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忻口战役追记
作者:陈长捷,时任第六十一军军长

    忻口战役的特点是:从非预期的遭遇战,演变为阵地争夺、对壕坑道战;在狭隘不利的局地里,以攻为守,注入的部队既多,苦战的时间又长。后因平汉线上的刘峙、宋哲元两部过早地放弃滹沱河防线,娘子关被敌占领,动摇了忻口后方,忻口守军乃不得不仓皇撤退。兹就所经历与所闻知者追记于下。

南怀化之战

    占领大同的日本侵略军与伪蒙军,南进至怀仁后,突然变换方向,不经雁门关,改攻茹越口,侵入繁峙。阎锡山被隔在五台山北麓,大起恐慌,急令各部队向太原以北地区转进。

    估计当时的敌兵力,仍是板垣师团、东条纵队以及若干伪蒙军,共约两个师团。晋绥军有第十九军、第三十五军等部的二十四个步兵团,另有赵承绶的六个骑兵团及尚称完整的六个炮兵团等部队。卫立煌的第十四集团军,辖李默庵的第十四军及郝梦龄的第九军,奉命开赴忻口一带集结待命。阎锡山命令王靖国坚守崞县十日,但王竟擅自先期撤退,致使忻口正面暴露于敌骑重压之下,陷守军于极不利的形势之中。

    忻口战役打响前,郝梦龄率同临时配属的第二十一师李仙洲部,沿同蒲路开赴忻口,进出于云中河南北地区。十月十一日,郝部在平地泉、三泉之线与敌不期遭遇,战斗失利,幸得友军赶来支援,始得转危为安。十三日,敌向云中河线进攻。其西翼越过云中河直冲第二十一师主阵地,随即侵占南怀化(也称南河村)及其附近东北高地。卫立煌闻讯亲自来到忻口,严令李仙洲率队收复失地。李仙洲在反攻中,胸部被枪弹贯穿,无功而返。十五日拂晓,敌再次忻口西北高地。卫立煌、傅作义严令驻守官村(应为关子村,下同)的第五十四师、驻守新练庄的独立第二旅,坚守原线,即使敌人渗入后方,都不得动摇,要对突进之敌予以侧击。我第六十一军于十三日奉命驰援。

    第六十一军接到命令后,派于镇河旅由金山铺立即开到忻口以北的红沟,配合友军逆袭向忻口深入之敌。经半日激战,夺回第二十一师晨间所失的红沟以西第二线阵地,加以改造增强,作了较纵深的部署,和侵占南怀化东北高地上之敌相对峙。接着,第六十一军第七十二师继于旅之后,进到石合子。

    当时,敌炮兵大部展开在东、西泥河一带,对着南怀化、红沟间高地集中轰击,敌飞机于泥河村北开辟前进机场,对忻口肆行强烈轰炸,均在协助从南怀化楔入之敌向忻口突贯,企图瓦解我军全阵线。我遂命第七十二师展开于忻口以西高地,支援处于高地的于旅,防敌强攻突贯。郝梦龄的军部设指挥所于红沟,我军军部设指挥所于石合子,均紧接前线只千余公尺。

    第二十一师余部退出战场后,第六十一军注入前线,傅、卫两集团军所部交互参插,更形混乱。于是傅、卫两总司令联合指派第九军军长郝梦龄为前敌总指挥,我为副总指挥,统一指挥从界河铺迄秦家庄间地区的前线各部作战。

    十月十五日,李默庵的第十四军于忻口以西进出云中河以北地区,在大、小白水亘东常村线上展开完毕。卫立煌将控置在忻县的第十师郝家骏旅,推进到忻口,拟发动全面反攻,击溃板垣军于云中河盆地。当时的部署是:左翼军以第十四军(缺第十师)和晋绥军郭宗汾第七十一师、孟宪吉独立第八旅为机动主力军,军长李默庵任前敌总指挥,从东常村、大白水线上出动,以新、旧练庄为轴,向永兴村及前、后城头之线旋转进攻,将敌压迫于同蒲线与滹沱河之间;中央地区以郝军长和我分任总、副指挥,指挥原来的忻口前线各部,先夺取南怀化,然后进出云中河以北,联系左翼军,歼灭唐林岗迄东、西泥河间之敌。高桂滋师独立活动于滹沱河东,警戒军的右翼(右翼我军主要为刘恩茂第十五军。高桂滋师于十八日增援右翼,阵地在蔡家岗。),依右翼军的攻势发展,向原平、忻县以东地区推进。另由阎锡山命令在宁武、轩岗间的赵承绶骑兵部队,向崞县、阳明堡分别截袭敌后方,牵制敌后续兵团的增加。

    当时敌军业已楔入南怀化东北高地,我军反攻以先夺回南怀化为最大关键。卫、傅权衡形势,于下令反攻前夕,相偕亲到红沟前敌指挥所,要求中央地区军先行攻夺南怀化,进出云中河,以牵制敌人主力,便利左翼军的旋回包围。卫立煌宣布,夺回南怀化奖以十万元,得胜的各部长官均请颁发“青天白日最高勋章”。

    郝梦龄和我接受任务后,向卫、傅建议:使在云中桥、界河铺的第六十一军第七十二师梁春溥部和第三十五军董其武旅秘密进出云中河以北,以梁春溥部两团对唐林岗方面监视,掩护董旅(二个团)由下王庄西进,向新、旧河北抄袭,以拊南怀化敌的后方。第十师郝家骏旅和陕军许权中旅(在王会村地区。参加忻口战役的陕军为第三十八军第一七七师许权中第五二九旅)从红沟进入,加入第五十四师方面,为进攻南怀化的主力,从官村南高地下冲南怀化。以晋军方克猷独立第二旅(三个团)和第六十一军于镇河新编独立第四旅,从新练庄及其以东1017高地,北攻南怀化及其东南高地敌据点。约定郝梦龄负责指挥第五十四师孔旅(王晋旅仍守官村东西线上)、第十师郝旅及陕军王旅,我负责指挥董、梁、于、方各族,协同夺取南怀化。以上计划得到卫、傅的同意,认为以绝对优势兵力,从三面兜击南怀化,胜利已经在握。他们即就前敌指挥所下令部署,使增加之部队进入前线。

    十五日夜晚,各部各就所位,以夜袭方式前进。夜十二时,郝梦龄在红沟,我在石合子,以电话互约各上前线督战,在南怀化东北高地上会面。

    正当前线战斗激烈时,军参谋长李铭鼎来了紧急电话,说卫、傅两总司令派高参持命令来部,要我急速回石合子。我问什么事由,答复是,回来了就可以明白。我于次日下午一时许赴回石合子军指挥所,才知道军长郝梦龄同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在红沟西北、官村以南高地上督战阵亡。卫、傅联署命令,要我担任中央地区军前敌总指挥。我即到红沟整顿第九军战线。

红沟大战

    我军阻止住敌主力的突贯冲击,又加反攻南怀化失败,各部队损伤极重。卫、傅商定暂取阵地守势,以吸引敌主力胶着手忻口正面,专从左翼发动进攻。

    李默庵奉命指挥左翼军向敌右侧进攻,正旋回左翼主力企图向敌侧击时,受到敌新增加前来的一个纵队(据当时通报约一个师团),从三泉、永兴南下的反压迫,从遭遇战的不利态势下,急速退回东常村、大白水线上,凭借已筑工事,也转为守势抵抗。

    敌乘势继续攻击,重点仍指向我中央地区军,对已打开的南怀化缺口,锲而不舍,转移新加到永兴方面的一个旅团注入南怀化,再次向忻口发动进攻。敌机对红沟、南怀化间加重轰炸,配合集中的炮火,从早到晚,时刻不休。我前线竟无高射武器以资抵抗,致红沟总指挥部的石窑洞被炸塌半段,守电话总机的通信兵全数伤亡。敌机非常猖獗,官村以南的阵地,从高地到谷地,处处受轰。我军以麻袋实土垒成掩体,待敌冲到壕前时,即以手榴弹轰击。这样的激战,一日里常是此伏彼起,几度反复,终将强攻之敌击退。

    敌我胶着恶斗,日益激烈,我军处于敌人飞机滥炸与炮火轰击之下,日间只好伏处掩体之内,待到夜间始行换防。

    敌集中全力争夺官村南高地,该高地如被敌侵占,不但扼守官村的第五十四师阵地受到侧后的袭击,要站不住,而从南怀化源源注入之敌可以得到支持,直贯红沟。于是该高地南北二千余米激战斗面,乃成为敌我争夺的焦点。如此战斗继续到十月二十日以后,敌终不变更其主攻方面,仍从南怀化注入兵力。但是他们改变了进攻方式,于接近到我阵地四五百米线上,乃行停止,就地筑起阵地,逐步进逼。敌机每日早晨七、八点钟即来轮番轰炸,制压我炮兵的破坏射击,掩护其步兵工兵的对壕作业,直到入夜始行沉寂,翌日又继续反复。为了对付敌人,我军组织小组突击队,于夜间搭出,以********包塞进敌阵和坑道掘进口予以破坏,并出敌不意进行夜袭,不断有所斩获。从战俘证件与供述中,判明进入南怀化之敌,前后已三易联队,现时是初从天津守备队调来的萱岛支队。

    我炮兵为躲避敌机轰炸,白天暂匿于石窑洞里,黄昏后进入不断变换的放列线,对南怀化和泥河一带敌炮兵群与飞机场,给予突然的猛轰。据俘虏说,在泥河村北的前进机场上,有一天,敌旅团长和炮兵长官正乘飞机降落,突然遭到我方炮击,旅团长以下十多人均毙命。该机场被轰后,由工兵花了一天的时间始行修复,以后又撤到原平去了。

    忻口对阵战渐有转机,判明敌兵力使用将竭。卫立煌叫参谋长郭寄峤策划再行发动攻势。但是此时平汉线上的战局恶化,刘峙、宋哲元所部从永定河线溃退下来,到了平山、正定的滹沱河线尚不能立脚,致使晋东门户敞开于敌前。蒋介石急命黄绍宏为第二战区副长官,指挥入晋的川军邓锡侯和陕军冯钦哉两军,部署晋东正太线方面的防守。川军不但武器简陋,临冬尚未穿上棉衣,须待补给,才可续进。陕军冯部蠕蠕观望,毫无急难敌忾。阎锡山遂将忻县地区作战任务委给卫立煌完全负责,调傅作义回太原来部署城防,用第三十五军作为守城的基干部队。

    敌乘我第三十五军后撤,又调新增来的部队投进南怀化,发动新的突贯猛攻。第十九军的两个团,经几日的剧战消耗,伤亡十分惨重,被敌冲垮下来,团长卢仪欧阵亡。高地被敌占领,我阵线破裂,从南怀化至红沟敞开一个大口,情况十分危急。忻口卫总部已无可调用之部,权衡形势,不得已,决定放弃云中河以北阵地。

    后来卫立煌几次亲自打电话给我,要我抽出第六十一军主力反攻,誓必夺回阵地。

    在出击的队伍中,我部第四三三团团长曹炳,在反攻中亲自率队冲锋,不幸负伤,我即赶赴红沟前方。我在小山径上遇到曹团卫士以担架抬他下山,即趋前慰问,他很激动地说:“对不起军长,未能完成任务,负伤了。我已命令张翼营长负责继续攻击那个高地,相信一定能够夺回来!”后该高地终于被我夺回。

迫敌退回南怀化

    敌我于南怀化、红沟间高地,两度往复拉锯战,对阵相抗达半月之久。敌以久攻不下,兽性大发,竟以火焰放射器配合大口径迫击炮,抛射凝缩汽油弹,对我猛攻。我阵前阵后顿成火海,守兵被溅上凝缩汽油,除了倒地自行滚转外,无法加以救护;阵地存储的弹药亦每引起爆炸,损失极重。为了驱逐紧逼阵前之敌,我军乃决定向敌壕一侧亦行掘进坑道或窄壕,实行对壕互轰。士兵分为作业班、爆破班、战斗班三部,背负土囊、工具、药包等,潜出阵前,对敌壕与坑道加以横截爆毁,掀起一场又一场的地下战。敌军不得不放弃所占领的突击阵地,退回南怀化去。但我梁旅的王、宋两团阵地,亦曾被敌由掘进的坑道所爆炸,部分守兵被埋于地下。

    敌虽被迫退回南怀化,仍凭借其优势炮兵与飞机,不断进攻,企图开辟突贯忻口的通路。因此从官村南高地迄新练庄之间,我守军各部每日悄耗兵员甚多。我部宋恒宾团,于掘坑道进行几度地下战后,只余不足五百人的一个营。宋恒宾曾以电话直接向总指挥部请求派队替换,稍事休息。但当时实已无部可派,只好勉励他发扬刚强果敢的精神。宋也就立即表示以后决不再请求了,并建议派队出击夺取南怀化,当即得到大家的同意。

    我们策定的腹案是;前线王、张、宋三团以全力进攻南怀化东高地,以梁浩团在梁旅阵地后方掩护。军炮兵重新部署炮兵群,将重炮推进于红沟西北,集中全部火力于极其短暂时间内,出敌不意摧毁南怀化东高地敌的主阵地。这一腹案得到卫立煌的支持,他并决定于第六十一军发动攻势时,将要求左翼军和滹沱河东的高师配合行动,各牵制住当面之敌。

    十月三十日夜间,梁团进入突击准备位置,拟于次晨发动突击。不料团长梁浩于部署所部就突击位置时,被敌弹击伤右大腿,不能行动;又值敌滥射汽油弹,该团猝不及防,起了一阵紊乱。旅长梁春溥看到出了意外,乃急行制止前线各部的行动。于是一场积极的准备,终于引满未发,遂又成为敌我对阵相持的局势。

    红沟血战,迄十月三十一日,计历两旬,将企图突贯忻口锲入红沟之敌,终于压迫后退,使之局限于南怀化东麓一点上,形成敌我势力相平衡的对峙状态。在红沟、南怀化间的山坡和谷地里,无以数计的敌我遗尸、遗械,迫于激战,弗克清理。

太原告急,忻口弃守

    敌犯忻口,被我阻挡,对峙达二十三日之久,在南怀化前后被我消灭逾三个联队。此时平汉线之敌毫无阻碍地冲过正定、顺德,由石家庄转而侵入晋东。防御晋东的冯钦哉陕军逡巡不前,邓锡侯的川军赶到正太线,几乎接敌即溃。敌军长趋直入,太原告警。阎锡山以忻口阵线突出于北方,又配置着过多的兵力,遂令全线退至石岭关以南的黄寨、阳曲湾间,与太原守城部队相连作为北线。

    忻口战线大军向太原撤退,是在十月三十一日夜仓卒决定的。十一月二日午夜,前线与敌脱离。第六十一军的三个团守西黄水右翼。阎锡山派我为北线副总指挥(总指挥为王靖国),在阳曲湾指挥前敌作战。那时阵地简陋,军心涣散,转瞬破溃,已在预见中。

    十一月四日,敌以装甲车部队向北线我军阵地冲来,第五十四师全部瓦解。我军梁、于两部被阻隔于公路以东的西黄水三十里外,军部(即前敌指挥部)尚孤立守在阳曲湾北端一块小高地的寨子里,被敌包围,相拒入夜,始掘开寨墙突围而出。我率部退到皇后园寻找王靖国,不料他已带着补充旅和第十九军余部向汾河以西地区躲开,并对所部说:“向第十四军所在集结去!”由是北线各部亦闻风溃散。晋北敌军板垣所部两日后才越石岭关南进。

本文来源:摘自《晋绥抗战》,中国文史出版社,1994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0-03-19 )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山西文史 >> 山西抗战专辑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文史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文史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