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 原 道 >> 山西旅游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 
太原道:http://www.tydao.com 太原道,非常道,厚积薄发、源远流长的三晋文化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穿越岁月的****——平遥记行

平遥女子

  我原以为这的女子如山西的煤矿般黑,暗的,现在才知我的想象力实在有出偏颇。自古燕赵出美女,这话果如其言。初到平遥一个晚上,平遥的女子已叫我心意摇曳,虽亦是女儿身,我仍是喜欢看美女的。

  在太原到平遥的中巴上,我已微窥其详。紧挨我坐的是一很清秀的女孩子,可她一上车就睡觉了。我偷瞄了她好几眼,实在不忍心惊扰她的梦乡,我小心翼翼地变换着我坐得酸痛的坐姿。

  邻座是一标致的女子,我不禁和她搭上了腔。她是土生土长的平遥人,光滑若脂的皮肤,她的五官长的很匀称,眼睛很亮,尤其是鼻子,高而挺拔。我赞美之言由然而出,她爽朗地笑了:“我的鼻子很高,是吧”呵呵,我马上喜欢上她的这种率性。她告诉我她姓李,是开漆器店的,这次是乘淡季和家里那口子上太原玩去。她还给我介绍了很多有关平遥的风情民俗。

  下车的时候,果然象ML所说的,车门边上围着很多开三轮车,摩的,她紧紧地拉着我的手,嘴里还不住地用地方话说着什么,我听得出是在说我是她的家里一起的,有人接了之类的话。她一直牵着我的手往前跑了一小段才上了一部三轮车,说让我看看平遥的夜景,还不断地给我作说明。她的笑声几乎没停过,坦荡而清脆。她把我送到客栈就走了,我告诉她我明天去看她。

  天元奎客栈的老板娘在我一进门的时候就接过行李把我带到给我事先安排好的房间里,我住的是客栈阁楼上的一个大大的套间。她穿着一件古式的对襟衫,步态与举止很温婉,她的面容娴静而安详,形容间流露出很女人味的优雅,有那么一点日本女人的味道,我想这就是那能给男人的安静与平和的感觉吧,我知道她必是一个很温柔很贤惠的女子。

  一壶清茶罢,我独自悠荡在平遥古老的街市上,时下快9点了,许多店铺已经打烊了,可街边的红灯笼依然光彩照人。

  一间有许多剪纸的店铺吸引了我的目光,我信步走了进去,我看见了一个很有古典韵味的女子。她端坐在一张古香古色的堂凳上,两只手合在腿上。看见我,她微笑着站了起来。她很年轻,白皙的肌肤娇嫩欲滴,但不是苍白的,脸颊两端蕴着粉红的晕色。她穿着黑色的夹衣,露出里边红色中式衣服的领子,她是我到平遥以后看见的最美的女子。

  我和她闲聊了起来,我可以嗅到她秀雅的纯真气息,我不住到瞅着她微笑,她告诉我她生于平遥近郊的一个最黑最脏的煤矿上。自然造物之神奇,我告诉她我还会再来看她的。原本两日的行程次时我已经决定延至一周。

  是女子,我认为自有她美曼之处,有说恋爱中的女人是最美的,周星星也有说女子在助人为乐的笑是最美的,我想一个女子,在心境平和从容,内心丰盈富足时必是最美的。看古今,大凡如“娇柔”“抚媚”“娉婷”“婀娜”等词藻都是形容女子的,女子的美态焉然映出。女人是艺术品,是娇艳的花,可也只有懂得呵护与欣赏的人,才能体味她最美的极致。

  今天,明天,后天……下去,不知道我还会有多少的“艳遇”……!

  两朵绯红的云绽开在客栈里的小妹腼腆的笑容里,映在我跟前那杯微微晃动着的红酒里。



平遥土葬——最后的奢华

  在平遥足足呆了6天,其间有眼缘能看到平遥古老而传统的出殡仪式。那天,在和漆器店的老板娘,小妹闲聊,想了解漆器的一些背景及相关知识。忽闻唢呐喇叭声声起,当时还被弄蒙了,她们告诉我那是平遥的土葬,平遥目前还是保持着传统的出殡仪式。我们一块凑到门外去看热闹。

  随着吹奏声的渐近,看见一条长龙般的队伍,黑压压的一直看不到后头。紧跟着奏乐队走在前面的是高举着祭幡的人群,约莫二十多人,祭幡做的很精致,顶上是如皇冠般的造型,雕刻着寿仪图案,下边连着长长的红布条绿布条黑布条,上面也刺绣着金色的字样与图岸,一整个祭幡就比人还高,用一朱红色的杆子高高地举在空中。

  紧接着是一抬玲珑剔透的“水晶轿子”,上边沿用了平遥古老的手艺----推光漆,游龙画凤,虫鱼鸟兽,五颜六色的,全是吉祥图案,不同的是这次是体现在玻璃上。更蹊跷的是轿子的两侧还分别漆有一个双喜字,伊始我是不解的,尔后想这或许是平遥人民对死亡的一种释然与诠释吧。而后店家告诉我,这轿子在出殡后尚要把此家中的长子抬回来,如若家里无儿子,自然会去过继一个。不过,听当地人说,在平遥,生儿子居多,极少是没有的。

  再下来也是几十个人的队伍,举或抱着花圈,花圈多是以粉红色,绿色,黄色,白色为主,很鲜艳也很耀眼。后面紧跟着的估计是至亲和家属,捧着遗像和祭器。

  最为另人瞩目的是下面一顶华贵伦比的抬棺,只见寿棺外罩着一张极为考究的手工棺罩,黑色的底布,上刺绣满各种图案,红红绿绿的,俗至极了即是大雅了。死者的亲属扶棺而泣,悲恸欲绝,憾声不绝,死者已矣,生者伤恸。

  寿棺后还有着长长的送葬队伍,几辆平日里游览古城所用的览车此时一并尾随在悲情的后端。二十余辆小车,面包车,汽车将队伍一直延续下去,许久,他们才走完了我面前这段路,而民俗的乐声久久尚未散去。真是叹为观止。

  目送丧仪的远去,我也不知是喜是悲,生命本是脆弱易碎,生老病死也是平常。

  原本怕惊扰了去者的魂灵,不敢妄自拍照,后店里的老板娘告诉我没事,很正常的,让我留影几张才匆匆取景。

  后听周边的平遥人家说明,才知方才我所见的葬礼在平遥不过是中等架势的排场了,最为隆重一次据说有八十多辆车尾随其后。排场如何且不论,但有三样礼仪是绝不能少的:吹乐,“水晶棺”,寿棺罩。

  在生前即便是贫穷的也好,富贵的也好,无论风俗人情,在生命的最终结处尚可以如此奢华一次,也无憾了。



平遥,今夜,我为你流泪

  独自坐在这,夜已经很深,周遭安静的让人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

  没有感到孤独,默默地,眼泪打湿了我的脸颊。

  平凡的人们给我太多的感动,平遥,今夜,我为你而流泪。

  短短的六天平遥行,已经成为我心底的一道烙印,我几乎以为这是我的家了,我知道,也许我希望它是的,我为它骄傲。

  今天,忽然感到应该要离去了,远方有太多属于我的现实,是在这,我可以更清楚看到了这点:我的明天,应该是更绚烂多姿更美好的,而这一切,在远方。

  晚饭时忽然感觉自己应该要走了,匆匆放下碗筷,跑到客栈漆器店里,给自己挑了两个首饰盒和一些小东西。老板娘也就是我初到平遥的那个晚上从车上一直牵着我走,并把我送到客栈的大姐,她和店里的小妹(抱歉我至今未知道你的名字)不厌其烦地帮我挑选,要知道我是比较挑剔的那种人,她们把店里的精品都给我翻了个遍,并帮我细致地包装好,终于让我极为满意地付了帐。听说我等会就要走,让小妹去帮我收拾,当时时间已经很紧了。

  在平遥提款不是很方便,我带的卡都用不上,现在身边剩下的钱也就刚好是够返程的了。在收拾东西时,我掉了几百元在地上,当时没发现。于是在我清算自己的余款时,就有点担心起来了,这样我是无法今夜走了。小妹看见此景,对我说:“大姐,你先别走了,明天我去取钱给你,我有”。一个素昧平生的小姑娘,她每月也就三百来块钱的工资,你让我说什么?我说不出话来。还好找到了掉地上的钱。

  小姑娘帮我一起收拾行李,可时间我还是赶不上了,今夜我再次坐在这雪白的床上,看着这温暖的阁楼。

  这几天来的所见所闻,让我此刻可以慢慢地回想。

  今天是坐那高鼻子三轮车司机的车去的双林寺,他带上了他可爱的两个女儿,我们一起在车后面唱起了童年时的歌曲,她们还教我唱了一首:《柳树姑娘》:柳树姑娘,辫子长长,风儿吹起……。在双林寺的大院里,我为她们跳了一段做学生时自编的“珊瑚颂”舞蹈。两个天真可爱的孩子,一直牵着我的手,她们的小脑袋里有着那么多好奇的问题。可她们却是那么善解人意。在回去的路上,她们问我要了电话号码,说明天要去找我玩,当我告诉她们我要走了,她们问我明年还会来吗,并说:“阿姨,你不要走嘛”。看着孩子真诚的脸,她满怀希翼的眼神,我知道,我还会再去的,一定会再去的,这,留给我的东西太多了。

  今天坐高鼻子司机的车也属偶然中的必然。那天我去介休前,时间尚有余,就坐上他的车,兜游了好几个地方,什么城隍庙(这是唯一让我有异议的地方),日升昌之类的。末了送我到车站,按原来说好是付五元钱,可他没散钱找,少了我一块五钱,我说没关系就走了。晚上我回到客栈的时候,小妹给了我一名片,说他来找过我,让我要用车时给他打电话。今天,去古城墙,走出清明街就遇到了他,他送我去的,我要给他付钱,他没收,所以我约了他送我去双林寺。

  也许只是一个小小的举动,一点小小的不经意,他也让我觉得温暖。前天去乔家大院,我在车站等车时,几个开出租车的司机在旁边一小店那煮面吃,他们向我招揽,我告诉他们不能这么奢侈,我打算坐中巴去,他们还是给了我一些建议并招呼我一起吃面。

  车子还要等一会才开,在平遥,一般司机都是会等车基本满员了才走的,司机答应给我留门边的位置并在开车前叫我。我就走到旁边一个果摊去买橘子吃。

  看看那光景估计还得等一段,就问卖果的找了个凳子坐下,在那吃起橘子来。可时间好像还是有余,就拿出本子记些东西。卖果子的好奇地凑个脑袋过来看,不一会,他拿走我面前的两个茶杯,在果摊上清了一块地方给我,还递了一块硬纸板过来。

  这个冬天真的不冷,阳光撒在山西的土地上,即使它看上去那么灰,可在你的头顶上,还是有片很蓝的天空。

  在我从乔家大院回来时,那时车已经少了许多了,刚好有个女孩子也站在路边等车,我和她搭上腔。她问我一个人出来不怕吗?我说还好。她是往太原方向去的,据她说没多远的,她就一直陪着我,有往太原方向的车她也没拦,直到我先走了,她还站在路边。

  我是很喜欢那些手工艺品的,在平遥有个叫宝龙的老字号的手工鞋店,是祖上延续下来的手艺,除了在平遥街市上摆买,他更多的是给北京的鞋商供应产品,然后鞋商打上自己的商标出售。那天发现了这家小店,就叫伙计约店老板见面要给自己专门订几双,通常他们是不在店里的。老板娘出来后就跑到客栈去叫的我,我在鞋店里坐了足足快两个小时,和他们聊了很多有关经商的事。他们给我重新设计了面料和刺绣的花样,答应三天内给我赶出来。我另外又买了几双原来做好的给家人。我们谈得很投机,他们是按照非常优惠的价格给我结算的,我深深知道他们确实很惠顾我了,末了,老板还给我送了一双他父亲以前做的高根的红色绣花鞋,上面刺绣有龙凤图样,说是送给我以后结婚时穿。

  在县衙里为我去寻找答案的阿姨,尾随着我主动给我讲解的出家阿妈,在古城墙上为我悉心解说不为众周知的民俗文化的车夫,热心给我提供咨询的老人,给我帮助的人们……。这许许多多的回忆装满了我整整的一个行囊。

  在今天晚上,鞋店老板娘把鞋送到了餐厅里给我,可能是客栈小姑娘告诉她我在那的吧,末了她知道我要走了,邀请我搭他们的便车,今天晚上他们要到西安去,自己开车,我说看情况,在临出发前她还给我打了电话,我算了算路程,还是走郑州这边回去便捷,也就没同行。

  在平遥的几天里,我倒是尝了不少家的吃食,因为是自己去的,想少花钱多吃些品种,就都和店里商量上半份付半份的价钱,有些就是要求他们给我打折,无一例外,他们都答应了我,有的还附赠了一些小吃给我尝尝,这都市里是极少见的。

  环顾着楼阁里的一切,它们和我似乎已经是那么亲切,背包已经收拾好了,静静地靠在墙边。那一箱的书和资料及买的东西小妹也帮我打包好了,因为时间赶不及了,客栈主人说帮我寄走。

  明天,我就要离开这了,凌晨5点左右的车,今天晚上程先生夫妇把明天送我去车站的司机约到店里来喝茶,并交代好了,早上CH会来叫我起床的。

  静静地坐着,我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很多很多的思绪随着烟雾开始飘散开来。也许生活真的很沉重,也许人们彼此间已经有太多的隔膜和冷漠,可我相信,如果你对生活付出了宽容,付出了你的微笑与真诚,你的生活一定会多一些温暖多一些快乐。

作者:紫蓑衣

太原道制作 http://www.tydao.com ( 2002-02-16 )

太 原 道 >> 山西旅游 >> 旅晋游记

太原道 >> 山西旅游 (最后更新时间:2001-07-01 )
169镜像(湖南信息港):http://garden.2118.com.cn/taiyuandao
国际域名:http://www.tydao.com   永久域名:http://taiyuandao.126.com 
山西旅游   山西民俗   山西民歌   山西名人   晋商文化   晋阳书屋   山西文史   太原文史   太原沧桑   大同烟云   文化论坛
太 原 道 >> 山西旅游 ∣ 本站导航 ∣ 更新记录 ∣ 版主介绍 ∣ 制作手记 ∣ 给我留言 ∣ 给我写信 ∣ 加入收藏