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行二记

  前不久,我省作家王祥夫、赵瑜,分别以短篇小说《上边》和长篇报告文学《革命百里洲》(与胡世全合著)从深圳捧回鲁迅文学奖桂冠,填补了我省鲁迅文学奖的空白。去年本刊第18期曾以《赵瑜情洒百里洲》一文,对作家赵瑜,及其长篇报告文学《革命百里洲》给予了高度关注。今天,我们以同样的热情来关注作家王祥夫,但不追寻他的获奖之作,而是另辟蹊径,通过以下这些文章,来解读他的作品,来使广大读者的关注更加动态而广泛。———编者

  

  桥上村在太行山。太行山山名之古意遥不可解,“太”可能是大的意思,早知道“太行”“王屋”二山之名还要从毛泽东的那篇著名的文章说起。太行山我不是没有来过,而是经常从太行山下仆仆而过,但就是没有机会深入。太行山实在是太大了,想一想,你还真不知道该从何处深入。这次来是春天,山上山下的树木上都是新绿,新绿的好处就是让眼睛看了舒服。是星星点点,而不是一大片,这让人想到国画里的碎笔,一笔一笔细密而好看,且不说看山势,就是看看这新绿也让人心生愉快,还有就是桃花,山桃花的颜色硬是要比别的地方的桃花来的深浓,还有梨花,车过壶关桥上村,山坡那边好一片梨花,白白的,又不好用雪来形容它,雪是净白,梨花的白里边有淡淡的绿意,这便是春天的意思,如果单单像雪倒不好看了。夜宿桥上村,我住的那间西向小屋恰好对着山,躺在那里就能看到山亦是一种缘份,别人睡觉,我躺在那里看山,山下是几株大梧桐树,正在做花,是雪青的意思,雪青是白色与紫色的调合,梧桐花花萼深紫,到花瓣处却渐渐过渡到白,真是好看。那天夜里,忽然被什么弄醒了,睁开眼却明白是那一轮山月,就在对面的山顶上,把月光直洒进屋里来,山里的明月自然和城里的不一样,怎么不一样,且又不好言说,是明亮皎洁,像细细洗过,就是这四个字。

  桥上村,顾名思义这个村子是与桥有关系的,那桥就在村子西边,三拱的大石桥,青石与青石之间以熟铁锭紧紧咬合。桥的历史并不长,只有二百多年。但美国的历史又有多少年!

  夜里与朋友依在桥栏上听水,水从桥下“哗哗哗哗”流过,无端端地让人感动,感动什么,且又说不清,最美妙的感受便在说清说不清之间。顺着桥往西走,下桥再往南便是一条古老的小街,小街两边鳞鳞的都是小店铺,店铺开着,里边却没人,分明讲的是夜不闭户的古风。另一家店铺里的女主人在灯下择香椿,幼嫩的香椿芽做深紫色,且每一片叶子都油亮亮的,让人觉着春天的阳光已经长长久久地镀在了上边。女主人说可以为我们连夜腌制一些香椿芽以便我们带走。我问她香椿芽哪里的最好?她便指门外的山,是东山,随着她的手一看便不得了,竟看到了山顶上的一豆灯光,那么高的山,是什么人在上边住宿?女主人说住在那上边的也许是采药的河南人。女主人说别看那山高,过去的小脚老婆婆都能背着孙子从山上翻过到山那边去看上党戏。听了这话,直是令人吃一惊,想想白天去红豆峡,在山上上上下下地不停走,简直像是洗过一次桑拿。从小店铺女主人那里出来,顺着石街再往东,听到了夜鸟的鸣叫,一声一声,叫声悠长清越如吹尺八,这一夜,这鸟叫便不离耳之左右,还有那“哗哗哗哗”的水声,被月光弄醒,便听这天籁。

  

  八泉峡太值得一看。八泉峡里有八条泉水,水大的时候可以把峡间的巨石浮泛移至下游。时值仲春,峡里没有多少水,多的是巨石,让人想像那“一川碎石大如斗”的诗句,但这里的石头远要比斗大的多,斗才有多大?八泉峡两边的山势真是好,起伏腾挪极尽大自然之能事,我想努力在记忆里搜寻搜寻,想想何处的山可以与之相比?便一下子想到了三峡,船过三峡站在甲板上看两边的山就是这么个意思,只是这里少了一些朝为行云暮为云雨的阳台云雾。即至到了八泉峡的最里边,眼前的景致一下子变得豁豁然!山势既渐渐高上去,山形到了这里也一下子宽展开,让人忽然忍不住想喊一声,想赞一声好,张着嘴却一时又说不出话来,古人说得“张口结舌”也许就是这个意思,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山叫什么山?谷叫什么谷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眼前陡然而起的大石壁,要作画,简直是没有办法下笔,范宽和荆浩怕是都不行,高可千寻的石壁上简直是无一笔皴,连一个小小的豆瓣皴亦没有,因为那壁面的石头几乎是完整的,被千百万年的瀑布冲刷打磨一如屏风,水是从山顶而落,下边便是一个深潭,这个巨大的临潭石屏正对着南面,潭之南又是一个天然的平台,这一壁一潭一台正对着远方的群山,便恰像了舞台,站在这舞台上朝南向望,峡谷两边那一重重的山,左左右右地排列远去,又恰像是舞台上的头道幕、二道幕、三道幕。站在这天然的舞台上我想到了罗马的圆形剧场,也修在山上,一边是弧形的半圈半圈渐次高起的看台,一边是后边倚山的舞台。但那罗马的古代舞台哪有这太行八泉峡的天然舞台来得气派,来得这般神工鬼斧。在这舞台上,演地方小戏显然不行,“叮叮当当”的锣鼓太零星,要演便上演那气势如排山倒海的交响乐,让一百个世界级乐团组成的交响团在这里演出,让山风泉鸣和松涛亦一并加入。世界级的歌王如帕瓦罗蒂和多明戈,如果胆子大也可以来,让他们对着太行大峡谷那巨大的看场扬起他们的手臂。那时候,最好是太阳刚刚升起,是太行山的太阳!想必帕瓦罗蒂的那首《我的太阳》会唱得更有新意!

  什么都好,只是那石壁偏西一点的四十多层楼高的金属电梯来得有些煞风景,世界之大,电梯还真不方便拿出来向世人炫耀。现在的情况是那高且危乎哉的电梯还不方便拆掉,即使拆掉,那石壁上也永远留下了一道四十层楼高的一条巨大直立的伤痕。自然风景还是要自然的好,一切人为都几近破坏。当我们激赏山川之美的时候,切记不要自以为比看上去没有生命情感的大自然更聪明。山川的“工程”是亿万年风雨冷暖的杰作,是无可比拟的精雕细刻,是亿万年尚不敢言竣工的伟大工程,我们怎忍心用一年半载的时间就来轻易改变它的容颜?

  我敢说八泉峡是天下之最,主山之大,谷之深,壁之立,台之平,加之山之南犹如看场的峡谷和犹如头道幕、二道幕、三道幕的群山之美简直是无可匹比。一年四季,春夏秋冬,这里正可以依照季节的变换上演那最最伟大而动人的交响。

  最好的音响还是那山风、鸣泉和松涛。

本文作者:王祥夫,摘自《山西日报》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5-08-25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