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王官谷中谒司空

  王官谷是永济名胜王官峪的旧称,但我仍喜欢以“谷”称之,我觉得山谷更能让人体会到大自然鬼斧神工的痕迹,空谷之中更能传递出丰富的历史信息。

    王官谷,我心仪已久。十几年来,无数次携友陪客去看铁牛、会莺莺、登鹳雀楼。每每路经清华小镇,总不忘对它惊鸿一瞥,却又匆匆擦肩而过。

    “五一”午间,空中飘着湿发的细雨,雨丝淅淅沥沥敲打着窗棂,喃喃细语着,不知是要挡住假日里旅人的行程,还是要营造一种浪漫的朦胧?正在此时,友人来电相约“漫游”。也许是那根“缘分”的丝线突然出现,也许是有人在心灵深处发出了呼唤。没有选择、没有犹豫我便策马扬鞭径直地来到了王官谷的面前。

    它真的就像一位美丽的仙子,只是比传说中更加秀丽、更加妩媚。奇岩秀水,悬帘飞瀑,茂林修竹,幽谷深壑,一切的一切,突然间,就从梦中跳跃而出来到眼前,触手可及。这里没有那种用昂贵的石材铺就的台阶,依然是古老的土石路,以一种出乎意料的原始和纯朴向前、向上延伸着。路边一股急湍的细流敲打着乱石,弹奏出曼妙的音乐。这种久违的自然之声,在山谷间回荡,让人不禁有一种俯耳听溪的冲动。丝缕般的小雨抚摸着茂密的枝叶,“沙沙”声中,几只喜鹊飞出,是那种在城市里难以见到的黑色的精灵,“喳喳”几句,像是在欢迎客人的到来。路边老妇的脚边,放着一个大盆,盆中挤满了仍在努力横行的小螃蟹。一会儿它们或许会成为游客口中的美味,或许会成为孩童手中的玩物。离开了涓涓溪流,它们的命运总会变得多舛,让人堪忧。

    逆溪登行,满眼翠绿,雨雾迷蒙的山腰间,烟霭白云缥缈缠绕,让整个王官谷变得更加的神秘迷人。徜徉其间,如随五柳先生遁入武陵桃源,亦梦亦幻,真有一种迷失了自己的感觉。

    峰回路转。突然,一条白练从天而降,随风舞动着落入碧绿的浅潭,在它的周围密布着厚厚的苔藓,那样的古老,却绿得十分鲜亮。大自然总是这么地神奇,它总能在不经意间展现出一些东西,让人感觉到自己的卑微和渺小。譬如这不起眼的苔藓,无论世界怎么改变,它却依然保持着亿万年前的样子,不急不躁。这一道飞瀑是王官谷的眼睛,正是它吸引了无数人慕名前来。我静静地立于潭边注视着它,恍惚间,仿佛看见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正细捋长髯与人把酒对弈,品茗言欢。谈笑间,吟诗论道,礼佛说儒。一眨眼,却又不见,似乎是在瞬间羽化而登仙。

    我明白了!在心灵深处呼唤我的并不是这仙境般的美景,而是这位仙风道骨的长者。他曾是这里一草一木的主人。1000多年前,在那个盛极一时的唐王朝朽落之际,他居守谷中22年,几任皇帝三次下诏,他坚辞不出,并以“三休”自解。他不是别人,正是自号“耐辱居士”的晚唐诗人司空图。

    “三休亭”的遗迹已荡然无存,后人为了表达对他的思念建了 “三诏堂”。站在“三诏堂”内,我静静地凝视着他清俊修雅的面庞,尽力压抑着自己内心的澎湃,一遍又一遍体会着他奉不奉诏、出不出山的挣扎。

    堂内并没有其他的游客。一位老者见我看得出神,便引我走入侧厅。这里挂着一些“名人”游王官谷时留下的一些“墨宝”,其中一幅是毛泽东之女李讷1998年来谷所题:“得剑乍如添健仆,亡书久似失良朋。”这是司空图《退栖》一诗中的两句,那一年是他辞官隐居的第二年,51岁的他依然在剑与书之间徘徊。剑与书是人生的两种选择、两种境界,可往往又难以兼得。剑与书是两种社会形态,一文一武、一张一弛。文武、张弛之间,国家、民族和无数个人的命运也许就会随之改变。李讷提笔之时,想必心中的感慨会更多一些。

    司空图最终选择了书。他宁可不要健仆,也不愿失去良朋。老者引我来到另一个侧厅,这里悬挂着司空图一生的辉煌,24幅工工整整的楷书将“二十四诗品”展现于世人面前,一横一竖、一撇一捺,无不表达着书者的敬仰与虔诚。我仰视着每一个字,仰视着表圣先生用毕生心血铸就的中国诗论的巅峰,不禁思绪万千。他隐居王官谷22年。这22年,他真的就“隐”了吗?真的就不问世事了吗?鲁迅先生曾言:“完全超于政治、超于人世间的所谓田园诗人是没有的。诗文也是人事。既有诗,就可以知道于世事未能忘情。”有人说他消极遁世、逃避现实,他真的就与世隔绝了吗?郭沫若五岁时就开始读“二十四诗品”,他说:“二十四诗品,各品是一个世界,甚至各句是一个世界。”试想,一个消极颓废的人,心中岂能有这丰富、纯美、高雅的世界?他只不过是躲了起来,躲在了一个清静的山谷中思索,他仍然在时刻注视着这个纷扰的世界,而世界上忙碌的人却看不见他。他的心仍然随着唐王朝的起起落落而不息地脉动,直至唐朝最后一个皇帝唐哀帝被弑,他才心如冰封,绝食呕血,以身殉唐。其忠,其烈,其才,其胆,日月可鉴,岂有半点消遁之意?

    我突然明白,这世上根本没有真正的“隐”者,所有的“隐”者,心中依然都有着火热的梦想,只不过圆梦的路径不同罢了!司空图用另一种方式表达着他对唐王朝——哪怕是大厦将倾的唐王朝的眷恋和热爱,而这种爱被世俗的眼光误读、误解,甚至用误会把他埋葬!

    乾坤朗朗,世事苍苍。自然和历史不会以哪一个人的意志为转移,他用自有的法则格式化着他的硬盘,留下该留的、删去该删的,就像王官谷,悠悠千哉,曾有多少人觊觎这里的美景,想在此久留,可是现于眼前的,依然只有那道永不落幕的飞瀑和那个风骨飘然的灵魂!

本文来源:山西日报20110620;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1-08-31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