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山西作家掠影系列

周宗奇:从小说到纪实文学

  周宗奇是以小说创作而走上文坛的作家。“文革”中大学毕业的周宗奇,被迫栖身于一家煤矿长达七年之久。这七年艰苦生活既磨练了他的生存意志,同时也为他后来的小说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经验。1972年,周宗奇开始写作小说,早期作品有《戴上火红的袖标》和《母亲,您为什么要走?》等。1977年“文革”之后,他被调到《汾水》(后改名《山西文学》)杂志做编辑工作,后来担任编辑部副主任、副主编、主编等职,共做了十多年“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工作。

    在做好文学编辑工作之余,周宗奇没有放弃小说创作,发表了以民国初年蔡锷与小风仙爱情故事为蓝本的中篇小说《风尘烈女》,出版了包括有17篇短篇小说的作品集《无声的细流》等。其中值得注意的是曾获 《汾水》1979年短篇小说一等奖的《新麦》和曾被《小说选刊》1980年第二期转载的《老干事吴诚》。对现实社会进行批判性审视的《新麦》,借官员宋仰民回乡为祖父“奔丧”的事件,通过宋仰民与弟弟宋忠民及其祖父之间强有力的行为与心理对比,以追述性的笔法,写出了“文革”中一个县委书记为了邀功而虚报产量,使得全县人民挨饿,但他却高升为地区革委主任的故事。在小说中,宋仰民的升迁既与宋忠民的人生惨剧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更在祖父的正义无私与刚直不阿面前,显出了其自身的卑劣与渺小。《老干事吴诚》则是精心塑造了一位憨厚老实、兢兢业业地在信访部门工作了几十年的老干事形象。吴诚“‘官星’不怎么亮,当了几十年的信访干事了,只长胡子不长钱。”面对同事们种种善意的戏谑与取笑,他“从来一点不生气,反而咧着满是黄牙的阔嘴,随着大伙嗨嗨嗨地也是个笑,仿佛取笑的是别个人。”但就这么一个老实人,却居然在卫老太的上访事件中敢自作主张,答应为卫老太解决问题,并且建议矿党委按特殊情况处理此事:“每月从社会救济金里补贴十元钱”,以至于最后不得不为安抚卫老太倒贴上了自己存折上仅剩的七十元钱。小说通过对吴诚所参与的这件颇有典型性的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过程的描述,有力地点明了他几十年还仍然只是个信访干事的根本症结所在,对现实社会中不合理的一面进行了无声的批判与指斥。

    80年代后期至今,周宗奇把创作重心转到传记文学上,主要著作有《荣辱之间》、《父子人生》、《我与汾酒》、《血光之灾》、《清代文字狱纪实》、《红色殉道者》、《辛亥革命在山西》、《栎树年轮——马烽自传·口述实录·宙之诠释》、《守望潞盐》等。这些作品中,《清代文字狱纪实》是最重要也最有代表性的,将在下面部分专门介绍。记述民国时期四大家族之一孔祥熙人生历程的《荣辱之间》,是国内目前关于孔祥熙传记作品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资料翔实,并有作者有见地的评论,为研究民国史提供了很好的参考。《红色殉道者》是从民间角度,讲述曾经为共和国建立立下大功,却因种种缘故被冤枉治罪的潘汉年、杨帆等人的人生大起大落命运,由此而提出许多关于历史、政治、人生的思考问题,是后人写中共党史比较有特点的参考。作为《马烽研究丛书》之一的《栎树年轮——马烽自传·口述实录·宙之诠释》,是周宗奇探索传记文学写作方式的作品。为了写本书,他用了很多时间,沿着马烽的人生道路作了一次重访,采访了很多与马烽交往过的人物,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在此基础上,他一段一段地截取马烽的回忆录,进行评述和诠释,加上了自己的一些观点,这样,既真实地看出了马烽的人生道路,也有周宗奇的观点,达到了一定的深度。《守望潞盐》是《河东文化丛书》之一,潞盐是河东地区的物质特产,也是河东文化的承载物。周宗奇在这部作品中,以一个作家的眼光,对潞盐的历史、现状与演变过程,作了描述,既有史料,也有论证;既有资料性,也有文学性,站在一个比较高的角度审视潞盐,对于弘扬河东文化是重要的贡献。

    周宗奇从1990年以来的十几年中,把主要精力放在了搜集整理中国文字狱材料这项大工程上,用纪实文学笔法,记载中国历史上的文字狱事件。上世纪90年代,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了 《文字狱纪实》,共77篇,85个案例,80多万字,以上、中、下三卷的方式推出。这部《文字狱纪实》,主要梳理记述的是在中国漫长的封建朝代中以制造文字狱案件数量与花样最为惊人的清代文字狱。

    在这部作品的扉页上,周宗奇特意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没有灵感,没有技巧,没有文采,其全部可读性在于历史档案资料的真实与神秘。”这一方面固然是作家的谦词,但另一方面却也鲜明地凸现了他的创作主旨。《文字狱纪实》的创作目的在于,以翔实可靠的史料,通过对清代文字狱案件的整理记述,深刻地透视当时知识分子所遭受的种种挫折与苦难,并进一步对清代统治者践踏文化的专制独裁,予以揭示与批判。何西来先生在本书的序言中,认为作品“处于史学与文学的结合部分”,“从史的角度看,它是纪实的;从文的角度看,它又是审美的”。其实,周宗奇呕心沥血地构思并创作完成此书,就是要把这部作品作为自己探索表现古代知识分子的苦难命运的。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何西来在序中对《文字狱纪实》的性质定位是恰当合理的。

    《文字狱纪实》作为纪实文学作品,也具备了鲜明的艺术特色,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为结构。周宗奇此书的写作,是建立在占有丰富史料的基础上的;然而,仅仅把史料翻译成白话并稍加连缀还是远远达不到纪实文学的要求的,他是要把死的史料变成了活生生的艺术创造,其中有独特的想象力,并为每一篇文字设计一个合理的结构方式。仅就叙述而言,有的采用倒叙的方式,比如《虬蜂集》、《牢骚之罪》等;有的采用从中间写起,溯前因及后果的方式,如《曾吕悲歌》、《避讳》等;比较多的是采用顺序叙述的方式。每一篇叙述方式的不同,是基于所描写的人物或事件的不同而确定的,每一种方式,都能很好地起到表现主题的作用。

    其二是重视人物形象的刻画。《文字狱纪实》虽属纪实性作品,但其中文学性也是显而易见的,最突出的是塑造出了一些栩栩如生,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的人物形象。最典型的莫过于《曾吕悲歌》中对雍正皇帝的刻画了。按照何西来在序中的分析,《曾吕悲歌》把“雍正皇帝的阴狠机诈,他用以统驭臣民的帝王权术的圆熟多变,他对吕留良掘墓、锉尸、灭族,却有意留下曾静师徒不杀的奇招;他在日理万机的情况下,仍不忘记在上谕中对臣下作认真的同时又是廉价的‘感情投资’;他自己动手,撰写驳斥汉族知识分子头脑中根深蒂固的 ‘华夷之辨’的长文;他既要大开杀戒,让臣下和在野的知识分子畏惧,又想留下‘宽仁皇帝’美名的矛盾心态等,都写得非常传神,让人感到这位机关算尽的君王就站在眼前。”除此之外,《黄门之祸》中关于乾隆皇帝连发四道谕旨的描写,以及对这四道谕旨的介绍过程中穿插进行的对这位君王复杂心理的极为传神的勾勒,都很有功力。还有如《金圣叹之歌》中,对金圣叹这位千古奇才临刑前的从容平静和给妻子留下一个烹调方面绝招的描述,显得人物活灵活现,并通过上述场景的描述,对金圣叹胸襟开阔的不凡气度起到强有力凸现的效果。所有这些,都给读者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其三是平实的语言风格。为了突出作品的真实性,更为了达到使粗通文墨的普通老百姓也同样可以看懂的目的,周宗奇在本书语言的运用上,力求做到平实自然,通俗易懂。我们读《文字狱纪实》,可以发现,三大卷中很难找到华丽的言辞与奇怪的文字,作者所使用的几乎全都是老百姓日常生活中所常用的口语,颇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

本文来源:太原晚报;本文作者:杨占平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0-07-28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山西作家掠影系列总目录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