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1944年初陈毅过晋中回延安

  陈毅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也是杰出的诗人。在艰苦卓绝的战争年代,他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战斗诗篇。1944年初,他曾在山西境内触景生情,赋诗六首。诗意豪情激荡,给人以信心和力量。其夫人张茜后来在评价这个时期的陈毅的诗作说:“1943年冬,陈毅同志由淮南地区西行赴延安,随着新经历的开始,他的诗词创作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1943年11月底,新四军军长陈毅遵照中共中央的指示,从淮南根据地出发,准备赴延安出席党的七大。1944年元旦刚过,陈毅一行抵达八路军前方总部所在地山西省左权县麻田,与在此领导抗战的邓小平、滕代远会合。
  党中央得悉陈毅已到麻田,即来电指示,说党的七大不能马上召开,告诉他不要急于赶路,可在太行根据地住一段时间,先考察一段整风经验,何时动身,另由中央来电告知。接到中央的电报后,陈毅遂在麻田暂住下来,度过了一段“我初入山来,麻田度良夕”的生活。
  太行山是华北抗战的中心,是八路军前方总部和中共中央北方局机关的所在地。在党的领导下,太行军民不畏强敌,浴血奋战,开创了对敌斗争的新局面。陈毅初入太行,领略了太行的风情,感受颇深。太行山的雄壮伟奇,更激发了陈毅的浪漫诗情。1944年春节前夕,陈毅饱蘸深情,赋诗《过太行山书怀》,以其深沉刚毅的笔调赞美了太行山的雄姿:
  太行深似海,波澜壮天地。
  山峡十九转,奇峰当面立。
  仰望天一线,俯窥千仞壁。
  外线雾漂浮,内线云层积。
  山阳薄雾散,山阴白雪密。
  溪流走山谷,千里赴无极。
  清漳映垂柳,灌溉稻黍稷。
  田园村舍景,无与江南异。
  由太行山的挺拔峻伟,陈毅又联想到了太行军民英勇抗战的伟绩,他笔锋一转,盛情赞道:
  决策赖延安,太行天下脊。
  一九四二年,苦战破铁壁。
  主力与民兵,敌军尽战栗。
  始知不义战,厥功永难毕。
  诗中“不义战”一句,出自《战国策·魏策》中“春秋无义战”的论断,在这里是指日本帝国主义发动的侵华战争。陈毅以此告诉人民,日军必败,中国必胜,只要团结一致,坚持抗战,中华民族必然有一个光辉灿烂的前途。
  陈毅在麻田留住一个月,与当地人民共同度过了一个充满胜利气氛的春节。
  1944年春节过后不久,毛泽东亲自从延安给陈毅发来电报:“望动身来延,沿途请小平注意安全部署。”遵照毛泽东的指示,邓小平、滕代远等人特意为陈毅选配了骏马,并派出护送部队。此时,天降瑞雪,北风呼啸,陈毅一行冒着严寒,来到了榆社县曲里村。这里是八路军太行二分区司令部所在地,处于太行根据地的边缘。再往前走,即是碉堡林立、形势复杂的敌占区晋中平川。当时敌人在太行与晋绥两大根据地之间设置了五道封锁线,企图割断其联系。要通过敌占区,是十分困难的。
  在八路军太行二分区司令部,曾绍山司令员派人通知了同蒲支队副支队长王立岗,要他立刻来司令部汇报敌占区的情况。同蒲支队是1942年组建的一支交通队,专门负责护送路经太行的我党我军干部,仅在1943年就安全护送过彭德怀、刘伯承等高级干部300余人,多次受到党中央的嘉奖。
  
  王立岗跨进司令部,发现曾司令员与陶鲁笳副政委正在同一位年约40岁、身穿黑色皮袍、戴着墨镜的人谈话。曾司令员走过来告诉他,这位是新四军陈毅军长,现在要回延安,想了解一下沿途敌占区的情况。王立岗一听是大名鼎鼎的陈军长,心情不由得一阵紧张。这时陈毅走过来,严肃的脸上露出笑容,握住他的手,操着四川口音说:你坐下,咱们随便谈谈。
  见陈军长举止随和,平易近人,王立岗的紧张感立时消失了。陈毅与他谈了一个多小时,详细询问了敌占区人民的生活和敌人的活动规律,王立岗一一作了介绍。谈话中间,曾绍山插话说:“他们同蒲支队除政委是南方人外,其他几位领导都是当地人。”
  陈毅听了,连连点头说:“好,好,地方干部地方化嘛。人地两熟,又都是年青人,正好开展工作。”当天,曾绍山即把护送陈毅的任务交给了同蒲支队,并叮嘱他们,要做好敌情侦察,多加谨慎。
  护送陈毅的行动方案很快制定出来了。决定由支队长杨毓贤和中队长雷立德率一个小分队去完成这项任务。2月上旬,陈毅一行在同蒲支队的护送下登程,策马行进。此时正值隆冬,寒风劲吹,天降瑞雪。太行山的千山万壑白雪皑皑,气象万千,更加衬托出巍巍太行山的壮美。当晚,陈毅一行由于中途受阻,被迫下榻于太行山一个偏僻的村庄里。夜深人静,大雪纷飞,强劲的北风吹动着窗纸。陈毅睡意全无,披衣独坐窗前,面对眼前“残灯不成红,雪打窗纸破”的情景,诗兴顿发,挥笔写下《由太行山西行阻雪》一诗,抒发其胸中豪迈情怀。
  我过太行山,瑞雪自天堕。
  高峰铸银鼎,深谷拥玉座。
  策马不能行,山村徒枯坐。
  冰雪何时融,征程从此错。
  夜深对暗壁,摇摇影自和。
  残灯不成红,雪打窗纸破。
  衾寒难入梦,险韵诗自课。
  浩歌赋太行,壮志不可夺。
  歌罢祝天晓,一鞭汾河过。
  次日雪住风停,但天色依然阴晦。怀着早日回归延安的急切心情,陈毅一行匆匆启程。行至半路,又降大雪,满山遍野银装素裹,群峰显得更加挺拔、峻峭。天气异常寒冷,路面又滑,陈毅下马与大家一路步行。他饶有兴致地欣赏太行雪景,并与随行人员说,他生在南方,参加革命后,又在南方坚持斗争,除了诗中领略过北国风光外,很少看到这样的雪景,真是玉龙飞舞,江山多娇,太美了。
  行至黄昏,前面又有一座高山横卧。雪花还在飞舞,整个山头一片雪白,千峰裹银,万壑叠玉,坡又陡又滑,道路十分艰险。陈毅一边走,一边问杨毓贤:“这是什么地方?”杨毓贤答:“我们已到了水晶坡,平川快到了。”陈毅停了下来,站在坡前极目四望,只见群峰如冰雕玉砌,陈毅一边欣赏着,一边自言自语道:“水晶坡,真是名副其实啊!”
  在水晶坡前,陈毅又作诗一首,题为《水晶坡又阻雪》,道出行路的艰辛和对延安的向往:
  雪涛冰柱鸟难过,水晶坡上蚁旋磨。
  下马敲冰图寸进,赤手攀援如刀割。
  行行行行觉衣重,朔风吹来裘又薄。
  进退艰难人马困,不复少年轻腰脚。
  攀登绝顶望天海,新月初挂远山角。
  征程日短延安近,喜见吕梁在天末。
  1944年2月8日,元宵节。陈毅一行来到太谷县胡家坪。北方的元宵夜习俗与南方又有不同,虽处战争年代,但节日的气氛依然浓厚,小小的山庄铺满了积雪,家家户户门前花灯照耀。在这节日的气氛中,陈毅胸中充满了激情,灵感的火花在不停地闪烁,一首短诗瞬间飞出,题为《元宵夜抵胡家坪》。给人以抗战必胜的信心和力量:
  敲冰踏雪麦坪前,半夜山村犹未眠。
  点点花灯当户照,齐占胜利在今年。
  次日拂晓,陈毅一行离开胡家坪,黄昏时来到敌人封锁严密的同蒲路东侧。远处敌人碉堡里射出的灯光,打破了夜晚的宁静。离同蒲路尚有几百米,陈毅便下了马,与护送人员原地休息。杨毓贤把中队长雷立德叫到一旁,嘱咐他先带几个人到铁路附近去侦察一下敌情,如无特殊情况,就立即动身。过了一会儿,雷立德回来报告说,铁路上刚刚开过敌人的一辆铁甲车。
  杨毓贤心里清楚,天降大雪,气候严寒,给敌人的巡逻队也增加了困难,正是通过同蒲路的良机,应立即起身。当杨毓贤把自己的打算告诉陈毅时,陈毅一扬手,当机立断:“好,快过。”
  过了同蒲路,已半夜了。陈毅等人踏着积雪来到祁县夏家堡村,杨毓贤在村口布置了隐蔽哨,带着陈毅来到一户农民家中,当晚,陈毅在此下榻。夏家堡处于敌占区,离敌人贾令镇据点仅有7里路,敌人常来这里抢掠、骚扰,当地群众对敌人恨之入骨。许多群众都心甘情愿地为八路军办事,同蒲支队在以往护送我方干部通过这里时,与群众建立了鱼水深情,连村长也在我游击队的影响下,表面上应付敌人,暗中帮助我方。
  当夜,护送队员们针对敌人的活动规律,制定了通过敌区的临时方案。为保证万无一失,杨毓贤决定,白天隐蔽在夏家堡休息,晚上动身,一定要在一夜之间通过敌占区。
  又一个黎明来临了。虽然辛苦了半夜,可担负护送任务的队员们都早早起了床。陈毅也保持着“黎明即起”的习惯,他来到院里,一边散步,一边抬头仔细欣赏着房檐下的彩画,还不时地向队员们询问着祁县的风俗民情。上午9点多钟,村长派人来报告,说村公所里来了30多名伪军,要大家多加小心。
  情况有变,小院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起来。陈毅显得异常镇定,他经过仔细分析,认为敌人并没有发现我方的活动,他要大家在关键时刻沉住气,不到万不得已,不要暴露目标。
  果不出所料,这股敌人是来催款的,他们在村公所坐了一会儿就走了。村里又恢复了平静。人们在紧张的气氛中,又迎来一个漆黑的夜。
  派出去的侦察兵都陆续回来报告,说附近的敌人均已在下午3点以前撤回据点了,月黑风高,路上行人极少。这真是天赐良机。杨毓贤简短地布置了任务,他把全体队员分为三组,一组在前探路,一组在后方担任警戒,另一组保护着陈毅居中。每组之间的距离保持数百米,他告诉大家有情况要及时报告,遇事要沉住气,不可莽撞,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保证任务圆满完成。
  全体人员上路了。黑暗中,护送队员们瞪着一双双警惕的眼睛,急速向前行进。没有人说话,连咳嗽时都掏出手帕捂着嘴,不让发出声来。
  队伍急速前行,这夜没有发现敌情,大家按照预定计划,一鼓作气连续行军百余里。拂晓时,队伍告别了晋中平川,登上交城山,在交城县五里铺找到前来接应的吕梁军区部队。
  在过晋中时,陈毅怀古喻今,写下《过汾河平原》。诗云:
  饮马汾河蜀客忙,悠悠河水诉兴亡。
  霸图哀歌三分晋,块土开基一统唐。
  屡论夷狄空形胜,豪夺人民腐稻梁。
  丘貉古今同一概,曳兵弃甲暗投降。
  同蒲支队又一次圆满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临别时,陈毅要警卫员拿出20发手枪子弹交给杨毓贤,留作纪念。过吕梁山时,陈毅还写下了《过吕梁山》一诗,在诗中用“花信迟迟春有脚,夕阳满眼是桃红”的优美诗句道出了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锦绣前程。
  1944年3月7日,陈毅在吕梁部队护送下到达延安。
 

本文来源:《文史月刊》2005年第02期;本文作者:王家进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7-11-01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Google
 

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