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假如太原拍部电影

 

 

 

 

 

  策划人语:这是一个幸福的时刻,在20123月,太原赢得了一项荣誉:“中央电视台、国家统计局和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共同推出的CCTV经济生活大调查结果出炉,在全国最具幸福感城市中太原排名第二,第一和第三分别是拉萨和合肥。”

    太原市市长廉毅敏解释幸福时说:“一是时代原因,市委、市政府将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定位于改善和保障民生,拿出 ‘真金白银’解决民生难题,提升人民群众的民生幸福指数,让百姓生活得安心、放心、舒心。二是市民厚道,有决心和信心创造幸福生活。三是城市充满活力,市民的热点难点问题政府努力解决;政府要做的工作市民大力支持。”这一切,都是太原市民所能够感觉到和体会到的。

    在人们对幸福的理解上,有着许多不同的概念,但是总结一下,幸福无非是物质上和精神上的满足,就每一个个体而言,幸福也不过是需求和满足的平衡。在解释城市是什么的时候,菲利普·潘什梅尔认为,“城市既是一个景观,一片经济空间,一种人口密度,也是一个生活中心和劳动中心,更具体点说,也可能是一种气氛,一种特征或者一个灵魂。”对一个城市来说,他所能提供的幸福方法,莫过于良辰美景奈何天和赏心悦目谁家院,也就是说,它能够提供诸多使人们免于不幸的条件;而对广大的市民而言,他们所能做的,是一个个希望的坚持,是一个个梦想的守候,是对生活的热忱,是对爱情的忠诚,是一个市民的责任与宽容,也是一个公民的理性与成熟。

    这个城市能够拥有今天的幸福,确实有着太多的不容易。没有政府的努力,没有广大市民的奋斗,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我们突然有一种想法,假如给太原拍摄一部电影来展现这种幸福,那又会有怎样的效果?假如看到我们熟悉的事物和朋友成为永恒的影像,我们又会有什么样的感觉?对太原这个古老的城市来说,它太缺少一部反映自己的电影了,我们都不能忽视的是,一部电影可以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名片,看过《罗马假日》的会对罗马心向往之,看过《非诚勿扰》的会对北海道念念不忘,《迷失东京》已成经典,《唐山大地震》已成追忆。有人说:“每个城市都应该有一部属于自己的电影。”也许,在光影的浮动中,我们能够感受到历史与现实的交汇,我们能够触摸到时间与空间的浓缩,我们也能真切地体会到那些幸福的故事。

    这是2012年,我们为太原想象一部电影。

划:平瑞方 图片制作:王素霞 

寻找太原城的幸福影像 

    ★魏明悦:一个江南女子,明眸善睐,性格在温柔中隐藏着执着。

    ★龙诚诚:太原男子,自由职业者,喜欢写字、绘画、摄影,有责任感,善解人意,对太原文化极其了解。

    ★龙天放:退休教师,热衷于收藏古籍,经常出没于文庙、南宫一带。

    ★“轻言细语”:太原女网友,热情好客,性格直爽,魏明悦的太原朋友,情节过渡的必要人物,喜欢龙诚诚,但最终为了友谊放弃爱情。

    剧本梗概

    2012年,刚刚失恋的魏明悦来到太原。她要找的,不是姹紫嫣红开遍的 《红楼梦》,而是多情自古空余恨的《花月痕》。那是太爷爷魏秀仁(字子安)的一个梦,魏子安的《花月痕》,写尽晚清太原风物,它穿插着两条爱情的线索:荷生与痴珠,两位有着相同才情、不同命运的男主人公,一个龙飞九天,一个潦倒此生,而这两个人,一个是魏子安的理想版,一个是他的现实版。魏明悦所找到的,正是魏子安当年的足迹。

    龙诚诚是一个自由职业者,他喜欢绘画太原的古建筑,喜欢拍摄太原的民风民情,喜欢在太原的大街小巷流连。他是太原文化的热爱者,也是《花月痕》的痴迷者,他被江南来的明眸善睐的魏明悦所吸引,为她执着的梦想和追求所感动,想着用尽一切力量为她完成这个心愿。

    明悦所找到的,是一个前进的太原,而她的记忆停留在19世纪中晚期魏子安所描绘的太原中。她失落着,但是这种失落很快被一个个新的发现所取代。或许,她不会再看到祖先眼中的太原了,但是龙诚诚却用自己的影像为她勾勒了一幅 《花月痕》。

    影像在晚清和现代不停地交汇。在时光的穿梭中,车水马龙的太原街头显得多么静逸。登上高处遥望时,迎泽大街的夜景如此迷人,远处流逝的汾河水似乎在静静地诉说什么,它见证了那个时代魏子安的凄怆一生,也见证着魏明悦在这个时代的太原所找到的幸福。

    幸福是什么?这是个不好定义的词语,但是所有的定义都离不开需求和满足的关系,幸福就是一个又一个的欲望与现实的平衡,这就是电影告诉我们的。

    这部电影的名称,我想就叫《并州寻梦录》吧。

    《并州寻梦录》情节设想

    “久违了!”一个本不该想到的词语突然出现在她脑海中。窗外的景致渐渐繁华起来,地理上的位移给她带来时光流动的感觉,她仿佛从一个年代走向另一个年代,惟有奔跑的孩童和悠闲的老者,也许,只有这一切才不曾随着时光的逝去改变。

    情节一:魏明悦下了飞机,到达太原城。

    “早点!早点啦!”前方公交车站牌附近有一个卖早点的便民服务站,听他们这么一喊,魏明悦觉得真饿了。于是买了一个包子,也不顾什么淑女形象,拿着就啃起来。“爸妈看到我这副样子一定会说我的!”她想。不过看到身边的几位西装革履的上班族为了赶时间而在等车的间隙解决早餐的样子,她一下子理直气壮了!一名环卫工阿姨走过这群人的身边,笑着说:“年轻人慢点儿吃!真是的,别乱扔啊!”“嗯,知道了,阿姨!”一个小伙子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回答道。然后,周围的人都笑了,他们原本素不相识。

    魏明悦突然很想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于是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挤在人群中,没有座位,一位小姑娘见她拿着一大包行李,就给她让座,她谦让许久,还是坐下来了。太原这个城市,在大城市的快与小城市的慢之间,她看到路边奔跑的孩童和悠闲的老者,也许,只有这一切才不曾随着时光的逝去改变。明悦仿佛不是从异乡而来,而是回到了故乡。“久违了!”一个本不该想到的词语突然出现在她脑海中。窗外的景致渐渐繁华起来,地理上的位移给她带来时光流动的感觉,她仿佛从一个年代走向另一个年代,一种失落感油然而生,也许,再不会找到太爷魏子安笔下的太原了。

    情节二:在太原的第二夜,魏明悦到汾河公园,她在这里遇见了拍摄汾河夜景的龙诚诚。

    场景回放:《花月痕》中第十四回讲,在汾堤之中、汾神庙旁的秋华堂,借着朋友的宴请,韦痴珠与刘秋痕、有情人得以相见,韦痴珠与韩荷生、神交已久终于会面。与秋痕的第一面,韦痴珠是“万种柔情,一腔心事,却一字也说不出来”;与荷生的第一面,二人笑语“说套话便不是我们真面目了”。

    汾河水依旧,只是昔年的庙宇亭台却无处寻觅。正在拍摄夜景的龙诚诚,看见了长时间凝视河水的明悦,被微风吹拂的长发、窈窕的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他误以为明悦刚刚失恋,有点想不开。就上去打招呼:“这位朋友,多情自古空余恨,好梦由来最易醒。有什么事情想不开呢?”明悦蓦然回首:“你说什么?”龙诚诚说:“我是说,唐僧在取到真经前,还会误入小雷音寺,人生哪有过不去的坎!”“我不是问这个,我是说你刚才的那句诗,谁告诉你的?”“太原人都知道,魏子安的《花月痕》,这是名句,出自太原的名句。”“……”明悦沉默了。龙诚诚发现,这并不是他所想象的要轻生的女孩,就自我解嘲起来:“嗨,我本来以为你是投河的,没想到你是看鱼的。”

    当然,这里面还可以考虑穿插一些细节,本来是很浪漫的一次邂逅,但一个“多管闲事”的保安出现了:“姑娘,这小子是在骚扰你吗?”在误会的基础上进一步误会,而最终又得到澄清。两个人彼此的印象就更加深刻了。

    情节三:柳巷之中,魏明悦寻找当年的花神庙,可是所能看到的是一座座高楼。魏明悦的寻梦和龙诚诚的不理解形成矛盾。

    场景回放:《花月痕》中第一回说:“何不往柳巷口一味凉茶肆,听小子讲《花月痕》去也?”《花月痕》中第二十九回说:“话说并州城内柳巷,有个寄园,因山而构,第一层门内有个花神庙……第二层门,便是寄园,系一江姓乡宦住宅,缘南边任内亏空,写信回家,叫将此园典卖。”

    街头是一对对拉着手的青年男女,身边却是背着相机到处拍的龙诚诚。魏明悦恼火地说:“你说过要帮我寻找花神庙的。”龙诚诚说:“大小姐啊,那都是两百年前的事了,我们不如去博物馆瞧瞧,说不定有你太爷爷的痕迹。”看到街头的快餐店,魏明悦问:“哪里有凉茶肆呢?”龙诚诚一脸无奈地说:“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从清代穿越来的。”

    情节四:寻找夫妻庙

    场景回放:韦、刘二人去世之后,被合葬一处。“南门外竹竿岭一区坟地,就在夫妻庙后”,“就岭下善人村买一百亩地、五十亩菜园、一所房屋,将跛脚配给秃头,便令搬往守墓”。

    龙诚诚为了让明悦高兴,特意找了一位老人,让他给明悦讲述夫妻庙的传说。明悦发现了破绽,对龙诚诚非常恼火,她以为,是龙诚诚妨碍了她寻找真实历史的计划。她想起了自己的前男友,愤怒地喊道:“你们都是骗子。”

    情节五:一个特殊的展览在愉园举办。

    一个特殊的展览在愉园举办,这是当年魏子安津津乐道的四美园,这里所展出的,是老太原的影像,有许许多多的老照片,有太原古建筑的钢笔画,最为壮观的,是魏子安描绘的太原的复原图。明悦站在这幅画前掉下了眼泪。她猜出了这幅画的作者是谁,但是她不能想到的是,为了举办这个展览,龙诚诚几乎花费了家里的所有积蓄。龙天放问他:“孩子,你这样做值得吗?”他的回答是:“值得。”太原的相关部门也为这次展览伸出了援手,他们提供了大量老太原的资料。一位专家还题词说:“我们不忘记一个城市的记忆,才会更加珍惜这个城市的今天和明天。”

    结尾想象

    走上飞机的明悦没有见到龙诚诚来送她,只是看到一个信封和一束花,这是她在太原唯一的好友 “轻言细语”送来的。她带着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上了飞机,那些场景一个个闪现,她似乎已经开始怀念这座城市。“我们还没有来得及道别,就已经开始了怀念。”龙诚诚的一句“名言”在她耳边回响。

    信是这样写的:

    “悦悦,我觉得你错了,我真的知道你在寻找什么,只是你自己理解错了。你以为,自己所寻找的不过是你太爷爷的足迹,是你太爷爷挥之不去的梦想和刻骨铭心的爱恋。但是我以为,你不过是在寻找自己,在这光怪陆离的世界中,在变幻莫测的世相中寻找属于自己的真实。你没有找到你所宣称的,是这样的,即使你再寻找几百个春秋也会无济于事,时光也会让我们的城市前进,也会把我们的记忆抛在历史的洪流里。可是你找到了你一直追求的,真实的生活、真正的爱情,如果你太爷爷再一次回来,他所要寻找的答案也会是这个解释。我想,他会很高兴地看到你在这个城市找到自己的归宿。如果你还在听我说话,请让我再一次告诉你:‘我爱你。’”

    明悦有没有留下,也许在这里,我们可以留下一个悬念……(本文纯属虚构)

 

卡梅隆:用电影来解读太原

 

    詹姆斯·卡梅隆

    1954816日生于加拿大的著名电影导演,擅长拍摄动作片以及科幻电影。他导演的电影经常超出预定计划以及预算,不过都很卖座。1984年推出自编自导的科幻片《魔鬼终结者》后,使他一夜成名,多才多艺的他除导演外,又是编剧还是制作和剪辑,他的电影主题往往试图探讨人和技术之间的关系。目前电影票房史上最卖座的两部电影《泰坦尼克号》(1997年)和《阿凡达》(2009年)都是他执导的作品。其中《阿凡达》堪称世界电影之最,全球票房超过27亿美元,目前是全世界票房收入最高、也是历史上最成功的电影之一。

    “我们还可以考虑穿插一条线索:隋炀帝丢失了玉玺,因而丧失了统治的合法性,他不得不靠这暴力和高压来延续他的帝国。他的臣民奋起反抗,各路的反叛者,他们都渴望得到玉玺,获得隋帝国继承者的资格,然而玉玺却落到了青年李靖手里,他要把它送到一位贤明的君主手中,然而等待他的却是惨烈的战斗和杀戮。”

    电影是城市的情人

    三晋都市报:为什么会考虑用电影来反映一座城市?

    卡梅隆:菲利普·潘什梅尔认为:“城市既是一个景观,一片经济空间,一种人口密度,也是一个生活中心和劳动中心,更具体点说,也可能是一种气氛,一种特征或者一个灵魂。”城市和电影是天生的情侣,他们的蜜月遥遥无期。《罗马假日》让中国很多婚纱店都改了名字;《迷失东京》让人们看到了喧嚣繁华之中来自异乡的寂寞;《巴黎,我爱你》也不赖,它让法兰西这个浪漫的国度更加迷人;甚至还有《非诚勿扰》,这部电影播出后,北海道的旅游一下子就火了。《唐山大地震》则很特别,从一个城市的角度来说,它让人们看到了这个城市在苦难中抗争的精神,也让大家看到了一个城市如何从废墟中重生。2010年的《好雨时节》是说成都的,这里面有了很多韩剧的特点,因为他的导演就是韩国的。所以,一部好电影,是这个城市最好的名片。太原需要一部以太原为背景的电影,说实话,从来没有一种艺术形式比电影更能够反映城市的。

    特效制作晋阳城

    三晋都市报:如果给太原拍一部电影,您会考虑什么题材?

    卡梅隆:我比较喜欢晋国这段历史。一个姓智的晋国阴谋家,逼迫一位姓魏的将军和一位姓韩的将军一起去攻打赵家,赵家被迫逃到了晋阳城。他们在晋阳城外展开了一场较量,既是武力的较量,也是智慧的交锋,也包括人性的对抗。最危急的时候,智伯甚至用汾水淹没晋阳。这是一段可以大制作的场面,我们可以用3D技术复原当年的晋阳,战车的角逐、滔天的洪水,这比起《指环王》也毫不逊色,当然还有弓箭,像《英雄》里面的箭雨给我的印象极其深刻。而在晋阳城下所进行的谋略交锋更是让人叹为观止的。

    当然,我们要突出普通人,这里面的智伯也好,韩赵魏三家也好,他们所争夺的不过是权力,而晋阳却是一个信念和希望所在。我设想着,会有一个普通的晋阳人站出来,它不是为了某个人而战,而是为了一群人,为了一个城市而战斗,这就是电影所需要的英雄,像《功夫熊猫》那样,他很平凡,却有着走向伟大的潜质,这样的平民英雄,才是我们所有人都希望看到的……

    李世民的奋斗史

    三晋都市报:我倒是觉得李世民在太原这一段很值得去探讨,他是大唐帝国的第二代皇帝,关于他的丰功伟绩,即便在美国也有很多人知道,您有没想过拍一部李世民的奋斗史,他是如何从一位“太原公子”一步步走向帝国的最高峰,您想这是否会超越《角斗士》?

    卡梅隆:是的,大唐帝国的建立过程这段历史也非常诱惑人。隋炀帝在中国推行他的黑暗、暴虐的独裁统治,很多绿林好汉都起来反抗,他们聚集在一个叫瓦岗寨的地方战斗。但是,光明还是在太原——由李渊和他开明的儿子李世民统治的这片土地,他们拥有左右时局的力量。但这对电影来说地点的分散是不利的,瓦岗山有着太多的英雄,一部电影,其实有一个主要的英雄就够了,还需要两个不同的角色陪衬。能把这些联系起来的,是一个叫李靖的人物——那个年代最优秀的统帅;还有一个叫红拂的女性,他们对杨广的暴政日趋不满,想寻找推翻隋朝的力量,因而成了杨广的通缉犯。而他们也看到了希望就在太原。至于情节,我们需要把人物聚集到一起,各种势力都要聚集到太原这个地方,杨广的支持者,他们的目的是防止李靖与李世民的结合;瓦岗寨的力量来到太原是想寻找自己的同盟者,但是他们很快看到这股势力更加危险,所以也想尽力除掉潜在的对手李靖;甚至李渊也要出场,这位保守的老唐王不希望看到战争蔓延到太原,也不希望承担一个叛逆者的罪名,所以也在竭力阻止李靖和他儿子的见面。

    对了,我们还可以考虑穿插一条线索:隋炀帝丢失了玉玺,因而丧失了统治的合法性,他不得不靠这暴力和高压来延续他的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