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晋善晋美系列策划之三晋古渡

 

 

 

 

 

  山西简称晋,亦称三晋。山西是善与美之集大成者。

    山西之美,美在旷世悠久、源远流长、丰富厚重的五千年历史文化积淀;

    山西之美,美在自然天成、气势磅礴、鬼斧神工的三千里表里河山;

    山西之美,美在勤劳智慧、崇文善理、淳朴厚重的民风;

    山西之美,美在文化、自然、民风的和谐统一。

  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山西的历史人文与地理风情,本报陆续推出“晋善晋美”系列策划,其中包括三晋之山、三晋之水、三晋古寺、三晋古树、三晋古渡、三晋之塔、三晋关隘、三晋楹联等,我们期待通过这样的梳理,能够展现出山西表里山河的魅力,让更多的人了解山西、热爱山西、建设山西,从而让山西之美走向世界。 

鲁顺民:城镇建设的根本动力是物流 

    他从小在黄河边长大,对于渡口的兴衰有最直观的童年观察,也曾听说过无数以渡口为平台谋生的劳动者故事。这些感知与记忆无形之中成为他生活经验的一部分,最终诉诸笔端,让更多的人从这段日渐衰落的历史中读出一段乾坤。他是作家鲁顺民,今天,来为我们讲述黄河古渡口的故事。

    三晋都市报:您是哪年创作《山西古渡口》的?当时的创作初衷是什么?前后准备了多长时间?

    鲁顺民:那是2004年的事,前后采访一共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对山西历史文化中的14个古渡口进行了呈现,希望读者能通过这本书对山西的古渡口多增加一些了解。我的家乡在河曲,所以我是一个在黄河边长大的孩子。黄河自山西偏关入境,从垣曲出境,其间一千公里都是贴着晋陕、晋豫的边界。历史上,渡口在经济、军事上的地位都十分重要,今天当这种曾经的繁华大多消退之后,记录下渡口如今的样子,愿意思考的人们自会从中有所领悟。

    三晋都市报:山西有如此之多的渡口,并繁荣了那么多年,这其中有哪些必然的原因呢?

    鲁顺民:首先从自然条件来看,山西境内的黄河段为其中游部分,与在上下游部分频繁改道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黄河进入晋陕峡谷之后几乎没有改道,这样大致稳定的状态是适于航运的先决条件。

    另外一个重要的条件是,在山西、陕西段,一共有40多条一级支流汇入黄河,其中著名的有无定河、渭河、汾河等,充沛的水量保证了航船的顺畅运行。另外,在支流与黄河汇合的地方,冲积之下,泥沙堆积形成渡口,比如碛口就处于湫水河与黄河的交汇处。我省80%的渡口都为此类。

    三晋都市报:渡口的兴起与发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鲁顺民:尽管大多数渡口已经衰落,但是今天我们去看其中的建筑,大多都是清代时期的风格。这起码说明,渡口的发展在清朝曾经达到过顶峰。事实上,清朝也正是我省渡口经济发展的极盛期,渡口大规模应用于民用就是从清朝开始的。当时,随着经济的发展与晋商的崛起,不同地域之间的货物流通频繁起来,但是由于陆路不发达,且路况大多险恶,河道就成了相对便捷、安全的运输方式。

    而在清朝之前,早在汉朝就已经有渡口形成,并在唐朝繁荣,但在明代之前,渡口大多数被应用在军粮与皇室贡品的运输上。

    三晋都市报:在航运与经济发展中渡口究竟发挥着哪些具体的功能?

    鲁顺民:晋北与晋南段的黄河渡口功能是不同的。柳林三交镇以北的渡口主要沟通山西与内蒙古的货物往来,以前受自然条件制约,山西多数地区粮食产量低、人口数量少,渡口主要充当着粮油调运的角色,同时也为当地人提供了就业岗位,有效分散了多余的劳动力。具体来讲就是,内蒙古的粮、油、盐、碱等生活必需品通过渡口进入山西,而山西则向内蒙古输出丝绸、瓷器、中药材等物品。有意思的是,由于在行船过程中顺、逆流方向的水势不同,山西货物运往内蒙时走的是水路,返回时则要换成陆路。这些渡口的存在,有效保证了山西的粮油供应。河曲曾经是内地重要的粮油集散地。而沟通晋陕的黑峪口则由于繁荣的航运,曾在民国初年达到了税收第一的辉煌。

    三交镇以南的渡口则是另一番景象。由于几乎没有支流汇入,河口到三交段的河流水势汹涌,在凶险的地段会出现黄河拐八九个大弯的情况,而且很多都是360°的大弯,这样的水势基本不适于行船,于是沿岸的渡口大多数成为顺流而下的船只歇脚的地方。受水势影响,该区域的船只形状也与上游不同,很多都是在水流急的地方好调头的圆形船。而著名的壶口瀑布旁边用来旱地行船的船槽,也在这段区域。该段的永和关、风陵渡都曾经是闻名的煤炭码头。

    三晋都市报:除了吞吐船只,对于生长在此的当地居民来说渡口还有其他哪些功用?

    鲁顺民:世界上大多数城市的兴起都是由于港口的发展,渡口对于如今城镇化建设有实实在在的贡献。

    事实上,这些如今大多消亡的古渡口曾经是作为城市类型存在的,具体可以划分为政治、文化、商贸、军事等类型,只是作为河港城市,功用比较单一。比较典型的一个例子是黑峪口,作为天然良港,黑峪口自古就是沟通晋陕两省的重要枢纽。当年的黑峪口,在最繁盛的时候,人口达到三四千人之多,从一个小山村成功发展成了商贸小镇,是一个集商贸、航运、仓储为一体的渡口。由于商铺多,人口组成复杂,有晋中的商家,有北路的船家,还有来自南方的行商,甚至北京人、内蒙古人、山东人也穿过吕梁大山的崎岖山路来到这里,五方杂处。受发达经济的影响,当地在民国8年设置了高小,带动了文化的发达,继而带动了周边村落的发展。从黑峪口这个典型的例子不难看出,渡口有巨大的经济辐射功能,为当地居民提供很多就业机会。

    三晋都市报:曾经如此繁华的渡口与渡口经济是怎样走向衰落的?

    鲁顺民:很明显,渡口的发展与繁荣与航运的发达密不可分,航道一旦废弃,渡口的衰落几乎是一夜之间的事。

    19143月,全长44.8公里的京包铁路大同至丰镇段开工,19159月通车。到1924年时,不到十年的时间,山西古渡口的税收明显减少。随后的几十年,在铁路快速发展的同时,公路与大桥的快速发展进一步加速了古老渡口的衰落。刚才提到的黑峪口,古渡功能和在地方教育的地位一直维持到上世纪70年代,直到1988年连接晋陕两省的黄河大桥修通之前,黑峪口还有渡船和长船4艘,用来摆渡兴县和神木、榆林的过往商客和货物、牲畜。2000年兴神黄河公路大桥建成通车,2004年我去时,眼前“野渡无人舟自横”的空旷景象让人很难再联想到这里曾经的繁华。

    三晋都市报:渡口衰落之后,如今依然生活在当地的人们处于怎样的生存状态?

    鲁顺民:和中国大多数的乡村一样,青壮年劳动力在渡口衰落失掉就业机会之后,背起行囊涌入城市,在大规模的城市化建设中寻找就业机会,留下来的大多是留守的老人和儿童。失掉实际功用之后,大多数的渡口作为一个符号或行政意义存在,最多是发展一下旅游业,但早已不复曾经的繁华与热闹。

    三晋都市报:在研究山西古渡口兴衰的过程中,您从中看到了哪些现实意义?

    鲁顺民:山西古渡口几百年的兴衰史对于如今的城镇化建设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

    从古渡口的兴起与衰落中不难看出,城市发展的根本动力在于物流的流通,换句话说,是人类为了自身生活的方便才终于一点点在这些渡口上发展起了一种经济形式与生活方式。因为有所需求,才会有所发展。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些年来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很多地方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新规划高标准建设的城市新区,这些新城新区因空置率过高,鲜有人居住,夜晚漆黑一片,被形象地称为“鬼城”。如鄂尔多斯市新城康巴什,杭州郊区的天都市等。这足以说明,城市化的过程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因为有所需求自然会有所发展,而不是为了发展硬性规划某些区域,最终既没有达到发展的目的,还因为对金钱与土地的浪费而遏制了发展。

    就像曾经的辉煌一样,如今古渡口的衰落也是种历史必然。只有尊重自然与历史的选择,人类才能在发展途中少些坎坷。

见习记者 葛慧敏

临县碛口:眼里是九曲黄河,脚下是千年古渡 

    初次见到苏泽龙教授时,他身着牛仔裤和T恤,黑框眼镜,远远望去像是大学生。苏泽龙教授目前正在进行碛口民俗文化研究,“碛口的形成首先是地理因素起决定作用,但其作为贸易枢纽也和当地的民间信仰有关。”

    苏教授介绍,碛口是大同碛的一部分,位于黄河中游,是一段落差近10米,长500米的暗礁石槽,水急浪高,船只难以通行,所以由黄河运来的物资到达碛口后,须转陆路再运到太原、北京、汉口等地。乾隆十五年(1750年)黄河发大水,将位于碛口附近的商贸重镇候台镇与曲峪镇夷为平地,但是同样经历了大水的碛口却安然无恙,人们将功劳归功于镇上龙王庙中供奉的龙王。龙王庙取代了候台与曲峪被冲毁的寺庙成为人们祈求神灵、寄予希望的精神天堂。所以原本“荆棘丛生于阶,瓦砾狼藉于庭”的碛口,代替候台镇、曲峪镇成为黄河岸边的一个新商埠。此后100年间,碛口镇迅速发展成为连接黄河中上游地区与陕西中部、华北内陆、京津地区重要的水旱码头。

    临县地处黄土高原腹地,因此碛口镇及其周边村庄保留着大量的窑洞式建筑,这些建筑在形态、构成及功能方面体现了不同的功能。当时碛口繁荣时经济力辐射所及村庄中最有名的当属西湾村。整个村子单姓陈,又称“陈家大院”。房屋依山而建,层层攀高。每一层的屋顶是上一层的院子,每一院落都有小门相通,院院相连,巷巷相通,走进一院即可遍串全村,应和了“远亲不如近邻”的传统价值观。

    当地人喜欢听吕梁的伞头秧歌,除了重大节庆日的表演外,镇民将伞头秧歌刻成盘,以便平常也可以听到。在当地,有位著名的盲人说唱艺人,名叫张树远。令人惊叹的是,他虽然是盲人,但是碛口的故事却可以从古唱到今,就连昨天刚发生的故事都能唱出来。苏教授说,“我曾经专门雇了一位当地人,帮我翻译张树远的唱词,记录下这些宝贵的民间史料。这些资料都对于碛口镇及晋商文化的研究都有极高的学术价值。”

    将来对于古渡口的研究方向是什么?苏泽龙教授介绍,接下来打算通过研究碛口镇民的婚丧嫁娶、饮食习惯,探索传统习俗的生命力问题。比如说,碛口镇如今还保留有一天吃两顿饭的生活习惯。这可以追溯到宋朝,经过明清商业改造后的碛口仍存在农耕文化。这就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点。希望后面的民俗研究能更大范围的展开,不仅局限在碛口这一区域。

    苏泽龙教授认为,“对于社会史的研究不能局限于文献当中,走出去搜集民间实物史料。通过匾额、对联、碑文这些散落的史料留心观察,以小见大。从事多年的历史研究最重要的是要有历史责任感,用心去感触历史。历史成为我生活的重要部分,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的思维。”

    苏泽龙,山西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在《社会科学战线》等杂志报刊发表文章二十余篇,其中有关临县碛口镇一文 《民间文化与区域社会历史研究》 获山西省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

实习生刘文娟 

永济蒲津渡:此地空余大铁牛 

    暮色苍茫,铁牛肃穆。从伫立起至今,大铁牛在黄河岸边已经默默凝望了1200多年。在它的眼里,走过了政要,经过了商贾。在它的身上,忽而是战火的烘烤,忽而是洪水的冰凉。在它的心中,白云千载,往事悠悠。

    开元十二年,历经千辛万苦,大铁牛第一次呈现世人。这是当时的一项大工程,耗费了大唐年产四分之一的铁,世居河东、曾在唐王朝前后三次为相的张说是总负责人。唐朝起兵太原,定都长安;蒲州是长安与大后方河东联系的枢纽,蒲津渡的畅通,对唐王朝来说,有着巩固北方地区统治的必要。在黄河两岸各铸造了四个大铁牛,用以索制连舰千艘的铁链,稳定河桥。从此,由临晋到蒲州的河桥之上,商贾往来频繁,潞盐秦运远销的车辆络绎不绝。

    这是蒲津渡历史上的鼎盛时期。黄河流经秦晋交界,冲涮出险峻风光的同时,也切割出了交通要道。蒲津渡是从陕西通往山西进而北方各省的重要渡口,这里有着黄河上有史以来最早的浮桥,从春秋时期开始。

    朝代交替,战事连绵。浮桥几番毁于烽火,铁牛曾被洪水淹没。一个叫怀丙的宋朝和尚,也留在了大铁牛的历史里。八只几千斤的笨重铁牛,被一个聪明的和尚,从洪水里捞出。这个发生在宋朝的故事,曾被写入我们的语文课本。当地的学生,对着大铁牛有着不一样的记忆。学完了这一课,三五少年,结伴而行,骑车来黄河边上看铁牛。那时的铁牛泥巴裹腿、锈迹斑斑。

    大铁牛最近一次被埋入河滩,是因为上世纪50年代,三门峡水利枢纽正式投入使用,这是一座曾经引起成千上万人迷狂欢呼的水库。因为蓄洪而使河床淤积,河水西移,致使铁牛被埋。能让大铁牛再现天日的是,上世纪80年代对蒲津渡遗址的发掘。历史就是这样兜兜转转,现代交通的发达,让古渡口更加失落。而旅游业的兴盛,又让渡口容光焕发,但却失去了它最本来的意义。

    终于,蒲津渡就像蒲州城一样,从繁华转入凋敝,隐入光阴,成为遗址。而只有无声的大铁牛,却有着顽强的生命力,气势磅礴地趴卧在黄河岸边,让后人凭吊、供来者追忆……

本报记者 李清伟 / 

偏关老牛湾:枕着黄河水入眠 

    老牛湾位于山西省和内蒙古的交界处,以黄河为界,它南依山西的偏关县,北岸是内蒙古的清水河县。作为一个景区,老牛湾最大的特点,就是游客较少,没人来争抢风景,而且这个景区的门票是可以砍价的。所以无论是拍照还是闲坐,有的是时间和空间任你挥霍。

    进入村庄,路就成了砖石路,一路小搓板,两边是可以住宿和吃饭的“农家乐”,走起来也别有一番乐趣。

    这个景区内的村子,就是老牛湾堡,始建于明成化三年(1467),当时是一个军事要塞,河的对岸就是内蒙古的地界了,是以“北控黄河,南接偏关”,成为黄河河防长城第一堡。隔岸相望,对面的内蒙古清水河县单台子乡,两岸相距不过几十米远,但要绕行陆地,却有近150公里。

    与碛口不同,虽然老牛湾也是一个依傍古镇的古渡口,但这里商业化并不严重,也没有碛口那么多现代化的产物,十几个人吃一顿农家饭也不过二三百元,而一个可以住进两三个人的窑洞也只有一百元一晚。

    这里相对于碛口来说要更加原生态一些,再加上较少的游客,静怡和自如是来过老牛湾的游客最大的体会。

    前往老牛湾的交通不能算便利,甚至可以算很差,但“曲径通幽处”,也许正是由于这种闭塞,这里民风淳朴,在蓝天白云下,你看到的是浓郁的高原风采,而在远离城市的喧嚣后,看到的景色总觉得那么剔透,所有的一切都像带着露水般晶莹、纯洁。

    夜宿老牛湾堡的农家小院里,吃个农家饭,再切两个西瓜、开两瓶啤酒,三五个朋友围在一起聊聊人生,或是吹着山风躺在草地上对着星空发呆、围着篝火唱唱山歌……一片祥和的山村夜色,怎一个惬意了得?

贾振铎 

古船响起马达声 

    焰火冲天而起,河灯倾泻而下,也许这漆黑夜空中的一幕太过壮丽,成为我两度到达古渡碛口时,在心头刻下最深刻的记忆。在一个古朴悠远的地方带走的却是视觉刺激,这仿佛是一个悖论,却也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现实。“渡”这个词,有着一言难尽的意境,连接着此岸和彼岸,过去和未来,迷茫和希望。

    一切社会剧变的洪流,都能从细节上找到影子。停泊在黄河边上的木船,已经不再用古老的桨,而是装上了现代的马达。黄河流淌,马达轰隆,船离开视线的速度很快,让人的心头一片怅惘……

    眼里是九曲黄河,脚下是千年古渡。自清乾隆年间,至民国年间,作为黄河中游秦晋峡谷间最重要的水旱码头,这里船筏众多、店铺林立;西北各省的大批物资源源不断地由河运而来,到碛口后,转陆路由骡马、骆驼运到北方重镇,回程时,再把当地的物资经碛口转运到西北。在镇内街道两旁,货栈、票号、当铺等虽已风光不再,却是繁荣经济的无声见证。你若一路登高,才可以攀至全镇的制高点黑龙庙。在这里可俯瞰全镇,也可遥望对岸。庙中有一个古戏台,遥想当年锣鼓声起、戏音嘹亮,对岸耳闻的陕西居民,心里一定艳羡碛口的热闹。

    那是2006年的一次 “超现实”体验。一条红地毯通向歇马驿,院内有一块电影幕布,还有一幅刘小东的油画《温床》。电影放映机镭射灯的照耀下,数不清的飞虫在围绕飞舞;陈丹青、翟永明、欧阳江河等文艺界人士到处溜达。导演贾樟柯刚刚在威尼斯斩获金狮,汾阳小子有了国际声誉;而当地政府有着推广旅游的迫切愿望,于是,纪录片《东》的中国首映礼暨碛口影视文化节,在一众影视明星、文化精英的带领下,显得璀璨耀眼、风生水起。

    最给人视觉冲击力的是,一幅有着贾樟柯头像的巨幅海报,悬挂在碛口镇外的山崖上,对于每一个走进古镇的人来说,看上去多少有些诧异。但就是从那年开始,贾樟柯渐渐浮出水面,走向市场。

    古渡和艺术,发生的纠葛还不止于此。从碛口古镇往南3公里,就是著名画家吴冠中在1989年发掘的李家山村。窑洞层叠、乡径幽雅、收获的玉米堆砌起一片炫目的黄,中午的厨房飘出一阵诱人的香。这是一个恬淡的天地,喧嚣尘世,渺无音踪。

    贾樟柯登上山顶之后,默默回望村落人迹,轻轻地说,“这是一个浪漫的地方”。

本报记者 李清伟文/

 

黄河三大古渡

 

    茅津渡、大禹渡、风陵渡被并称为“黄河三大古渡”。

    茅津渡:在平陆县城南四公里处。据北魏郦道元《水经注》说“陕城北对茅城,故名茅亭,茅戍邑也,津亦取名”故名茅津渡。渡口风景秀丽,激浪江波,水天一色,“茅津晚渡”是平陆古八景之一,它西连风陵渡和大禹渡电灌站风景区,向东可达“一坝锁三门,高峡出平湖”的三门峡大坝。现在又成了“黄河一日游”的著名风景区。

    大禹渡:在芮城县东南的神柏峪。相传大禹治水时,休息于柏树之下俯察河势,并乘船东下,凿开三门,导河入海。后人将此树称为神柏,并建庙以祀,其地则称“大禹渡”。在神柏下翘首远望,滚滚黄水迎面扑来,游船往来荡漾,诗情画意跃然大河之上;又可以登船游弋,参加“黄河风情游”,两岸高山密林,田园风光尽收眼底,气象万千。如果再品尝一下黄河鲤鱼的美味,更是别有一番情趣。

    风陵渡:古称“风陵关”“风陵津”。相传黄帝的大臣风后在这里发明指南针使黄帝战败蚩尤。风后死后,黄帝把他葬在这里称为风陵,渡口也由此得名。风陵渡正好位于黄河由南北走向转为东西走向的转折处,也是历代兵家的必争之地。地处山西、陕西、河南三省交界处的风陵渡是黄河沿岸最大的渡口。

 

文来源:三晋都市报;本文作者: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3-08-13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