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晋善晋美系列策划之三晋之水

 

 

 

 

 

  在人类历史发展进程中,人与自然的关系经历了依存、开发、掠夺、和谐4个时期。要亲近自然,就要了解自然。

    山西地处万里黄河的中游,也是海河水系的源头,华夏儿女在这里引水灌溉,创造了灿烂的黄河文化。

相对于伦敦泰晤士河,商人和工匠们在河岸聚集;维也纳多瑙河,可以听到优美的华尔兹;上海苏州河,讲述着不尽的风花雪月……流经山西境内的河流同样一步步从历史走来,当后人用审视的目光回望时,是否也会自豪地说:它们是历史的经典! 

    河流,在人类历史上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先民们逐水而居,从平静的河流里获取生存要素,也在汛期的无常里见识河流的张狂。在供需、逃离与对抗中,人类与河流的关系越来越密不可分。

    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现代人生活在由管道构架而成的都市中,享受着便捷的同时,对于河流的记忆也越来越淡薄。而事实上,人类与河流的相处从来没有中断过,并一直试图从这种相处里寻求一种平衡,这一过程注定将很漫长,太原师范学院城市与旅游学院任世芳副教授,讲述了山西人与河流相处的故事。

    记者:山西的河流分布大概呈现一个怎样的状况?

    任世芳:山西省河流分属于黄河与海河两大流域,其中流域面积大于4000km2的有汾河、沁河、涑水河、三川河、昕水河、桑干河、滹沱河、漳河等。前5条向西、向南流,属黄河流域,后3条向东流,属海河流域。在这所有的河流中,汾河是省内最大河流,长710公里,纵贯省内中部,是省内主要农业地带。

    山西矿产资源丰富,大量的城市工业和生活用水以及废水、污水排放,使水环境形势不容乐观。2000年,据山西省水环境监测部门按照《地面水环境质量标准》对全省地表水质的评价结果,全省河流半数以上河段受到污染或严重污染。

    河流污染,产生一连串连锁反应。首先,水衰落之后,与之相关的水风貌、水文化将不复存在。我是太原人,小时候印象中太原有很多街道名都与水相关,比如海子边、西海子、柳溪,但是现在,这些地方一点水的痕迹也找不到了。此外,很多人都有被暴雨拦在下班途中的经历,这正是因为,在快速的城镇化建设中,地面被硬化,但相配套的下水管道系统建设跟不上而致。其次,地表水遭到污染之后,周围的植被也会受到影响,继而相关区域的生态环境质量下降。目前的水资源开发比例中地下水占了很大比重,与地表水不同,地下水循环周期长,如果过分依赖地下水,一旦超出其恢复期,那后期将很难恢复。这个模式就像杀鸡取卵,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晋祠难老泉的断流。尽管在各方努力下,已恢复一部分,但要完全恢复仍需一个漫长的过程。

    记者:这种结果在经济与社会发展过程中是必然的吗?

    任世芳:当然不是,这只是一个暂时的结果。河流水资源是一种可再生资源,传统的水资源开发模式,就其历史发展而言,大体可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依靠水资源的高消耗来追求经济数量增长,力图最大限度地开发利用当地或邻近地区水资源,以充分满足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第二个阶段:当可利用的水资源均已开发完毕,生态环境严重恶化,出现水危机时,研究并推行各种节水措施和污水资源化。山西的水资源开发模式,走的正是这一条路。

    治理三废,减少以至完全杜绝污水向河流的自由排放,是保护水环境安全的大前提。对于政府来说,可以从调整产业结构、蓄水、跨流域引水等几个角度着手治理。而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培养节水意识无疑是应该养成的一个良好习惯。

    古人说,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无论人类怎样进化,水在人们生活中承担的作用都一直重要。现代社会,怎样处理与水的关系,对于现代人来说除了是智力上的考验,更是一种发展眼光的考验。在和谐中求发展,是一道永恒的大题目,值得我们一直探究下去。水资源的合理利用与经济增长之间并无根本矛盾,问题的关键在于开发利用率不能超过最大限度。在采用各种节水和开源措施,提高水资源在山西省境内使用效率的基础上,积极控制地表河川径流开发利用率,维护和保障省内生态环境质量,建设“青山绿水”的美丽山西。葛慧敏 

黄河水系 

  山西地处黄河中游,境内黄河流域面积97138km2,占全省总面积的62.2%

汾河:汾水之神,疏导治水先于大禹

  “汾河流水哗啦啦,阳春三月看杏花。待到五月杏儿熟,大麦小麦又扬花。”

——《汾河流水哗啦啦》

    汾河是黄河的第二大支流,也是山西省内最大的河流。汾者,大也。作为山西人民的母亲河,汾河孕育了灿烂的三晋文明。

    汾河发源于宁武管涔山麓,《山海经》记载:“管涔之山,汾水出焉。”汾河自北向南,纵贯山西,于禹门口下游万荣县荣河镇庙前村附近汇入黄河,全长700多公里。《水经注》曾用“杂树交阴,云垂烟接……水流潭涨,波襄转泛”的文字描绘了汾水源头的景观。

    早在距今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汾河流域就有古人类活动。位于襄汾县城4公里的丁村附近汾河河畔的丁村遗址,是我国最重要的旧石器文化遗址之一。《左传·昭公元年》讲诉了台骀在太原治理汾河的功绩,这也是关于汾河的最早记载。台骀作为先于大禹的治水功臣,以其疏导汾水,治理水患的英雄壮举,被人们称为汾水之神,“分野扪参次、山川奠禹先。”金人一首《台骀祠》中曾如此赞叹着他的造化之功,至今晋祠、汾阳、侯马等地仍有台骀庙,各地流传着台骀的传说。

    春秋战国时期,“泛舟之役”、“三家分晋”等历史典故都和汾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公元前113年,汉武帝刘彻率领群臣到河东郡汾阳县祭祀后土后,坐楼船泛舟汾河,恰逢汉军南征捷报传来,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写下了流传千古的《秋风辞》:“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箫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唐宋时期,刘禹锡吟“叠鼓蹙成汾水浪”,姚合诵“汾河波亦清”,孙光宪咏“汾水碧依依”,众多文人的笔下,汾河水的丰沛和清澈可见一斑。

    在山西大学中国社会史研究中心张俊峰的研究中,明清时,由于大兴土木导致的森林植被被破坏等因素,汾河水资源的相对短缺,直接导致汾河流域的人民纠纷不断。传说中,官府为解决此事,想出油锅捞钱的办法:在滚烫的油锅中放入十枚铜钱,要求争水双方各派一名代表,捞得几枚铜钱,便可分得几分水。“油锅捞钱”和三七分水的传说,在汾河流域的众多地方广泛流传。晋祠张郎塔、介休“五人墓”、洪洞“好汉庙”、翼城“四大好汉庙”等,都是为纪念那些“跳油锅捞铜钱”的争水英雄所建。直到上世纪60年代,汾河沿岸尚有渔民专靠捕鱼为生,在那首广为传唱的《人说山西好风光》中,尚有“人说山西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的句子。孰料,伴随着社会日新月异的发展,曾经水波浩淼的汾河水甚至一度断流。汾河哺育了三晋儿女,然而儿女回馈给母亲的不应是“不见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飞”的落寞。近年,各地汾河生态治理工程相继展开,汾河水质逐渐改善,依稀可见昔时“汾河珠翠明”。武晓磊 

沁河:昔日古堡群默然屹立

  “齐侯遂伐晋,取朝歌。为二队,入孟门,登太行。张武军于荧庭,戍郫邵,封少水。”

——《左传·襄公二十三年》

  《左传·襄公二十三年》中的少水即沁河。这条省内第二大河流,发源于山西东南沁源县的霍山,经上游郭道镇,向下流经沁源、安泽等地,南流入晋城泽州县山河镇、晋城阳城县、晋城沁水县等县后进入河南境内,在武陟附近汇入黄河,全长450公里。

    今天,在沁河流域沁水县、阳城县依然能看到大规模的古堡群,这些当年在战争中用于防御工事的文物,常常让接近它们的现代人浮想联翩。古堡群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多年的默然屹立中,从古堡群中走出的文人名士们将这种奇迹向另一个维度延续。他们中有思想家荀子,有诗人李商隐,有中国泼墨山水画的巨擘荆浩,有明代改革家王国光,有学者张慎言,有政治家陈廷敬,有作家赵树理。这份华丽名单的背后,是当地人遮掩不住的骄傲,所有人坚信这份得天独厚的人杰地灵全拜沁河所赐。

    进入现代,沁河在工业背景下又充当了新的角色。据统计,沁河流域沁源县境内共辖12个乡镇,流域内人口13.3万。流域位于沁水煤田中西部,煤炭资源十分丰富,地下有煤面积占到流域总面积的80%。除煤炭资源外其他矿产资源也极为丰富,且种类多、分布广。目前已探明的黑色金属矿产有铁、锰铁、稀有元素钒等。此外,石膏、水泥黏土、陶瓷黏土等非金属矿产业储量丰富。流域内的沁水煤田无烟煤储量占全国的四分之一,晋城因之成为煤炭、钢铁、电力为主的工业城市。

    高速发展中,其他河流曾经遭遇过的污染状况也不可避免地在沁河流域发生了。降水量的减少、工业废水的排放、化肥农药的污染让这条昔日充满灵气的河流变得迟重,曾经一度在上世纪90年代时汇入黄河的水量锐减。同样,在经历了反思与探索之后,当地政府试图在发展与环保中间求得一个平衡点。

    任世芳教授在一份报告中指出,山西主要河流允许开发率平均在40%左右。根据第二次水资源评价数据统计分析,山西省全省平均地表水资源开发利用率为32.09%,总体属于中度开发利用区,仍有一定的水资源开发利用潜力。但各行政区分区开发利用率很不均衡,太原市、运城市和朔州市由于工农业发达,人口密度大,对水资源需求量大,因而属于高开发利用区;而晋城市虽然人口相对比较集中,地表水资源丰富,但缺乏地表水控制性调蓄工程,总体上地表水资源开发利用率很低,开发潜力较大。

    这个研究结果,对于施政者而言,也许是一个方向。毕竟,和那些已经断流或者正在面临断流的河流相比,沁河的得天独厚还是让我们有理由乐观预测她的美好未来。葛慧敏

涑水河:河水漱口可治百病

    “初夏,晋南的涑水河河水不大,但沿岸300多亩芦苇却长得格外茂盛。站在闻喜县涑阳村桥头一望,风吹苇动,绿浪起伏,萧萧的芦苇随着弯曲的涑水河直铺天际。”

——《涑水情》

    著名的新闻记者穆青曾经在名篇《涑水情》中,用动情的笔触描绘了涑水河。涑水河,古称为涑川,位于我省运城市境内。《水经》:“涑水出河东闻喜县东山黍葭谷。”注曰:“涑水所出,俗谓之华谷,至周阳与洮水合,水源东出清野山,世人以为清襄山也。”涑水河流经闻喜、夏县、盐湖等地,出临猗,一路向西,最终于永济市独头村附近注入黄河。涑水河干流总长196.公里。

    关于涑水河名字的由来有一个传说:由于水质清澈透亮,涑水河原名清亮河,在清亮河水的惠泽下,沿岸人民幸福健康地生息繁衍。某年,黑龙作祟,清亮河水变得浑浊不堪,众多沿河的居民在饮下河水后罹患重病,不得已,大伙向黑龙的父亲五龙王求助,五龙王在愤怒之下大义灭亲,斩了黑龙,终于使得清亮河恢复了往日的盈盈碧波。更有传言说用河水漱口便可治百病。于是,得名为涑水河。

    距离涑水河不远处,便是自古以来的重要盐产地运城盐池。涑水河和盐池之间,有一种“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特殊关系,涑水河携带的大量含有机物的泥沙曾经为盐池的形成提供了重要的“原始积累”。与此同时,涑水河的冲击又成为当地产盐的重大威胁。为了避免河水对盐池的冲击。涑水河多次经历改道。作为涑水河主要支流姚暹渠,便是为保护盐池而修的。

    涑水河周边曾孕育了丰富绚烂的文明,和《史记》作者司马迁并称为“史界两司马”的司马光,曾主持编纂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身为夏县涑水乡人的他也因此被世人称为涑水先生,曾著有《涑水记闻》。他生前曾有一言:“吾无过人者,但平生所为,未尝有不可对人言者。”被后世尊称为武圣的关羽,以其忠义、勇武而彪炳千古。在河东大地上,曾广泛流传着关公为了保护盐池而大战蚩尤的传说,史家秉性,武者雄风,五龙王身上映射出河东人民性格中的耿直和刚烈,在一文一武两位圣贤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武晓磊

海河水系 

  山西也是海河主要支流永定河、大清河、子牙河、漳卫河的发源地,海河流域面积为59133km2

桑干河:在应县木塔上惬意远眺

    “老头用鞭子在牲口的两边晃,‘呵,呵,呵’随着车的摇摆而吼着。车前边的一片水,被太阳照着,跳跃着刺目的银波。”

——《太阳照在桑干河上》

    提起桑干河,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丁玲的《太阳照在桑干河上》,这部获得斯大林文学奖的小说尽管曾因为政治立场、创作风格等原因引发过多方争议,但它在某种程度上呈现了农民的现实生活,为对那段历史感兴趣的后人提供参考。

    桑干河为永定河之上源,始称恢河。经宁武县城,在朔州市马邑附近与源子河汇流后称为桑干河,随着黄水河、浑河、御河等支流的注入,流经山阴、应县、怀仁、大同等县,在阳高县南徐村流出省境,后经北京南部流向天津,在那里注入海河,最终流入渤海。

    尽管山西北部常年干旱,但是桑干河曾经因为在朔州市境内得到北方著名的神头泉水补给而常年有水。

    对于朔州当地人来说,站在闻名的应县木塔上远眺不远处蜿蜒而过的桑干河曾经是无比惬意的一件事。后来,随着桑干河的断流与木塔的不断倾斜,这种惬意成为无法复制的记忆。日渐苍老的应县木塔只有一、二层对参观者开放,不远处桑干河的河床还依稀可辨,为了发展旅游业,当地政府在木塔附近修建起的仿古街逐渐成为县城里的新景观。

    一位朔州网友转帖了一首名为《哀怨》的诗,以此表达对母亲河的眷恋:“是谁激起了桑干河的哀怨,任白色的碱土把母亲最后一滴眼泪榨干。是谁拖走了那棵千年的垂柳,让晚来的风找不到昔日的缠绵……我找不到桑干河的岸,我多想为她舒展皱纹让流泪的母亲重绽笑脸……”诗中的追忆与追问表达了很多当地人的心声。

    太原师范学院任世芳副教授在另一份报告提到,2000年时桑干河的实际开发利用率达到76.8%,远超其34.35%的标准。结合曾经河道采砂现象严重、上游修建水库截流以及地下水过量开采的事实,似乎桑干河的断流成了一种必然。

    值得欣慰的是,在2013416日《山西日报》的一篇题为《生态之城——山阴县打好“三大战役”系列报道之三》的报道中提到,由于山阴县政府桑干河湿地生态修复治理工程的启动,其境内的桑干河逐渐开始恢复活力。

    从一味蛮横索取到彻底失去之后的追悔,人类在与桑干河的相处中见证了自然的脆弱、淳朴与宽厚,但愿,失而复得的惊喜能让人类在以后的相处中学会克制自己的贪婪,懂得珍惜。葛慧敏

漳河:饮誉世界的红旗渠之源

  “亲圪蛋下河洗衣裳,双圪丁跪在石头上呀小亲圪呆。亲呀圪亲,呆呀圪呆,小亲圪呆呀。”

——左权民歌《亲圪蛋下河洗衣裳》

    关于漳河,有这样一个灵动的传说。从前有一对姓张的孪生姐妹花,姐姐温婉娴静,妹妹活泼跳脱。一日父母外出,出发前叮嘱姐姐看管好妹妹。生性好动的妹妹不愿闷在家里,于是撺掇姐姐一起出去玩,经不住妹妹的软磨硬泡,姐姐终于同意动身。姐妹俩分头出发,谁知一出门妹妹就化成了一股黄色的水流,而姐姐化成了一股清澈的河水。已无法回头的姐妹俩在流经不同的村庄时,经历了各自的人生际遇,最后终于在一个叫做合漳的小村庄相遇。后来,姐姐被当地人称作清漳河,妹妹就成了浊漳河。

    两条河被赋予青春、美貌、活力,在这个小故事里,不难看出当地人们对于河流最质朴最发自肺腑的赞美。这种朴素的想象力,来自与河流的朝夕相处,在这样一种朴素的情感表达里,人们与母亲河相依的亲密关系得以具象。

    漳,在今天的汉语里专用于这条河流的名字,本义为源高流低的河。漳河是海河流域卫河支流,分浊漳、清漳两支。浊漳河有南、北、西三源,北源是其最大的一级支流,发源于榆社县边河口乡上白鸡岭,全长116公里。清漳河东源长104公里,西源长101公里,东、西二源在左权上交漳村汇合后,称清漳河,至黎城县东北的下清泉村注入河北省。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纵横交错的水网、广阔的流域面积孕育了漳河流域淳朴的民风以及摇曳多姿的文化形态。这里千百年来口口相传的民间传说与神话,如同启明星般点亮了中国文学史的清晨。精卫填海、后羿射日、大禹治水、愚公移山、尧舜禅让,这些包含着远古初民性格中最纯美品质的故事,成了我们文化中的精华。而《亲圪蛋下河洗衣裳》、《桃花红杏花白》等左权民歌,又以其活泼、直白的表达方式将文化传承向更易于流传的方向推进。

    同样是由于流域范围广,进入现代,经济发展的需要逐渐打破了漳河的宁静。据太原师范学院任世芳副教授介绍,在我国贫水区,水量的分配与争夺日益成为一个敏感话题。水利部的一份统计显示,2001-2005年,全国共发生水事纠纷4万余起,比较典型的就有晋冀豫漳河水之争。著名的红旗渠的水源来自漳河,其用水事关河南、河北两省,是河南林州市农业与工业用水的保障线。然而,日益严重的断流危机使漳河的分水问题逐渐成为一道难题。除红旗渠之外,从上世纪60年代末开始,山西境内相继修建了3座大型水库、80多座中小型水库,河南、河北两省则分别修建了跃进渠、大跃峰渠、小跃峰渠等,由于缺乏统一规划和管理,漳河水资源的供需矛盾越来越紧张。为了缓解这一矛盾,水利部正在积极制定《水量分配暂行办法》,而社会各方也在试图利用市场机制优化水资源配置。

    从尧舜禅让时的高风亮节到用水之争中的互不相让,漳河一直在静静流淌,以漳河为生命之源的人类却发生了太多的变化。这种反差,让我们不得不反思,在经济发展之外,人类还有很多方面需要改进。

见习记者 葛慧敏

滹沱河:九月搭桥四月拆

  “滹沱河是我的本命河。它大,我小。我永远长不到它那么大,但是,我能把它深深地藏在心里,包括它那深褐色的像蠕动的大地似的河水,那颤栗不安的岸,还有它那充满天地之间的吼声和气氛。”

——《滹沱河和我》

    滹沱河古又作虖池或滹池,是海河水系的主要河流之一,发源于山西繁峙县泰戏山下,向东流至河北献县与滏阳河汇合后成为子牙河,全长513.公里,流域内地势自西向东呈阶梯状倾斜。“记忆中的滹沱河给我们的童年生活带来了太多的欢乐。夏天我们可以在它温暖的怀抱中尽情地戏水、捞鱼儿、逮蛤蟆;冬天,我们坐着自制的冰车在它厚厚的冰面上尽情地驰骋。现在想起来,我们这些顽皮的孩子如果没有滹沱河带给的无尽欢乐,我们的童年生活一定会缺少太多的活力与生气。”太原市民李聚珍出生在滹沱河边,在他的记忆中,这是一条为大家生活带来无限生机的母亲河,“河边每隔二三里便有水磨,人们借助水力磨出的面要比石磨细,放在瓮中也不容易变质。沿河的居民中,有的做铁器,有的做陶艺,都是用这河水。”“河边还有一望无际的芦苇荡,里面有数不尽的鸟群,风一吹,芦苇随风而斜,美不胜收。”李聚珍回忆当年“搭桥”的习俗:“为了方便出行,每年九月份我们会在河面上搭起一座简易的木桥,到来年的阴历四月十八,我们会把木桥拆卸下来,因为接下来的雨季会使河面上涨,水势变大,木桥会被冲坏,所以将拆下的木料保存起来,等雨季过了,再去搭建。这种习俗一直保持到上世纪70年代,建了大石桥之后才停止。”然而现如今的滹沱河却不复当年,李聚珍说,“去年回了一趟老家,发现记忆中的河流早已失去了往日的雄风,以至于瘦成了一条小溪流,河面之狭窄、河势之颓废、河水之浑浊,简直令人难以想像……”贾振铎 

再探母亲河:实现河水复清,我们在路上 

    2007322日,本报在“中国水周”中开展了 “寻找母亲河”的调查活动。

    记者当时将太原的母亲河分为三类:“汾河属于记者寻找的第一类情况,由于汾河在山西独特的地位,它较早地得到了关注,美丽的汾河公园,给太原的生态带来了很大的影响。但是,汾河公园只是一个人工的湖泊,它不是汾河的复活,它栖居在汾河的河道中,但其灵魂决不是昔日的汾河。第二类情况是,河水依然流淌着,只不过它的河水已经改变了原来的成分和性质。南沙河和虎峪河就是这样一种情况,它们当年清澈的河水已不复存在,躯体里流淌着黑色的眼泪。第三类情况是,这条河依然存在,依然发挥作用,可是,在急功近利的社会风气之下,它面临着污染、破坏和最终消失的危险,它的明天可能就是一条臭水沟,而当人们开始怀念河流的时候,它可能又会成为一种人工河。太原市南郊的潇河,就面临着这样一种威胁。”

    6年过去了,记者再探其中的虎峪河、南沙河……

虎峪河:河道两边栽种绿色植被

    6年过去了,曾经“满目疮痍”的母亲河如今又怎样呢?4月中旬记者对虎峪河进行了再度走访。比起以往的垃圾遍地,臭气熏天,虎峪河景象有了一定程度的改观。

    当天中午,记者乘车前往省城下元站,向南100米来到横在虎峪河之上一座桥边。和6年前描述的河道中杂草丛生,堆积着大量淤泥、居民生活垃圾、生活废水和建筑垃圾的景象不同。如今的虎峪河河道干净整洁了很多,两边已经立起来新的围栏,在河道两边也栽种起了绿色的植被。

    在桥边,有一位修车子的老师傅,1995年前他在这里做起了营生,从此一待便是18年。在他的回忆中,当年初来此时,河水还不像如今这么浑浊,河道两旁尚算干净。可接下来的几年,河道两岸周边的环境越来越差。河水中、河道旁,到处堆满了垃圾。最为严重时,河岸两边的居民、商家随意把生活垃圾、废水倾倒到河中。垃圾焚烧的黑烟与异味,经常弥漫在两岸。去年,政府对虎峪河进行了整体改造,周围从此变了样。环境变干净了,成堆的垃圾也不见踪影,还经常可以看到河道工人对河道进行清理。“过去几年,恶臭使得我们连门都不敢开。即使是最热的时候,也只能忍住不开。”在河道旁,几家商铺的经营者纷纷表示,周边环境比起过往好多了。

    走在沿河的路上,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老人踱着步子在遛弯儿,往前走大概50米,有两座小凉亭,几个年轻人正在里面休憩停留。这样的景象,在过去几乎是不可想象的。站在桥上向下望去,滚滚而去的虎峪河河水仍呈酱色,要想实现河水复清,再现青山绿水的梦想仍然显得任重道远。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如今的我们已经在路上。

见习记者 武晓磊

南沙河:梦中的城市玉带

    “出了海校的东门便可以看到南沙河,这是汾河的一条支流。由于当时的人们环保意识淡薄,南沙河变成了一条污水河,大块儿被工业废水熏得发黄的石头裸露在河床上,河水变成了铁锈红,泛着泡沫,散发着刺鼻的硫磺味儿。由于没有活水引入,水面变得很窄,以至于有些地方踩着裸露的岩石便可以一步跨到对岸……”这是一位老太原人在博客中写的一段话。这篇名叫《童年的回忆:南沙河》的文章很详细地描绘了多年前的南沙河模样。

    为了把南沙河沿岸变成“黄金地”,从2003年起,太原市就开始花大力气治理南沙河沿岸,是太原市继建设汾河景区后又一大规模的河道治理工程,通过集中整治,曾经为当地居民所“忧”的南沙臭水河一度变成一条干净整洁的河流。可好景不长,治理后的南沙河又被“涂黑”。如今,映入人们眼帘的河水依然流淌着,只不过它的河水已经改变了原来的成分和性质。“无论是城市,还是村庄,有一条河流穿过,便会给这个地方带来生机,在太原,南沙河原本有机会成为这样的河流,但遗憾的是我们并不懂得珍惜和保护。”在谈到南沙河时,山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所长、研究员高专诚如是说。

    高专诚说:“沿河而居是几万年前老祖宗留下来的习惯,在早期,沿河而居可以解决饮水、灌溉等问题,但随着科技的发展,饮水和灌溉的需求不再那么明显,因此对于很多穿城而过的河流来说,它们的作用便只剩下了排污,因此它的生态环境便受到很大的影响。”“河水清澈、绿树成荫,既能防洪,又能美化环境”,这是每个市民的心愿,但与之相对应的,除了管理部门的治理外,还要有大家的自觉与关爱。据了解,太原市水务局对南沙河的治理工作已经展开,届时,南沙河两岸的设计将体现绿化、环保、休闲,表现以人为本的宗旨,做到人与自然、建筑与环境在色彩、形态等方面的和谐统一,环境质量也将趋于生态化。贾振铎 

晋水韵 

难老泉

    难老泉水出自悬瓮山断岩层,《山海经》有“悬瓮之水,晋水出焉”的记载。泉水清澈见底,长流不息,北齐时撷取《诗经·鲁颂》中“永锡难老”的锦句,命名为“难老泉”,与晋祠内周柏、侍女像,并称为晋祠三绝。

    难老泉水曾因世代浇灌晋祠附近的千顷良田,造就了“千家灌禾稻,满目江南田”的丰饶景象。因泉水含有多种矿物质,水温恒定,水质优良,所以晋水培育出的晋祠大米,米质晶莹,颗粒饱满,吃起来口感香醇,回味无穷。但令人遗憾的是由于水位的下降,难老泉水量已大大减少,由古时每秒近2立方米降为每秒不足0.1立方米。

运城死海

    运城死海,即运城盐湖,形成于距今约5亿年前的新生纪第四代,由于山出海走,大量含盐类的矿物质汇集在这里,经过长期的沉淀蒸发,形成了天然的盐湖。运城盐湖可同闻名于世的以色列死海相媲美,湖中的黑泥蕴含七种常量和十六种微量元素。湖水中可以人体泛舟,湖中黑泥可以美肌活肤,所以运城盐湖被誉为“中国死海”。

    运城死海与以色列死海一样,同属内陆咸水湖。以色列死海黑泥以氯化物为主,运城盐湖黑泥则以硫酸盐为主,两者都富含有益于人体的矿物质元素,且均在同一数量级上,对人体的健康作用可谓“异湖同功”。

    在盐湖有一个美丽的传说:由于盐池缺乏甜水,人们生活、晒盐所需甜水都得从很远的地方去背,有位美丽的姑娘名叫甜姑,很会唱歌,有位神仙告诉她,如果她能唱一百天歌就能在盐池挖出一口甜水泉,但是在泉水喷出之前,由于池牛怪作崇,会冒出一股黑水使眼睛变瞎,喉咙变哑,甜姑为了造福百姓便不惜牺牲自己,整整唱了一百天,跟池牛怪斗了一百天,终于挖出了一眼甜水,她果然变哑,眼睛也变瞎了,因此,当地居民也称该泉为“哑姑泉”。

霍泉

    即霍山泉水,位于山西洪洞县城东北17公里的霍山脚下,离广胜寺下寺不过百米。《水经注》载:“霍水出自霍太山,积水成潭,数丈之深,又名广胜寺泉。”

    霍泉用于农业灌溉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古时,霍泉水流经洪洞、赵城两县,相传两县人民常因争夺水源而发生械斗。清雍正四年(1726年),地方官员为了解决争水纠纷,实行了“油锅捞钱分水法”,并在水流出口处建起一座分水亭,亭下立铁柱九根,将水分为十段,水中筑坚坝一道,将水三七分开。解放后成立专门机构,水源得以合理使用。分水亭已成为历史遗迹。如今,霍泉已经成为广胜寺景区的景点之一,由海场、分水亭、碑亭、水神庙组成,是著名的旅游景点和灌溉水源。

 

文来源:三晋都市报;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3-05-03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