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三晋人物传奇系列02:李蓼源:阎幕岁月难回首

  35日的早晨,春寒料峭,86岁的李蓼源站在自家大门口,衣着整洁,白发纹丝不乱。看到我出现,他伸出手笑着说:“怕你找不到,在门口迎接你。”

    意外受到这样的礼遇,让我心中又感动又温暖。

    歉意就更深重了,因为今天我要采访的是老人最痛苦的一段人生经历。

    老人带我到书房坐定,“我这一生怕宣传,就是一个小人物,不愿意出头露面。”

    他可不是什么小人物,曾任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常委、民革山西省主委、省社会主义学院院长、《山西文史资料》主编,退休前是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还

  有个最令人称奇的身份——曾是统治山西38年的阎锡山的侍从秘书,现在大陆只此一人。

  我说:“李老,我一直以为您是山西人,这两天查资料,才知道您是河南人。”他哈哈大笑:“我不是山西人,可我是山西女婿。”说话间,他的夫人赵爱萱亲自给我倒了杯水,放下水壶,静静地退出书房。房间里,只有李蓼源缓慢的声音,将人带回到旧时光——

  1 1941年,我给阎锡山当了秘书

    接着你的话说,1925年我生在河南淮阳,你们报道时爱说我出身诗书门第、官吏世家。1938年我在淮阳读师范,家里面父母都去世了,我跟着学生运动从河南、武汉,流亡到了西安,找到八路军办事处,准备到延安去。

    结果在西安,偶遇父亲的老朋友、蒙藏委员会的陈树人先生。他说小蓼源啊你那么小,现在国共合作了,你们娃娃就不必跑到那么远,过了黄河就是山西,一样抗日。他给山西省政府主席赵戴文写了封信。

    赵也是我父亲的老朋友,他安排我先到中央宪校太原分校法律专修科学习,学校当时在陕西宜川,阎锡山兼任校长。

    1941年,我毕业后,被通知去见阎锡山。当时他在吉县克难坡,住窑洞。我进去后行了个鞠躬礼。阎锡山盘腿坐在炕上小木桌旁,含笑向我点了点头,然后拿起放大镜认真地看我的简历。可能经赵戴文介绍,又觉得我年轻单纯没多大问题,就直接安排我“你在侍秘室工作吧”。

    我去的时候,第二战区长官部侍从秘书室有两个主要秘书,还有两个处理文书的秘书。主要工作是记录、整理阎的讲话稿,编印成册,代收阎的信件,每天有二三十封。1945年我们到了孝义,日本人投降后,回到太原。

  2 为阎印书时出了“政治差错”

    194510月,阎锡山过62岁生日,让我负责编印《革命动力》,选了十几篇他的长文来祝寿。太原海子边那儿有个《复兴日报》社,我带着几个编辑去印。

    那天我正审稿,有两个牺盟会的朋友去看我。他们看到阎锡山有篇文章写道“我的政治主张是为民爱民主张公道的”,就说“共产党的政治主张才是为民爱民主张公道的”。

    我上中小学时,校长都是共产党人,包括陕西秋林时代,脑子里的思想都受共产党影响。我边聊天,边顺手拿起笔来,在旁边写了一行“共产党的政治主张是为民爱民主张公道”。“道叙”了半天,我们就离开了。我原想着下午再过来,结果下午有会,就把这个事放下了。

    我走了以后,助编取稿子送去排版,就把我写的那行字给排印出来了,校对发现后,赶紧毁版重印。

  3 被阎锡山亲自下令秘密处死

    阎锡山过了生日以后,有人向他密告此事。

    怎么我过生日他提共产党的主张?阎很震怒:我跟前这个人是不是个伪装分子,共产党派进来的潜伏人员?他立刻令政卫师长贾宣宗,将我逮捕并要秘密处死。

    我从办公室被带走,一辆黑色小轿车,一左一右两个警卫夹着我坐在后排,开出了省政府大门。贾宣宗平时和我熟惯,在车上就对我说:“蓼源,我不能挽救你了!”

    我没理解他的话,没有意识到大难来临。

    车一直开到中涧河荒郊,已经挖好墓坑。就到那一刻,我都不以为这就是埋我的地方。

    贾师长在墓坑周围来回走,自言自语:“这么年轻,总得有个口供。”大概有一刻钟时间,他跺了跺脚说:“走!”

    车开到中涧河村,把我单独关到一个窑洞里,监押了起来。

    事后我听说,贾师长直接去了骑兵军部,找沈瑞军长一起商量我的事,都觉得我这么年轻,又有才华,处死太可惜了,都主张再找找阎锡山。

    贾师长连夜回省政府,侍从长说阎长官已经睡下了,有再要紧的事也得等到明天。

  4 七天七夜酷刑不停

    贾师长等了一夜。

    凌晨五点,阎起床后,贾进去汇报,说李蓼源的问题,他只承认是笔误,我们的意见是否问问口供再做处理?

    阎锡山一听就拍了桌子,训斥道:“贾宣宗,我知道你处理不了这类问题,你把杨贞吉给我叫来!”

    杨贞吉是警务处长,当时山西的特务头子。他赶来后,阎在他的小炕桌上写了个手令交给他,上书两个字:熬刑。

    第二天,杨贞吉带特务警察组搜查了我的住所,寻找我是“伪装分子”的蛛丝马迹。

    在中涧河村,一个老百姓家的院子,作为审讯之地,开始给我上刑。

    七天七夜审讯不停,动用种种非刑,坐老虎凳,上电刑,压杠子,开始几天还因为年轻,咬牙扛过来了,最后一天,上了杠子,我就昏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