

    在经受了“写‘中间人物’黑标兵”的讨伐,经受了十年“文革”的劫难之后,西戎重新焕发了文学创作的活力,写出了一批凝聚着他对现实生活深沉思考的小说与电影文学剧本,主要有《春牛妈》(1979年)、《赵庄闹水》(1980年)、《走向新岗位之前》(1981年)、《在住招待所的日子里》(1983年)、《难忘的一幕》(1984年)、《耿劳模》(1983年)、《叔伯兄弟》(1987年)等。这些小说与电影中,除了《难忘的一幕》之外,都是写现实生活的。从这一点上看,西戎跟马烽一样,强烈的责任感让他暂时顾不上去回忆历史,他要把自己对现实生活的思考借助文学作品形式表达出来。这也正是“山药蛋派”老作家的特点之一。

    西戎在1992年中国作家协会和山西省作家协会联合举办的 “五老作家创作五十年研讨会”上的讲话中有一段话,就谈到了他们的这个特点:“60年代山西作家群,形成了以赵树理为代表的一个文学流派,名叫‘山药蛋派’。最初是一种贬意,认为这一类的作品,土里土气,不登大雅之堂。后来由于这些作品在读者中产生了影响,引起文学界的关注;有人著文评论这个流派的价值特色,才有了褒扬的意思。因此说这个流派的形成,不是自封的,也不是哪一位领导规定的,而是这个作家群所写作品贴近现实、思想健康,具有强烈的生活气息和浓郁的地方特色,在读者中有了一定影响的结果。也可以说这个流派的形成,是它同人民、同生活保持密切联系的必然产物。”

    《春牛妈》,可以说是西戎新时期小说创作的试笔。像所有“文革”后重新创作的老作家一样,西戎写《春牛妈》也是耗费了许多心血。小说通过植棉模范李长兴老汉在“文革”中虽然被错误地批斗,可他牵挂着的还是实验田里的棉花,把精力都投入到了植棉实验中,表现了劳动模范的可贵品质。西戎是在农村土壤中成长起来的作家,跟农民有着血肉关系,对农民的生活、思想、情感、愿望,有透彻的了解。他写《春牛妈》即是告诉读者,他的小说创作将一如过去,是要对农村现实生活予以真诚的展示,着力塑造具有个性化性格的普通农民形象,由此而开掘出较为深刻的主题思想。艺术表现方式同样延续过去已有的特色,即浓郁的乡土情调,生动的细节描写,鲜明的喜剧气氛,质朴的叙述语言。

    西戎在总结自己的文学道路时说:“作为一个搞创作的人,要忠于人民,要忠于现实,要从自己熟悉的生活出发,揭示生活中的矛盾斗争,塑造各种人物形象。凡是有利于社会主义事业的人和事,就讴歌称赞;凡是不利于社会主义事业的人和事,就鞭笞打击;凡属人民内部的矛盾,就批评教育。我就是这样指挥着自己的创作的。”《赵庄闹水》、《走向新岗位之前》、《在住招待所的日子里》三篇小说,正是“揭示生活中的矛盾斗争”、“鞭笞打击”了现实社会中“不利于社会主义事业的人和事”。《赵庄闹水》里的周支书,面对取回一台国家拨给的机器也要送礼找人的现实,心里是那么难过。西戎以一个有社会责任感的作家的良知,表达了人们的忧虑,写出了人民的心声。同时,他用赵庄白会计与团支书的矛盾冲突,提出了干部腐败和党风不正的社会问题,期望这个关系到党和国家形象、命运的大问题,能够引起人们的重视,并早日根除。《走向新岗位之前》,同样是对某些干部的不正之风作了剖析,但西戎并不悲观,特意设置了一个细节,让主人公任志贤在朦胧的月色下前往革命烈士陵园向英灵们祷告。或许,这样的叙述过于直露了一些,过于理想化一些,却凝结着西戎的真情实感,传达出西戎对国家前途、人民命运的深切关心,更寄托了西戎盼望所有党的干部能像战争年代那样以人民利益为重,实实在在为广大群众谋幸福。《在住招待所的日子里》,通过“我”两次住招待所的前前后后的叙述,通过对“黄军帽”、“黄军裤”的渲染,通过对环境世俗和人情意态的描绘,反映出社会变革中人们的复杂心态和风气的每况愈下,让读者强烈地感受到,西戎为社会风气的不正而难过、焦虑,呼唤淳真人性和社会良知复归。

    西戎写小说奉行的一条原则是刻画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他在《文学创作的中心问题》一文中写道:“无论是舞台上、作品中,创造典型性格,创造活起来的艺术形象,永远是我们文艺创作的中心问题。”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戎小说中的一系列有个性特征的人物,如《宋老大进城》中的宋老大,《赖大嫂》中的赖大嫂,《王仁厚和他的亲家》中的王仁厚,等等,都是脍炙人口的文学人物。新时期的小说,西戎仍然注重刻画各种各样的人物形象,李长兴、春牛妈(《春牛妈》)、周支书(《赵庄闹水》)、任志贤(《走向新岗位之前》)、耿劳模 (《耿劳模》)等,加入到了宋老大、赖大嫂、王仁厚他们中间,充实了西戎小说群像。

    上世纪80年代末期,西戎与作家义夫合作写出电影文学剧本《叔伯兄弟》。从题名即可看出,这部作品是表现家庭矛盾的。家庭是组成社会的基本单元,自然也就是社会生活中复杂的人际关系、复杂的经济关系和复杂的文化关系的焦点。《叔伯兄弟》正是以一个家庭为背景结构故事,展现了在农村经济改革带来的巨大变化中,人的观念和人际关系的变化,既有进步的一面,也有落后的一面,叔伯兄弟王满福与王满春之间的矛盾纠葛,就体现了这一点。由此反映出两种观念的思想冲突、道德冲突和价值冲突。王满春成为走红的农民企业家,居然是靠制作假药发财,而且那么心安理得。透过王满春道德沦丧的事实,剧本向人们提出一个严肃而普遍的社会性问题,这就是:当人们都在急切地为满足物质的欲望而拼搏时,不可避免地会让一些人的心态发生畸变,甚至人格出现断层。这个问题其实是关系到民族的素质、民族的文化等等重要的精神范畴的大事。

    而王满福的道路和观念,与王满春截然不同,代表了两位兄弟的两种价值观,在经济改革大潮时代,都有立足之地。孰对孰错,按说是很明显的,却让人们难以完全理解。根由在何处?作者没有回答,只是让人们去思考———

    王满福:“钱是淡事,名誉要紧,人家把咱王宇都写颠倒了。”

    王满春:“颠倒过来还是王宇,我才脸不红、心不跳呢。你瞅着,县上开企业会,迟早还少不了你兄弟。靠实受守的好名声和卖那几个糯米粽子,下一辈子也骑不上这四千元的雅马哈!”说罢,一扭油门,开走了。

    王满福不满意,也不理解,望着开走的摩托,摇摇头……

    《叔伯兄弟》深深地浸透着西戎和义夫的社会使命感和道德责任感,在他们的文学创作生涯中,增添了有分量的一笔。

    新时期西戎的小说和剧本创作,按说应当有更多的数量,但他把许多精力都用在了扶植文学新人身上。这样做,对文学事业是一份贡献,对个人创作却是遗憾。看来,这是个难处理好的事情。

本文来源:太原晚报;本文作者:杨占平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0-07-28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山西作家掠影系列总目录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