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太原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土厚水深 居之不疾——太原
  ——中华古都和古风觅寻之十六

  太原古称晋阳,属并州和太原郡。古代因太原地处汾水上游,周围有一大片开阔的平地,于是称此地区为太原,也就是大原。西周时此地称为并州,为古九州之一。《周礼·职方》说:“正北曰并州,其山镇曰恒山,其泽薮曰昭余祁。”恒山在今河北曲阳西北,昭余祁在今山西平遥西南,为古九薮之一,唐宋以后逐渐干涸。西汉时设立了并州刺史部,没有固定治所,东治时治所设在晋阳。战国时秦国在此地设置了太原郡,治所也在晋阳。隋唐以后此地或称并州,或称太原郡、太原府。

  并州据有今山西大部及河北、内蒙古一部,并州的地势东有太行山,西有黄河,南有中条山,北临大漠。位于山西高原上,形势高峻,居高临下,易守难攻。古代的道路交通自晋阳北可至雁门、云中、朔方、九原,西南沿汾水入黄河可至关中、中原。东面南北纵贯的太行山上有八道关口,称为“太行八陉”,自晋阳北出常山关、飞狐口,东出井陉关,南出壶关、天井关,都可跃出平原直达燕赵。因此自古以来并州就有“形势完固”之称。

  并州的文化特点与燕赵有些相似。古代燕赵水源丰沛,河湖纵横,并州也有汾水和昭余祁。燕赵地边胡,数被寇,并州也同样深入北狄居地,首当其冲。燕赵风俗好气任侠,擅长骑射,并州的风俗也一向是武勇剽悍,多有铁骑精兵。自古言勇武者皆推幽并,幽并往往并称,曹植《白马篇》说:“视死忽如归,幽并游侠儿。”燕赵人情质朴,《隋书》、《宋史》说燕赵人“性敦厚,务农桑;质厚少文,多专经术;大率尚义,为强枝;土平而近边,习于战斗。”并州的人情也是一样,晋景公十五年(公元前585)晋国自绛城)今山西曲沃南)迁都新田(今山西侯马西北),迁都前大夫都说:“必迁郇瑕(今山西永济北)之地,沃饶而近盐,国利君乐,不可失。”唯独韩厥说:“郇瑕土薄水浅,易生疾疫。疾疫则民愁,民愁则羸困。不如新田,土厚水深,居之不疾,有汾水、浍水冲走积污,而且百姓也遵从教令,这是十世之利。山泽林盐是国家之宝,然而国家富饶则百姓骄佚。百姓不务本,公室就会贫弱,因此不能说是国利君乐。”晋景公听从了韩厥,迁都新田。一方水土一方人,水土深厚人情也必定质朴坚毅。郇瑕东有盐池,宁愿远离盐池也要使百姓勤劳务本。曹操在建安十一年自河内天井关北度太行山进兵壶口关征讨高干,写了一篇《苦寒行》说:“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并州苦寒的特色也与燕赵完全相同。并州与燕赵最为不同的地方是并州的地势更为高爽,境内的山脉更为众多,并州的文化风格因此更趋凌厉,人多诡谋奇计,善于应变。

  在文化渊源上并州与燕赵中的赵国同源,都出于三晋。晋阳城最初即由晋未赵氏的家臣董安于所建,起初为赵氏的采邑,三家分晋以后赵国即以晋阳为都城。到赵献侯迁都中牟,赵国在晋阳定都约在一百年左右。此后到五代十国时太原又成为北汉的都城,北汉在太原建都共传四主,历时二十九年。在中国古代太原有三个重要时期即春秋战国时期、十六国北朝时期和五代十国时期,在这三个时期中太原对于全国的政治和文化都产生着十分重要的影响。

  古晋阳城在今山西太原西南晋源镇,因其在汾水的支流晋水之北而得名。城呈长方形,西垣长2700米,北垣长4500米,至今仍有部分城墙残存,残高7米。在城外发现有赵氏家族的墓地。春秋时期晋国有六卿即韩、赵、魏和知氏、范氏、中行氏,后来韩赵魏和知氏灭掉了范氏、中行氏,瓜分了二者,晋国公室衰弱,四卿专权,实同诸侯。知瑶扶立了晋懿公后更加骄横,又向韩、魏索取土地,韩康子给了他,魏宣子给了他。知瑶再向赵襄子索取土地,赵襄子不给,知瑶大怒,于是率领韩、魏攻打赵襄子,赵襄子退保晋阳。

  晋国人善于权谋。早先在晋献公时,立骊姬为夫人,排斥诸公子,重耳出逃到蒲城,夷吾出逃到屈城。士蔿为大司空,负责修筑蒲城和屈城,修筑得十分草率,在城墙中夹带了柴草。夷吾向晋献公上告,晋献公责备士蔿。士蔿回答说:“我听说没有死丧而做出忧伤的样子,忧伤就会真的附在他身上。没有敌人而修建城邑,敌人就会真的出现。既然要被敌人占据,又为什么不潦草呢?三年之后就会向那里用兵了!”后来果然有诛除诸公子的危难发生。

  晋阳是董安于负责修建的,他在修建晋阳城时对于赵氏将要经历的大难似乎也早有预见。赵襄子退保晋阳以后,首先巡视城郭及官府库藏,结果却看到城郭失修,仓无积蓄,府无余钱,库无铠甲兵器,乡邑中没有守城的器具。赵襄子感到很惊慌,召来谋臣张孟谈问:“守备不具,我将何以应敌?”张孟谈回答说:“我听说圣人治事,财富藏于民而不藏于府库,尽力于政教而不力于修筑城郭。你可以下令让百姓留够三年的口粮,多余的送入粮仓;留够三年的钱币,多余的送入钱库;留下自用的器具,多余的送入武库;有余力的人,都前来修缮城郭。”赵襄子晚上出令,第二天,粮仓已容不下粮食,钱库已容不下钱币,武库已容不下兵甲。第五天,城郭已修缮完备。赵襄子召来张孟谈说:“钱谷甲兵都已有了,还没有箭,怎么办?”张孟谈说:“董安于在修建晋阳城时,公宫的垣墙都用荻蒿楛荆作成,高至一丈。你折开来用,箭就足够了。”赵襄子拆开垣墙一试,箭杆之坚韧即使菌干之劲也比不过它。赵襄子说:“箭有了,还没有铜,怎么办?”张孟谈说:“董安于修建晋阳城时,公宫和殿舍的大堂都用铜作为柱心,你拆开来用,铜就足够了。“赵襄子拆开堂柱取铜,铜足够用了。一切都准备充足,知瑶和韩、魏的兵马也来到城下。

  和士蔿修筑蒲、屈二城相似,董安于在修筑晋阳城时使用荻蒿楛荆和铜作材料也是有意的,是要为将来难以避免的攻战作准备。他的财富藏于民而不藏于府库的观点实在很有远见。董安于建了晋阳城以后,良臣尹泽受命治理晋阳,继续贯彻董安于的教令。赵简子让尹泽前去晋阳,尹泽问:“你想以晋阳作为茧丝,让它多出赋税呢?还是以晋阳作为保障,急难时据以救难呢?”赵简子说:“作为保障。”尹泽就削减了晋阳交纳赋税的户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