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会攻太原城直插督军府

 

 

 

 

 

  1949424日凌晨。趁着夜色,各个部队都到了自己的攻城出发地,我们作为二梯队,位置略靠后,身为127团连长的我与老战友卫持英带领全连以敏捷的动作,跃到三号碉下面的沟里,潜伏到红营房前面的环城铁路边上,万事俱备,就等着听总攻的信号了。围困太原已6个多月了,总攻这天终于等来了。

黎明前,总攻的炮声终于响了。乌通!乌通通……炮火惊天动地接连不断,响成一片,向城墙上突破口连续射击,震耳欲聋的炮火打了一个多钟头,城墙上卷起一片烟尘,什么也看不见。炮火停止后,烟尘中的城墙上闪出一个大豁口。在嘹亮的冲锋号声中,一梯队已奋勇登上城头,此时太阳从东山上刚上来。我也带领通讯员、司号员,顺着炸开的70度斜坡上了突破口。城墙又宽又高,要下去只能像跳崖一样往下跳、像滚坡一样滚下去。真不知一梯队的同志们是怎样下去的。从城墙上下不去,只得另想办法。就在这时,战士翟福泰跑过来对我说:“连长,那一边城墙上有一个阎军的重机枪射口,只要将射口爆开,里面就有暗道直通城里。”听他这么一说,我太高兴了,马上命令一排用炸药包将射口炸开。当时,我是这样想的,太原是个碉堡城,城内大街小巷的工事肯定少不了,一旦遇到“硬核桃”,没有锤子怎能敲得开,所以一定要带重武器、炸药包进去。而从城墙上往下跳,武器难免被摔坏。一排按照我的命令,迅速上去在半墙上竖了一个炸药包,我命令战士们后撤40米隐蔽,就听“轰”的一声,烟尘过去,半城墙上顿时闪出一个洞,上去一看,里面是一个暗道,暗道为一个斜坡,越向里走越低,进到城里即与马路平了。出口处已被炮火炸塌,仅剩下半个洞。修得很巧妙,阎军真是诡计多端!太原城不愧是一座碉堡城,在城墙内竟还筑有工事,让人捉摸不透。城墙碉内阎军早已跑光,部队穿墙而过。后面的部队,从我们开辟的这一通道,穿越入城。顺着暗道进去,就是阎军一个大炮群,都是一些重炮,炮筒朝天,一声不响地竖在那里,跟前的掩蔽部、避弹坑里,一些来不及逃跑的敌兵趴在里面,举着双手,吓得直哆嗦。我们哪有工夫理他们,我们要找的是孙楚、王靖国。熟悉太原地形的解放军战士带路,部队一阵风似的由海子边插向开化寺,沿柳巷、钟楼街口,边走边打,神速进至南肖墙。一路上枪声、炮声不断,不时传来炸药包的爆炸声。凭直觉判断,各个兄弟部队进展都很快。我紧跟部队快速向前插去,卫持英在后面招呼各排跟上。遇见障碍,就用“手提包”(将手****的铁壳去掉,把它的拉火装置放在炸药里,用白布包裹捆绑,战士们管它叫手提包)开路,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直插督军府,活捉孙楚、王靖国!”

快到督军府门前的十字路口时,随着一阵机枪、地雷的爆炸声,前面攻击部队退了下来,我迎上去一看,退下来的是四连的同志,我立即组织火力围了上去。我们插得快,但不知什么时候,四连的一个排竟然跑到了我们前头,他们由一位30多岁的解放军战士引路,穿插的路径比我们更为快捷。四连的同志把情况向我简要作了介绍。前面的三岔路口上是阎军的一个梅花碉堡群,中间一个大碉,酷似一个大土堆,大碉后夹有一段交通壕,两边是堆起来的土沿。这个梅花碉,离督军府约400米。这时,我连的重武器也跟了上来,我马上组织火力,与四连退下来的同志一起,向路口碉堡群重新发起攻击,我连一个排与四连同志从街道正面进攻,主力则插到西南方向,从侧面发起攻击。就在我们发起攻击的同时,北面部队也再次打响战斗,三面夹击,一鼓作气,一下子将碉堡群拿下。在战士们的枪口下,碉堡内的俘虏一个个举着手,耷拉着头,从大碉后面的交通壕里走了出来。

督军府门前的这一梅花碉堡群,是我们进入督军府绥靖公署的最后一道屏障。在四连赶到时,20兵团的先头部队在这里吃了亏,损失不小。而赶到的仅是四连的一个排,势单力薄。然而,他们还是毅然决然立即发起攻击。尽管战士们很勇敢,但由于没有重武器火力掩护,还是吃了亏。四连二排冲到十字路口时,郝金水副排长高声喊道:“同志们,立功的时候到了,冲啊!”战士们在排长李四牛的指挥下,奋不顾身冲了上去,就在此时,阎军一个暗堡的机枪突然打响,战士们猝不及防,一下子被打倒十几个人,紧跟该排向前救护的卫生员马建功倒下了,四班长史文林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一把抓住阎军士兵从碉堡里伸出来的半截机枪“啊!啊!”地使劲摇晃,想夺出来,机枪打出的子弹飞上了天,把阎军铁军基干的机枪手都惊呆了,战士们趁机再次冲了上去。就在此时,碉堡上扔下一颗手****,史文林同志牺牲了,但他至死也没有丢开死死攥在手中的机枪,发烫的枪管将他的手皮都烧焦了。面对冲上来的战士们,阎军拉响了预埋的地雷,四连二排在这里损失惨重,只有副排长郝金水、文书安悦成等少数人幸存。在大势已去的情况下,阎军的铁军基干部队仍不顾一切地负隅顽抗。

就在我们争夺督军府门前十字路口大梅花碉的同时,我军第一梯队553团的战友们从另一个方向用“手提包”开路,冲入督军府绥靖公署,阎军的绥署警卫团,虽有四五百人,但这些老爷兵根本就不是打仗的料,都是些贪生怕死之辈,当兵的怕死,当官的更怕死,全都乖乖缴械投降。

俘虏都到督军府门前小广场上集中,俘虏们放在地堡出口处的各式新武器,真叫人眼馋。1030分左右,指挥部下达命令,俘虏由城防部队接管,各个部队必须在12时以前出城。当时,太原城内很乱,由于长时间的围困,连阎军都没吃的了,老百姓更可想而知了。我们进了城,街上的局势才趋于平稳。

我接到团里命令,带领全连,到东城角的炮群,给团里拉出两门大炮,送到火车站。然后,把战士们带到了车站旁小广场上休息。此时,我们才觉得腹中饥饿,通讯员给我拿出炊事班烙的珍珠饼,这种饼就是把小米饭和白面用热水和在一起,然后里面再加上葱花等调料烙的饼,烙熟后,白面中夹着黄黄的米粒,不但好看,吃起来也十分可口。小炮班翟福泰和连里司号员都是太原人,跟我请假想回家看看,我准了他们半天假。因城里很乱,我又派了两个战士陪他们回家。回来后他们和我说,家里人都平安,就是饿得不行,他们把自己吃剩下的三张饼留给家里,算救了急。在杏花岭车站小广场上吃饼、喝水,稍事休息后,我带领战士们随大队人马出城。我们走的是南城门,城门已被炸坏,门半开着,三路纵队过不去,只能变为二路纵队出城。出城时路见接管城市的地方干部背着背包入城,一听口音,就知道是沁县武乡人,一见老乡,心里舒畅了许多。卫指导员高兴地半开玩笑地对老乡说:“太原打下了,可我们连太原城是个什么样子都没有看一看。老乡们,要给咱管好太原啊!”在一阵说笑声中,我们与老区来的地方干部告别。回到北砖井乡时,老乡们才吃晌午饭。

 

文来源:太原日报20140424田茂海口述田晋宏整理(田茂海,太原战役中的淖马英雄,曾任长治市副市长,已去世。)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4-10-16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版权声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扬三晋文化为目的的非赢利性个人公益网站,在转载选用部分文章时,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联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请著作权人及时联系本站以沟通解决涉及的版权和相关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