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常平关帝祖祠

  关帝祖祠坐落在中条山下的常平村 。

  正值早春,天空晴朗,略带寒意。乘公交车出运城市南行。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夹道的盐湖,一大片白茫茫的盐池骤然出现在朗日蓝天之下,让人直以为来到了大雪覆地的冬季。工人们正在干活,零零散散地在白色的背景下晃动着,把一车车雪白的盐堆在一起,盐池里便有了一个个晶莹洁白的山包。远处的中条山越来越清晰,像一道屏风,秀丽而又伟岸,峻拔的山势傲然挺立,连山峦肃穆的神气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个平平常常的日子,但我知道,我要去的是一个不平常的地方。

  一

  在车上,我听到了朝拜关帝时这条路上繁忙拥挤的胜景。

  农历六月二十四日,是关羽的生日,那时候这条路上到处是大小车辆,从世界各地赶来的参拜者络绎不绝,连通往运城的公路也会出现堵塞,市内宾馆饭店家家爆满,祖祠里更是人头攒动,到处香烟缭绕。年年都会有一些虔诚的参拜者做出不寻常的举动。一队来自台湾的旅游团体,成员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每年来时,都要在距村子一公里远的地方下车,开始他们的祭祀活动,嘴里念念有词,一路呼唤着关老爷,三步一拜,五步一叩,个个都是前额触地,砰然有声,一公里远的路程,竟要拜一个多小时。到祖祠后,所有人前额都凸起了青紫色的疱。在他们心中,关帝已然是个主管天地阴阳无所不能的神明。

  中国历史上,恐怕再没有哪一个人会拥有如此虔诚众多的崇拜者,也没有哪一个人会在三教九流、各行各业的人心目中占有如此重要的位置。关帝名羽,字云长。据说他本姓冯,名长生,铁匠出身,又一说是卖豆腐出身。按照西晋人陈寿所撰《三国志》中的说法,关羽“亡命奔涿郡”后,与刘备张飞结义,后跟随刘备南征北战,策马横刀,驰骋疆场,建功立业,建安五年(公元200年)麦城兵败,被孙吴将领吕蒙俘获后杀害。

  正史对关羽的记载仅此而已。是民间传说的力量和文人罗贯中七分史实三分虚构的《三国演义》才把关羽推上了神坛。桃园结义,温酒斩华雄,过五关斩六将,义释曹操,夜读春秋,刮骨疗毒,水淹七军,一个个耳熟能详的故事,让人们在关羽身上看到了“忠义仁勇”这些既符合儒家道德需要,又符合百姓理想的精神诉求。

  应该说,陈寿写出《三国志》后,有很长一个时期,历代的帝王们并没有认识到关羽的道德价值,关羽由侯而王,王而帝,帝而神,神而圣的过程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关羽死后四十一年,他为之出生入死的蜀汉朝廷后主刘禅,才追赐其“壮缪侯”。同时也给张飞、黄忠、庞统等人封号,文臣武将俱得其谥,可见那时关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荣耀。此后七百多年,关羽的封号并没有多大改变,直到宋徽宗赵佶于崇宁六年追封关羽为“忠惠公”,关羽才完成了由侯向公的过渡。事隔一年,又加封“崇宁真君”,又把关羽纳入了道教的势力范围。大观六年(1108年)再加封关羽为“昭烈武安王”,至此,关羽的道德价值才逐渐被帝王们认识,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每过一段时间,关羽便被谥封一次,而且名目日益繁复,封号渐次显赫。真正使关羽由人变成神的是明成祖朱棣。朱棣夺取皇位后,为了证明其政权的合法性,说他得到了关羽神灵的保护,他当皇帝乃是天意。帝王既然都把关羽当成了神,百姓就更没什么好说的,从此关羽便神威更振,成了一个无所不能的神。使关羽由王而帝的则是明神宗,当年明神宗对关羽的祭拜仪式,比今天运城市每年举行的春秋大祭要隆重的多,是全国性的大祭。

  到了清代,顺治、乾隆、嘉庆纷纷按自己的需要不断地加封关羽。至光绪皇帝,加封给关公的封号,是长达二十四字的“仁勇威显护国保民精诚绥靖翊赞宣德忠于神武关圣大帝”,几乎将中国封建时代所能找到的用于封号的美好字汇,全部堆砌到了关公头上。至此,连给“文圣”孔子追封的谥号,在“武圣”关公面前,也黯然失色了。

  帝王们无论怎样对关羽追封,都还是以百姓对关羽的崇拜和敬畏做基础的。关羽的卧蚕眉,丹凤眼,面若重枣,声似巨钟,美髯飘飘,身长九尺五寸,是百姓心中最典型的伟丈夫形象;他的刚烈坚毅,大智大勇,骁勇善战和万夫不敌的神勇,又是最理想的英雄形象;水淹七军,活捉于禁,怒斩庞德,又展现出关羽运筹帷幄的儒将风范。他的大仁大义,又展现出关羽作为道德楷模的人杰形象。在民间百姓看来,这已是千载万世难遇的英雄和完人。关羽的形象尽管已经光芒四射,但还不够,百姓们看重的还有男女之大防,这种事情在封建社会里,在普通百姓看来,代表着一个人的道德修养,有必要补上一笔。但这方面的事《三国志》中根本没有提及,《三国演义》中也描写不多,于是,山西运城一带又有了关羽斩貂婵的民间传说和戏剧,在有情有理的情节中,为关羽的道德人格添上了重重一笔。

  二

  不足20分钟,车到常平村,与其它地方的村落一样,这里除了偶尔有汽车穿过时的喧闹声外,显得异常宁静,几个老人坐在向阳处,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据说,当年关羽杀了欺凌民女的恶霸吕熊逃走后,关姓人家为避祸已全部迁走,如今村里已没有姓关的。关帝祖祠坐落在村西路北,比路面低了一米多。与祖祠相对的,是一座石制牌楼,上书“关帝祖茔”四字,沿牌楼南行不足一公里,便是这里的另外一处名胜———关帝祖茔风景区。我没有下车,一直前行,在距祖祠一公里开外,我看到了最想看到的另一处景点———“关王故宅”碑。

  碑在路南侧,相距路沿不过两米。碑楼修得十分简陋,青砖筑就,高两米余,上书“关王故宅”四字。四周,除了那条公路,一片旷野,只有麦苗的新绿能增加几分亮色。

  再步行返回,细看祖祠外部,与我去过多次的解州关帝庙相比,关帝祖祠的外观先缺少了气派。然而,祠堂大门的建筑形制,分明让人感到有一种亲和力,也是红墙绿瓦,也是中国古代建筑风格,却没有了飞檐斗拱衬托出的气势,不高的门廊和仅三间的面阔,给人以随常之感。天下关帝庙不知有多少,其中不乏宏伟精良之处,例如:河南周口关帝庙、台北关帝庙等等。“县县有文庙,村村有武庙”是对当年关帝庙数量之多的真实反映。而作为关帝祖祠,天下仅此一处。这可能才是关帝祖祠的价值和意义所在。且不去说关帝祖祠中的彩塑石刻,仅其人文价值和建筑风格中蕴含的家庭伦理内容,恐怕是天下所有关帝庙都不能比的。

  三

  花二十元购票入祠,迎面矗立的是一座石坊,上书,“关王故里”四字,不称关帝、关圣,而称关王,不是有意降低关羽的封号,稍有点历史常识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座石坊的建筑时间应该比关羽的帝号还要早,上前看,果然石坊上的说明中写着:“立于明正德年间(1506—1521年),已有四百多年历史。”整座石坊四柱三楼,简而不陋,给人以峻拔挺立的感觉。引起我兴趣的是石坊前的一对“胡人牵狮”铁铸。左右二狮形态不一,却都气势逼人,栩栩如生,两个背贴狮身,手牵狮脖的男子,屈腿伸臂,奋力挽狮,动感十足。石坊两旁,是两座木制牌坊,上面分别镌刻着“灵钟鹾海”、“秀毓中条”四个大字,通过赞美祠主点明了祠堂的周围环境。鹾海指的就是我刚刚经过的盐湖,中条则指的是对面不远处的中条山。

  两面木牌坊后左右对峙的是钟楼和鼓楼,作为帝王的关羽祠堂中,这些显示威仪的建筑大概是必不可少的。沿石坊进入,依次是山门、仪门、献殿、正殿(崇宁殿)、寝宫(包括娘娘殿和太子殿)、圣祖殿。整个祠堂面积约15000平方米,主要建筑布局与解州关帝庙相仿,采用“前宫后寝”形式,在长200多米的中轴线上错落有致地左右对称。

  山门面阔三间,悬山式筒瓦屋顶,中有大板门,大门两侧原来曾有立于神台之上,彪悍威武的周仓廖化彩塑,惜乎已不复存在。也好,祠堂本是家人后辈来祭祀先祖的地方,没有了怕人的门卫,反倒多了些平和亲切感。

  过了山门,即是仪门,又称二门,面阔三间,也是悬山式筒瓦屋顶,初建于哪一年已不可考,现在看到的是清代重修的,门楣写着“神盈宇宙”四字。仪门前有座被古柏环绕的砖塔,名“祖宅塔”,八边形,七级实心,塔身嵌有金大定十七年(1177年)石碣,据此可知此塔建于金代。传说塔下有井,关羽怒斩地方恶霸吕熊,招来杀身之祸出逃后,父母被官府逼迫,无奈投身井内。后人为纪念关羽父母,建塔祭祀。

  献殿位于仪门之后,正殿(崇宁殿)之前,面宽三间,前后露明,我去时,殿内正有人伏身跪拜,铜鼎中香火旺盛,烟雾缭绕。两边廊下,一字排开几个卦摊,道士们正忙着给刚摇过竹签的游人解卦。

  接下来,是关帝祖祠的正殿崇宁殿,在几棵参天巨柏的烘托下,高大雄伟的大殿显得异常肃穆。整个殿宽五间,进深六间,四周回廊迂回。走进殿内,迎面的是关公彩塑,神龛柱上书曰:“紫雾盘旋剑影斜飞江海震,红霞缭绕刀芒高插斗牛清”。神龛上的关羽像体型敦实,目光严峻,双手抱笏,气韵颇丰。

  寝宫自成院落,这可能是寝宫与正殿在形制上的不同。宫内分别有娘娘殿和太子殿。娘娘殿面宽进深皆五间,重檐歇山屋顶,殿内神台上设暖阁,内中关夫人塑像,风格近于唐塑。人物面颊丰盈,慈祥端庄,头戴凤冠,身着霞帔,具有贵族女性风姿。

  太子殿是寝宫的配殿,位于娘娘殿的东西两厢,分别有关平、关兴及侍童塑像。两位太子神态谦和,手指娘娘殿,似在向各自的夫人和侍童交代着什么,表现出为人子应有的孝道。

  出娘娘殿后门,隔着一条狭窄的小巷,进入圣祖殿,这是奉祀关羽祖辈的地方,大殿面宽三间,前面有穿廊,悬山式屋顶。殿内共有七尊彩塑,正中的是关帝始祖关龙逄,像前牌位上写着:关圣始祖夏大夫忠谏公之神位。祖祠中现存的由清朝康熙时期解州州守王朱旦雕章镂句写成的《汉前将军壮缪侯关帝圣君祖墓碑铭》中,记载了关羽始祖名讳的来历。原来,《碑铭》中的材料来源于关公故里书生于昌的一个梦和王朱旦自己的梦。关龙逄乃夏朝末年夏桀的大臣,因敢于直谏,被暴君“炮烙”残害。“关龙”乃复姓,逄是名,因关龙逄墓距关羽故里仅三十里之遥,后人便穿凿附会地将关龙逄请进关帝祖祠,当作关家始祖世代供奉。旧时人物一旦腾达,写家谱时,都要在历史上找一位同姓名人当祖先供奉。神圣已如关羽,也不能免俗。做法固然荒诞,却也给家庙在神圣中增加了几分世俗色彩。始祖像两旁,东侧是曾祖父光昭公、祖父裕昌公、父亲成忠公塑像,像前有敕封名号牌位。西侧分别是三位夫人塑像,虽然富态雍容,但面前却没有了牌位。管理员小姐说:这是因为封建社会男尊女卑。

  四

  我再次来到正殿前,在古柏间徘徊。面前的献殿里有人正在上香,烟雾弥漫,袅袅升腾,似乎将尘世与天国氤氲相接,随着穿道装男子一声声清脆的乐声,一对母女深深地伏在关帝像前,拜了再拜,随后,哗哗摇动签筒,拾起一支竹签,虔诚地交给廊坊下的释签人。

  面前的古柏上也有说明标签,叫虎柏,相对的一棵叫龙柏,细看,虎柏西侧根部裂痕累累,骤然暴出个大球,形状酷似虎头。另一棵虬枝盘旋,直入蓝天,若神龙跃向空中。望着两棵树干上缠绕的红布,我心头不禁升起了一种神秘感。这里似乎处处都弥漫着这种气息,这可能正是管理者特意营造的,来这里的人似乎更愿意在这种神秘中来寻找自己的寄托。他们更加看重的是关羽的神威,更愿意把关老爷当成个无所不能的神仙,而不是什么大仁大义的圣明。

  在中国漫长的封建社会中,庶民百姓身处社会最底层,不断地遭受着战乱、饥饿和种种天灾人祸,自身的无能为力,使他们渴望着有一个神力无比的人来救他们于水火之中,渴望着有一个能使所有魑魅魍魉都畏惧的神灵,关羽的神化正好满足了这一点,这也许是为什么人们宁肯祭拜神化了的关帝,而不愿意祭拜圣人关帝的一个原因。关羽如何为圣,道德上如何崇高,那是帝王和文人们的事,草民百姓才不去关心呢!

  想明白了这些,我伏在关帝像前,三拜后,转身离去。

山西古祠堂系列
矗立在人神之间口味山西古祠堂
夏县司马温公祠:拜访千古文人的典范
平陆傅说祠:比孔子更早的圣人
盂县藏山祠:赵氏孤儿的故事
万荣后土祠:供奉华夏民族共同的祖先
代县杨忠武祠:忠诚刚烈彪炳千秋
临漪刘家祠堂:悬崖边的祷告
中华宰相村中的裴晋公祠
常平关帝祖祠
碛口西湾陈家祠堂
相关内容:
太原沧桑之晋祠
太原沧桑之傅公祠

 

常平关帝庙内的关娘娘塑像

本文作者:,摘自《山西晚报》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5-11-09 )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