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深情关注那个民歌的世界

  望不断的太行九十九座山,流不断的黄河九十九道弯;走不完的日月过不完的河,什么人,什么人留下这一首首歌?

  雄浑的山川,哺育了三晋高原这块黄土地上的众多儿女,悠长的日月,结晶了儿女们的炽热情感,创造出无数纯朴又美丽,粗犷又深情的山西民歌。两万多首在册的民歌,使山西拥有了“民间歌曲的海洋”之美称,这些曾上百年回响在高山深壑,蓝天黄土间的曲调,现在听起,依然叫人为之心动,这些带着黄土味道、太阳味道和汗水味道的歌曲啊,曾经怎样地吟唱过我们先人们的爱情、日月和希望?民歌,本应是一个地域尤其是村寨山区世代相沿的精神象征,但是,在今年举办的“中国农民歌手大奖赛”山西赛区的比赛中,我们却惊诧了:13名胜出的选手中有12名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农民,而是以县里文化馆职员等“半文艺人员”居多,属于小城镇户口,演唱的曲目中民歌很少,新创作的民歌则少之又少。“不唱民歌”似乎成了社会现代化中的一个必然,就连“农民歌手”大赛这样本应唱民歌、唱自己的赛事都未能幸免,民歌,果真已失去魅力,被人们遗忘了吗?



关于民歌的几个故事

  一、河曲县60岁的老农辛里生是此次“农民歌手大赛”的惟—一位真正的农民。河曲、保德是我省民歌最多、形式最丰富的地区,但到了现在,当地人中能唱民歌的也越来越少了。辛老汉祖传三代都会唱民歌,到了他这一辈,却无论如何也传不下去了。但李老汉的歌一直没断过,他平日里以种地为生,到了农闲时节,就走家串户唱歌,他肚子里的歌多,能唱一晚上不重样。最远的时候,他能走到内蒙的锡盟一带,用地道的晋北土话唱那一首首婉转动听的河曲民歌:《推船号子》、《串河湾》、《送情郎》、《想亲亲》……这次比赛后,辛里生又趁着空闲进了内蒙,在塞风白草中去辗转他的“表演活动”。放开他的比赛录音,一个苍老的声音带着一首古旧的情歌就在黄土圪梁上飘荡开来:头一回俺耄你来呀,十里路呀,过了一道河呀,钻了一条沟呀,累了一头汗。走到你家大门口呀,轻飘飘呀,脸蛋蛋烧呀,停又不能停呀,退又不想退呀,作了难呀,亲亲……那分明是个情窦初开的山里小伙纯真、热烈的吟唱!

  二、国家一级演员、艺术家牛宝林倾其心血,演唱过一首首荡人心脾的山西民歌,回忆起民歌受到国外观众赞叹的情景依然感慨万千:几年前,他曾随团赴音乐之都维也纳演出,观众对这位唱着“亲哥哥、俏妹子”的山西演唱家报以热烈的掌声,以至于牛宝林不得不数次谢幕,并加唱了两首曲目。“音乐是相通的”,牛宝林说,“每一位观众都从这些质朴浑厚的民歌中听到了爱情的声音,听到了我们民族独特的生活和表达方式。”

  三、1987年八月,以黄士高原生活特色为基调,以山西民歌的演唱为主线的大型民间歌舞《黄河儿女情》在第五届华北音乐舞蹈节上首次露面,就引起了轰动;九月份,在山西首届“两会一节”上演出又得到了巨大成功,短短两个星期内连续上演26场,国内外专家击节赞叹:山西有这么美的民间音乐!黄土高原上如泣如诉的相思、热烈浓郁的爱情、纯朴自然的生活,居然可以被民歌如此生动地展现出来!随后,《黄河一方土》、《黄河水长流》相继面世,无不获得巨大反响,许多优美的山西民歌得以展现,并大放异彩。人们都说民歌好,但是,作为传统艺术的山西民歌并没有真正地重新流传开来,本应是民间口口相传的艺术依然只停留在少数艺术家们的整理和记录上,没有人唱的民歌,势必会无奈地消失。



被冷落的民歌

  山西民歌风起于清末,到三四十年代达到了鼎盛,创作、演唱者不计其数。黄土高原质朴单纯的日子使民歌成了排遣沉闷、表达情感所不可或缺的重要方式。“想甚唱甚”的口头创作也产生了形式多样、风格绚丽的民歌种类。“山歌”、“号子”、小调”、“二人台”、“小花戏”、“秧歌”、“灯歌”、“凤秧歌”、“大腔”,每种唱起来或浑圆粗犷,或嘤嘤软语,或如泣如诉,都别有一番风味。

  我省知名的音乐工作者刘铁柱老师回忆:1983年到河曲采风时,当地的民歌之风还很盛行,走到哪儿准能听见有人在哼小曲。在河曲县的刘村,村里90%的人都会唱民歌,那儿说会就不是会一首,而是有百八十首歌在肚里装着,当时我们要记录,村里男女老少就一个个登台演唱,唱的曲调五花八门,内容也是方方面面,但听起来都很有意思。记得有一位大嫂唱的是《骂媒人》,说旧社会的媒人一肚子坏水水,造成了自己婚姻的不幸:“白杨树呀一排排,正好给媒人做棺材,一头大来一头小,把她全家放里头。”再后来,也就是近几年去的时候,却怎么也听不到民歌了,年轻人不会唱了,也不肯再唱那些土得掉渣的歌了。

  说起民歌的“衰落”,刘铁柱认为: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新的、更多样化的文艺形式不断产生,再加上媒体大力的推波助澜,民歌不免会陷入尴尬的境地。通过电视、电台等传媒,那些城市化的、好学易懂的流行音乐很容易就能深入千家万户。而民歌本身流传的范围窄,又多反映的是农村生活,就更不易被人们接受。不仅城市青年提起来一脸迷茫,甚至在民歌本受欢迎的农村,年轻一代也越来越受到现代文化的影响,对民歌失去了兴趣。

  另一方面,创作队伍的不断萎缩也使民歌无法更新和发展。省音协秘书长李京利说,唱的人少了,写词编曲的“民间创作者”就没有了空间;而专业的创作队伍大都投向了流行乐领域,很少问津山西民歌的发展,所以,具有新山西特色的民歌基本上没有,民歌陷入了自生自灭的境地。翻开一本厚厚的《山西民间歌曲集》,每一页、每一行都能看到站在那些久远年代里的黄河儿女,看到他们浓烈的情和爱,看到他们对这片土地的无限深情:一铺滩滩杨柳树,一片一片青,一丛一丛山桃花,啊呀呀呆,好像胭脂云;一汪一汪清泉水,甜呀甜津津,一山一山好风景,啊呀呀呆,看呀看不尽……这些炽热的情感,透过纸背,透过久远的历史,依然散发着昂扬的活力,难道他们真的要随着那段历史被人们尘封了吗?如何能够忘记!还有人记得。

  我省艺术家牛宝林唱民歌唱出了名,也把民歌变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他说:“在人们印象中,民歌是乡下人唱的歌,不登大雅之堂;尤其在这个日渐城市化的社会中,民歌更是土得没法听;可实际上,民歌唱的却是人们普遍的情感:亲情、爱情、乡情,这种情感,放到任何时候都不会过时。民歌讲究比兴,联想丰富,许多细致的情感都能生动地刻画出来,在这一点上,许多流行音乐都做不到。比如有一句词儿:“人们都说咱二人有,可到现在还没拉过手。”

  一个“有”字,里面该有多少意思,但却不说破,只让你去猜了。再比如“对面那圪梁梁上那是一个谁,那就是我要命的二小妹妹。”不说别的,只说“要命”,那该是一种多么浓烈、刻骨的感情。所以,当我完全沉浸在民歌的演唱里时,就真的感受到了那一个个纯朴可爱的黄河儿女,感受到了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情爱和相思,一场演出下来,我经常会泪流满面。”

  不只是艺术家,如果我们用心聆听,相信每一个人都会被山西民歌优美的意境所打动。由此,我们也更加热切地希望:给山西民歌一个舞台,给黄土灵魂一个家园,它必将给我们带来一个绚丽的世界。多一点支持,多一点对民歌的热爱,就是多一点对民族传统的继承,我们可以看到,保护民族遗产已成为了当代社会的一项重要内容,但愿,民歌能重新回到人们心中。   

摘自《太原晚报》,本文作者:岳峡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0-11-25 )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晋阳书屋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