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杨荃麟与化里书院

  故乡河津下化,一个巴掌大的小村落,深深依偎于吕梁山南部中心腹地。

    忽一日,下乡归来,无事可做。百无聊赖地翻起一本县志,一本厚厚的县志,就那么胡乱地翻阅着,看那什么人拍的小城巨变的花花绿绿的图片,不经意间,抓书的手微微松动了一下,那书一下往前翻了许多页,当我继续翻往先前的照片部分时,目光不经意间瞥了一下,这一瞥不要紧,哎呀,竟然看到了“杨荃麟”三个字,这便让我双目圆睁,喜形于色了。

    杨荃麟,在村人眼中,可是个地地道道的大人物。

    村人可能不清楚何方圣贤在县衙当知县,但对同村的杨荃麟,却是熟悉得再也不能熟悉了,甚至连他身上,或许是肚皮,或者是胳膊,抑或大腿跟,哪里有块胎记,都一清二楚。就是在他死了几十年后,骨头恐怕都化作泥土了,村里头上了年纪的人,还在茶余饭后,津津乐道他的生前身后事。

    他虽名杨荃麟,村里人却不这样叫他,而是习惯称之为杨拔贡或者干脆就叫杨财主。称他为拔贡的人,大体上是识得一些文墨的人;而称他为财主的人,则是地地道道的泥腿子了。不过,他喜欢村人称他拔贡而非财主,叫他拔贡,大老远就笑盈盈地答应开了;叫他财主,则老大地不欢喜。说到底,他还是个文化人,喜欢文雅的称呼,对那直来直去的“财主”两个字,不感冒,一点儿不像现在的有钱人,就喜欢别人叫自己老板,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几张人民币似的。

    如果说他成为“拔贡”是他个人荣光、他的家族荣光的话,那么,他斥资兴建的化里书院,则是故乡小村最大的荣光。或许他有私心,建书院、聘名师,是为培养他的儿子、孙子,让他的子子孙孙沿着读书人这条道,青出于蓝,博取更大的功名,换来他家族的再次荣光。即使这样,对于村人,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孩子上学有了去处,穷苦人改变家庭命运的希望,也在这书院的琅琅读书声中一步一步地靠近。要不然,除过他有建书院这个实力,其他乡人若要建书院,银子花销哪里来?

    他的书院,非但来者不拒,相反,对于聪颖好学的孩童,还给予粮食补助,以资鼓励农家孩童求学上进,逐步改变用体力维持生计的传统生存道路,让知识开辟出农务劳作之外的又一条人生新路。

    他的书院,重金聘请县城名师闫春洞为私塾先生,为山里孩子传道、授业、解困惑。这个秀才闫春洞,名不虚传。还是在那本县志里,文化名人之栏里,有他的一张照片和简介:他,字玉庭,城内闫家巷人,清末秀才,一生教书,以“误人子弟,如杀人父兄”自勉。细看照片上,他眉目清秀,脸色凝重,颇有饱读诗书的几多痕迹。

    他在化里书院执教的年岁里,这个山村书院并没有因地域的偏僻而导致教学的落后,故乡的孩童,孺子可教,杰出者脱颖而出。他随着化里书院,声名鹊起,透过道道山梁条条深沟,传进了县城,传进了知县傅文绮的耳朵,这一传对闫先生绝对是件好事,而对于故乡、对于杨荃麟,则是始料不及的。

    这个知县,不嫌山路颠簸,亲自驱马前来,踏进小村,径直走进书院,邀出伏案耕耘的闫先生,一阵嘘寒问暖,给予褒奖,而后委婉说出来意,欲请其前往县城担任高等小学校长。

    杨荃麟纵然有多么的不愿意,碍于知县大人的颜面,亲自躬身前来,自然不敢怠慢;更何况他识文断字,明白孰轻孰重的道理。闫先生调往县城,对全县孩童有益。可他这一走,自己苦心兴建的书房、自己化里村的孩童,谁来担当教化、谁来传播仁义礼智信呢?

    闫先生牵着毛驴将要启程的那刻,我可爱的故乡人,先生的学生,还有学生的家长200人之多,几乎是同一时间,齐刷刷地跪在了书院里。

    更让我震撼的是,这跪师的人群中,居然有“富甲一方”的杨荃麟!他这一跪,我想更多的是对私塾先生开启存智、传播文明的一种谢意。

本文来源:山西日报20110620;本文作者:刘国梁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1-08-31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