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抗日战争时期的刘大鹏

 

 

 

 

 

   刘大鹏先生是一位生活在基层的晚清举人,但没有做过实质性的官吏,大多时间给人当家塾先生,仅仅是在光绪三十四年(1908)山西成立咨议局,被太原县(今太原市晋源区)推举担任咨议局议员。中华民国成立以后,刘大鹏曾任太原县县议会会长、县立小学校长、县教育会副会长、县公款局经理、县志书局纂修、县保存古迹古物委员会特别委员、县文献委员会委员长等职务,还经营过七八年小煤窑,家里种有少量土地,不时亲自参加田间劳动。

    刘大鹏的一生,基本生活在晋祠镇赤桥村,接触下层社会生活较多,与人为善,办过许多好事,曾募捐资金主持修葺晋祠古迹及附近道路,呼吁并反对当时政府的苛捐杂税,还兴办过水利事业。刘大鹏是旧社会的文人,三次会试不第后,不得志情感油然而生,于是用许多精力从事著述,先后编撰出《晋祠志》《晋水志》《潜园琐记》《游绵山记》《退想斋日记》及一些诗文、笔记、杂记等,笔耕不辍,著作等身。他的这些著作有很高的史料价值,既有对晋中农村社会生活的详尽描述,也有对社会不平的感慨发泄……以自己的视野和角度,从细微之处反映出清末、民国乃至日军入侵等各个历史时期的方方面面。

    1937年日军全面侵华时,刘大鹏已是八十高龄的垂暮老人了,既不能远走他乡躲避灾难,更不可能提枪上战场杀敌,他就用笔来记录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刘大鹏从34岁(光绪十七年)开始写日记,一直到他去世的民国三十一年(1942),一共写了51年(《退想斋日记》已由乔志强标注,于1990年出版);最后5年的日记除记录日伪罪行外,还有当时的种种无可奈何及期盼八路军(日记中称“红军”)杀敌驱除日寇……

    一刘大鹏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狼子野心看得很清楚,早在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军侵占东北三省时,就以老朋友的身份致书黄国梁(陕西洋县人,时任陆军十二混成旅旅长,在晋祠建有别墅),“……伏望我公挺身而出,佐助省府,振师鞠旅,荡寇灭虏,复我疆土,雪我国耻,拯群黎于水火之中……” ( 1932221日日记)同时对国民党政府的不抵抗政策表示失望,“……当此之时,世乱如麻,文官只是爱钱,武官莫不惜命,现在日本侵占关东三省,业经半年,无人出兵征讨,以致日寇益深,又攻上海……第十九路军虽云精忠勇敢,而后援不济,逐致失败……”(见1932311日日记)

    193711月太原县沦陷,刘大鹏对日寇暴行耳闻目睹,“日军在村驻农民宅,将各家之木器捣毁为火,以其造饭。予之赁铺中桌椅板凳烧毁几近,村丧失物件甚多,日出以后,方才起行,向南而去”(见19371119日日记);“午前又有日军自南而北赴省,沿途向村要鸡、要鸭、要肉;见人即行殴打……”(见1937121日日记)日本侵略军还进山搜捕抗日游击队,山区农民深受其害,“……日军于上午自山返回,民人言由前山越岭登峰而上,剿了风峪之陈家峪村、店头村、黄冶村,未见一红军,唯将该村之房舍焚烧不少。又将明仙峪之明仙村、白云村、瓦窑村之房院焚光,并焚柳子峪两三村房屋”(见19371216日日记)。刘大鹏对当时的伪政权亦鄙视至极,曾云:“晋祠已设立区长,业经数月,不能办一件政事,而反加一项扰民之小官。今日来我赤桥检查售卖料面(鸦片)之犯,业已查获数人,均给贿钱立即释放,不行贿者即送县究治,是何等政治……”(见1938115日日记)

    二刘大鹏目睹日人之暴行,对其深恶痛绝,然而一耄耋老人又能如何呢?于是只好敷衍应付,以求一家老小平安;这是一种无可奈何的表现。民国二十一年(1932)太原县曾成立“保存古迹古物委员会”,刘大鹏为会中之特别委员,数次登天龙山调查被盗文物。日本人统治太原县时,名义上还保留着这个有名无实的机构,刘大鹏也数次参会,“……接到昨日县公署之函……兹定于本月十三日下午二时召集本县士绅会议,讨论保存古迹古物事宜……”(见1940511日日记)“本月初三日开保存古物会时,约今日常县长及各委员前往风洞祠,祭祀风神……”(见194154日日记)无非不想得罪政府当局,虚应故事而已。日本人统治太原县时粉饰太平,召开“反共救国敬老大会”,刘大鹏“看其情形,则于本县之老人概无甚益处”(见19381212日日记),但也不得不去参会,“……敬老会场设在文庙之西……阖县之七十岁以上老人在台前坐听演说,约有三四百人,男多女少。武知事起首演说,登台之日人七名,演说者三,予与陈寅庵(名陈畏三,县城东街人,刘之老友)亦登台上演说……”(见19381211日日记)会后进餐四碗一火锅,刘还得了一件寿衣袍料。刘大鹏在表面上不得罪日本人,但遇上事情还是会发作的。有一天“午后,有日军一名曰吉实富藏,来我家中座谈,询知我年八十有二,言其父年八十有三,长予一岁,欣欣然色喜。即祈我为其写四个大字,吾辞以写字太拙,亦不允许……”(见1938714日日记)从这一件事上可见刘大鹏骨子里洁身自好的气节,不讨好日本人。

    三抗日战争期间,太原县境内的山区有好几支抗日游击队在活动,八路军一二〇师某团也不时出入太原县,刘大鹏分不清正规军和地方武装,一概称之为“红军”。每当闻知“红军”获胜的消息,这位老人家便会欣喜若狂,大发议论于日记之中。“红军于前(二十一日)由柳子峪迁移风峪,日军追至风峪口外官厅村西,接战一二时,日军已死三兵……”(见19371124日日记)“……前三日,清源县高白镇有红军便衣队藏匿,被日军侦知,突然开战,互有杀伤,日军死二十余名,红军死十余名……”(见1938128日日记)“……人人恨日军扰民,一闻其败,莫不欣幸。本月初八日(48日),柳子峪有十数红军将日人汽车一辆内坐四日人抢入山内……”(见1938412日日记)“……红军出闫家峪口,在姚村茆西汽车路邀击日军之运输队,迄今可一旬,日日闻战,日兵不免死亡者,红军多胜,日军多败……”(见1938420日日记)“……今日午前红、日两军在黄楼沟外开战,红军用枪击毙日兵三名。众闻日军受伤,莫不欢喜,可见众恨日军之甚矣……”(见1938519日日记)“山西虽被日人侵占,而群黎百姓之心慨不悦服,只是盼日军之败,并不盼其胜。谓新民报所登日军之胜,多属不实。一闻红军打死日军,莫不欣喜。众口同音,谓日军将来必定死在中国,不得回其东洋也。”(见1938711日日记)“……去日红军在南堰镇打坏日军之汽车一辆,用火焚烧……”(见1939512日日记)类似以上的日记很多,而且都是“红军胜,日军败”的记载,喜欢与厌恶之情充满于字里行间。刘大鹏还曾这样记录:“天龙山圣寿寺住持僧正光在晋祠朝阳洞驻,上午来拜年,予问柳子峪有无红军;答以年底到了不少,十分规矩,未曾扰民,驻了三日,小除日全行退去……”(见194123日日记)

    结语综上所述:抗日战争时期的刘大鹏耳闻目暏日本帝国主义侵华暴行,心中对其无比憎恨,但又无可奈何,于是只好用笔来记录日寇的罪行。刘大鹏对八路军和抗日游击队充满了期待,希望他们大展神威,早日将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遗憾的是,这位乡望卓著的老先生未能再多活几年,没有亲眼看到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1942830日(农历七月十九日),晚清举人、爱国文人刘大鹏与世长辞,终年85岁。(完)

 

本文来源:太原日报20150825;本文作者:张德一(作者为山西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15-09-09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版权声明:本站是一家以弘扬三晋文化为目的的非赢利性个人公益网站,在转载选用部分文章时,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联系上作者,本站尊重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请著作权人及时联系本站以沟通解决涉及的版权和相关事宜。

山西地域文化第一站: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山西纪实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