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平型关战役中的李天佑

  1937年8月25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以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副主席的名义,下达了红军改编命令。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副总指挥彭德怀、参谋长为叶剑英,政治部主任为任弼时,下辖一一五师、一二○师、一二九师3个师,全军共4.5万人。其中,原红四师被编为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六团,团长为李天佑,副团长为杨勇,参谋长为彭雄,政治部主任为符竹庭。
  8月下旬,八路军开往山西抗日前线。
  1937年9月21日,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决心集中4个师和2个旅的兵力歼灭由灵丘向平型关进犯的日军。他致电八路军总指挥朱德:“我决心歼灭平型关之敌,增加8个团的兵力拂晓可到,希电林师夹击敌之侧背。”为配合友军作战,八路军总部急电林彪进至大营镇待机。
  9月23日上午,八路军一一五师在灵丘上寨镇召开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是一一五师连以上干部。
  师长林彪坐在巨幅军用地图前,长久地注视着地图上的一个圆圈。林彪沉默着,把双手叠放在椅背上。
  会议室坐满了人。过了一会儿,林彪才缓缓转过身子,细声慢语地说:“日军侵华精锐部队坂垣第五师团由灵丘城南而来,这是一次难得的战机。师部决定:在平型关打一个伏击战,集中主力消灭他们。我命令:杨得志率领六八五团、李天佑率领六八六团担任主攻任务,在平型关东侧山地设伏;另派独立团和骑兵营插到灵丘与涞源之间、灵丘与广灵之间,截断敌人交通线,阻止敌人增援;三四四旅派一个团到平型关北面断敌退路,另一个团做师预备队。”
  会场顿时活跃起来,林彪脸上也露出难得的微笑。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要打就打出个样子!”林彪收住笑,结束了他的讲话,然后便埋头勾画着什么。干部们便将目光投向政委聂荣臻。
  聂荣臻环视了一圈会场,轻咳一声,道:“党中央和全国人民都在盼望八路军的第一个捷报!现在机会来了。刚才,师长说得很明白,我们就是要在日军进攻平型关时,利用这一带的有利地形,从敌侧后猛击一掌,打一个大胜仗,给敌人一个打击,给友军一个配合,给全国人民一个振奋!”
  聂荣臻停顿了一下,提高了嗓音说:“师部的号召归根结底是一句话:“八路军为祖国生存而战!”
  会议在雷鸣般的掌声中结束了。
  散会的时候,林彪叫住了正想往外走的李天佑。
  一向不经意称赞部属的林彪,一边用红蓝铅笔轻点着桌面,一边静静地看着李天佑,说道:“你是敢打硬仗的,我充分信任你。平型关这一战必须胜利,我只要结果,不问过程。”
  聂政委见李天佑站着,起身给他搬来一张椅子,示意他坐下,说:“师长的意思是,这一仗必须打胜,打个平手都不行!日军侵华以来没有遇到过强有力的抵抗,也没有吃过败仗。打赢这一仗政治和军事意义都很大,有没有把握?”
  李天佑起身斩钉截铁地说:“请师长、政委放心,坚决完成任务!”
  林彪冷不丁地插话:“那好,你立即率领六八六团连夜赶往冉庄待命。”
  李天佑刚要转身出去,聂政委绕过桌子,走过去握着李天佑的手,说:“要在思想上、战斗上都做好准备。我们等着你的好消息。”
  李天佑听后心中一热,他静静地看着聂政委,缓缓抬起右臂,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转身离去。
  冉庄距平型关30里,李天佑到达冉庄时,夜色已经很浓了。
  李天佑拨了拨油灯芯,对正伏身看地图的杨勇副团长说:“战略战术问题已经很清楚了,关键是要把战士高昂的士气引导好,保持住。我看,还是先召开党员会,把共产党员首先发动起来,影响和带动战士们。”
  杨副团长说:“你是担心战士被传染上‘恐日症’?”
  李天佑说:“是啊!国民党兵节节败退,会在心理上影响战士们敢打必胜的信心的。前两天,连驻守黄河渡口的士兵都在散布日军装备好,战斗力强。我还听到国民党士兵劝我们的战士不要去送死。我担心,‘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会对战士们产生消极影响啊!”   
  杨勇说:“对,关键是要树立信心,尤其是刚补充的新战士。我看事不宜迟,连以上干部已经参加过师部动员会了,现在让各连分头连夜召开支部会,号召共产党员在这次战斗中一定要起模范带头作用。”
  李天佑吩咐通信员立即通知各连召开支部会。通信员刚走一会儿,李天佑抓起帽子往外走,杨勇见了说:“早点休息吧,艰巨的任务还等着你呢!”
  李天佑回头笑笑:“反正醒着也是醒着,我还是到各连走一走,看一看。”
  杨勇说:“也好,我们一起到各连鼓动鼓动!”
  战斗动员的热力很快激荡起业,秋夜肃杀的凉气一下荡然无存。全团战士都忙着擦拭武器,领取弹药。尽管当时弹药短缺,每个战士还是领到100发子弹和2枚手****。
  9月24日傍晚,阎锡山部队送来一份作战计划,称他们担任平型关正面出击任务。
  林彪草草看了一眼,把计划丢在桌子上没有吱声。
  作战参谋问:“是否改变计划?”
  林彪朝嘴里扔了几颗炒黄豆,嚼了几下,指着地图说:“改变什么?按原计划在平型关东河南镇10里外的山沟伏击日军,命令主攻部队六八五团和六八六团于今晚24时出发进入白崖台一线埋伏。”
  当晚零时,李天佑率六八六团出发了。他率部队从上寨地区向前运动,并特意选择了一条最隐蔽,也是最难走的崎岖小道。
  部队出发不久,瓢泼大雨就哗哗地淋下来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弄得大家措手不及。指战员们没有雨具,身上只穿着灰色单军装,一个个冻得直发抖。
  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战士们只能一个拽着一个,高一脚低一脚地往前走,不时有人摔倒。行军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山洪暴发了,山涧突然间变得浪涛翻滚,水深齐胸。有些战士急于过去,刚走几步就被洪水冲倒了,多亏战友及时救助,才幸免于难。其他战士不知如何是好,停在沟边。
  这时,后面队伍里传来一片催促前进的声音:
  “过去啊!雪山、草地都过来了!”
  “你们要是害怕就让开,让我们先过!”
  李天佑知道,这是战士们担心贻误战机。如果部队在日军到达前不能赶到平型关,整个伏击计划就会落空。
  李天佑刚要指挥大家过沟,战士们已经自发地把木仓支和子弹带吊在脖子上,手拉手造成一条坚固的“缆绳”,勇敢地向对岸过去了。
  浑身湿透的李天佑经不住直打哆嗦。他知道,越是艰苦的时候,越是需要信心,他不停地鼓励战士们:“同志们,打起精神来,坚持就是胜利!”
  李天佑率领部队一路与山洪周旋着。由于山路蜿蜒,为了抄近道,他们不得不从大小水沟里来去,一夜过大小水沟不下20次。
  等部队全部进入白崖台一线的埋伏阵地时,天还是阴沉沉的,冷风嗖嗖,战士们冻得牙齿格格响,但仍士气很高。
  见此情景,李天佑心疼极了,但为了不暴露目标,他只能下令不许生火,让大家克服困难,咬牙忍受。
  当战士们抓紧时间在公路南的山沟里隐蔽时,李天佑却在观察地形。
  雨停了,东边终于露出了曙光。李天佑透过望远镜放眼望去,平型关山地尽收眼底。
  李天佑发现从关前至东河南镇,有一条10余里长的公路,路北侧山高坡陡极难攀登,路南侧山低坡缓,对出击十分有利。而日军坂垣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要侵占平型关,恰恰必经此路。
  根据师部统一部署,六八五团、六八六团、六八七团3个团都埋伏在路南侧一线。杨得志率六八五团在西边,距平型关仅10余里,李天佑率六八六团在中间,再往东就是六八七团,从灵丘来的日军将首先从六八七团的面前经过。
  李天佑自信地对杨勇说:“到时候一声令下,左右兄弟部队断头截尾,我团就猛冲出去把敌人拦腰截断,将日军悉数歼灭在沟底。”
  说着,李天佑目测了一下方位和距离,说:“团部就设在那块谷地的坡坎下吧。”   
  站在坡坎望去,前面是公路,两侧是山峦。有几块谷地的尽头,就是那条由东向西从灵丘通向平型关的公路。公路以北是座约300米高的秃山,山腰有一个不大的古庙———老爷庙。
  李天佑指着那座古庙对杨勇说:“看见那座老爷庙了吗?那座山不高,可像一只雄踞路北的老虎,是公路的制高点。如果在山上埋伏一支兵力就好了。可惜现在来不及部署了,只能等战斗打响后再去占领它。”
  杨勇点点头,答非所问地说:“那座庙的名字倒有些奇怪,不知供的是哪路神仙,居然称做老爷庙?等这一仗一打完,恐怕连影子也见不到了。”
  李天佑闻言一顿,说:“那就立一座碑,让后人永远记住这一天。”
  两人相视一笑,仿佛胜利果实已经握在手中。
  正说着,参谋过来报告,说通到各营的电话线已经架好了。
  李天佑立即通过电话询问各营的埋伏情况。各营反映:战士们隐蔽得很好,战士们早就压好子弹,上好刺刀……
  李天佑逐一叮嘱:“现在是等待敌人出现,告诉战士们一定要注意隐蔽,千万不能暴露目标!”
  放下电话,李天佑对参谋长彭雄说:“走,咱们再实地巡视一遍,看有没有漏洞。”
  当他们走到十二连隐蔽地域时,李天佑发现那里树林不够密集,伏兵太多容易暴露目标,便对彭参谋长说:“这里一个排就足够了,我看把十二连调整为团预备队。你再从其他连调一个排过来。”
  彭雄说:“八连来一个排替换如何?”
  李天佑举起望远镜看了一会儿,说:“就这么定了!”
  等待,等待。等待的时间格外漫长。
  1937年9月25日上午7时许,日军开始向平型关开进。
  不久,山沟里传来了汽车的马达声。日军坂垣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2个联队约2000人和大批辎重车辆,沿公路自东向西开来了。前面是100余辆汽车,车上满载戴着钢盔的日军,后面是200余辆大车,车上满载辎重,最后还有少数骑兵。行军纵队虽然首尾衔接,但由于道路狭窄,雨后路面泥泞,车辆、步兵拥挤堵塞,行动缓慢。
  看见鬼子,战士们本能地把手指头放到扳机上,注视着公路上的鬼子。
  由于公路泥泞,几10辆汽车在辛庄至老爷庙之间停了下来。步兵还在向前拥挤,一时间人、马、车、炮挤成一团。
  李天佑抓起电话询问望哨:“敌人全进入伏击圈了吗?”
  望哨回电:“通往灵丘公路上已经看不见敌人了。”
  李天佑放下话筒,命令作战参谋马上报告师指:六八六团请示立即攻击。
  作战参谋刚走,敌人突然向两侧山上开枪射击。
  李天佑一怔:这是怎么回事?是敌人发现目标了吗?
  李天佑赶紧拿起望远镜检查战士们的隐蔽情况,结果发现战士们隐蔽得很好。
  “敌人显然是在盲目进行火力侦察,”李天佑对彭雄说,“你立即吩咐各营做好战斗准备,没有命令一律不准开枪,听到攻击命令后立即出击。”
  彭雄刚走,作战参谋回来传达了师首长同意攻击的命令。
  不等作战参谋说完,李天佑立即抓起电话,命令担任突击任务的一营:“开始攻击,打!狠狠地打!”
  “哒!哒!哒……”
  “轰隆……”
  随着李天佑的一声令下,机枪、步枪、手****、迫击炮,顿时怒吼起来,山崩地裂的爆炸声,震撼整下山谷。
  突如其来的迎头痛击,把日军打得晕头转向,日军一哄而散,惨叫声不绝于耳。被打懵的鬼子从汽车上、大车上滚下来,钻进车子底下,不敢轻易露头。
  日军毕竟是训练有素的,几分钟后,便组织反攻。
  李天佑见日军拼死顽抗,一口吃掉有很大困难,赶紧命令部队冲下公路,把敌人切成几段,一口一口地吃掉他们。
  这时,山沟里的枪声更加激烈了。李天佑突然发现有几个鬼子正在往老爷庙高地爬。他当即命令右侧山上的三营占领老爷庙这个制高点,以便居高临下,把敌人消灭在山沟里。
  炮声轰隆隆,震耳欲聋,李天佑对着话筒,尽量放慢速度下达命令:“三营副营长和十连连长各带十连一个排从两个方向抢占老爷庙。三营长杨国夫、教导员刘西元率其余战士向山下发起冲锋!”
  三营副营长曹灿章和十连连长王永和迅速率领战士们跃出,一路高喊“冲呀!”“杀呀!”奋力向老爷庙扑去。
  杨国夫、刘西元率领战士们冲下公路。
  李天佑举起望远镜,他看到:战士们边跑边向敌人投掷手****……
  面对如此猛烈的攻势,日军一时难以招架,只得利用汽车、土坎负隅顽抗。
  日军的装备好,他们的士兵枪法很准。我军的火力压不住敌人的火力,冲上去的三营战士倒下一大片。
  见此情景,李天佑非常痛心。可他明白:谁拿下老爷庙高地,谁就争取到战场的主动权。于是,李天佑大声喊:“通信员,你去告诉三营长,不要怕伤亡,猛冲,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拿下老爷庙!”
  通信员答应一声拔腿就跑。
  李天佑又命令侧翼连队加紧攻击,以吸引敌人火力,支援三营冲锋。
  
  这时,日军的2架飞机临空了。战士们听到飞机的轰鸣,冲上公路与敌人绞杀在一起,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敌机怕误伤,既不敢扫射,又不敢投弹,在平型关上空盘旋了几周,只好悻悻地飞走了。
  短兵相接时的拼杀格斗是最残酷的。双方用刺刀捅、用枪托扫、用铁锹砸,有的搂抱在一起滚在地上,用拳头砸,用牙齿咬……一会儿鬼子占了上风,前进一大步,一会儿我军占了上风,又把敌人逼退回去。
  双方拼杀了约30分种,鬼子渐渐不支,纷纷藏到汽车底下。
  由于第一次与日军交手,战士们以为日军屈服了,一些战士提着枪,围着汽车喊:“缴枪不杀!”“放下武器!”“八路军优待俘虏”之类的话。哪知日军根本听不懂,更不投降。日军从车底慢慢伸出枪口对车旁的我军战士一顿射击,车旁的战士一个接一个倒下来。
  一个电话兵沿路查线,看见一名日军伤兵抱着枪倒在路旁,便冲上去大喊一声:“缴枪不杀!”然后俯下身准备去夺枪,哪知这名日军伤兵将枪一挺,刺刀刺中电话兵的胸膛。
  一名战士见一日军重伤员倒在沟边,便放下枪背起日军重伤员,哪知日军从背后张开大口咬我战士的耳朵,战士“啊”的一声将日军摔下,双方立即扭成一团。这名战士顺势摸起一块石头砸向日军的脑袋。日军倒下了,但嘴里还咬住半块耳朵。
  李天佑根据林师长的命令严令部队:“狠狠打!敌人不屈服就彻底消灭!”
  战斗越来越残酷。三营伤亡很大,冲上公路后,九连干部大多牺牲了,全连只剩下10多人。
  李天佑得知消息,十分痛心,他问三营长杨国夫:“三营长,怎么样,还能打吗?”
  杨国夫说:“保证完成任务!”
  三营冲过公路,直奔老爷庙高地。由于受山上和山下火力的夹击,山坡又陡,三营战士伤亡更多。三营长杨国夫负伤了,副团长杨勇也负伤了,可他们仍坚持在火线上指挥战斗。
  在二营的强火力支援下,三营终于冲上老爷庙高地,消灭了山上的一小股日军,三营占领了老爷庙制高点。
  战场形势立即改变,我军从公路两侧高地居高临下,打得山沟里的日军到处躲藏。
  看到这种情况,日军指挥官醒悟过来,赶紧指挥士兵争夺老爷庙制高点。敌人拼死向山头反击,以几10人、百余人、几百人连续发起冲锋,企图夺取阵地。这时,敌人的大炮、骑兵也因此派不上用场。看着穿着大头皮鞋的日军,乱七八糟成群向上爬,制高点上的战士们沉着以待,仔细瞄准,等敌人爬得上气不接下气,贴近制高点时,才一起开枪射击,一起掷手****。
  敌人刚冲上来,就被打下去了。
  为了更好的指挥部队,李天佑把团指挥所移到公路以北老爷庙附近的一个山坡上。
  远在蔚县的日军第五师团师团长坂垣征四郎得知部下被围歼的消息,大吃一惊,急令蔚县、涞源以西的部队火速增援平型关。援敌途中遭我一一五师独立团骑兵营的迎击后,受到钳制。但寨家峪以东的日军与小寨以南被围日军趁机会合了。并在6架飞机的火力掩护下,以密集队形向老爷庙猛扑。敌机贴着山头盘旋。参谋看见日军飞机在老爷庙上空,连忙喊到:“团长,快隐蔽,敌机来了!”
  李天佑抬着头望了望,说:“慌什么?!山上还有几百名鬼子,他们不敢扔****。”
  敌人越来越多,拼命往上攻,形势十分严峻。
  李天佑对彭雄说:“命令预备队出击!”
  彭雄说:“预备队在战斗一开始时,就被杨勇带着杀出去了!”
  李天佑说:“这个杨勇,一听到枪响就拼命,连我的预备队也不顾了!”
  李天佑回头看见团指挥部还有一个排的人,便对彭雄说:“现在是拼命的时候了,你在这里顶一会儿!”
  说着,李天佑拽过一支枪,对战士们高喊道:“同志们,跟我上!”
  李天佑率领战士们冲到一线,边开枪边高声喊:“同志们!坚持住,兄弟部队很快就会增援我们。决不能放走一个敌人!坚持到最后一个人!”
  一个日军小队长发现了李天佑,很快就判断出他是指挥官,带着两个鬼子就迎了上来。
  “来得好!”李天佑叫了一声,举枪射击,一枪击中一个鬼子。日军小队长举起手枪对李天佑比划了两下,又气急败坏地将手枪扔掉了,估计是子弹打完了。小队长抽出指挥刀和另一个鬼子一左一右地向李天佑逼来。
  李天佑沉着应战,等鬼子靠近了,猛地一侧身避过鬼子的刺刀,脚下一绊,将鬼子摔了个“狗啃泥”,正好挡住了日军小队长的路。
  李天佑使劲一拉枪栓,日军小队长忙用手护住头,子弹也没有了。就在这关头,李天佑飞快地跃过倒在地上的鬼子,举枪猛地一刺,刺中日军小队长的胸口。由于用力过猛,****穿过了小队长的胸腔,李天佑想拔出****,居然没拔出来。这时,摔倒在地上的那个鬼子突然将李天佑的腿抱住了。
  李天佑挣了一下,没有挣脱,身体忽然左倾,右手顺势把枪托狠狠向下一压。只见枪托的重量带着小队长尸体的重量,当即把鬼子的头砸出血来,鬼子怪叫一声松开手。李天佑迅速转身,从地上捡起指挥刀,对着鬼子的头一刀劈下去……
  战士们见李团长与敌人拼杀,斗志更加昂扬。
  这时,很多战士的子弹打光了。战士们便抡起石头朝鬼子的头上猛砸。有的枪拼断了,就与鬼子扭打在一起,用牙齿咬。
  下午1时,六八五团终于攻上来了。
  李天佑一看,敌人的后尾已乱,彻底消灭敌人的时机到了。李天佑立即命令部队加强火力进行反击。日军挡不住两面夹击,辛庄至老爷庙之间的日军很快被歼灭在山沟里。
  一部日军突出重围,向东泡池方向逃窜,李天佑立即率队追击。
  东泡池原来是国民党晋绥军出击的目标。但是,国民党晋绥军不按双方商定的协同计划作战,竟让东泡池之敌向我侧翼攻击,在敌人将要被全歼的关键时刻,晋绥军又放弃团城口阵地,让敌人夺路而逃。
  李天佑奉命率队撤离战场。师教导大队长彭明治率领全体学员和老乡打扫战场,战利品搬了两天都没有搬完。
  据统计,八路军一一五师以近千人伤亡的代价(其中六八六团伤亡300多人),消灭日军1000多人,击毁汽车100多辆,大车200余辆,缴获92式野炮1门,炮弹2000多发,机枪20多挺,步枪1000多支,掷弹筒20多个,战马53匹,日币30万元,其余军用品和食品无数,单是日本军大衣就够全师每人一件。
  平型关大捷,李天佑和他的战友们用生命和热血在中国革命历史上写下了辉煌一笔。
 

 

 

 

李天佑历史图片

本文来源:《文史春秋》2005年第06期;本文作者:陆长福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7-11-01 )

太 原 道 >> 山西名人 >>

Google
 

太原道 >> 山西名人 

工作QQ:3786689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晋阳书屋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