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烟雨碛口

 

 

 

 

 

  天色越来越暗,云层越聚越低。我们的脚正踩在古镇石板街的时候,黄河水从天而来了。饱含雨意的秋云,自卧虎山、黑龙庙重重擦着碛口的古建筑倾斜而下,喷溅着水汽和斑驳难抑的陈旧气息,远处的大同碛浪卷千堆,急流汹涌。终于,百亿条闪亮活泼的银鱼从天上被倾倒下来。于是,满布碛口的商埠主街、店铺、河岸和河面的古镇大地,像古老的容器,顷刻间盛满了辽阔且热烈的音响。雨滴落在大河上溅起水窝,满河都是雨,随着河水流向大同碛,水与水摩擦的涛声飞进古镇。

    哗哗的雨声把这秋韵敲破了,使碛口这没有一艘船影的古码头水天苍茫,一片辽阔!在我看来却更显得寂寥、沉闷。

    那站立在黄河岸边的古商铺、古街道,已经倾听了一二百年大同碛的波涛声,昼夜不息的黄河水流声,在它苍老而悠远的生命里继续流逝!它很老很老,也似乎还年轻,一年又一年永不停息地站立着,站进了《兰花花》《炮打双灯》《黄河喜事》《民工》等影视屏幕里,立进了摄影师定格的镜头里,是那么的清晰而纵深,今朝又进入了我们一行阳泉文联人的视野里,秋雨噼里啪啦地打在岁月踏痕依稀可见的古街上,古街悠长悠长地站在我的相机镜头里,透过氤氲的雨雾,延伸到民国年间甚至明、清时期的繁华岁月之中。

    有民谣云:“碛口街里尽是油,油篓堆成七层楼,白天黑夜拉不尽,三天不拉满街流。”如今天各家的大门上、明柱上、窗台上,浸渗着久远的汗痕以及油的褐黑深渍。汗痕没有规则,油渍则为重重叠叠无以计数的圆印,那是腻厚的油手印子。有多少只老少的手曾经攀扶抓握过它们走过这油汪汪的街道?舀。倾倒。马拉车运。骡驮人扛。碛口外,多少家里灶台上滋滋发烫的等待铁锅、多少灯火摇曳的灯盏,旧印之上再添新渍,递钱易物时的日常交谈,更替的四季时光。油店。码头。药材。粮食。棉麻。布匹……内容丰富、繁华热闹的黄河码头就是明清直至民国年间名扬大西北的碛口。

    四条腿的骡马或骆驼驮着物品,两条腿的人跟着,走塬过村,跨沟过梁,从碛口古渡的岸边到吴城、晋中、京津、武汉……又从武汉、京津、晋中、吴城……回到碛口。他们来来去去,把碛口的码头走成繁华的商贸中心、西北重镇。上一代人走了,下一代人接着来,一代又一代重复着同样的事情。他们就是晋商的行走,一来二去,来来去去耕耘着自己的梦想,就像一年的季节,黄了又绿,绿了又黄,换了一茬又一茬。那些蜂拥的人群、奔腾的马蹄、长长的商队,从碛口起航,或从碛口转运。他们,就像那流淌不息的黄河水一样,在岁月的烟尘中流逝了。只有那些幽深的商铺院落、磨损的石街、陈旧的货栈等,还在孤独而丰富、寂寞而安宁地守望着黄河岸,看着那黄水汤汤在时光里漂流!

    一场大雨困住了我们的脚步,我们没能进入那13条垂直于主街的深巷,听说那贴着山梁蜿蜒曲折的深巷,不仅串连起山居与主街的交通,还有许多商号院落、油房粮店、骡马槽、当铺、厘金局等,它们都只能在我们的想象中了。那青石铺就的“五里长街”,被岁月风雨磨去了棱角的青石诉说着它的历史,长街一边现在看得到的还有碛口木雕、碛口客栈、碛口编艺、碛口烧饼等门脸,店铺里所卖的物件多是迎合来碛口观光的旅游者,对这些,我提不起兴趣。而令我感兴趣的,是那些老字号里已经废弃或即将湮没在时光里的前事旧物。旧物,承载着我们生命里的温暖,即使它可能已将破败、腐朽,但它们留存的时光,总是以宁静的姿势,抚慰着后人的想念和亲情的寄托。

    碛口古街,现存的还有货栈、老字号店铺、骡马店、驿站、驿道、手工业作坊、票号、当铺、邮局、庙宇、古碑、码头、商道等,它们大部分是明清时期的建筑,这些建筑有义诚信当铺、商会旧址、大德通钱庄、厘金局等。这些老字号、旧店铺、古院落,勾起过后人多少的怀想与叹息。从而,晋商称雄世界所树的五座丰碑——驼帮、船帮、票号、大院和“茶叶之路”,在碛口均有体现和缩影。尤其是厘金局、官检局在碛口的设立,它的功能便具有了较为浓厚的政治、军事色彩,更能体现出碛口与发达的中原地区相联,进行商旅往来、人员交流的重要意义。

    据导游介绍:上世纪30年代到50年代间,碛口主街的二道街、三道街先后被暴涨的黄河和湫水河冲毁,主街也只剩下“半壁江山”,黄河带来了古镇的繁华与富庶,最终也带走了古镇最美丽的两道街,带走了碛口曾经的繁华与富庶。河水冲走了昔日的繁华,掩盖了无数的曾经名噪一时的商埠,有的只留下倾斜的残墙,供后人怀想。我们撑着雨伞走在“半壁江山”的深巷,走入一条烟雨朦胧的长街,仿佛是从一条历史的长街上踏过。烟雨中,一串渡口起航的号子从河面上传来,高亢而苍凉。一个男人走进烟雨笼罩的码头,一群男人走进这烟雨笼罩的长街,他们的人生,他们父亲的人生,他们父亲的父亲的人生……都以碛口河埠经商的方式,铺陈在那些商巷古街的青石灰砖的缝隙间,铺陈在那些广厦高圪台的古店铺的光芒里。十义镖局、碛口书画院等长街两边的店铺门脸犹如南方长街里的门脸,一色的长门板、高圪台。时至今日,碛口镇上有些人家的日子还是从拆卸长门板开始,门板还是两百年前的模样,门里的生活却与从前不同。那长街中悬挂的红灯笼,如同一双双眼睛,望着碛口昨天的繁华,今天、明天被淹没在那大同碛、麒麟滩的湍流之中。

    碛口没落了,没落在日本侵略者八犯古渡的烧杀抢之中,没落在大河的水灾之中,没落在公路、铁路交通发达的现代文明里……站在“五里长街”边,脚下的大河一片空阔,没有帆影、没有船影,只有水声流逝。然而,你能说在这碛口古镇的生命里没有千帆飘过?在这古镇的街道上,没有过繁华富庶?有时候,不知道时间为何物,就像这湫水河,水越来越浅了,甚至干了枯了,也看不到涨水了;像这古镇老建筑,旧了,倾斜了,腐朽了,是时间的流失吧。时间附在了建筑上、附在了物事之中、附在了人的生命里、岁月长河中的时间虽然亘古不变,但附在人的生命里,附在物事中的时间便有形有状、有悲有喜、有张有目、有气息与温度。有了物事,附在人的生命里的时间虽然短暂,如同这碛口古渡,如今再也看不到舟楫穿梭,商旅往来,只留下古老的黄河水拍打两岸,但和时间一样古老的还有那些古民居、黑龙庙、古商业街巷等,有了它们见证着岁月,碛口曾经的繁华将不再是一个旧梦,也不再是一个传说。

    起伏压着起伏,起伏连着起伏,一路起伏,一路蜿蜒,随着汽车远离碛口的驰行,我的思绪也随之翻转,“物阜民丰小都会,河声岳色大文章”,在这山环水绕的碛口古镇几个小时之游,思绪上下几百年,人事代谢如过客,故事如在眼前。对于碛口,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对它的理解是肤浅的、走马观花的,一切的认识也只能是表皮而已。当我回望碛口时,浓浓的雨雾依然悬浮在大河河谷上方,碛口的地标建筑黑龙庙遮蔽在雨影云纱中,看不到它“山西唱戏陕西听”的影姿。望车窗外,路面在这雨水中荡起水波一般的年轮,一圈一圈地流失,一圈一圈地失落。

    前路,仍罩在烟雨里。山朦胧,水朦胧,长街深巷朦胧,碛口古渡朦胧…

 

文来源:山西日报20140820;本文作者:文德芳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4-08-20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