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忻口战役纪略

战前敌我的一般概况

    当卢沟桥事变之初,阎锡山认为自己是亲日的,日本帝国主义不会对他不利。谁知日本侵略军不断继续西侵,矛头指向太原,阎又以为晋绥军尚能一战,凭晋北天险足可拒敌于长城各口以外。未料晋绥军言与敌人交战,立即发现难以抵御,于是阎乃向蒋介石吁请派兵增援,此时国共合作,八路军第一一五师林彪所部在平型关曾予敌重创,故敌氛稍戢。

    然敌不以此挫折而放弃其积极西犯之企图,仍继续增调兵力企图夺取太原,于是忻县以北、井陉以东同时告警。晋北战场忻口正面由阎自行指挥,实际上乃是卫立煌以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在发号施令。晋东方面的作战,由第二战区副长官黄绍竑指挥。阎本人仅在太原遥制而已。兹将晋北方面兵力部署概述如下:最高指挥官是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卫立煌(驻忻县)。

    左翼兵团:第十四军,军长为李默庵。该军军长初系卫立煌兼,由千钧台(门头沟附近)南撤至石家庄后,后由第十师师长李默庵升任(李仍兼第十师师长),辖第十师、刘戡第八十三师及陈铁第八十五师等三个师。后来因敌军猛攻忻口左翼大白水及朦腾村,情况紧急,阎又逐次增派郭宗汾第七十一师、孟宪吉第六十八师及晋绥军的两三个炮兵团,以增强左翼。

    中央兵团:最初是第九军,军长为郝梦龄,兼中央兵团前敌总指挥。辖刘家麒第五十四师及郑廷珍独立第五旅。嗣被敌军猛攻,伤亡甚重,兵力不敷分配,又增调李仙洲第二十一师(原系胶东刘珍年部改编)归郝指挥。后来因郝梦龄阵亡,又加该军伤亡殆尽,乃调往后方整理(由郭寄峤兼军长)。忻口正面的中央兵团由王靖国任总指挥。王辖有杜坤第二一五旅及段树华第二○九旅,后又增加陈长捷军的第六十一军。陈兼前敌副总指挥,郝阵亡后,任前敌总指挥。最后又由左翼兵团抽调第八十五师陈铁部参加中央兵团作战,一直苦撑至战争结束。

    右翼兵团:第十五军,军长为刘茂恩,辖第六十四师(武庭麟)及第六十五师(刘茂恩兼)等部。右翼因系五台山南麓,山峦重叠,地形于我有利,故敌对该方面似采守势,除以炮、空及相当部队牵制和佯攻外,战斗不如左翼及中央之激烈。

    当时符昭骞对敌情曾作出判断及对策,写有报告送交李默庵。此项报告现犹保存,兹照录于下,以证明当时情况之真实性。

    “1、全盘(指全国、全局而言)的敌情判断:现在华北之敌,为实现其大陆政策,截断中苏联络计,必以华北现有部队(指关东军)之一部沿津浦路切实占领黄河北岸,而以主力沿平汉线南下,侧出娘子关南北地区,西犯太原;另以有力之一部在忻县以北牵制我军,分兵一部沿岢岚、方山出汾阳会攻太原,占领战略要点,然后肃清黄河以北之我军,适时组伪组织,以日人指导,任黄河以北之守备。

    嗣后抽出全力,以两三个师团转用于青岛,强行登陆,一举下济南、济宁,侧出归德,内分一部出亳州,主力西趋开封、洛阳。更以两三个师团增强于上海方面,期将我军压迫于浙西、赣东、皖南山地,则全局殆矣。

    根据以上状况判断,山西为我生死关头,应以重兵扼守,始为上策;否则山西一失,吾国危矣。

    2、当面(指忻口正面而言)的敌情判断:当面之敌,乃由平型关、雁门关、宁武诸股会合者,兵力至少在两个师团左右。其南犯太原,直下忻太盆地之企图,昭然若揭。其将来兵力之使用,必先以一部攻忻口以北高地,期吸引我军主力于该方面,然后以其主力由大白水以西刘庄间趋奇村镇,以遂其各个击破之诡谋。

    基上判断,我军应以三个师在本阵地(指左翼兵团正面而言)固守,以装备完整之两个师乘敌攻击顿挫时,先以地区预备队发起逆袭,同时以两个师由左翼永兴村以北施行反正面攻击战法,将该敌包围而歼灭之。

    右两项所见是否可行?恭请衡核施行,谨呈军长李职符昭骞(印)廿六年(一九三七)十月十一日于西沙洼军部。”

    此判断除以书面呈交军长李默庵外,并以电话念给总部副参谋长文朝籍听,提供总部作为参考。

    晋绥军自九月在晋察边境经不起日军进击,节节败退。以后敌分两路进逼晋北:一路由张家口沿怀安、蔚县、广灵、灵邱入平型关,趋繁峙、代县;另一路从广灵、浑源、应县至山阴、广武以入雁门关。其主力则由京绥路陷大同,直趋朔县、宁武,沿同蒲路直奔太原。此际,晋绥军王靖国军在崞县,姜玉贞旅在原平,阻敌南下。十月初,姜玉贞在原平战死。

    先是,李服膺部自天镇战败撤退,大同、怀仁相继陷敌,天险雁门关亦被敌突破。阎锡山张惶失措,乃将李服膺枪决。

    此时,卫立煌率其所部第十四军,于十月初从石家庄由正太路输送至太原以北集结。卫率总部幕僚先往太原,与阎面商对策后,受任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第十四军陆续西开,数日后,第十四军在忻口以南集结完毕,即开往大白水、朦腾村任忻口左翼之守备。

    刘茂恩之第十五军,曾一度开至平型关作战,后奉命撤回忻口附近。当卫立煌部由太原北进时,刘已在忻口东北东社、宏道镇附近山地占领阵地。该军原属第二战区司令长官直接指挥,至是改隶卫立煌,移驻忻口东北,任忻口右翼之守备。

    郝梦龄之第九军,在第十四军未到达忻口以前,已开忻县附近集结。卫立煌到忻县后,郝归卫指挥,被派担任忻口正面之守备。

    敌自平型关受创后,增调大量空军,扩展机场(阳明堡亦临时建筑机场),先作广正面与远距离之往复侦察,更派骑兵严密搜索,于十月九日前后进抵忻口以北平地泉东西附近。

    接着,敌以步骑炮小部队向大白水及南怀化施行威力侦察,均被我军击退。尔后敌遂大举向上述两地猛烈攻击。兹将当时战况概述于下。

南怀化之陷敌及我军之盲目反击

    郝梦龄军任忻口正面之防御,以装备较差,又缺防空器材与防空训练,数日来被敌军空炮之集中猛击,伤亡不少。郝已有防地广、兵力单之感,向卫立煌请求增援。时值李仙洲第二十一师奉令由五台南援,即由卫立煌拨归郝梦龄指挥。十月十四日拂晓,李仙洲亲率先头两个团前往忻口西北高地北麓接防。李正在侦察地形、部署兵力之际,敌军又集中炮空与步骑及坦克向南怀化猛扑。当天九时左右,李部接防甫竣,工事尚未修复,李已身受重伤,其随从卫士亦伤亡殆荆第一线的两个团亦伤亡极众(营长以下的军官尤多),嗣由副师长黄祖埙率第二线部队增援,战况始转危为安。此后遂由黄代理师长,继续作战。

    此时晋绥军陈长捷率四个团从平型关方面转战回来,向忻口增援接替阵地。第十九军王靖国部从崞县撤出后,到石岭关整顿,也奉命向忻口增援。但军行途中,在青黄不接时,敌一再增兵猛攻,至十五日下午,忻口以西之南怀化和其东北之制高点1200高地遂陷敌手。郝梦龄一再派队反扑,终以敌火力炽盛,无能为力。突入之敌分向两翼延伸,扩张战果,至黄昏已突破约四百米之缺口。此处形成中央突破,我阵地两翼受到很大威胁,形势岌岌可危。

    阎锡山听说忻口被敌突破,一再严令卫立煌立即抽调部队反攻,并催已出发在途之晋绥军兼程火速北开,企图恢复原阵地。阎认为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乃悬赏五十万元,声称谁能将忻口1200高地夺回,就将此款给谁。而卫对夺回1200高地究应采取什么措施又未加考虑,更谈不到周密的准备。他亲自跑到忻口,仓皇间下令反攻。当天下午决定,当夜十时开始行动。他抽调郝梦龄军、李仙洲师和总部预备队,共约五个旅的兵力(人数不足),在同一时间,由三个不同方向分路向1200高地猛袭。

    1200高地仅是一个连的战斗正面,最多派一个营即能胜任。我们的最高指挥官事先既没有妥善的安排,出进道路也没侦察,即下令反攻,而一般将领也无人建议及阻止。此种盲目攻击,且系夜间行动,联系又不确实,各部队官兵又贪图夺取五十万元的奖金,乃奋勇争先一拥而上。那天夜晚没有月亮,伸手不辨五指,加之阵地窄而人马多,结果弄到自己人打自己人,自相残杀,死伤不少。日军则躲在阵地以内,等我反攻部队到达附近时,即以炽密火力扫射,我又伤亡甚多。事后据侥幸生还者说:“当时手****、步机枪声,密如过年时放爆竹。我们冲到山顶时,有人讲日本话,也有人讲中国话。打到天明,大家就散了。

    当时总部副参谋长文朝籍,也到忻口督战。文于十六日早晨将战况以电话通知符昭骞。符诘文以四百公尺之正面,夜间行动,联络指挥均极困难,何以用偌大兵力。文答以阎长官严令督促,故卫立即遵办。

    郝梦龄战死后,卫乃令陈长捷接任前敌总指挥。第九军撤往后方整理,由总部参谋长郭寄峤兼任第九军军长,以接替郝之遗缺。符昭骞调第九军任参谋长。

    敌人既然占领了制高点1200高地,我方阵地正侧两面均受其瞰制,为害至大。敌人不时以飞机投下重磅****,并俯冲扫射,复以重炮先行射击,随以野炮山炮向我猛烈集中射击。而我们既无飞机又无重炮,晋绥军仅有少数野炮山炮,但制造条件落后,瞄准须先行试射,经校正之后始能行效力射击。因此对敌目标尚未行效力射击之时,即招来敌人多数炮弹。敌人炮空联络又很密切,我炮位置易被发现。敌炮瞄准与发射都很迅速,我们打他两炮,他即回击百数十炮,我炮立遭歼灭。所以我炮不能轻于发射,仅用游击战法,瞅准时机,连发数弹,不计成效,立即转移至新的预备阵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战法是:当敌炮射击时,我守兵即隐蔽于散兵壕内,置监视兵监视敌人,等敌到达我有效射程以内时,乃出而猛击。但我们的工事,因器材及土质关系,强度较差,且缺乏被覆材料,既浅又薄,掩护不了身体,也抵抗不了炮弹。我工事被破坏后,只得在敌人炮火之下进行补修加强,但为效极微,只仗夜间,乘间急修。敌炮火不断破坏,我不断修复;敌再破坏,我再修复。敌人每个步兵营都有一种步兵炮,并有平射及曲射小炮各一门。这种炮,口径虽小,而速度却大,可以射穿我们的工事。我们的工事多半为砂土筑成,不够坚厚,一穿即透。敌掷弹筒之破坏力尤为利害,我军官兵葬身于工事内者不少。且敌占据制高点,控制我阵地交通。

    我们阵地的交通路,沿山势倾斜,极尽曲折之能事,以期减少损害,但隘路口总不免有相当大的损害。因此我们的伤员不能及时后送,因不能得到治疗以至殒殁者为数不鲜。

    在上述状况下,我们与敌撑持主要是待敌人接近我阵地前沿时,猛投以手****。敌人在此场合,无不倒下,常在我阵地前尸横累累。此法屡试屡验。

    在对峙中,我们有时于夜间派出小队进行阵前搜索,每每取回敌人遗留的轻机枪、步枪、望远镜、战刀等等;也有敌人尸体上摸回其日记本、铜佛及黄纸红印的佛像、红缎签子等避难迷信物品。

大白水战斗经过

    左翼兵团驻防大白水一带,其兵力部署如下:第一线摆两个师,第十师在右(大白水正面),第八十三师在左(朦腾村亘大白水西侧),第八十五师分散控制于朦腾村附近,为军预备队。炮兵主力置于大白水东南之东西胡林,一部在朦腾村东南。军部在××村。前进指挥所在西沙凹(大白水西南)。

    大白水系忻口左翼兵团一个较为突出重要之据点。其以西又有从东向西、愈往西而愈高之台地,与正面阵地互为犄角,增加了敌军进攻之极端困难。敌军如拿不下大白水,则绝难南进深入;纵使夺了大白水,而如同时不能攻下朦腾村,则敌侧背将感受极大威胁。但敌欲同时进攻两地,则兵力分散,而我军可以互相支援,迫使敌人难以兼顾。加之此地既有宽厚之土围,其坚固有如城墙,亦足以限制敌战车之活动和冲击。我军还可利用墙壁设置强固之枪眼,又可利用墙脚挖成坚固之掩蔽部,减少敌人炮空之危害。加之阵前地势平坦,敌人的活动逃不出我军之监视,我军可以充分发挥火力,予敌人以猛烈打击。这里的房屋建筑又极牢固(晋北房屋很多类此),利用墙壁死角可以作纵深配置,构成极多支点。纵敌集中炮空猛击,然欲将大白水夷为平地,则势所难能。这样的地势,诚可谓为进可攻、退可守之好地势。此为优点。但是也有缺点,其前之地比较隐蔽,且交通便利,敌易接近,利于诸兵种联合进攻。加之,此地过于突出,是为我方之弱点。

    但就忻口全盘态势来说,纵忻口被敌中央突破,如左翼大白水屹然不动,则敌仍难得到胜利。益以右翼有延亘很长之五台山麓,连山地带可以对敌夹击,形势甚佳,敌愈深入,不啻钻入口袋,危险愈大。在忻口西北南怀化制高点失陷以后,对全局来说,亦影响不大。如能沉着应付,调集兵力从左右两翼向突入之敌夹击,而不从1200高地反攻,则我方可免无谓之牺牲,且能予来犯之敌以重创或全歼,可以断言。

    当敌军猛攻南怀化之同时,敌板垣师团以一个旅团及××联队,于十月十五日拂晓,集中坦克三十余辆、炮百余门,在其空军掩护之下,向我大白水东西阵地全线猛攻。大白水正面战斗最为激烈,村落以外之据点工事及所有交通壕全部被敌炮空及坦克所毁。我李师、刘师奋勇迎击,双方伤亡均重。自晨至午,愈战愈烈,我李师陈牧农旅及第五十九团伤亡甚大。团长王声溢、营长郑庭笈同时负伤。其他团、营、连长伤亡亦颇多。

    当敌军将大白水外围工事及障碍物摧毁后,便由东、西、北三面将大白水包围。由于围墙坚固,敌坦克多次猛冲均不能进入。其中三辆乃从东关顺交通路突入大白水市街,经我李师与之巷战,将其步兵击退。但其坦克非常猖狂,一直冲至第二十八旅(旅长陈牧农)旅部,虽没有步兵跟进,仍以机枪及小炮来回射击,守卫旅部的战士均被打死。此时我方秩序颇形混乱,情况紧张至极。符随即向李默庵建议,以汽油喷浇敌坦克,然后以手****投掷;坦克着火,敌人必退。吴宗泰提议,以集中炮火和集束手****打坦克。于是李转告陈牧农,陈立即照办。至黄昏时,将敌坦克一辆击毁,其余二辆见势头不对,掉头沿原路东窜。陈牧农打退坦克后,立即派兵加强工事封锁坦克进入口。至是,阵地乃转危为安。

    但敌人之进攻并未因此而稍歇,坦克车在我阵地前沿仍极猖獗,我方无法将其击退。这是因为敌车分区分段活动,由车中瞄准我方阵地,我军官兵一伸头观察立遭击毙。我交通要道也被敌人封锁,连小部队都不得进出,战守均感不易。

    一天,李默庵命令第八十三师刘戡于夜间向卫村敌人阵地进行夜袭,并抽出刘师一个旅加强大白水之守备。刘戡派第四九三团团长李纪云率部向卫村夜袭。李默庵派吴宗泰至朦腾村督战。

    黄昏时,有军部战车防御炮营到达军部。李决定以四门防空,四门交给第十师使用。符建议派少校参谋胡旭贻率同该炮营于黄昏后开到第十师师部。并关照胡旭贻,须在围墙之内,连夜另凿炮眼,勿露痕迹,勿发生音响,以免被敌发觉招致损害。挖凿炮眼,只将土墙凿去一部分,仍留一二公分厚之薄土,以通条刺破一小展望孔,对准敌之坦克。凡有坦克之处,均如此挖好炮眼。为了及时完成凿炮眼的任务,派师部工兵营协助小炮营当夜动工,限拂晓前将炮眼凿好。令陈牧农当夜如法炮制。不料天寒地冻,土质坚硬,不易凿开,工作进行极慢。后来大家研究,最后以沸水淋墙解冻,这才慢慢地凿刮开来,将炮眼做好。翌日天明,将炮对准敌坦克,隔墙壁打出,一下子击毁敌坦克及装甲汽车多辆。敌受此意外损失,其余坦克立即撤走。大白水外围局势始见稍松,惜打坏之敌坦克,我方无法弄回。

    这时陈牧农派兵重修散兵坑、交通沟,又恢复原来之态势。敌每日仍以炮空轰击,并派兵随小量坦克来攻。然我之工事已逐渐加强,来攻之敌均被击退,故大白水之敌始终未能越雷池一步。不过我方因遭敌炮空猛轰,每日仍有伤亡。

    第八十三师刘戡所部夜袭卫村未能奏效,翌日继续攻击,打了一天,伤亡将近七八百人,仍未能得手。

    当大白水最紧急之翌日(好像是十月十七日),第六十八师(原独立第八旅)师长孟宪吉及第七十一师师长郭宗汾相继到达,炮兵团三八式野炮和山炮两团亦加入左翼兵团战斗序列。因此我们重新部署:(1)以孟宪吉师右与中央兵团衔接,任最右翼之守备。孟师仅担任约一公里宽之正面,位置于某高山之侧我左翼兵团炮兵群附近。(2)第十师,附小炮营(欠一连),缩小正面,右与孟师取联系,仍以主力在大白水附近任现阵地之守备,一部向敌寻机攻击。(3)第八十三师停止对卫村之进攻,任朦腾村至大白水间原阵地之守备。(4)第八十五师右与刘师联系,接替朦腾村刘师阵地以西之守备,保持重点于左翼,候命出击。(5)第七十一师为军预备队,位置于朦腾村附近。(6)各师应抽出得力部队,在第二线构筑预备阵地。(7)炮兵主力仍在东西胡林附近,以一部置朦腾村附近,任务同前。(8)各师防空应注意事件(从略)。(9)兵站推进至三交镇。弹药交付所及粮秣交付所均在三交镇附近。

    此时,八路军在敌后游击,当忻口战斗最剧烈之际,曾努力破坏交通,截断敌人后方补给线,并数度占领雁门关,使敌弹药补充极端困难。敌在阳明堡之飞机场,被八路军赵崇德营夜袭奏功,烧毁敌机两个中队(一说为二十四架),并将机场设备彻底破坏。于是我军士气又大振,各部均现欢容。

    我左翼兵团仍继续与敌奋战,敌不时以坦克掩护其步兵向我阵地猛扑,均被第八十五师击退。敌炮空仍继续轰击,重点移至朦腾村方面,但双方均无大规模之积极行动。

    某日,我军从左翼发动一次规模较大之进攻,惟以我空军及炮兵处于劣势,未能奏效。各师乃不断派队向敌夜袭,进行局部之攻击,但敌工事已增强,未取得显著之效果。

    当时忻口正面仍甚紧张,十月中旬卫立煌由左翼抽调第八十五师东开忻口增援。该师所遗防务改由郭宗汾师接替。此时第九十四师朱怀冰部到达,于朦腾村东南为军预备队。

    一天,接总部参谋处通知,娘子关方面战况不利。不久,娘子关陷于敌手,第二战区长官部乃决定于十一月二日夜全线撤退。

    第十四军于十一月五日到达太原北郊,越过汾河铁桥,向清源西北石千峰南麓附近集结。第八十三师因循晋西山路小径南撤,行动较慢,第八十五师因东调忻口尚未归还建制,军部仅率第十师驻在清源西北某村附近。朱怀冰、郭宗汾、孟宪吉等师及炮兵团,均归还原建制。

    十一月八日夜,第十四军又奉命开至赵城附近集结休整。

    李默庵到赵城后,第八十三师始行到达,而第八十五师因伤亡过重,全师仅编为一个营,径开平陆接收新兵,在该地整训。

    忻口之役,我方先后加入战斗者计约十六个师,伤亡约在十万人以上;而敌军伤亡,据后来阎锡山统计,亦在四五万人左右。我军消耗炮弹五万余发,木柄手****好几百万发,仅就这两项数字即可想见当时战斗之激烈。而八路军在战后游击,使其补给濒于枯窘,予敌以极大打击和损害。

 

haomenlin.jpg (11979 字节)

郝梦龄军长

符昭骞,时任第十四军代理参谋长,后任第九军参谋长
吴宗泰,时任第十四军作战科长。
王汉亭,原名王鸿浦,时任第十九军第二零九旅第四三二团团长

本文来源:《晋绥抗战》,中国文史出版社,1994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0-03-19 )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山西文史 >> 山西抗战专辑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