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临汾战役经过概况
李鉴三 马云亭

  1948年临汾战役中,笔者李鉴三担任阎锡山晋南武装指挥部中将参议,马云亭担任阎军六六师中校参谋。我们对临汾战役的经过情况,都是亲身经历者,现就记忆所及,写成此文。

  1947年冬,晋南韩信岭以南各县城,绝大部分被解放军解放。原驻晋南的胡宗南部,除被解放军消灭以及俘掳和逃回西安者外,只剩下驻临汾的鲁崇义三十师的一个旅。为了不落弃城而逃之名,胡宗南一再电催阎锡山派部队接临汾防务。阎锡山几经研究,决定派六六师师长徐其昌率部由祁县出发到临汾接防。出发时适该师一九七团曹营全部起义。阎锡山闻讯,立电该师暂缓出发,并召集师负责人到太原开会检讨。后因兵力无法抽调,一面仍着六六师南下;一面派前六六师师长娄福生为晋南地方武装副总指挥,随队监军,以稳定军心。娄因病未能及时前来,直至临汾被围,城内修起了飞机场才到了临汾。

  当六六师到达临汾接防时,阎锡山在临汾的统治区只剩下东至车站南北铁路线、西至汾河、南至飞机场、北至高河店一带地区。城内秩序很乱,晋南各县溃退下来的军政人员,麇集临汾。计有四个专员、15个县长。连同其它机关以及胡宗南军的留守人员,驻地拥挤,城郊村中亦大患人满。后经六六师师长徐其昌向总指挥梁培璜建议,对各单位进行大力并编。但梁鉴于各专员、县长,多系阎锡山的亲信,并编恐招致各方不满,乃下令各单位照领粮人数,自行整顿,要求出一定数量的参战人员。

  经过一番编凑后,地方团队能参战的计有:保安第五团150人、保安第十一团800余人、保安第十五团500余人、保安第二十五团100余人、保安第二十九团900余人。能参战的人员统归六六师指挥,另外山炮连二个、铁甲车炮队一个、平射炮排一个,也归六六师节制。总计当时归六六师指挥的约9500余人。防务情况是:六六师的一九六团守飞机场、一九八团守东关北门至水门之间地区、一九七团以一个营守水门至南门之间地区、以两个营集结于面粉厂附近为师的预备队。保十一团、保二十九团守电灯公司,保五团、十五团、二十五团守铁路以东由陕家园至康庄堡之间的外围据点,另由补训第一团担任临汾车站的守备责任,该团也临时归六六师指挥。城内及北关的守备责任,由胡宗南第三十旅担任,铁路以西至东关外壕之间的碉堡,也由第三十旅派兵防守。补训第二团在西关集结,作为总指挥部的机动部队,总指挥为梁培璜。

  1948年3月6日,临汾西门外守军报告:汾河以西发现解放军约千余人,分三路向汾河沿岸推进。次日拂晓,尧庙飞机场即被解放军包围,战斗甚烈。当日上午9时许,接到车站守军报告,北营房附近发现解放军,兵力不详。当派一九七团以一个营的兵力进行威力侦察,经接触激战后,该营不支,退至车站附近,向师部报告:“共军兵力雄厚,似有大举攻城企图。”此时守备机场的一九六团与围攻飞机场的解放军正在激战。3月8日午后,飞机场被解放军全部占领,一九六团退入东关整补。3月9日解放军一部进抵东关南门外菜市附近,一九六团以一个营出击,经战斗后遗尸30余具退回东关。同时守备车站的补训一团亦与解放军发生战斗。此时在城上用望远镜观察,在城东南2000公尺以外的平地上,到处堆积着大堆的门板,而搬运门板的民夫往来不绝。还看到东南方到处尘土飞扬,约有上万的人在挖掘交通壕,而且进展甚速。就目睹的以上情况和三日来的战斗经过,确知临汾已临紧急关头,大战迫在眉睫。六六师师长徐其昌当即召集营长以上干部开紧急会议,研讨对策,加强防守;同时全城进入紧急战斗状态。行政方面由专员王正平全权负责,组织了所有溃逃在临汾的一切行政干部,分别担任“肃伪”、宣传、慰劳、征集民夫、征发器材等工作,并加强了原有的稽查处。东关实行了战时戒严。

  4月初,车站及外围各据点同时展开激战,三十旅驻守北关的部队亦与解放军时有接触。五六日后,车站及外围各据点相继失守,守车站的补训一团退至电灯公司以西地区,继续顽抗。保安团除第十一、二十九两团外,其余损失殆尽,失去了战斗力。此时,解放军大部兵临城下,东关和电灯公司便成了解放军直接攻击的目标。在初期,解放军的攻击重点是东关水门至小东门的突出部分,东关外的四、五、六号碉堡,战斗最为激烈。激战约10天左右,城外碉堡均被解放军摧毁,而东城的突出部分亦被炮轰得到处倒塌。一天上午,解放军约一个连曾一度登上城墙,当时六六师师长徐其昌慌了手脚,亲率一九六团的“奋勇队”,以白刃和硫磺手****与解放军相拼杀,双方伤亡均重,最后解放军自动撤退。

  之后,解放军的攻击重点转移至电灯公司,电灯公司的争夺战,要算临汾战役中最激烈的战斗。守军原由保二十九团单独顽抗,因不支由一九八团派一个营增援,双方肉搏争夺,形成拉锯。激战两昼夜,保二十九团团长、营长均阵亡,官兵所剩无几,一九八团增援的一个营也伤亡大半。徐其昌派一九八团全部和补训二团一个营齐往增援,并亲率师直属小部队在阵地督战。此时电灯公司阵地已有四分之三被解放军占领,阎军土气颇为低落。徐其昌听一九八团下级官兵们反映,该团财政不公开,又发现士兵们吃的全是玉茭面窝头(兵站供应是七成白面三成粗粮),喝的开水,连菜也没有。为了鼓舞士气,徐其昌马上要枪毙团长,嗣经众人劝解,决定将团长睢维周撤职查办,由副团长陈继播升充团长。陈继播到差刚一天,电灯公司即被解放军全部占领。

  电灯公司失守后,解放军攻城部队推进至城周的外壕前沿,并构筑坚强工事,地道也都通过了外壕。守城阎军在外境内沿所构筑的火点和外壕内的侧防设备,大部被解放军摧毁。双方为了争夺外壕,展开了壕前的坑道战和壕内的肉搏战,剧烈程度空前。

  一九八团从电灯公司溃退时已伤亡过半,急待休整。但徐其昌为了抽调一九六团为机动部队,准备进行坑道战,仍叫一九八团接东关城上原防。陈继播团长嫌徐指挥部队劳逸不均,战斗任务分配不公,因而与徐不睦。

  东关被解放的那天,大约是4月10日左右。那天午后2时许,街上忽然发生混乱,士兵们叫嚷着:“八路军进来了!”原因是一九八团副团长阎润玉带领勤杂人员在街上边跑边喊:“八路军从电灯公司攻进来了。”而且跑至东门下要求进城,经三十旅守城部队强力制止后,他们才回到东关北城墙下休息。这虽是一部分人的骚动,但也代表了整个部队的厌战情绪。当天下午五时,解放军轰城炮火非常激烈。八时许,电线全被炸断,东关交通被阻绝,一九八团全部撤离阵地,与师部失去联系。9时40分,忽然一声巨大的轰炸声,震得地动山摇,借着火光,看见接近电灯公司的一段阵地,烟尘冲天,东关城墙被炸开两个很大的缺口。解放军从缺口处攻入东关,与残军展开巷战。次日上午9时,除北门守军约一个排仍负隅顽抗外,六六师残部均退至东城墙下的外壕内,巷战基本停止。当日黄昏,梁培璜派收容人员着六六师残部由外壕绕至西门入城,进城后经检点残留人数只剩3700余人。由开始战斗至东关解放共计36日。从此,梁培璜等便成了瓮中之鳖。

  六六师进城后,首先进行整补工作,把守备东关所残留的地方团队,完全编入六六师的三个建制团,一切地方团队的番号完全取消。经过整补,连伤愈归队的官兵全师实有人数4500余人。接着就是开会检讨东关作战的得失,徐其昌把失守东关的责任推到一九八团团长陈继播和副团长阎润玉二人身上。经梁培璜电请阎锡山批准,于4月15日上午将该陈、阎二人执行枪决。

  六六师在城内休整了六天,即接了城防。梁培璜对当时的防务安排是:以三十旅担任南半城包括东门的守备,以六六师担任北半城包括西门的守备。在六六师防地上,是以一九七团担任东门至小北门之间的城防守备,团部驻善胜医院;一九八团担任小北门至西北城墙角的守备,团部驻关帝庙;一九六团守城北外壕以北的阵地;补训二团以一个营守西城角至西门的阵地;其余在郭家庄至西关之间作为西城外的掩护部队。由总指挥部统一指挥,补训一团作为总指挥部的预备队。

  临汾城的防御工事是相当坚固的,城墙平均约四丈高、六丈宽,城周挖了又宽又深的外壕,境外构筑了很多碉堡,火力可以互相支援,构成严密的火力网。城墙上设有三层火口,壕底均筑有侧防工事,壕内沿还设水泥伏地碉。工事虽如此坚固,但人心动摇,阎军下级官兵,都看到前途绝望,城破只是时间问题。而且生活上也越来越困难,副食杀部队的骡马,燃料拆市民的住房。其所以能继续防守了一个时期的主要原因,是梁培璜采取了杀人的恐怖政策,强迫官兵为其卖命;其次是欺骗宣传,宣传什么“援军不日即到”,“守一个月必有办法”等等,这在一些官兵中起了幻想作用。

  六六师进入守城阵地的头几天,除每晚至次日拂晓有激战外,白天阵地上颇显沉寂。据炮兵的观察报告:解放军每日下午调动频繁,且杂有很多民夫。根据东关战斗经验,判断解放军是在挖掘地道,梁培璜责成专员王正平向市民要了很多大瓷,埋在外壕的外沿底下,构筑听音室。派人轮流看守,发现对方的坑道位置时,即以坑道对坑道。在坑道战中,谁发觉的早谁就占上风,方法上用的是爆破,有时双方常扭打在一起,互有伤亡。为了破坏解放军的坑道战术,梁培璜曾要求太原派重轰炸机以重磅****进行轰炸,总计前后轰炸过三次,因目标无法选择,所以没收到任何效果。之后梁培璜又向太原、西安等地要求补给喷火器,发出了不少电报,最后由蒋中央空投了四具喷火器,但收到后经检查全是坏的,根本不能使用。这时解放军的攻城坑道,大部分进至外壕,坑道战遂又变成了外壕的争夺战。为了彻底破坏轰城的坑道,六六师师长徐其昌向梁培璜建议,由六六师选拔“奋勇队”300名,每人发给奖金30万元,并应许成功之后按功赏给现洋,还举行了聚餐。饭后由徐其昌率领出击,同时粱培璜命令炮兵把存放的150发毒气弹,用作步炮协同的掩护射击。徐其昌率“奋勇队”出发时,天气很好,及至过了外壕刚爬上汽路,忽然东风大起,毒气弹的烟雾倒扑过来,解放军乘机反攻,“奋勇队”伤亡甚重,被俘者亦不少。徐其昌狼狈逃回,勇气大挫,自认为不得“天助”,弄巧成拙。

  自此以后,解放军攻城日急,守军一夕数惊,坐卧不宁。梁培璜向各方求援的电报,真是急如星火,昼夜不停。后来接到阎锡山和胡宗南的复电,均允许马上派兵增援,但一礼拜过去了,援兵仍渺无踪影,同时弹药也发生了恐慌。正在岌发可危的时候,忽接阎锡山的手启电说:“胡(宗南)部已空运抵并,日内即协同高(倬之)、沈(瑞)两军南下,临汾之围指日可解。”但只隔了一天(即城破之日),于5月17日午后2时许,又接阎锡山的电报说;“晋中局势已变,南下部队暂缓赴临,短期内仍须苦力支撑。”接到这个电报,梁培璜着绝对保守秘密,但两小时以后,几乎全部都知道了。这时解放军的攻城炮火,正在激烈地向城内射击,炮弹越打越紧,很多人已预感不妙,都做好了逃跑的准备。晚10时许,轰隆两声巨响,一九七团的阵地上被炸开了两个各约30多公尺长的缺口,解放军一拥入城,一九七团和师部失去联系。三十旅的九十团是总指挥部的预备队,经电话上多次催促,始终不见部队到来,经派人连络才发现该团已掩护后勤人员出南门向西南逃去,已奔逃20里。后又调一九六团和补训二团进城巷战,该两团也早已逃窜。夜晚1时左右,梁培横下令由西门突围,过汾河不远,梁培璜即被俘。至此,临汾战役前后历经70天,晋南重镇临汾正式宣告解放。

摘自《阳光下的山西》,中国文史出版社,1999

太原道 http://taiyuandao.126.com 扫校制作 ( 2000-05-21 )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