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迁都新田

  公元前585年(晋景公十五年),“晋人谋去故绛”,即商量迁徙国都的事。故绛就是晋的原都城翼(今山西翼城南),迁都于绛(今山西侯马市)之后,就把翼称为故绛。为什么要迁都呢?原因比较复杂。
  前589年(晋景公十一年),晋国在鞍(今山东济南市西)之战中彻底打败齐国,但这次胜利并没有给晋国带来多大利益。首先是,楚国为出兵救齐,在令尹于重的主持下,进行了“大户,已责,逮鳏,赦罪”的改革措施,即大事清理户口、免除人民对国家拖欠的赋税,对年老的鳏寡人进行施舍,救济生活困难者,赦免罪人。实行这些“惠恤其民”的政策之后,赢得了拥护,于是倾动全国兵力,包括楚王的全部护卫军,由蔡君景公、许君灵公率领参与楚军的行动。这年冬天,楚军就侵伐了刚与晋盟攻打齐国并分得胜利果实的卫国和鲁国。鲁国被迫向楚国贿赂上百人的木工、女缝工、织工,以成公之子公衡为人质,十一月,楚又与鲁、蔡、许、秦、宋、陈、卫、郑、齐九国在鲁国的蜀(今山东泰安市西)结盟,这实际上是把晋的盟国与敌人全拉到自己一边了,这也就表明,楚国实际上要比晋国强大,所以晋的盟国敢于背晋从楚,晋的敌国齐、秦则想借楚之威以威胁晋。而晋在(必阝)之战败后也畏楚如虎,虽然打败了齐国,但这时,楚与那么多国家结盟,又气势汹汹地找晋决战。晋处于孤立地位,又在鞍战之后元气未复,只好“辟楚,畏其众也”。到前586年(晋景公十四年),虽因郑国屈服,晋景公与齐、宋、卫、郑、曹、邾、杞、鲁在虫牢(今河南封丘县北)又结盟,但到次年三月,晋又率卫、郑及伊洛戎人、陆浑戎人以及蛮氏侵宋,所以这类结盟貌合神离,无实质意义。
  而同时,晋国在周王那里也没有得到好颜色。鞍之战胜利后,晋景公派上军大夫巩朔“献齐捷于周”。周定王根本不接见,反而派王室大臣单襄公说明周王不接见的两点理由:一是不应献捷,因为对于兄弟甥舅等亲戚之国间的战争,胜方向周王只可“告事而已,不献其功”,以表示“敬亲 ,禁淫慝(te特)也”。二是,派来的巩朔身份仅是大夫,不是经周王任命的卿,级别不够晋见周王的资格。这两者都是“非礼也”。
  晋景公不仅受困于外,而且国内也不安定。
  前587年(晋景公十三年),发生了赵婴(又称楼婴、赵婴齐)与其侄媳赵朔之妻、晋成公之女赵庄姬(赵朔死后谥庄)通奸的丑事。到前586年,为了挽回面子,赵同、赵括只好把他们的弟弟赵婴“放诸齐”,即放逐到齐国。赵婴警告二人说:“我如果在晋国,栾氏(指当时中军帅执政的栾书等人)不敢兴起祸端;如果我流放国外,二位兄长的命运就堪忧了。而且每个人都有他能和不能的事情,饶了我,又有什么坏处呢?”但二人不听。从赵婴的话里可知,能够左右晋国政局的最大的两个家族赵氏和栾氏之间是势不两立的。其实,不止赵、栾两家,晋灵公被弑、先毂被灭,都显示晋国内部,势家与势家,晋公室与势家之间所潜藏的矛盾的复杂与严重。而前588年(晋景公十二年)将晋军由上、中、下三军扩大为六军,增加了新的上、中、下三军,除原来三军的正副元帅(将佐)六卿外,又增加了新三军的六卿:韩厥、赵括、巩朔、韩穿(《史记·晋世家》误作赵穿)、荀骓、赵旃,据说这是为了“赏鞍之功也”。但新六卿里面真正参加了鞍之战的据《左传·成公二年》所载,仅有韩厥(下军司马),而韩厥还放走了齐顷公,救了代齐顷公被俘的逢丑父。所以名为赏功,实为对赵、韩、荀诸大族的笼络让步,晋景公当然不会心甘的。面对如此多的内忧外患,如何解决呢?
  恰好前586年(晋景公十四年),被尊为“晋望”即晋国所祭名山梁山(在今陕西韩城县黄河岸边)大崩塌,“梁山崩,雍河三日不流”。对如此严重的天灾,晋景公以传车召见晋大夫伯宗(《毂梁传》作伯尊)。伯宗路遇押送货车的绛地人,绛人告诉他,山崩,谁也没办法,但“国主山川”(山川为国家所尊主),“故山崩川竭,君为之不举(食不杀牲、减菜蔬、不奏乐)、降服(不穿盛装)、乘缦(无彩饰之车)、彻乐(不举乐)、出次(离开平时居处)、祝币(陈列献神礼物)。”伯宗以此告诉了晋景公,晋景公照办了。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伯宗回家见到他的妻子,面有喜色,其妻则认为,晋的大夫都不如伯宗有能力,而晋国民众早就不拥戴他们的上司了,所以须及早准备退路。于是伯宗找到一位名叫毕阳的士,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他。10年后(前576年),三(谷阝)谮杀伯宗,其子伯州犁被毕阳送到楚国,后任楚国太宰。
  大概为了摆脱这种天怒人怨的境况,弃旧图新,所以晋国君臣一致同意迁都,“谋去故绛”,但迁到哪里去呢?意见就分歧了。诸大夫认为应迁到郇(今山西临猗西五里原头村)、瑕(临猗西南35里新城堡)氏之地,因为这两个地方“沃饶而近古,国利君乐,不可失也”。 ,指今运城盐池即解池。这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又邻近盐池,既对国家有利,国君也高兴,不要放弃它。
  但仆大夫韩厥却与诸大夫说法完全相反:“不可,郇、瑕土薄水浅,其恶易觏。易觏则民愁,民愁则垫隘,于是乎有沉溺重(月追)之疾。”意思是,郇、瑕氏地方土薄水浅,污物容易积聚,污物积聚,百姓就愁苦,因此而身体瘦弱,容易得风湿脚肿的疾病。所以,韩厥提出:“不如新田,土厚水深,居之不疾,有汾、浍以流其恶,且民从教,十世之利也。夫山、泽、林、 ,国之宝也。国饶,则民骄佚,近宝,公室乃贫,不可谓乐。”听了韩厥一席话,晋景公很高兴,于四月二十三日,晋国就迁都新田。
  晋都新田所在地为今山西省侯马市西北城边,发现于1952年,至今仍在继续发掘。侯马位于临汾盆地南沿,西南有峨嵋岭,南有绛山,均为中条山余脉。汾河在市西北从东北向西南流过,浍河在市南自东向西流过,在两河交汇的三角平原地带,号称“旱码头”。乾隆二十三年《曲沃县志》和嘉庆二年《续修曲沃县志》称“新田故城在今治西南三十里”,“其地也,绛山为屏,峨嵋列峙,浍绕于前,汾环于右”。曲沃西南距侯马为15公里,今侯马为春秋时晋国新田,当无可疑。
  新田故址经多年发掘,迄今可知,它并不是一座简单的大城,而是由几座年代不完全相同的小城组成:白店古城、牛村古城、平望古城、台神古城、北坞古城、呈王古城、马庄古城。
  以上古城,何者为晋景公初迁的新田?目前尚无定见。但倾向于把它们分成两种类型:一种是晋君居住的“宫城”,如牛村、平望、台神三城;一种是“卿城”,即势力膨胀的晋卿如范、赵、中行氏三家在晋都的私城,如马庄、呈王、北坞诸城。

摘自《山西历代记事本末》,本文作者:杨国勇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2-12-15 )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山西文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