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山西作家掠影系列

柯云路的小说:涉猎多种题材

  柯云路是1968年由北京来山西农村插队的知识青年。1972年到榆次山西绵纶厂当工人。工作之余,他喜欢上了小说写作。1980年,柯云路的短篇小说《三千万》被《人民文学》推出,在文坛和读者中产生了广泛影响,并一举获得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由此,柯云路便踏入文坛。迄今二十多年时间里,他发表了大量的长、中、短篇小说,总字数超过一千万。其中《新星》、《夜与昼》曾获人民文学出版社主办的“人民文学奖”。

    上世纪80年代,由于国家正处在改革开放初期,思想解放是主潮,因而,柯云路的创作也是执着地追求着政治理想的实现。无论写工厂的改革,还是写农村的变迁,抑或写城市的浮沉,他都显示出一种强烈而浓厚的政治识见与胆略。他在《新星》中倾力塑造的李向南这个典型人物形象,就是他对那个时代中国社会政治、经济改革观照的全部认识。那时,柯云路的这种选择,不仅独特,而且富有惊人的魄力。

    《三千万》写的是党的领导干部丁猛坚持原则,用理想主义精神与多种恶风邪气做斗争,最终维护了党的纯洁和国家的利益的故事。小说以追加预算三千万或压缩三千万,完成“胡子工程”为轴心,揭示了某厂基建工程中,单位之间,干部之间,群众之间互相拉扯、损公肥己的关系网和一部分干部受形势所惑,睁只眼闭只眼,得过且过,明哲保身的不良社会现状;同时,也塑造了坚持党风,坚持改革开放,敢于硬碰硬,善于化解难题矛盾的共产党人—— 丁猛的形象。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全国的工作重点转移到经济建设和体制的改革,而文坛当时还沉浸在反思的热潮中。柯云路迅速而及时地抓住时代变革的核心问题,反映了深刻的社会变动状况。作为新时期“改革小说”最初阶段的尝试,这部作品曾经产生了很大影响。

    长篇小说《新星》是柯云路前期影响最大的作品。小说甫一发表,就在文学界和众多读者中引发热烈讨论;随后,改编成同名电视剧播出后,更在全国上下形成一股“新星热”,主人公李向南成了家喻户晓的人物,不少地方甚至于把这部电视剧当作政治教材反复播放。应当说,《新星》最大的成功是表达了柯云路对政治理想的追求以及作品显示出的强烈现实感和社会批判意识。从艺术表现手段上看,《新星》选择的是非常典型而集中的情节和事件,以“焦点透示”的叙述方式,将李向南等人物的性格特征,淋漓尽致地凸显出来。《新星》中,富有历史深度的形象,不仅仅是具有善良正直品格、政治上坚强有力的理想改革人物—— 李向南,同时也包括顾荣、潘苟世、高良杰这样一些各级领导干部或庸官污吏,正是顾荣等的“恶”和“丑”,才更有深度地托出了李向南的公正无私、廉洁奉公的真善美。

    只是柯云路过分注意政治化倾向,过浓地强调了李向南的 “青天”思想意识,因此小说一定程度地削弱了生活化氛围,减弱了小说应有的诗意与魅力,连爱情都变得政治色彩过浓,政治选择太过。顾小莉还算丰满细致,然而林虹的性格,不能不说带有苍白与浅显之嫌。小说中林虹只能徘徊在政治斗争配角的边缘,而不是性情中人。尽管如此,由于《新星》情节的起伏、发展,场面气氛的渲染和人物之间的紧张冲突,都形成很大的张力,基本显示了作者驾驭大题材、大场面的能力,并给予读者很大的信息量,所以在褒贬不一的争议中,读者还是理解了作品的不少粗疏、肤浅等不尽如人意之处。

    1985年发表的长篇小说《孤岛》,是被评论家认为柯云路前期最有艺术氛围的作品,也是他本人自认为写得最好的小说之一。当时就有评论家评说《孤岛》在柯云路的创作道路上,预示了一种过渡和转析。从思想角度看这部小说,其实仍在延续着《新星》歌颂政治理想的核心点;但从艺术角度比较,《孤岛》采用的是象征主义创作手法,别具一格。不管是艺术追求还是创新意识,都属于柯云路别样的小说模式。

    《孤岛》的创作特色不在客观世界的真实写照,而在于某种哲理思考以及对人生的感受。小说写了一列火车,旅客和车组人员因一场特大洪水,被困在一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孤岛上,在一个传奇式领袖人物的引导下,组成了一支团结互助的整体队伍,最终战胜了大自然和内部敌人的威胁而获得新生。这是一部哲理小说。它通过岛上人们争食品发生的内讧,抢占制高点,意在暴露人类趋利避害的生物本能和天性中自私、短观、怯懦、怕死等弱点。但是严酷的现实使人类认识到:“个体须依靠群体而生存,个体的生存就系于群体的安危之中。”人只有超越自己的欲念,升华自己的情感,才能战胜孤独、绝境以及死亡的恐犋,坚守人的品格和尊严。然而,人类必须经历如此之大不幸,才能达到一种自我超越,那么,孤岛的寓言,无形中又透示了一种让人伤感的悲剧言语。

    《夜与昼》和《衰与荣》是独立成篇的两部长篇小说,但由于李向南等人物的连续性,人们还是将它们当作《新星》的续篇来读,因为大家关心着李向南等人物的命运和古陵县的改革前途。尽管人们对李向南的期待,在这两部小说中没有得到期望得到的回答,因而失却了对李向南的兴趣。但这两部小说毕竟紧紧追踪着中国改革的步伐和中国人的情绪,仍然如《新星》那样,近距离、快速度地反映了现实的中国人生活,而且依然体现了柯云路对理想的一种政治或非政治化的参悟与理解。因而,从总体上看,人们还是热情而认真地给予这两部作品以中肯的评价。比如这两部作品的叙事方式已“突破”《新星》所用的“焦点透视”方式,进入“全景俯瞰”与“散点透视”的新的叙事方式;再比如,从性意识等深层心理角度剖析《夜与昼》的创新意义等等。

    1989年,柯云路出版了《大气功师》。这是一部以大气功师为描写对象的长篇小说,但小说在这里已仅仅成了一种外壳和形式。柯云路在这部标明为小说的作品中,将大量的笔墨放到了人类种种神秘现象的展现和破译上,开始提出了自己“人体宇宙学”的理论。小说一经出版即获得轰动,在获得赞誉的同时也获得批评。北京的气功师司马南先生,就曾经撰写长文,对柯云路该书中提出的种种见解予以反驳。如果说《大气功师》和其后出版的《新世纪》是借用了小说这种创作形式的话,《人类神秘现象破译》则应该归入柯云路的另外一种作品了。而柯云路在《人类神秘现象破译》一书的作者自序中,却将这三部著作称之为他的三部曲。可见他本人也未将《大气功师》当成一种纯粹的小说。

    人类神秘现象自古有之,试图揭示这种现象的书籍也自古有之,柯云路的这“三部曲”,可以说是迄今为止,国内外最大规模地研究这个课题的尝试。柯云路在创作出大量小说之后,由写作《大气功师》开始,进入了另一个研究和创作的领域,在山西的文坛上,留下了一种独特的柯云路现象。

    进入新世纪,柯云路试图重新回归纯文学写作,先后出版了《东方的故事》、《成功者》、《芙蓉国》、《蒙昧》、《牺牲》、《黑山堡纲鉴》、《那个夏天你干了什么》、《合欢》、《龙年档案》等长篇小说和系列小说《十年梦魇》,从数量上看,尽到了一个专业作家的职责,但文学界和不少过去曾经喜欢过他小说的读者,并不认可,感觉他还没有像写作 《三千万》、《新星》、《孤岛》时那样的文学情怀。不过,毕竟柯云路有过大量读者,因此,这些作品的发行量还是可观的。柯云路已经年过六十,但他的写作还在继续,重新写出《新星》那样的作品也并非不可能。

本文来源:太原晚报;本文作者:杨占平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0-07-28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山西作家掠影系列总目录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