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李妙斋”烈士生前身后事

  87年前,山西省汾西县一户贫穷人家的长子王玉玺因受富人欺侮,愤而远走他乡,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过。王玉玺的下落,成为王家人久久牵念的一个谜;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为了查证当年陕甘游击队总指挥、照金革命根据地主要创始人之一“李妙斋”的籍贯,甘肃平凉党史部门遣人四处寻找,却久久没有结果;

    1986年,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来到王玉玺的侄子王德兴家中。英雄离世53年之后,留在身后的“李妙斋”身世之谜和王玉玺失踪之谜,终于同时解开。

    今年813日,应邀为陕甘边区照金革命根据地旧址整理李妙斋烈士遗物期间,王玉玺的侄子、71岁的王德兴老人来到本报,倾情讲述了烈士鲜为人知的生前身后事。

受侮愤而出走

    在王德兴手中,保存着一张王玉玺读书时与他人合拍的照片,不及一张普通邮票大的照片上,青年时代的王玉玺头戴瓜皮小帽,眉目间透出几分英武之气。

    王德兴介绍,伯父王玉玺1903年出生在汾西县店头村,家境十分贫寒。弟兄三人中,王玉玺排行老大。民国初年,村里成立了义学,教师费用由村里负担,于是,王玉玺得以在9岁时进校读书。其时,由于缺乏安全保障,当地兴起习武风气。10岁时,王玉玺便在读书之余,和本村20多名青少年一起拜师习拳,打下了良好的武功基础。

    在舅父资助下读完高小后,王玉玺为了养家糊口,在本县佃坪当了小学教师。但由于家贫,他在这里受到有钱人排挤,一年后便丢掉了饭碗,忍气回家务农。

    1919年,16岁的王玉玺与本县柏叶头村郭黄娇结婚,两年后生下一女,取名王俊良。

    1923418日,是店头村逢庙会唱戏的日子。那个年代,村里每逢唱戏,戏台下总摆有几排长凳,供村里有地位和名望者看戏专用。做过教书先生的王玉玺,也被勉强列入受邀之列。但是,当晚他到后,屁股还没坐稳,便有富家子弟从后一脚踹翻凳子,王玉玺毫无提防,重重摔在地上。受此欺侮,令原本愤恨土豪劣绅欺凌的王玉玺萌生另寻出路之意。不久,他便辞别家人,离开了家乡。

    王玉玺走后,家人十分挂念,尤其两位老人更是时常念叨,四处打听他的下落。

    1929年春,村里收到一封奇怪的来信,信封上写着“山西省汾西县店头村,此人不在家,请拆示为转。”村里几个识字人拆开后,看到信中内容十分简单,无非是问候大人、妻子、女儿好,问候弟弟们好。而落款人“王志宪”何许人也,村里并无人知道。之后有人认出,此信似是王玉玺笔迹,于是将信交给王玉玺之父。老人思子心切,当即打发次子王玉应按信封上所写地址前往陕西,试着寻找王玉玺。王玉应抵达陕西后,果然见到了王玉玺。王志宪,正是他的化名。王玉应带回的消息,让家人们多多少少得到了一些安慰。但此后,王家人便再也没有得到过王玉玺一丝确切的音讯。

独女革命牺牲

    王玉玺的妻子郭黄娇与他同岁。丈夫离开后,她和女儿便在公公主张下,随三弟一家一起生活。虽然丈夫多年无信,但这位痴情的女子,始终坚信他还活着,一天一天,一年一年,等待着王玉玺回家的那一天。然而不久,她等到的却是女儿的离去。

    王玉玺的女儿王俊良生得眉清目秀、聪慧要强。1936年,18岁的王俊良嫁至本县马沟村,公公亦是开明人士。在他的支持下,1938年,王俊良经县牺盟会负责人赵立德、韩向黎介绍,参加了牺盟会,在妇儿工作团工作。终日活动于县城周边,写标语、散传单、唱抗日歌曲,宣传抗日救国。1939年,日军侵占汾西县城后,抗日民主政府转移到龙门洼村,为了壮大抗日力量,决定让牺盟会在东角村举办一期训练班,其中的妇救会成员由王俊良负责。当时,在东角村参加训练的除革命青年与妇女干部30多人外,还有游击十二团部分部队、五区机关与训练人员。

    这年的农历八月十四日,一股日军自东向西,从东角村对面山上向蒲县方向走去。其时,游击十二团布置了兵力警戒,后误认为日军不过是途经此处,遂放松了警惕,没有及时转移。不料当夜,日军便在奸细带领下,包围了东角村。从睡梦中惊醒的训练班成员一面抵抗一面突围,部分妇救会成员经楼门台阶攀上窑顶,成功突围。身怀有孕的王俊良最终没能逃出,惨死在日军刺刀下。据原游击十二团干部周庆华(南下解放时为马尔康县县委书记)撰文回忆,次日黎明,他们再到牺盟会驻地时,看到门外几步远的地方,躺着县妇救会负责人王俊良的尸体。王上衣被扯去,从腹部到大腿处被捅了好多刀,浑身是血,地上血迹斑斑,双手也布满了刀伤,显然,是与敌人进行过殊死搏斗后,英勇牺牲的。

    女儿的牺牲,对36岁的郭黄娇来说,是人生中又一次沉重打击。之后,她的身体状况渐不如从前,但因心存痴情与希望,她仍顽强地活着,期望丈夫有朝一日能回家,与她团圆。

妻子遗憾闭眼

    王德兴出生于堂姐王俊良牺牲次年。王德兴出生不久,其祖父考虑郭黄娇的难处,为了安慰她,同时也为她晚年着想,遂与王德兴的父母商量,将其过继给大伯母郭黄娇为养子。此后,两家人共度风雨,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1962年,郭黄娇已是59岁。一天,她突然痛哭起来,并不说明原因。22岁的王德兴猜测,伯母大概原以为三弟夫妇还可以再生几个孩子,不料却只有这么一个儿子,考虑到自己晚年孤苦无依,心里不免伤感。于是,王德兴当着自己父母的面向伯母表态:我可以一子顶两门,一定把您养老送终。同时还会继续想办法寻找伯父下落。之后又请一位下乡干部作证,达成协议。

    1966年,在本村任村干部的王德兴到对竹开会时,遇到一人打听其伯父下落,并告诉他,王玉玺在徐海东15军团75师任政委。得到这个信息后,王德兴筹备了320元钱,到民政局开介绍信后,动身前往北京寻找徐海东将军。然而到北京后,他却得知,徐将军已受到批判,不能接见。前后经过50多天寻访,王德兴终于见到了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的陈先瑞。陈向其提供了19位有可能知道王玉玺下落的革命前辈姓名地址。王德兴返回家中后,依名单一一去信,后陆续收到韩先楚将军等13人的回信,但均无结果。

    1978年夏,孤苦一生的郭黄娇75岁的生命已临近终点。临终前,郭黄娇似乎断定丈夫已不在人世,她拉着王德兴的手说,希望在她走后,王德兴能为伯父捏个“米面人”,修个小棺材,和她一起下葬。王德兴没有同意,他说,根据年龄判断,伯父有可能还活着,还是等伯父有了确切消息再说。同时,他再次表示,自己还会继续寻找伯父下落。等了丈夫半个多世纪后,郭黄娇就这样带着遗憾闭上了双眼。

烈士身份落实

    时间一晃已是1986年。这年冬天,王德兴的家中来了两位从甘肃平凉远道而来的客人。来人说,为了写好党史,查找当年的陕甘游击队总指挥“李妙斋”,他们已经花去了万元之多。一年前,他们在陕西潼关调查时,找到一位曾和“李妙斋”一起闹过革命的老人。据这位老人回忆,“李妙斋”此人原本姓王,是山西人,具体县名记不大清,但肯定有个“汾”字。据此线索,他们曾专程前往山西汾阳县查找,没有任何收获。之后经人提醒,又来到汾西县。由于此前王德兴曾多次委托县党史办代为留意伯父下落,因此,听说此事后,县党史办负责人当即建议来人前去王德兴家中查问。

    王德兴向来人如实介绍了他所知道的伯父王玉玺的情况,但根据他提供的内容,来人仍无法确定王玉玺是否就是“李妙斋”,在之后的寻访中,来人又找到当地的马俊德老人。马老回忆起,当年王家曾收到一封落款“王志宪”的信。来人听后眼睛一亮——“李妙斋”也有一个化名叫作“王志宪”!二人向王德兴索要王玉玺的照片后,前往陕北。七八天后,他们发来电报,称在陕北得到最后证实,“李妙斋”就是王玉玺。同时,他们又传达给王德兴一个信息:“李妙斋”已于1933年牺牲在陕西耀县照金薛家寨,请王德兴向当地民政部门落实。

    同年10月起,为了核实这一信息,王德兴曾先后4次前往陕西。当年12月,他前往耀县民政局时,带了伯父王玉玺青年时期的照片,请当地几位七八十岁的老人辨认。老人们看后纷纷表示,这就是当年的“李妙斋”。经当地民政部门出具证明材料,1988年秋,汾西县民政局正式落实了王玉玺的烈士身份。曾经几被时间湮没的汾西人王玉玺,就此与革命烈士“李妙斋”合为一人。

传奇革命历史

    相关文史资料中,对“李妙斋”的介绍大致如下:

    李妙斋,牺牲时间:19339月。曾化名王志宪、王桥山、李华锋等。1923年离开家乡到陕北谋生,经同乡介绍到延安国民党军高双成部当司务长。1928年秘密加入共产党。此后,在该部从事地下活动。1930年任营长,在冯玉祥、阎锡山联合讨蒋介石的战争中,任邓宝珊的警卫营长。193210月,李妙斋与李民发动“嵩店兵变”,从邓宝珊部拉出了26人,带枪26支,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游击队第七支队”,李妙斋任队长,李民任政委。不久失败,辗转来到陕甘边区参加了刘志丹、谢子长领导的陕甘游击队。193111月,李妙斋跟随刘、谢在耀县照金、芋园一带活动。经过一段时间的艰苦工作,组织起一支40多人的芋园游击队,李妙斋任政委。在扫清照金附近的反动地主武装后,创建了照金根据地。

    19333月,根据省委指示,成立陕甘游击队总指挥部,李妙斋任总指挥,习仲勋任政委,负责统一指挥耀县一带的游击队进行武装斗争。同时,在照金根据地实行土地改革。他深入到群众中开展宣传组织工作,建立了以薛家寨为中心的24个农民协会,成立了各种革命群众组织,废除了封建保甲制度,肃清了敌特分子,扩大了革命武装和根据地,使游击队发展到900多人,根据地总面积2500多平方公里。为了使根据地不断发展和巩固,他特别重视后方基地建设。在当时非常困难的情况下,创办了枪械所、被服厂,成立了红军医院,并且开设了粮食市场,通过公买公卖的方式为红军筹集粮食。

    19339月,红军主力北上作战,这时,敌人组织反动民团近千人围攻照金革命根据地,偷袭游击队总指挥部驻地薛家寨。920日早晨,李妙斋带领游击队在黑田峪击退敌人的进攻后,冒雨增援薛家寨。这时,敌人开始撤退,但狡猾的敌人在山路边树林中埋伏了暗探,当李妙斋集合队伍,准备追击逃敌时,被埋伏的敌人用冷枪打中,壮烈牺牲。

    李妙斋牺牲以后,当地群众悲痛万分。群众自愿捐出两口棺材,流泪将李妙斋和他的警卫员掩埋在一号寨洞北面的山坡上。此后每到李妙斋忌日,当地群众都会自发前去为烈士扫墓,表达对英雄的哀思和怀念……

烈士后人心愿

    1994年,王德兴的父亲去世,安葬过父亲后,他尊从伯母遗愿,前往陕西商量伯父迁葬事宜,遭拒绝后,他从伯父王玉玺的坟头抓了一把土,带回汾西,放在伯母坟前。

    2003年,汾西县修建起一座人民英雄纪念碑,上刻各个革命时期英勇牺牲的汾西烈士数百人。王德兴闻讯前去,但找来找去,惟独没有伯父王玉玺。王德兴找到民政局,工作人员承认是工作失误所致,并承诺“以后补上”。今年夏天,“王玉玺”三字终于补上了。

    今年清明节,王德兴和儿孙数人前去陕西薛家寨革命旧址为伯父扫墓,其时正逢当地筹建红色纪念馆,希望他提供李妙斋烈士的遗物,并协助整理烈士生平、家庭成员以及当地政府的照顾等情况,写成材料发给他们。

    813日,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71岁的王德兴几次哽咽,他说,作为烈士后人,他有责任把这些事情做好,同时,他有一个一直未了的心愿,就是通过媒体,客观公正地介绍、宣传伯父的光辉事迹,大而言之,是为了教育青年一代,小而言之,也可告慰烈士英灵,教育鞭策自家后人。

本文来源:三晋都市报,本文作者:翟少颖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0-09-01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