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海子边,寻常巷陌间的记忆

  街名来历

  从金鸡岭到海子边

    因为和繁华的柳巷相连而成为一片热闹的商业集市;因为和风流六百载的文瀛湖比邻而居,不免沾染了些许文气。这条风格独特的街巷就是太原市妇孺皆知的海子边街。它与太原市儿童公园仅一墙之隔,没有咄咄逼人的商业富贵,只有平易近人的市井小贩。“海子”,是鲜卑族语,指水潭、水池和湖,原本是明朝洪武九年扩展太原城池后,每逢下雨,雨水由东向南汇集逐渐形成的两片积水潭,大点的叫圆海子,南头小的叫长海子。顺理成章,海子旁边的街巷也就被称为“海子边街”,人们叫得顺口了,无形中还“偷工减料”地去掉一个字,改为海子边了。以儿童公园正门(北门)为界,将海子边分为东、西两段,故又分别称之为海子边东街、西街。

    海子边明时称海子堰,海子边东街的得名,正是因其在海子堰的东边。这一带,传说最早叫做金鸡岭,是一片濒临海子堰的土丘,亦是太原城内惟一的一块高地,当时这里黄土漫漫,缀以绿树红花,每逢朗朗晴日,总是最先接受阳光沐浴,最后与夕阳告别。更因整日金光普照,远处眺望仿佛一只金色雄鸡侧卧水旁,故名金鸡岭。

    那时的金鸡岭还很落魄,人烟荒芜,小得在史料里连容身之地都找不到,和“繁华”、“兴盛”这样的字眼自然是扯不上任何关系的,但沧海变迁似乎在瞬息之间就颠倒了曾经过往的历史。

    清代中期,经过百余年承平之后的太原,逐渐发展成为一个较为富泽的城市,人口骤增,商贾纷沓而至。当年城中的金鸡岭一带,民居稠密,买卖兴隆,成为一条市衢井然的城镇新街。于是,岭名演变为街名,一直沿用到清朝末年。至民国初,金鸡岭繁华异常,人来人往,黄土漫散,早无当年岭的痕迹。而与岭相邻的海子堰,却因城中雨水污水年久集聚,有盛无竭,这样,金鸡岭又更改为“海子边”。当时的海子边,就是一个环绕“海子”的半圆形街巷,和现在的样子差不多。

  解放前,海子边东面经商西面娱乐

    因为自古和钟楼街、桥头街、柳巷等富庶的商业街血脉相连,海子边从商成了必然的选择。明清时期,晋商票号纵横宇内、汇通天下,晋商精神也随之广为传扬。清代时,许多有眼光的商贩们把摊点设在了海子边,小巷从那时候起就响起了悠长的吆喝声,那声音拖曳着,在蜿蜒的市井里迂回缠绕,余音至今还没有消散。“解放前,海子边东边是经营小本生意的,西边是老百姓的文化娱乐场所。”今年78岁的老太原章之春记忆犹新。

    1946年,章之春16周岁,独自从文水来太原海子边附近的鞋铺学徒。那时,海子边周围没有栅栏和围墙,杂草横生,树木萧条,文瀛湖的水很浑浊,遍是垃圾。湖东岸,多为卖地方风味小吃和生活品的小商铺。卖糖葫芦的、炸油糕的、炒灌肠的、烙大饼的……林林总总的店铺多达二三百家。最吊人胃口的是榆次陈家卖的炸油糕,一到晚上大油灯一点,油锅一开,黄澄澄、香喷喷的黄米枣泥馅油糕一吃,甭提有多解馋了。对了,还有靠公园北口鸿福居的京味夹肉饼也好吃,肉香味美,买一个大约需10个铜板。“这家铺子在当时也算是个品牌了”。

    经营针头线脑、锅碗瓢盆、鱼摊菜市的小商贩很有口碑,城内外来此交易的人流不息,成为当时老太原的一大景观。据考证,自清代以来,虽然许多商人看中了这个地方有良好的商业发展前景,但并没有进行深度开发,而是把它做了集市专场。守着这个“金饭碗”,却没有挖走多少金子,此时的海子边名声在外,实际并没有形成规模鼎盛繁荣的商业气象。

    海子边西岸,是文化娱乐场地,曲艺杂耍盛极一时。除了刮风下雨不好的天气外,每天卖艺说唱的摊位有二三百个。天刚擦黑,远远望去,人山人海。唱小曲的、变戏法的、拉洋片的、打快板的、唱晋中落子的、耍魔术玩西洋景的,以及打卦算命的,就像老北京的天桥,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一直持续到晚上八点多,方才人去摊空。

    其中,最受人追捧的是夏福义说的相声,狄来珍说的评书。每逢开演,划地为界,互不干扰,中间放一张破旧的木桌,摆几个长条板凳,拿一把扇子,或一块响木即开即演。夏福义是老北京,年轻时流浪到太原,他戴着深度近视眼镜,身穿灰色长袍,一米六八的个头,往那桌前一站,人倍儿精神。他和搭档表演的《太原杂事》《二寡妇出嫁》等当时脍炙人口的相声段子,幽默有趣,常博来阵阵叫好声,然后就有铜板不断地哗啦哗啦地扔到他的摊位上。说书人狄来珍,20来岁从河北来到太原。那时,有钱人去看电影、看戏,没钱人都来此听狄来珍说评书。手头宽松点的给他扔俩小钱,没钱低头悄悄走人。狄来珍也不在意,凭一句“下次再来,欢迎捧场”,也赚了不少人气和财气。

    1946年秋,海子边正门,又搭起一个临时戏院,叫复兴大舞台。条件简陋,木板木柱支撑,帆布连接围成墙,座位都是木条长凳。这里的演员们大都是从各大戏院“下岗”后,又自由组建起来继续谋生创业的。他们以唱三国戏、武打戏为主,每天早晚两场。最好的甲票一张才收旧币2000元(相当于现在买一斤小米的价钱),票价只有正规戏院的1/3,因此场场爆满。这个简易戏院,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方便群众了。后来,戏院被拆,搬迁至大南门外,又重新盖起一个复兴大舞台,变成了后来的光明剧院。

    文瀛湖周围是众多老百姓健身打拳,艺人们吊嗓子练功的好去处。一代晋剧表演大师丁果仙,16岁以前曾跟随师傅在这里练功,但却从没有在海子边出过摊。后来,随着身价和技艺的提高,她在声望高于海子边的开化寺和泰山庙 (酱园巷)登台亮过相。

  解放后,海子边恬静过热闹过

    李为胜,今年63岁,在海子边度过了快乐的童年。他说,生在海子边的人,几乎都会在水里“扑腾”两下。到了夏天,湖水碧绿,湖面镜平,蓝天白云都在湖里,间或还有飞鸟掠过。“当时,我在海子边小学上学。有时放学后,就偷偷和几个小伙伴去湖里游泳,玩得过了头往往忘了回家,直到天完全黑下来,听着大人由远而近的呼唤声,才赶忙兜个圈子跑回去。回家前必须得检查一下自己,身上不能有被水打湿的地方,否则是要挨打的。大人眼里可不揉沙子,他们有一个高招,只要用指甲在我们的小胳膊上一划——长长的一道水碱印便立刻‘验明正身’,自然少不了一顿责罚。当然,这么做还是担心孩子们的安全。”“海子边饭店也是许多老太原们心里的念想,现在已经不存在了,当时位于公园东北角的一处大院内。院子三进落,旧时曾作过县、市衙门,1912年孙中山先生来太原时还在这儿呆过。”老太原赵全保说,第一次到海子边饭店吃饭时的最大感受是,“那时下个馆子改善一下伙食,就像过年一样”。饭店里卖的饼子和刀削面很出名,饼子刚从烤炉里烤出来,大老远地就能闻到香味。4分钱一两粮票买上一个,咬一口焦焦的脆脆的,来吃的人络绎不绝。而刀削面,上世纪50年代,作家王蒙还在这家饭店吃过,饭后对面食和这里热情的服务人员赞赏有加,并写在自己的《鳞与爪》一文中。

    王蒙说,他1950年代来过几回太原,印象最深的当数“在规整美丽的海子边公园附近,吃过几次刀削面”,“海子边公园近旁的海子边饭馆里,坐着的都是吃三棱形筋道利索的刀削面的。”他还写道,“比面条给人印象还深的是一位服务员……他一只手端三碗,两只手端着六大碗面……同店还有几个女服务员,但大家都招呼这个小个子。他是一个快乐的甚至有几分得意的服务员。他满场飞跑着端面、拾掇餐具、擦桌子、摆碗筷、算钱、收钱、找钱,像一阵风,像是在跳舞,像在舞台上表演。所有的顾客都把目光投向他,欣赏着他的精力、热情与效率,满意地发出会心的微笑。”改革开放后,王蒙来太原又专程到海子边,昔日饭店已无踪迹,原来的地方早变成了商场,他甚感遗憾,又专门写文章记述此事。

    上世纪80年代后,海子边站到了潮流的前沿,两边卖时尚服装和朦胧歌曲磁带的摊位很多。“改革开放前期,太原盛行的港台流行歌曲大部分是从这儿传唱出去的。当时邓丽君的《一帘幽梦》风靡了整个太原,我们一放学,就跑到海子边听,但大人们都反对我们来这里。”45岁的孟丽霞说。这里的男女摊主打扮时髦,穿着紧身的喇叭裤,烫着“羊毛卷”的发型,嘴里还不停地哼哼着爱情歌曲,在老人们眼里,这些人都不是好孩子。自然他们经营的前卫服装,多少受到点影响。为招揽生意,他们就把音箱摆放到店门口,一遍遍地不停地播放着流行歌曲。

    以海子边、桥头街、柳巷一带为龙头的太原市商业圈发展起来后,加上清和元、认一力、益源庆、双合成、六味斋等老字号的云集,这里成为太原市著名的黄金地段之一,还一度成为太原市著名的民营企业家和商业大腕的摇篮,许多人正是从这里起家走向成功的。

    海子边虽然居于闹市,但很内敛,多少年还是老样子。“无数的人,在这里进进出出,就像在自家的后院一样,轻松自在,亲切随和,没有芥蒂”。许多老太原说,或许,这正是海子边招人待见的原因吧。

  暴走印象

  海子边历史印迹拾零

    425日,海子边。

    信步东街,街景十分简单。左面,一圈儿童公园的铁栅栏围墙;右面,一溜热闹的小门店,大部分是经营服装生意的。不是很宽敞的街道上,人流熙攘,偶尔伴有鸣叫着喇叭的汽车慢吞吞地通过。不知不觉,溜达到西街,门面渐稀,呼吸爽起来,不时有夹杂着潮湿味道的风吹过,脸庞湿润润的。

    从西门进入儿童公园,站在状元桥上,眺望圆海子和长海子,水面波光粼粼,岸边垂柳婆娑。远处,孩子们快乐地玩着滑梯、风车,老人们悠闲地打牌、散步,还有一对对俊男靓女,怡然自得地谈情说爱……历经600年沧桑的文瀛湖,还是那么迷人、从容和淡定。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一楼一阁、一石一碑,随便谈起哪件,都有说不完的历史。

    笏文瀛湖:太原历史上著名的“阳曲八景”之一“巽水烟波”就指的是这里,相传湖面常有风烟笼罩,因此而得名。

    清朝康熙年间,圆海子水溢成灾,波及附近民宅。当时的太原知府王觉民主持疏通北南两海子,从南城墙下导水出城,消除了水患,海子南面是贡院,来省赶考的士子多要在此游览,有位姓裴的地方官给它起了个文雅的名字——文瀛湖。因为当时人们把文瀛湖水的盈缩变化作为预测考试成果的标志,认为“科年文瀛湖水盛,中者必多”。

    曾参加过康有为“公车上书”的赵炳麟在 《闲游太原文瀛湖感赋》中写道:“闲向文瀛湖上望,烟岚几点碧於螺”。

    笏状元桥:原是简陋的石板桥,因离才子们应试的贡院较近而得名。传说唐朝名相狄仁杰未及第时,跨桥游览,一老者赠其一枝杏花,随后高中状元,遂取名状元桥。1952年重建成造型优美的汉白玉拱桥。

    笏琉璃塔:1959年从东米市原新美园移建于此,为清代遗物。

    笏万字楼:始建于1937(民国26年)。该建筑原为阎锡山为纪念其父而建的子明图书馆。俯视建筑格局为“蛀”字形,人称“万字楼”,曾是太原市图书馆所在地。

    笏《崇德庐贴》石刻:共有39块,刻有我国历代书法名家钟繇、褚遂良、苏东坡、黄庭坚、傅山、米芾、郑板桥等人的真迹,嵌于长321米、101间的半壁廊中。是1958年清朝阳曲县收藏家李希的重孙李玉成捐献的,具有极高的观赏和珍存价值。

    笏孙中山纪念馆:原名“劝工陈列所”,始建于清光绪31年。1912年秋孙中山先生来并考察时在此楼凭栏发表演讲,遂更名“劝业楼”。1986年,在孙中山诞辰120周年之际,此楼被辟为孙中山纪念馆。

    笏革命烈士纪念碑:1950312日,山西省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为了纪念在太原解放战争中牺牲的革命先烈,修建了高4.1米,用汉白玉砌成的革命烈士纪念碑。

    笏还有彭真纪念馆、见义勇为纪念碑等重点文物保护建筑等。

    岁月悠悠,变换的是人事,不变的是物事。海子边街以一种超然物外的姿态,静静地记录着……

本文来源:晚报;本文作者:郭志英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1-05-11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家在太原系列总目录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