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回望丁村

 

 

 

 

 

  家住侯马,对于从空间距离上算来可谓近在咫尺的丁村,总有种反掌可及、俯首能拾的虚假持有感。然而终于身处其境、亲手触摸了,才发觉在不争的真实前,所有一厢情愿的臆想竟显得如此苍白无力。

一股力量,横亘沧桑

    10万年,放眼宇宙变迁,只能算是弹指一挥。但是如果把这个时间的长度,放在地球人类的发展史中呢?无法想象。

    因为有了这个对比,“丁村人”这三个字便无由从浩瀚的文字海洋中跃然而出,不论是神奇、神秘抑或神圣,对它的所有叙述总是有一份隐然而遥远的突兀。

    在丁村文化陈列馆的显著位置上,摆放着一块著名的幼儿顶骨化石。时至今日,事实已无从考证。然而无论是来自一场突发的灭顶之灾还是一次独自游戏时的迷失,这个鲜花般的孩子凋谢了,在经历了历史长河和奔流不息的汾水这双重冲涤后,他的生命注定会年轻下去,并且将永远地叙述这一段古老的传奇往事。

    感谢60年前发现和发掘了丁村遗址的考古工作者吧。他们通过辛苦和细致的考证,告诉历史:正是眼前的这片遗址,以大量的动物骨骼化石和众多粗陋而简单的石器,佐证和填补了东方人类对工具的使用和身体进化等方面的空白,并且震惊世界。

    注目那一件件或尖或圆、或粗糙或原始的平凡石块,我们很难想象,生活在蒙昧时期的那些衣不蔽体的先祖们,究竟是怎样发现了它们的神奇,并且通过制作和利用这些石块,强悍地度过了人类史上极为艰难的一段历程——更重要的是,不仅成功度过,他们竟然借此推进了整个族群向着文明的曙光阔步迈进!

    展室里安静而肃然,但所有的展品却刹那间仿佛无声地汇成了一股蓬勃的生命力,托举着我们向深邃的时空凌然穿越……

    滋养脚下这片沃土的泱泱汾河水,又一次给我们带来了惊喜。

一份坚韧,砥砺顽强

    一肩担尽古今愁。

    不经意的某一瞬间,眼中这一横一竖钩的“丁”字,突然又幻化为一个肩头压着重担的宽厚身影。

    也许就在700多年前的某个傍晚,当时的国号还是大元。

    借着如血残阳露出的最后一抹妖冶晚霞,衣衫褴褛的逃荒汉子远远地眺望着那湾正粼粼映射暮熹,仿似万千星点闪烁的潺潺汾河水,滩边的苇荡连绵远去,无声地隐向未知的夜色。胫间的疲惫一寸寸涌向坚实的膝头,汉子落下担,用粗糙的手掌将额前因被汗水浸泽而汇聚成绺的乱发抹向耳后,眼神亮起。

    这是个水草丰沃的好地方呵——

    随在汉子身后的,是同样风尘仆仆的妇人,听了这句话,她轻轻拂拍着倚在胸前酣入梦乡的幼子,目露笑意。

    卸下扁担的那一刻,这位姓丁的汉子还卸去了经年积郁的愁苦,他将就此落地生根,开荒种地,辟滩为村,并且为自己的后人播下另一段传奇的开始。

    幼子仍在甜睡,懵然未知。

一场奋斗,堪佩可敬

    游览人文景点,常常为着捕捉那一瞬间的与历史擦肩而过。

    作为一个对于建筑只能看看热闹的外行,我无限赞叹丁村民居的构思精巧、风格别致和寓意深远。但是更令人好奇的是,他们是怎样将眼前这个普通的村落经营地如此神奇呢?

    在丁村博物馆工作的周倜先生告诉我,丁氏族人在坚持以耕读为家族传统之外,主要的经济补充途径,是经商。

    是的,经商在这里只是一个补充,还远不是丁氏家族的根基所在。

    几千年来,受崇尚道德功名的主流观念影响,“商”由于职业性的原因,虽然通过自身的智慧和勤劳能够积累巨大的财富,但群体形象却始终尴尬,只得在华夏四民“士农工商”中排名最末。

    由此我们可以想见,素有诗书传家之追求的丁氏家族,由“士”跌落至“商”——放下读书人的架子做到这一点,这其中得有多大的勇气和多少的付出?而且,业已习惯于耕读生活的他们又需要在道德坚守中作出怎样的放弃,才能适应如战场般充斥着贪戾、浮躁和斤斤计较的商场竞争?这般令人窒息的挑战,事实上是精神和身体的双重打磨,其中的艰辛,不言而喻。

    然而不容掩饰的事实是:正是以农商联手的形式,丁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财富奇迹。从记载来看,自雍正七年到乾隆五十六年的60年间,丁村一共建设了12座院落,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丁村村落的整体布局便是由此时奠定。然而更加令人赞叹的是,从道光二十五年到咸丰三年,仅仅8年时间里,竟然先后有6座四合院拔地而起——其中更是包括丁村民居中颇具代表性的丁先登的府邸。较之前期,建设时间缩短了三分之二还要多,足见这一阶段丁氏家族的财富积累之迅速与总量之庞巨。

    游人散去,宅院静默下来。但彼时的富丽与煊赫,此刻却依然触手可及。

一种追求,映古照今

    有文化而无实际功名,有财富却无正经出身,是丁村人的真实写照。

    依靠农耕并补以经商,丁村人的家境日渐殷实。但是寄望凭借读书来博取功名,依然是丁氏家族一个难解的情结。不知是出于莫名的原因,还是丁氏家族真的陷入了“文采凋残”的困境,反正尽管几百年追求不辍,但丁村人却几乎没有人真正考取功名。

    科举无望,并没有影响到丁村人对于出身的积极追逐,于是在依靠经商聚敛了大量物质财富之后,他们返回头,又试探地朝着最初树立的那个高尚梦想,移步前行。可喜的是,清代自康熙时期开始,为了补充中央财政,公开推行一种特殊的捐纳官职的制度,这样得来的官职多属候补性质,只享受爵位却没有实际权力,相当于以金钱换取仕途身份。

    于是,秉承力求入仕的家族宗旨,丁溪贤、丁溪莲、丁先登等丁氏族人,先后通过捐纳,得到了候选典史和州同这样的官职。不难想象,在接到盖有皇帝玉玺的那道御赐于本家的圣旨时,丁溪贤们那份乐极而泣的欣喜若狂。随着兴奋感的冷却,这份荣耀自然不会被束之高阁,所有者将圣旨做成额文,镶嵌在家里的牌楼上——官职是捐纳所得,所以这个牌楼只能修建于自家宅院。但是即便如此,丁典史或者丁州同们显赫门庭的目的也确实在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满足。

    或许,与纯正的书香门第相比,丁村人少了几份清雅的气质;然较之普通百姓,他们却享受着卓具韵味的优裕生活。几百年间,丁村的文化人们将自己对诗书的理解逐渐融化在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正是在这种氛围的滋养下,晋南地区特有的“小富即安”思想中,有了独属于丁村的一份。

    他们修筑庙宇,组织家戏和社火表演;他们置地盖房,在精心设计的宅院里教化子弟们以孝悌之道;他们玩味宅第风水,将村子布局打造成了纳财聚福的“金龟戏水”模式;他们赋予普通民俗以更加厚重的人文传承,从家户的婚丧嫁娶礼仪,到清明、端午、中秋、重阳等传统佳节的庆祝活动,都在丁村焕发出了一种老树春芽般的新鲜气息。

    这种对欲望的超然和对心境上安适状态的追寻,与我们今天处身喧嚣时对释放的渴望,何其相似?

    离开丁村的时候,时间尚未正午,映在坚硬地面上的日光灿烂而炙烈,回望那片因为渐行渐远而正在连成一线的沉默村落,心头无由便生了这许多的怅怀。

 

文来源:三晋都市报20130925;本文作者:杨霜韦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3-10-12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