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三晋山系列系列之一

崛(山围)山 ,寻道墨痕间

 

 

 

 

 

  方位:太原市西北24公里尖草坪区柴村镇呼延村西,南北走向。

    高度:海拔约1400

    民间传说

    参天柏树殉情恋人化身

    登崛(山围)山是一个从健身向敬意转换的心路历程。

    初次登山,只为锻炼而去,但一次偶尔进入半山腰处的多福寺闲逛,才对崛(山围)山得以了解一二。进而查阅典籍,又油然而生敬意。

    崛(山围)山,南有青峰,北有飞云峰。二峰高峻挺拔,夹一东西走向的深沟,隔沟对峙,势如入山门户。从山顶向下俯视,四周群山如涛似浪,宛转盘旋,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像倒立的喇叭,又如硕大的圆盘,“崛(山围)山”之名由此而来。

    游客登临崛(山围)山,一般喜欢从景区入口沿石阶上山,先到达舍利塔登高一望太原全城风景,再游多福寺,而后顺盘山公路下山。时间充裕者还可在山上的饭庄吃上可口的农家饭。常有青年学生结伴来游,或骑车沿柏油路上山,或徒步行走,使山林间充满了蓬勃的青春朝气。

    位于峰顶的舍利塔共七层,高二十余米,为宋代所建。塔呈六角六面,工艺精巧别致,塔檐层层挂着形态玲珑的风铃,微风吹拂,叮当作响。宝塔依山而起,气势宏伟,历经千年风雨不倒,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登塔的山路名为珍珠场坡,原是僧人担水和信士礼佛的岩石古道,现被砌成340多级石阶,游人从此上山十分便利。

    在崛(山围)山半东侧峭壁上,有两株“双抱不合围”的参天柏树比肩而立,相传是一对恋人为反抗父母阻婚而双双殉情。后人有诗赞曰:“舍命投崖去,身化合抱柏。情深效梁祝,百世盛不衰。”游人到此多合影留念,特别是有情人常慕名而来,感慨不已。最令人称奇的是以“合抱柏”为界,崛(山围)山南、北坡形成了“南松北柏”的奇特景观,齐刷刷界线分明,绝非人工刻意而为。伫立崖边,绿树葱茏,林风阵阵,天地琴音,那就更是一番独特体味了。

    崛(山围)山自古桦柏成林。夏日里层峦叠翠,一派葱茏。及至暮秋霜降,“满山红叶尽成朱紫”。巨石罅岩,灌木丛中,遍布着紫中透红的片片红叶,坡、梁、沟、岔间卷起了层层的红色浪涛,轻舒漫卷,别有风致。山顶上有个村子叫庄头村,属于尖草坪区马头水乡,海拔1300米,总人口277人。村里到处挂着“农家饭”的招牌,一层层废弃的窑洞将新装修的农家饭庄映托得甚是光鲜、清新。

    傅山著书

    红叶洞写就传世之作《霜红龛集》

    崛(山围)红叶居“晋阳古八景”之首。说到这霜红,自然引出“霜红龛”的主人傅山先生。多福寺藏经楼下石砌窑洞前壁上有清末镌刻“傅青主读书处”,并有傅山遗墨尚存。有不少人误以为这就是“霜红龛”,实际上,这只是傅山构筑霜红龛之前借僧房读书之处。大约在明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前后,傅山曾在多福寺附近构筑一庵,名“青羊庵”,入清后又名“霜红庵”,是傅山专为读书和著书而建。傅山一生极好游历,其隐居读书的地方,也大多选择在风景宜人的山水胜境。崛(山围)山上的“青羊庵”、多福寺里的“红叶洞”、裂石山的“虹巢”,都曾留下过他的足迹。

    多福寺在山顶,缓缓清流,过寺前蜿蜒而下,潺潺作响,极富古刹风趣。寺庙坐北朝南,处于松柏、山峦包围之中。寺院建于唐贞元二年(公元786年),是文殊菩萨道场之一,唐代寺内佛事鼎盛,宋代末年毁于兵乱,明洪武年间重建,明弘治年间改名为多福寺。后曾多次重修,唯寺前山巅砖塔,仍是宋代原构。现存山门、钟楼、大雄宝殿等多为近年修缮。

    寺院二进院是文殊阁、藏经楼。文殊阁上下两层,山石砌墙,并排三间窑洞,门额横书“红叶洞”三字。这就是“红叶洞”。这自然和谐的书院,这古朴石墙内静谧的窑洞,就是一代鸿儒傅山先生集其毕生心血写出不朽的传世之作《霜红龛集》的地方。洞前立一石碑(系清光绪十三年五月所立),上书“傅青主读书处”,是傅山先生读书行医的地方。洞内有先生塑像。窑门紧闭,似乎很久没人打开了。透过门窗的间隙,看到里面堆放着的多半是寺庙里常年不用的杂物,不再有任何摆设,更无傅青主的遗物。藏经楼里有傅山生平展与傅山书斋。令游人对傅山有一个直观印象,“明养士三百载,唯先生为中流砥柱”,此言不虚。

    傅山书法

    喜以篆隶笔法作书,重骨力

    傅山通晓经史、诸子、释老之学,著有《霜红龛集》四十卷。长于书画,精鉴赏,并开清代金石学之先。同时,他又是一位医术高明的医学家。在文学艺术上,他更是一位富有批判和创新精神的思想启蒙先驱。“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的艺术主张,三百多年来一直备受推崇。

    对傅山先生的崇敬和对其书法艺术的喜爱,是我几十年来孜孜不倦痴求书法艺术的动力源泉。浸淫书法艺术三十多年来,从初学《乙瑛碑》、“二王”、米芾,到再临傅山、王铎,我都极力想贴近大师对客观的认识态度、审美价值和审美理想,而最重要的是其道德修养、文化素质和思想品性。

    本人自感天生愚钝,却又恒心不足,唯有书法、习字未敢“马放南山”。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读帖、临碑,不敢懈怠。欲学百家之精,取大家之长,一直以来是我追求的方向。假以时日,书艺也渐有成果。一些成果背后,不但有先生的影子,潜移默化中,更受先生书法理论之影响。

    傅青主的书法传统功基甚厚。清代著名学者全祖望在《阳曲傅青主先生事略》一书中赞誉傅山“先生工书,自大小篆、隶以下,无不精。兼工画”。他的小楷《千文》直追钟王,朴实古拙。八九岁时即从钟繇入手,继而学王羲之、颜真卿,至二十岁左右,已“于先世所传晋唐楷书无所不临”。喜以篆隶笔法作书,重骨力,宗颜书而参以钟王意趣,并受王铎书风影响,形成自己独特的面貌,中年以前已得时誉。

    处于董赵书风笼罩书坛之际的傅山,也曾学过赵孟頫,但后来对赵字贬斥得很厉害。“予不极喜赵子昂,薄其人而遂恶其书,近细视之,亦未可厚非,熟媚绰约自是贱态,润秀圆转尚属正脉,盖自《兰亭》内稍变而至此与时高下亦由气运,不独文章然也。”(《霜红龛集》)这一段书法评论史上“书如其人”的典型论断,自然与他生逢易代之特殊时期有关。他还说“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纲常叛周孔,笔墨不可补。”(《作字示儿孙》)这种论述针对当时“奴书”盛行的清初书坛无疑是一服清醒剂。他力倡正拙、贬巧媚,以自然天倪为尚,他以做人和正本为书学正宗的艺术主张,堪为后人效法。同时,也正因为他的“学问志节”为人所重,世人对他的书法也就倍加珍视了。

    傅山风骨

    始终不为清廷服务

    傅山一生致力于反清复明。而康熙皇帝却很欣赏傅山的才学,希望这位三晋名人为自己的统治所用。山西地方官员想尽办法将托病拒绝赴京的傅山抬到北京,康熙特恩准他免于考试,并授予内阁中书官职,但傅山坚决不从,清廷终不得愿。康熙二十三年(公元1684年),傅山辞世,时年七十九岁。

    为纪念傅山先生诞辰400周年,太原实验晋剧院青年剧团倾心创作了晋剧《傅山进京》。四百年前,傅山曾前后两次进京,一次是为恩师袁继咸“伏阙讼冤”,一次是坚辞“博学鸿儒”的荐举。两次进京,为傅山赢得了不随波逐流、坚守文人的风骨与品格的美誉。400年后,晋剧《傅山进京》同样轰动京华。不仅因为该剧作为新编历史剧,确实达到了较高的艺术水准,同时也缘于傅山特有的人格魅力。

    概述:表里山河

    山西,又被称为三晋大地。

    春秋时期,晋国是当时各诸侯国里较强大的国家,经济实力雄厚,晋文公与当时的齐桓公、秦穆公、楚庄公和宋襄公并称为“春秋五霸”。但至春秋晚期,晋国国力衰退,被韩、赵、魏三国瓜分,晋国灭亡。这就是历史上最著名的三家分晋事件,因韩、赵、魏是从一个晋国分出的三个国家,所以史称“三晋”。

    山西表里山河,以河为屏,以山作障。东部是太行山为主体的山地高原,西部则是吕梁山为主体的黄土高原。境内太行山、恒山、五台山、太岳山、中条山、吕梁山六大山脉及纵贯南北的管涔山、黑驼山、云中山、关帝山、石膏山、霍山、历山、王莽岭等崇山峻岭共同构成了“三晋山”丰富多样的自然风光和历史文明。

    考证:围与(山围)之说

    崛(山围)山,一个名山与哲人同在、美景与文化共存的好去处,写此文时,在电脑上却无论如何也打不出“山”字旁的围来,实感遗憾。一曰崛围,古称屈围。明末清初文学家朱彝尊《崛围山题名记》云:“崛围二字,其初必无偏旁,疑村夫俗子强加之。”《说文解字》注:“崛,山短高也。从山屈声,衢勿切。”讲的就是这个崛当念屈的音。

    作为一座文化名山,倒不如尊崇古意,把山名改回去,便于书写交流,免得游人有的叫Qūwéi,有的呼Juéwéi

 

文来源:山西晚报;本文作者:刘凡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4-08-20 )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三晋山系列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纪实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民歌戏曲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纪实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站长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