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天镇战役中的第二零一旅及李服膺被杀经过
贾宣宗,时任第六十一军第一零一师第二零一旅少校参谋

天镇之役的概况

    一九三七年八月下旬,汤恩伯的第十三军退出南口,日本侵略军板垣师团和由热河西进的铃木旅团,及自察北南下的德王、李守信等伪蒙军,三面进攻张家口。张家口守军刘汝明等部作战不利,晋察绥三角地区——平绥中段,形势骤紧。阎锡山派傅作义统辖第三十五军和第六十一军(军长李服膺)所属的第一零一师(师长李俊功,辖第二零一、第二一三两个旅,共四个团),还有军直辖的刘(香覃)馥独立第二零零旅主力(李服膺留两个团,一面整补,一面担任大同、阳高间的警备)等各部,于应援南口的中途,在宣化、张北一带与敌接触。察南万全附近一战,独立第二零零旅临时指挥的第四零一团损失很重。当时我奉派去前线慰问官兵,听到他们叫嚷说:“上边决心和企图不明,影响到下边行动迟疑,以致处处吃亏。”

    九月初,第一零一师到达阳高县与雁北天镇一带时,突然接到阎锡山的直接命令:“在原线坚守三日,拒敌西进。”当时部队仅凭单人散兵坑抗击敌人的飞机、坦克和****炮,每日官兵伤亡甚众。工事一天被敌摧毁几次,前后联系被敌火力遮断。第一线的补给和通讯,只能利用夜间抢送抢修。到第四天清早,又接阎锡山电令:“续守三天,掩护大同会战。”这时日军轮番冲击,日夜猛扑,我军工事全被毁平,官兵们只能利用弹坑、禾束蔽体,以手****拼杀。大部伤员两三天才能运下来。支持到第二个三天,限令又过。各团伤亡逾半,阎锡山既无指示,又不增援,战况危急万分。我趁夜间去前线各团联系,天亮后亲眼看到,右翼第四零零团在盘山(天镇城南约八里)脚下的前进部队杨诚那个连,不到两小时即被敌集中炮空火力把人和工事毁灭殆尽。接着敌人又开始轰击盘山主阵地,到中午,我清楚地看到第四零零团高宝庸营和一个山炮连,全部被压死在石洞内。团长李生润(后改名李德庵)在盘山庙附近,一面收集部队准备恢复主阵地,一面派人请求增援。但驻在天镇的师旅部,原来就没有可能控制的预备队,对此情况束手无策。他们只好就近请求军长李服膺,李转向总指挥傅作义告急求援。当时上边还是犹豫不决,好象有什么为难的事情,最后才下令向雁门大小石口转进。

    某日拂晓,部队路经大同县的大白登村时,李服膺召集师旅长和幕僚们,听取部队收容的情况,研究尔后的行动。当时不少人气愤地说:“大同形如空城,丝毫没有准备会战的迹象。我军这次无谓牺牲,损失过重,撤回雁门,战守无力。最好利用我们在这一带十数年人地熟悉的条件,采取分头游击的方式,先行就地整补后,再定尔后行动。这样,对全局战况也有好处。”李服膺说。“这样做,怕启人误会。咱不做阎先生不放心的事,不做对不起他的事。”会后有的人说:“咱们孤零零地搁在那里,既无坚强工事,又无接应的援军,仅第四零二团一个团,因无办法,就扔掉三百多伤员。两次盲目限令,最后置之不理。这样指挥抗战,牺牲部队,真不明道理,等于儿戏。”也有骂阎锡山的,说:“做国防工事,不给材料工具,一味克扣工资津贴。这明明是拿上肉弹顶铁弹。”这类怨言,沿途成了普遍的论调。

李服膺被杀经过

    李服膺自有他被杀的原因。正如一般人所说,他是长于“外交”,短于军事,对所属中级以下官佐大半不相识。他对于用人,一贯抓牌子(陆大)、拉关系(同乡、旧部),练兵耍表面,作战重私情。同时他自恃系阎锡山派往保定军校的学生,曾给阎拉回了张荫梧、楚溪春、李生达、傅作义等“十三太保”(结拜的诨号),李被誉为大哥。他又是山西省主席赵戴文的义子,和何应钦也有拉扯,与唐生智在保定是同班同学,私交好。因此种种原因,滋长了他的昏庸狂妄。

    李被处死的主要原因是:一九三七年九月下旬,平型关茹越口战况危急,阎锡山自知抵挡不住,而全省防御工事又等于未做,更无积极的战守准备,为了躲闪自己的罪责,不得不在李服膺身上打主意。李被扣后,第二零零旅旅长刘(香覃)馥把李生润盘山的战报、阵中日记整理好,说要到中央打官司去,为牺牲受屈官兵申诉。后来李生润投奔胡宗南,历任要职。

    李服膺到达岭口行营后立即被捕,在太原被交付军法审判。阎说了几句话,李即被拉去处决。

    车到小东门大教场,李下车距预铺红毡还有两三丈远,就被一枪打倒。据执行人、阎锡山的警卫营连长康增谈,因为前几年枪毙十旅旅长蔡荣寿时,一枪打倒抬回家去,还活了多半天才气绝,所以这次阎锡山特别指示,当场击毙后,执行人须守尸一小时才许家人收尸。

    李服膺死讯传到第六十一军时,官兵人人心怀不平,认为天镇、阳高一带战斗那样激烈,敌我伤亡均重,一直坚持了两次限令,得不到明确指示,得不到后方支援,而结果不明不白地把军长枪毙了,是不公正的,至于国防工事,第六十一军在一年来的施工中,从太原只领到很少一些试制材料,钢筋、洋灰不足计划请准数的百分之一,土石工具更是寥寥无几,民工工资、兵工津贴被阎锡山百般克扣,用来在全国各商埠大做买卖。

    事后还了解到,李服膺事先听见风声不好,曾给当时任军法总监的唐生智去电,要求南京派人了解雁北战役实况。唐随电阎锡山,要李服膺亲去南京报告雁北战斗经过。这一来,就更促成阎锡山立即就地处决李服膺了。

    后来阎锡山退到临汾时,有个宣传队在陈长捷部演“枪毙李服膺”的话剧时,当场有人挺身登台,剥去衣服说:“我就是李服膺部的排长倪保田。你们看,老子们不抗战,这上下四处刀枪伤是怎么来的?是狗咬的吗?仅我们第四零零团伤亡就是八九百,那是谁打的?”在场官兵大哗,剧团当众道歉,以后阎就再不让演这个戏了。

本文来源: 《晋绥抗战》,中国文史出版社,1994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0-03-19 )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山西文史 >> 山西抗战专辑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