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少女刘胡兰之死前后

  刘胡兰(1932——1947)山西文水人,女,1946年在文水县云周西村积极领导群众投入土地改革和支援前线工作,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年 1月12日,在山西军阀阎锡山的军队突然袭击该村时被捕。她在敌人的威胁面前,坚贞不屈,大义凛然地说:“只要有一口气活着,就要为人民干到底。”阎军计穷,又将同时被捕的六个农民当场铡死。但她毫不畏惧,从容地躺在铡刀下,壮烈牺牲。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为她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继母蒙冤继母“文革”遭批斗

  胡文秀永远也忘不了一九四七年一月十二日,那个刻骨铭心的日子。

  村南大庙前,女儿刘胡兰镇静地把身上带的戒指、手绢和万金油盒交给她后,被气势汹汹的敌人带走了。敌人没从女儿口中得到任何东西,便当着女儿的面,残酷地铡死了石三槐等六人。后来,女儿两眼盯着敌人,愤怒地大声问:“我咋个死法?”

  女儿昂首挺胸,走到铡刀面前,从容地躺在了刀床上。

  在血淋淋的铡刀落下的一刹那,紧紧抱着二女儿爱兰的胡文秀昏倒在地。

  一九四八年六月十一日,女儿等先烈的生命和鲜血换来了文水县的解放。此后,刘胡兰的名字,随着报道、戏剧表演和毛主席“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题词,传遍全国。人们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瞻仰烈士故居、看望刘景谦夫妇,凭吊烈士就义地。

  刘胡兰的父亲刘景谦,生性敦厚老实,对女儿的事,他不愿多说,遇到公众场合,他总是让胡文秀出面。

  谁知,“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当时已担任刘胡兰村党支部书记、刘胡兰公社党委副书记的胡文秀,被人贴了许多大字报。

  铺天盖地的大字报,概括起来列举了胡文秀三大“罪状”:胡文秀是刘胡兰的继母,冒充烈士母亲沽名逐利;胡文秀虐待烈士父亲刘景谦;虐待烈士刘胡兰;胡文秀是出卖刘胡兰的凶手。

  事实如何呢?一九二一年,胡文秀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一九三八年,文水燃起抗日烽火,十七岁的胡文秀便积极投身于妇救会工作。因此,当日后刘胡兰参加革命工作时,她能理解并支持女儿。

  一九四一年初,胡文秀嫁给了比自己大十六岁的刘景谦,命运安排她当上了刘胡兰姐妹的继母。

  她们母女之间还有一个故事:刘胡兰原名刘富兰,是她亲手将“富”字改为自己的姓氏“胡”的,她发自内心把胡兰当成自己的女儿。胡文秀被说成是出卖刘胡兰的凶手,遭到批斗。刘景谦这位忠厚老实的老人,再也无法沉默了。他和女儿刘芳兰一道赶往北京,要找党和国家领导人明断是非。问题反映到了周总理那里,周总理亲自解决了问题,使胡文秀获得解放。

  一九六九年,胡文秀被结合到新成立的文水县革委会领导班子中,一九七五年又当选为文水县委常委,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一九八四年一月一日,刘景谦走完了他七十九岁的坎坷人生路。一九八六年三月十日,年仅六十五岁的胡文秀平静地离开了人世。女儿刘芳兰说,她就像极度疲乏后睡着了一样。


  弟弟位居副政委

  “刘政委是刘胡兰的弟弟。”在山西省文水县公安局采访时,朋友向我们介绍副政委刘继烈。

  刘继烈介绍,他们姐弟五人。大姐刘胡兰、二姐刘爱兰是父亲的前妻王山妮所生。王山妮体弱多病,在刘胡兰五岁、刘爱兰不到二岁时因患肺结核去世。王去世后三年多的一九四一年初,胡文秀与刘胡兰的父亲刘景谦结婚。后来,生下了刘芳兰和刘继英、刘继烈兄弟。

  刘胡兰牺牲时,刘芳兰出生仅六个月,而刘继英和刘继烈则是大姐牺牲后才出世的。


  妹妹拒演姐姐

  刘爱兰如今已离休。和姐姐之间的浓厚感情使她成为一个悲剧人物。

  她刻骨铭心的日子是一九四七年一月十二日。这天,她亲眼目睹了姐姐牺牲的场景。从此,她一直被淹没在巨大的悲痛里。

  一九四八年底刘爱兰参军被分配到了战斗剧社。

  据刘继烈回忆,姐姐刘爱兰就是因为在前线文工团,她参加《刘胡兰》的演出时,受到刺激,精神出了毛病,至今一直未能痊愈。

  由于身体情况等因素,后来她从部队转业回到山西。上了一段时间学后,参加了工作。早些时候,从省农业建设局离休在家休养。


  三妹现为军医

  老三刘芳兰现在是武警山西省总队的一名军医。

  特别要告诉大家的是:刘芳兰的爱人石佩林,就是与刘胡兰一起遇害的石三槐烈士的儿子。石佩林也曾是一名军人,现任山西省阳泉市安全局局长。

  刘继英是刘胡兰的大弟弟,他原名刘龙元,也是一九六八年参军的。参军时,县里领导为他改名“继英”。入伍后,他被分配在河北邯郸某部。一九七○年,他被部队选送到北京大学电子系深造,毕业后分配到地处西安的总参三部某单位从事科研工作。后调回山西省太谷县武装部工作。现在晋中国家安全局任职。

  刘继烈在刘胡兰姐弟中排行最校他原名刘润元,现在的名字也是一九七○年参军时当地领导为他更改的。现年四十四岁的刘继烈最敬仰两个人:一个是姐姐刘胡兰;一个是妈妈胡文秀。


  感情生活陈德邻拒绝亲事

  一九四七年,刘胡兰牺牲时年仅十五岁。但在她短暂的生命里,曾有过两次订婚的经历和一段真正的恋情。牺牲后,又经历过一场冥婚。一九四六年二月的一天,胡文秀把刘胡兰叫过来含笑问她:“胡兰子,你也不小了,想不想找个婆家?”

  原来是邻村小伙陈德邻的父亲托人来提过亲了。刘胡兰没吭声,脑海里却闪现出了陈德邻的模样。他从小劳动好,思想进步,又在县上参加了革命工作。刘胡兰对他印象不错,便在心里同意了。

  可是,陈德邻对这宗亲事压根儿还不知道,他已经在外面自由恋爱了。

  一天,陈德邻从县上回来了。当他父亲把与刘胡兰订亲的事告诉他后,他一时愣住了。

  第二天,陈德邻主动约刘胡兰来到村外,向刘胡兰说明情况,两人友好地商定各自回家劝说父母,解除婚约。这年六月,由于工作出色,刘胡兰被破格吸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第二次订亲亦告吹

  秋日的一天又有人为刘胡兰提亲来了。小伙子是邻居白家的大儿子白梅,白梅性情和善,长得不错。因而,刘胡兰低着头对媒人说出了两个字“可以”,便不好意思地跑走了。

  参加革命时间很短且刚刚入党的刘胡兰,还不知道订婚这件事也应该先向党组织请示报告。事后,当她向入党介绍人且是其直接领导人的吕雪梅大姐提起订婚的事时,吕雪梅拉着她的手说:“当一个共产党员要订婚的时候,那一定要考虑一下对方的政治条件,起码要求对方是一个没有政治问题的人。”虽然白梅没有任何特殊的政治关系,但由于当时他在太谷县当学徒,刘胡兰并不了解真实情况,便提出了退婚的要求。


  订定终身

  刘胡兰也曾有过一个恋人,名王本固。那是一九四六年十月间,国民党反动派向解放区发动了所谓“重点进攻”。一时间文水等地战争阴云密布。

  在战斗中,八路军十二团三营三连连长王本固同志负伤,被送到云周西村养伤。刘胡兰把他安置在一个军属家里,布置了几个可靠的妇女照顾,自己也常去为王本固做饭、敷药。

  在照料王本固期间,接触多了,两人产生了爱情。

  刘胡兰的伙伴金仙看出了其中的奥妙,对他俩说:“你们俩很好,是不是谈一谈婚姻问题!”王本固说:“大敌当前,战争环境险恶,我怕连累了胡兰,不能这样做。”刘胡兰则表示:“这没有什么,一两年以后,也可以。我现在年纪小,也不需要马上结婚。”

  之后,他俩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王本固把一条毛毯、一支钢笔和一副眼镜,送给刘胡兰家,算是订亲的礼物。

  王本固伤好归队时,刘胡兰依依不舍地送到村口。王本固掏出一块小手帕说:“送给你作个纪念吧。”没想到,这竟成了他俩的永诀。


  怀念旧侣

  毕竟王本固难以忘怀云周西村人民及刘胡兰对他无私的帮助和照料。是为了纪念,还是为了什么,王本固执意在云周西村找了一个对象。他和那位叫贺奴儿的姑娘结婚时,还邀请了刘胡兰的母亲胡文秀参加婚礼。

  一九五七年,在纪念刘胡兰烈士牺牲十周年的时候,已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中校军官的王本固在山西人民广播电台发表了一篇纪念刘胡兰的文章。

  刘胡兰就义三十周年的日子,王本固专程到文水县参加了纪念活动。


  一场冥婚

  不得不提的是,在刘胡兰牺牲后,她还经历了一场冥婚。

  刘胡兰牺牲后,其父刘景谦因遭受丧女的打击而六神无主。刘胡兰的丧葬一事由胡文秀和其大伯刘广谦操持。刘广谦在掩埋刘胡兰时,主张将侄女和一起牺牲的石六儿阴配。胡文秀不同意。刘广谦见状发火了:“你们再不情愿,这事我就不管了。”胡文秀无奈,伤心地哭着顺从了刘广谦。

  一九五七年一月,刘胡兰烈士陵园兴建,组织上决定将刘胡兰的遗骨迁进陵园。是和石六儿一起迁墓,还是单独迁?组织上征求胡文秀的意见时,她明确地说:单独迁。冥婚至此结束。


  塑像风波原作较完美

  刘胡兰烈士陵园的最北面,右侧保留了阎匪关押和审讯刘胡兰的那座旧庙,依次是阎匪杀害刘胡兰的地点,左侧有一处碑亭,正中是刘胡兰的墓葬及墓前那尊用汉白玉雕成的、昂首挺胸的刘胡兰全身雕像。

  这尊雕塑是我国著名的雕塑艺术家王朝闻的作品。一九五七年,也就是刘胡兰烈士英勇就义十周年时,将原作放大安放在这里。

  刘胡兰雕像的原作,无疑是一个比较完美的作品。坐落在刘胡兰纪念馆里的刘胡兰雕像,虽然是按王朝闻的原作放大的作品,开馆几十年来,已被众多的参观者所习惯,但是,这尊雕塑却有一个鲜为人知的缺憾。以至于因为这一缺憾,王朝闻便不肯承认是他的作品了。


  胡文秀赞赏

  一九五七年,政府决定在刘胡兰牺牲的地方,兴建刘胡兰烈士纪念馆。刘胡兰的坟墓定位后,便设计在墓前塑一雕像。刘胡兰从没拍过照片,塑造这个形象,有很大的难度。王朝闻在北京接到这一创作任务时,压力很大。

  他找到胡文秀,让胡文秀详细介绍刘胡兰的外型与特征,最后将作品基本固定下来。这时,主题思想已明确:塑出刘胡兰的精神气质——农村姑娘的朴实,尤其要塑出共产党人视死如归的坚强。

  雕塑全部完成后,王朝闻问胡文秀:“您觉得这个雕像怎么样?”

  胡文秀很高兴地回答:“展。”展即方言“好。”

  刘胡兰纪念馆在紧锣密鼓地建设,计划一九五七年一月十二日刘胡兰牺牲十周年时开馆。这样,雕塑的放大工作在时间上就有些紧迫了。王朝闻原想亲自放大,不料,却出现了意外情况。


  验收未满意

  王朝闻先是感到胃部不适,病痛尚未解除,反右运动又开始了。北京方面让他迅速赶回去,他决定先回去看看“风向”再说。

  谁知,一回京,他便因运动而身不由己了。由于自己无法脱身,他便想出了一条“权宜”之计:派他的学生去完成刘胡兰雕像的放大任务。

  遵师命,两位学生赴山西完成了任务。验收时,负责人虽不满意,但因时间关系只好认可了。

  对这个放大了的作品,王朝闻没有任何印象。一转眼,三十年过去了。

  一九八六年,王朝闻突然决定到吕梁山走走。此时,他已是八十岁高龄了。走进阔别了三十多年的刘胡兰烈士纪念馆。王朝闻缓步走近雕像,用艺术家的眼光,审视着这尊作品……良久,他连声自言自语:“这不是我的作品!这不是我的作品!”


  版画家的评语

  那么,这尊雕像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著名版画家力群曾写过如下文字评说此事:“我第一次看到刘胡兰之石像就非常生气,因大异王朝闻之原作了。王之原作在强调少女之英勇就义,而石像则强调女性之肉感,实大异其趣了。王之原作不显奶部,而石像却故意把奶刻得丰满肥大,有如少妇,既不合十五岁少女之身躯,更背叛原作主题,有污辱英雄之罪。”


  处决叛徒“炊事员”落网

  云周西村伪村长石佩怀为阎匪派粮派款、递送情报,是人民群众的死对头。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刘胡兰配合区长陈德照和武工队员处死。

  消息传开,驻扎在大象镇的阎匪七十二师二一五团一营的头目恼羞成怒,决定实施报复行动。于是,刘胡兰等七位烈士惨遭杀害。

  惨案发生后,军民义愤填膺。

  一九四七年二月二日,王震将军部下的三五九旅,一举攻克了文水县城。此次行动中,一批制造惨案的主犯被抓获并处决。此后,一些主犯陆续被抓获,但直到全国解放后,仍有一批参与杀害刘胡兰的凶手漏网。

  这些漏网之鱼包括大胡子张全宝等人。尽管他们巧妙伪装,最终仍未逃脱法网。

  文水县东边,毗邻着祁县。贾令镇是祁县的一个大镇,镇上有家“万和堂”药铺。一九四八年,祁县城解放后,“万和堂”新来了一位炊事员,此人烹调手艺虽然平平,但老实勤快,不善言谈。

  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后,云周西村一位农民谈到,他在祁县见到一个人,很像杀害刘胡兰烈士的凶犯许得胜。


  凶手隐瞒罪行

  那位炊事员正是阎匪七十二师二一五团一营二连连长许得胜。他参与屠杀刘胡兰等烈士后,因为杀人有“功”,不久被提升为营长。一九四七年二月二日,文水县城解放时,他逃回原籍祁县武乡村继续作恶。一九四八年,祁县县城解放,他潜伏在“万和堂”当了炊事员。他表面佯装老实,暗中却在搞破坏活动。经群众检举,于一九五一年四月四日在祁县被处决。

  等文水公安部门赶到祁县准备对其查处时,许已在几天前被正法。

  一九五○年秋,晋南稷山县出现了一个反动组织“汾南游击队”妄图颠覆人民政府。一个叫侯雨寅的人自命为大队长。

  侯是杀害刘胡兰等烈士的凶手之一。一九四七年二月一日,在一次战役中,侯被我军擒获。由于他隐瞒了密谋杀害七烈士的罪行,后被释放。正当他做着颠覆人民政权的美梦时,于一九五一年九月十一日,被我公安机关逮捕。

  就在侯雨寅被逮捕的前三天,他的同伙、杀害刘胡兰等七烈士的另一凶手大胡子张全宝被逮捕。

  一九五一年六月二十四日,在刘胡兰等七烈士遇难处,搭起了一座公审台。

  两名罪犯被处死刑,立即执行!


  叛徒被处决

  屠杀刘胡兰的凶手相继被处决,但“究竟是谁出卖了刘胡兰”多年来一直是个疑问。由于当时复杂多变的形势和叛徒狡猾,直到刘胡兰牺牲后十六年的一九六三年,叛徒才得到了应有的下常。

  叛徒是云周西村的石五则等人。石原是村农会秘书,过去因包庇地主段二寡妇,受到过刘胡兰的批评。后区党委为纯洁组织,撤销了其职务并开除了其党籍。

  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伪村长被镇压后,大象镇恶霸、复仇队队长吕德芳等人来云周西村摸情况时,石五则就把区长陈德照等人出卖。

  一月八日,云周西村的石三槐等五人被捕,石五则也是其中之一。敌人对他名为逮捕,实质是在保护。在这次“受审”时,他再次将刘胡兰等人全部出卖。

  一月十二日,与石五则一道被捕的石三槐、石六儿与刘胡兰烈士一起牺牲,石五则却平安回了家,这引起了公安机关和许多人的怀疑。因此,一九四七年十月,我公安机关将其抓获。但是,由于他本人拒不承认出卖过刘胡兰,再加当时战事频繁,没有来得及对其进行周密侦查,未获得足以证明其罪恶的证据,便于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将其暂时释放。

  解放后,由于受难者家属等干部群众心中疑团未释,一直向公安机关反映有关情况。一九五八年底,公安机关对此案进行了严密侦查,终于查清此案。在法庭上,石五则百般抵赖,但在大量证据面前,不得不承认了自己的罪行。

  一九六三年二月十四日,石五则这个叛徒被枪决。在参与屠杀刘胡兰等烈士的罪人中,他是最后一个受到惩处的。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0-05-17 )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山西文史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